读客吧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暗料理-我滴,尼奏开!3
    梅家极富,梅老爹痛失爱女,在报复了罪魁祸首之后,特意请了风水届的泰斗,给梅青音找了个宝地,又兴建了墓室,才把她安葬。

    知道梅青音爱看书,特地陪葬了许多珍本。

    可惜了。

    有一年地震,又加上滑坡,直接把梅青音的墓沉到地底,墓室也被损坏,里面的陪葬品也受了牵连。

    恩。

    岁月变迁沧海桑田。

    风水宝地也埋满了人。

    有无主的孤坟,也有附近村里去世的老人。

    梅青音过着简单孤寂的鬼生,她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家人烧过来的供品了,只能吃老本。

    唉,希望能在投胎前别饿死。

    呃!

    她已经死了。

    地府投胎要排队,虽然生死都有定数,但有个问题,死很容易,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生的话,就难了。

    先不说那些意外身亡的,就单时人为早夭就不少。

    譬如养不活弄死,譬如是女婴溺死,等等。

    等了多少年才等到这一个投胎的机会,结果一出生就结束,可想而知婴灵的怨恨有多大。

    逐年增多。

    地府也很气愤。

    生男生女不都一样吗?

    为了避免再次回炉增加麻烦,地府也破罐子破摔,喜欢男孩是吧,给你,都给你们!

    于是,接下来的二十几年里,人间女婴出生少得可怜。

    恩。

    还都是出生在那些条件比较好不会出现溺婴情况的家庭。

    人间,惨了。

    男多女少,阴阳得不到调和,大量光棍产生。

    娶妻难,还敢嫌弃女孩纸吗?

    再加上现代的年轻人崇尚自由,恩,本身生活压力也大,又想给孩子更好的生活跟教育。

    要么只生一个,要么不生。

    每年出生的婴儿数量逐减,就算是意外怀孕,做掉就是。

    年轻气盛的少男少女易冲动不懂事,有了就不要,这种情况太多,地府还会给他们孩子?

    做梦!

    此生不孕不育,是报应。

    原谅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还能永远?

    没这样的。

    投胎是要先紧着那些福禄深厚的,梅青音是意外夭折,她更是遥遥无期。

    恩。

    跟这一众的荒坟野鬼一样。

    梅青音的墓紧靠着大山,山明水秀空气清新,蕴含着天地灵气,是难得的一块好地。

    但因为这里太偏僻,根本无人问津。

    没办法,杂草丛生,连路都没有,怎么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来了一群人。

    梅青音等一众孤鬼后来才知道,有人看中了这块地,打算在这里建一个休闲养老中心。

    没错,养老。

    因为是无主之地,并没有来征求原住民的同意。

    挖土机、炸药、压路机……

    原本的荒地变得平坦齐整,而在地底住了几十上百年的孤鬼们没想到他们还有重见天日的那天。

    恩。

    白骨森森裸露在外。

    能联系到后人的坟墓早就协商好,迁走了。

    经历过多年战乱、饥荒、动荡的年代,孤鬼们的亲人要么找不到了,要么就死绝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头被火烧,被野狗叼走。

    梅青音运气既好又不好。

    她的坟在地底,侥幸躲过了挖掘机的破坏,却因为旁边建了个游泳池,温养她魂魄的灵气被破坏,还掺杂了污秽,直接导致她变异。

    由一个美美哒的鬼新娘变为凶残暴虐的厉鬼。

    作乱。

    闹得养老院所有人都苦不堪言。

    不得已,负责项目的经理上报,几天后,来了个天师。

    是个姑娘。

    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看起来很仙,很单薄。

    “我来驱魔。”

    连声音都是软软柔柔的。

    梅青音一众孤鬼以为她是开玩笑的,驱魔?不不姑娘你大概是弄错了,这里不是西方,并没有魔。

    只有鬼。

    关键你还没道具,朱砂罗盘符纸铜钱剑……

    都无。

    两手空空。

    青丝白裙,呵,难道是要用水晶高跟鞋砸鬼吗?

    就连养老院的工作人员都持怀疑态度。

    “姑娘你确定自己是来捉鬼,不是来走秀的?”

    白裙女子鼓着小脸,“怎么,我看着不像天师?”

    工作人员:……

    他该怎么说呢?

    是的话,emmm,骗人总是不好的,不是呢,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万一这妹纸真是天师……

    恩。

    不是天师也是天使。

    都一样。

    但他却不知道,这世上多的是白莲黑心。

    正午,养老院阴气森森,迎面一股阴寒袭来。

    妹纸缩了缩肩膀,她低语几句,似乎在跟什么交流,隔着两步远的工作人员眼皮一跳。

    “怎样?够不够?恩。”

    是他听到的。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像,更凉了。

    妹纸转头笑着看他,“我做法不希望有人在场。”

    工作人员:“好好。”

    即便有天师,他也一点不想亲眼见鬼,光是想想都觉得超可怕的。

    溜得很快。

    众鬼躲在地底,很好奇这妹纸怎么捉他们。

    恩。

    身体阴气缠绕,没有天师特殊的明阳之气,不是他们乌鸦嘴,真的乍一看就是将死之人。

    还捉鬼呢,过几天就成鬼。

    都等着看笑话。

    工作人员离开,还贴心的关上门,妹纸孤零零的站在庭院中间,她薄唇轻动,“出来吧。”

    下一秒,她身边就多了个人。

    穿着白衣黑裤的少年面色卡白泛着青黑,一看就不是活人。

    妹纸冷淡脸秒变甜美,双手缠上少年的胳膊,“可以吗?”

    少年:“恩。”

    低头看着妹纸,目光温柔眷恋,“你真好。”

    妹纸脸颊上晕开一团红。

    是羞涩。

    “你退远一点,我怕到时候不小心伤到你。”

    “我,会心疼的。”

    妹纸不知想到什么,脸越垂越低,她咬着嘴唇,嗫嚅几声,就远远的退到走廊里面。

    她没看见,少年一双眼睛瞬间变得漆黑。

    幽深的黑。

    散发着无尽的寒冷。

    仿佛深潭不见底的水,那种窒息,瞬间把人淹没。

    鬼也一样。

    庭院,一秒之间就变暗,阴风习习,吹动着树枝,像无数鬼手在招摇,群鬼,乱舞。

    少年嘴角勾起一抹暴虐冷到极点的弧度。

    他苍白泛黑的脸暴起一根根青筋,如同蚯蚓一般,此起彼伏,眼如铜铃鼻如鹰勾口如血盆,两颗獠牙闪着寒光,完全不复之前的俊美。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