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小天师捉妖记 > 第五十三章一剑开天
    白也呼出一口浊气,抬眼望了下天幕。

    天边一如进来之时,残阳如血,晚霞漫天,绚烂无比。

    出乎意料,在白也习惯了第一个台阶之后,彩衣童子并没有让他去第二个台阶。

    四十九阶登天梯,每个阶梯之间风光都大不一样,并且,白也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

    凭他的身高,如果不运用灵力的话,是断然不可能登梯而上的。

    在下面看的时候,只顾着震撼了,一点没考虑到该怎么去登上台阶。

    “广霆,现在我好像运转灵力也没关系了啊,为什么不上去?”白也伸了个懒腰,转头望向蹲在肩头,双手拢袖的彩衣童子,疑惑道。

    彩衣童子搓搓手,笑道:“急什么,好东西可不要浪费了,物尽其用嘛。”

    “怎么个物尽其用法?难道这登天梯另有玄机?”白也百思不得其解。

    登天梯,光是名字就足够惊世骇俗了,上面裹挟的源源不尽的玄雷便不是普通炼气士能够承受的了,如果再有些别的神通给自己炼化,那岂不是所向无敌了?

    想到这里,白也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充满了期待。

    “你知道所谓的合道吗?”彩衣童子没有急着给出答案,反而又抛出一个难题给他。

    白也点点头,又摇摇头,随即使劲摆手,推脱道:“你想让我与此方天地合道?我白也何德何能,使不得使不得啊,万万使不得啊这。”

    合道这种大神通,白也还是知道的,据说成为圣人的第一步,便是与天地合道。

    佛主,道祖,儒家至圣。

    这些耳熟能详的大佬,都是与青莲天下合道的存在,只要青莲天下塌不下来,他们便死不了。

    将整个天下气运的一部分,合道成为一脉道统显学,这可不是随随便便某个人都能做的来的壮举。

    以大毅力大愿望,挑起大负担,承受大磨难,要让整个人间世道去往更高出,要让自己这一脉学问道统,让世道蒸蒸日上,人人得享太平盛世,得天道认可,方可成圣。

    老天师这样的存在,被誉为人间绝顶之一,不也没能合道吗?

    彩衣童子转头使劲看了他两眼,点点头,说道:“嗯,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白也被噎了一下,差点要抓狂,没好气道:“广霆,你到底想干嘛?再卖关子我就直接上去了!”

    “合道啊,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彩衣童子翻了个白眼,看着气机流转,衣袖鼓荡,黑着一张脸好像要忍不住对他下黑手的白也,满脸无辜的表情。

    “不可理喻!”

    撂下这句话,白也脚尖一点,拔地而起,他要去往第二层阶梯,再也不想理会这个脑子有病的彩衣童子。

    “呵呵。”彩衣童子轻蔑一笑,他看也不去看白也,伸出一手,在虚空轻轻一划拉。

    只见半空中,白也身躯如被突然扼住喉咙,上升中的身躯如大石猛坠,狠狠砸在地上。

    “广霆!”白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尘土,咬牙切齿看着彩衣童子,怒不可遏,“你到底想干嘛!”

    “不干嘛,都说不要心急了,登天登天,有那么好登的吗?你若是不先将这第一方台阶给炼化一二,达到一种大道契合的状态,你信不信登上第二道台阶之时,便是你身死道消之期。”彩衣童子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说道。

    白也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一掌重重拍在彩衣童子脑袋上,“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我差点被你给害死了!”

    白也又是一愣,自己这一掌虽然一气之下用力极大,可一点儿灵气都没有用上啊,就只是寻常凡夫俗子的倾力一掌而已。

    可是眼前这个彩衣童子,趴在地上口吐白沫,七窍流血不止,两只眼睛翻白,与死人无异。

    “广霆,别装死,快点起来。”白也用脚踢了踢装死躺尸的彩衣童子,皱了皱眉。

    彩衣童子两眼翻白,没有丝毫情绪变化,随着白也用力一踢,还“自然”地翻了个面,变成了脸着地,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白也看他好像真的死了一样,心里一沉,蹲下身用手指贴在彩衣童子鼻尖探了探。

    没有呼吸!

    又用手掌轻轻按压彩衣童子胸膛,结果轻轻一按下去,彩衣童子非但没有睁眼醒来,嘴里更是喷出一股鲜艳无比的血液,像一枚离弦之箭,白也低着头避之不及,被喷了一脸。

    “完了完了,广霆被我打死了。”白也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掌,翻来覆去左看右看,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如今力道竟然这么大,都没有运转灵力就能一掌打死人了?

    可事实摆在眼前,彩衣童子确实面容惨状,七窍流血不说,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踢他都没反应了。

    白也有点慌,长这么大,头一次杀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广霆,广霆你别闹了,快起来啊,起来告诉我该怎么炼化这登天梯啊。”

    等了好久,彩衣童子依旧毫无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这里又没有泥土,无法让你入土为安啊,广霆,原谅我。”白也说着,伸出一手,将彩衣童子收入袖里乾坤,神色坚毅道:“广霆,等我回到摇铃山,一定会将你风光大葬的,你等我!”

    说罢,白也运转灵力,衣袖鼓荡,长发飞扬,脚尖轻轻一点,身形骤然拔高。

    白也冲天而起,手中长剑雷光大作,一剑递出,天地变色。

    天幕上空,出现一道裂缝。

    一剑开天!

    “不得了不得了,区区金丹境,而且还不是剑修,竟然能够剑开天门了,小子,你挺有前途的,配的上这把“广霆””。一位彩衣童子出现在剑身,盘腿而坐,一双小手轻轻鼓掌,眼神曜曜,啧啧称奇。

    正准备飞天而去的白也瞬间一愣,呆呆开口:“广霆,你没事啊,没事就好。”

    白也眼中犹有泪光,甚至忘了责怪彩衣童子带给他的惊吓。

    不知不觉间,白也已经将这位朝夕相处的伙伴当成了最重要的人之一。

    “别哭了,傻了吧唧的,本大爷可是广霆哎!剑在,本大爷就在,本大爷这么超然世外的高人,怎么可能会死呢?对吧!”彩衣童子眨了眨眼。

    天边裂缝渐渐合拢,一切都慢慢归于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