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79章 替罪羊(上)
    城里的杀戮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整个平城京已经变的如同鬼蜮,刺鼻的血腥味呛的那些已经守住了城墙的右威卫军卒有些发晕,若不是因为职责所在,怕是没人愿意在这城头之上再待下去。

    而城里的那些归化人似乎也待不下去了,三三两两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袱开始向唯一敞开的城门口走去。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城门口的位置早已经为他们布下了一下口袋,一件足以让他们终生难忘的大事在那里等着他们。

    “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我要见杨将军,要见齐王殿下,你无权阻拦我们!”秦吉胜脸红脖子粗的站在城门口,面对右威卫的一个校尉据理力争着。

    但那校尉却对他爱搭不理的,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见到齐王殿下?”

    “我,我是归化军团的副总管,是齐王殿下亲封的!”秦吉胜老脸涨的通红,如果不是因为不想激怒唐军,他真的很想捅死这个他不知道名字的校尉。

    “你是不是副总管我不知道,不过你的手下违抗军令,这一点作不得假吧?”校尉冷哼一声,抬手指了指秦吉胜身后的那些聚在一起的归化人。

    “什么?”秦吉胜有些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是便转回头对那校尉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要勒索?”

    “呵呵,勒索你?”校尉突然笑了,随后说道:“私分战利品乃军中大罪,你好好看看你的人,哪一个没有违反!女干彐女亦是军中大罪,你再看看,你的人有多少违反!”

    “这……”秦吉胜被说的哑口无言,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乃是惯例,刚刚做下这些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唐军竟然会如此小题大做。

    可是……,可是尽管唐军有军令如此,但归化人却没有啊,在秦吉胜看来,如果让士兵抢东西,怎么能维持士兵的士气?不能维护士气又怎么打仗?

    想到这里,秦吉胜又梗起了脖子:“你说的这些在我归化人中并不是大罪,反而是那些士兵的荣耀……”

    但是还没等秦吉胜把话说完,那校慰已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半晌才又眼泛着寒光问道:“这么说你是想要造反是吧?”

    造反?造什么反?秦吉胜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意识到那校尉说的是什么,不由得也开始紧张起来。

    要知道,他们这些归化人虽然打着唐军的旗号在行事,名义上是友军,但实际上和炮灰没啥区别。可昨天攻破平城京的时候他们实在太过兴奋了,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以致于彻底将唐军激怒。

    当然,这里面有很多事情都是一些场面话,最实际的问题还是因为他们动了那些在唐军眼中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所以才会有人来为难他们。

    想到这里,秦吉胜勉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压低了声音对那校尉说道:“小,小将军,您看啊,我的这些属下不懂事,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以……”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搓手指的动作:“您看给您留下多少合适?!”

    但让秦吉胜意外的是,那校尉对他的贿赂根本没有反应,只是冷着脸说道:“归化军团副总管是吧?不怕告诉你,你的人违了军令,必须以军法严惩,贿赂本尉没有任何用处。”

    “什,什么?你,你们想要过河拆桥?!”秦吉胜被校尉说的呆了呆,他并不是不知道大唐军律,很清楚如果按照大唐军律,他的这些部下几乎都死定了,根本没有任何活路。

    “谈不上过河拆桥,不过是以正军法而已!”校尉的脸上已经换了一副狰狞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手。

    随后,在秦吉胜震惊的目光中,四下里城上城下,围在一起的右威卫军卒齐齐举起了手中的火铳,八台连弩也调整了方向将目标对准了他们。

    “别,千万别,小将军,冷静,千万冷静!”秦吉胜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豆大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头顶上流下来。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小将军,给,给个机会,让秦某去大营找总管大人解释,大恩大德日后秦某永铭五内。”面对几乎只有自己年龄一半大小的年轻校尉,秦吉胜不得不拉下脸来苦苦哀求。

    他很清楚自己身后的十万归化人军团所代表的含义,如果在平城京被唐军把这些人给灭了,那么他秦吉胜就能活着,估计也再无翻身之日。

    可能是秦吉胜的表情实在过于哀怨吧,那校尉终于不在坚持,低头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别说本尉不给你机会,带上两个人,交出你们的武器,过去吧!”言摆,轻轻一摆手,身后立刻有军卒让了一条路出来。

    秦吉胜见到如此情况也没有再怀疑什么,随意挑了两个亲卫,将武器交出之后绕开那校尉出了平城京。

    ……

    而就在秦吉胜离开之后,校尉的脸色又变了,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那些与倭人一般无二的归化人,狠狠挥下了右手。

    瞬间,爆豆一样的枪声连声一片,连发式的床弩更是疯狂肆虐,如割草机一般疯狂收割着归化人那如同野草般的小命。

    那些原本背着东西,做着发财梦的归化人在那一瞬间被打懵了,甚至忘记了逃走,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之后,其余人才醒悟过来。

    但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火铳里喷射而出的铁沙在人群中肆虐,连发床弩更是让人躲无可躲,防无可防,只能眼睁睁看着手指粗细的三棱箭矢带着凌厉的破风之声穿透自己的身体,然后再带走身后之人的生命。

    昨天还在疯狂屠杀着本族同胞的归化人就像是被圈起来的羔羊,一批批倒下,有人试图反抗,但很快就会被火铳打死,这使得整个城门口几乎瞬间变成修罗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