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莫求仙缘 > 194 箭鹰
    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

    初秋。

    又是新的一天。

    清晨。

    细雨朦胧。

    莫求撑起油纸伞,缓步走出内城灵素派驻地,径自去往了樱前街。

    这里是东安府最为繁华的花鸟市场。

    虽然此时天色还有些暗,晨光初起,街道上却已经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立于街头审视几眼,莫求收起油纸伞,行入旁边一家无名衣裳铺。

    “店家。”

    他倒扣纸伞,慢声开口:

    “我的东西好了没有?”

    “莫神医。”店家正自收拾货架,见到来人,面上当即一喜,连连躬身:

    “好了,好了,我这就去拿过来。”

    说着,他朝伙计招呼一声,就急匆匆行向后院。

    不多时,店家手托一件黑袍行了出来。

    “莫神医,您的这件东西太过特殊,夏婆婆费时一个月才勉强修复。”

    “只不过,即使夏婆婆妙手,怕是也没有当初那般完整,毕竟有些东西已经破损。”

    “嗯。”莫求点头,伸手接过:

    “我看看。”

    这件黑袍来自黑煞教御兽散人,后来遭霹雳子轰击,严重受损。

    他一直想着修复,某次听闻这里有位夏婆婆,精于针织绣补,堪称一绝,就拿过来试一试。

    想不到,竟然真的可行!

    展开黑袍,一眼看上去与当初一般无二,而且重量也是轻飘飘,如若无物。

    只不过隐藏气息之能,似乎大为缩减。

    莫求略作沉吟,随手披在身上,走了两步,在一旁的铜镜前站定。

    以前,黑袍下黑漆漆一片,人影、气息全无,足可遮蔽一切,不被外人感知。

    现今却只是光晕暗淡,面容有些模糊,只能算是勉强遮住身形。

    气息,更是毫无遮掩之能。

    “莫神医……”一旁的店家双手搓动,面露忐忑:

    “此物乃是灵物,我等只是凡夫俗子,能勉强补救,已是尽了全力。”

    “无妨。”莫求轻轻摆手。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他也很清楚,这是对方能力有限,不能强求。

    当下取出几块银子递了过去:

    “有劳店家,劳烦代我为夏婆婆道谢。”

    “莫神医,不必了,不必了。”店家急急摆手:

    “您救死扶伤,乃是积德行善之人,小人为您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岂能收钱?”

    “店家无需如此。”莫求淡笑:

    “该付的钱,还是要付的,就如有人找我问诊,诊费同样要出。”

    “收着就是!”

    说着把银子递过去,包好黑袍,告辞离开。

    既然来了樱前街,又岂能不逛逛这里的花鸟市场,看看各种稀罕物。

    “莫神医!”

    “神医,我这里来了几种药蟾,不知道您需不需要,便宜些给您。”

    “贺老板客气了,药蟾目前不缺。”

    “齐老板,最近有没有来新货?”

    “有,有!前日我这里收上来几只呆头鹉,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颇为有趣,您来看看。”

    一路行来,不时有人大声打着招呼。

    莫求不时点头,行入摊位、店内,逗一逗鸟兽,看有没有合心意的东西。

    这一两年,他除了领悟医术,识海星辰消耗的大头,都在御兽真诀上。

    有了御兽的本事,自要尝试。

    一来二去,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目前这条街上不少人都知道,他除了能给人治病,在鸟兽方面,也是行家。

    “唳!”

    尖利刺耳的声音,让莫求驻足。

    这种声音,一般来自还没有被人驯服的飞禽,很可能是刚擒来不久。

    侧首看去,他双眼一亮,行入一家铺子。

    “箭鹰,这倒是少见。”

    “莫大夫。”此地掌柜是位留有三寸胡须的老者,见状行了过来:

    “您说的没错,箭鹰极难生擒,驯养更是不易,我看这头也活不长。”

    两人面前,四尺多高的鸟笼内,一头眼带桀骜的雄鹰正自不停尖叫。

    它身上尽染鲜血,不少地方羽毛脱落,如同落汤鸡,但气势不减,叫声昂扬尖利,大有誓死不屈的架势。

    在它面前有一小碗吃食,奈何此鹰彻底无视,只是不停扑击鸟笼。

    即使遍体鳞伤,依旧不停。

    看情况,等不到有人把它驯服,它的身体怕是就已经先熬不住。

    “冷老。”莫求稍作沉吟,道:

    “它怎么卖?”

    “莫大夫想要?”冷老一愣,随即笑着开口:

    “箭鹰虽然少见,但更难驯养,它留在我们这里也是等死的份,莫大夫如果愿意接手,那是再好不过,钱不钱的就无所谓了。”

    说着,轻拍手掌:

    “小年,过来收拾一下,把这箭鹰送到莫大夫的住处。”

    “是!”

    一人应是,急匆匆行来。

    莫求笑着点头,倒也没有拒绝,只是上前一步,口唇微抿轻轻吐出几声。

    “唧唧……”

    他声音清脆、急促,音出,那箭鹰疯狂扑击的动作就是一顿,侧首看来。

    一双眼睛好使有些疑惑,在莫求再次发声之后,竟老老实实矗在鸟笼内。

    “啪……啪……”

    “好一个御兽之术!”门外,有人轻击双掌迈步入内,开口赞道:

    “想不到,莫大夫不仅医术高明,就连玩起飞禽鸟兽,也是行家。”

    “少爷!”

    “符少爷!”

    见到来人,掌柜、小二,纷纷躬身施礼。

    “原来是符公子。”莫求回身,朝对方拱手:

    “想不到,符公子也有闲暇来这里。”

    来人二十几许,相貌俊朗,风采逼人,却是城内三大家族符家的六少爷符鳌。

    人称涉海金鳌,乃是潜龙雏凤榜上的人物,以一手万法掌名传四方。

    在其身后,还有几位男女,俱是穿金戴玉、身着锦缎,一看就知出身富贵人家。

    “莫大夫大概不知。”符鳌手持折扇,轻拍掌心,笑道:

    “这家店其实就是我名下的产业,过来看看,不是再正常不过?”

    “原来如此。”莫求恍然。

    符家家大业大,名下产业众多,符鳌身为符家年轻一辈的领头人,自也有个人产业练手。

    这倒不奇怪。

    说着,他拱手朝符鳌身旁一人示意:

    “方小姐,又见面了。”

    “嗯。”

    方小姐正自来回审视莫求,闻言轻轻点头:

    “想不到,当年的那位路人,现如今,已是大名鼎鼎的莫神医。”

    “怎么?”符鳌侧首,道:

    “你们认识?”

    方萍是方家四房的女儿,也是他的未婚妻,更是一位精明的商人。

    因此,他才带对方来看自己的产业。

    以后两人结成连理,他一心修行武艺,对方则负责打理生意,这是两全其美之事。

    更别提,方萍此女容貌身段俱佳,谈吐文雅,也符合符鳌对妻子的设想。

    “认识。”方萍展颜一笑:

    “莫神医刚来东安府之时,有过一面之缘,此后也见过几次面。”

    “还要多谢方小姐。”莫求拱手:

    “若非方小姐出言相助,在下师姐也不能在东安府安居乐业。”

    “哼!”后方一人闻言冷哼:

    “亏你还记得方家的好处,结果却不想引狼入室,先是害了君洞性命,现今还抢四房的生意!”

    “君仁。”方萍皱眉:

    “君洞遇害之事,与秦小姐没有关系,至于生意,不过是你来我往罢了。”

    “可是……”后面的年轻人面露不忿:

    “那些生意,原本就是我们的,结果现今都被秦清蓉给抢了去。”

    “住口!”方萍面色一沉:

    “秦小姐的东西质量好,自然引得他人去买,此事怨不得别人。”

    “你若有能耐,把人引来就是!”

    说着朝莫求轻轻点头:

    “莫神医不要介意,君仁年纪小、不懂事,出言莽撞,我会好好管教。”

    “方小姐客气了。”莫求笑道:

    “生意的事,我不懂,不过如果能合则两利自是最好,没必要为了些外物伤了和气。”

    “莫大夫这话在理。”符鳌打着圆场。

    “嗯。”

    方萍眼神闪动,若有所思。

    倒是后面的年轻人方君仁,依旧一脸愤恨,似乎是心有不甘。

    行出商铺,莫求微微驻足,随即摇了摇头,迈步远去。

    秦清蓉最近的情况,他并不清楚,不过董小婉整日与她在一起,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至于生意……

    说起来倒是与董夕舟有关。

    陆府的飘香散,能提炼、融合各种香气,是诸位夫人、小姐的心头好。

    而秦清蓉买卖的,又是胭脂水粉,不知怎么从董夕舟那里得了些许配方。

    用在生意上,自吸引了不少爱美女子。

    既然与董家父女有关,想来就算有什么麻烦,董小婉也能解决。

    倒是自己,也该去陆府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