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终焉之诸天 > 第17章 末世环境下的女人
    “呃~”

    安娜的话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凝滞。

    罗伯特苦笑着说道:“安娜,上帝……根本就不存在,否则他也不会让这种毁灭人类的大灾难降临。”

    “不不不。”

    安娜就像一个急于传教的狂信徒一样,神情激动的反驳道:“这场灾难正是上帝给予人类的试炼,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

    “停。”

    辛晟对幸存者没有罗伯特那么宽容。

    经历过穿越这么离奇的事情后,辛晟不能完全否定神存在的可能性。

    但至少这场因人类的傲慢而引发的灾难绝对不是什么上帝的试炼。

    “安娜,我们不是信徒,停止你的传教。”

    没有理会安娜不善的眼神,辛晟将目光转向伊森。

    “伊森,你来说,你们是怎么收到这个消息的?”

    伊森瞄了一眼安娜,在对方警告的眼神之中撇了撇嘴,最终还是不顾安娜的威胁说出了实情。

    “是广播,从贝塞尔镇发出广播正好被我们的船接收到。”

    “伊森!”

    “你闭嘴!”

    辛晟用锐利的目光瞪了安娜一眼:“我警告你,你自己愿意相信这种鬼话也就罢了,但如果你打算趁着人类的灾难发展邪教信仰……”

    “嘣~”

    辛晟用手中着把玩的橡皮筋弹出一根牙签,正好擦着安娜的脸颊飞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我现在就宰了你以绝后患!”

    辛晟最讨厌那种利用他人恐惧和不安攫取利益的邪教组织,他的一位大学室友就曾经亲身经历过悲剧。

    那名室友的父母不知何时成了邪教头子的狂信徒,全家所有的积蓄被骗走,还因此欠下了一屁股的债,与所有亲人朋友都反目成仇。

    最后刑警队果断出手端掉了这个邪教组织,父母也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但欠下的所有债务都堆到了那位室友身上,导致他连续数年玩命的工作。

    直到辛晟穿越前,那位室友依然没有还清父母欠下的债务。

    辛晟如猛禽一般的凶狠目光让安娜额头冷汗直冒,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不敢再乱说话。

    罗伯特对安娜的做法也很不喜,身为科学家的他是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

    而且罗伯特对病毒爆发的根源一清二楚,这场灾难和上帝他老人家八竿子打不上关系,完全是人类自身犯下的罪孽导致的。

    相比安娜故作神秘的神神叨叨,罗伯特更愿意相信伊森条理分明的话。

    “广播吗……”

    罗伯特低头考虑了一会儿:“有一定的可信度,但我暂时不打算离开这里。”

    罗伯特坚定的说道:“这里是零号病区,是我奋斗两年多的战场。”

    “我的研究已经进入最关键的阶段,我不能在这时候放下一切离开。”

    辛晟寻找能源模块的希望都在罗伯特身上,他当然不会跟随安娜和伊森前往贝塞尔。

    “我也留下来,至少也要等到罗伯特的阶段性研究完成再一起离开。”

    罗伯特感激的看了辛晟一眼,随后转头对安娜说道:“现在世界上还残留的人类已经十分稀少,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还活着的同胞。”

    “我会为你们的旅行提供交通工具和足够的补给品,但我暂时不打算离开纽约。”

    安娜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没能成功邀请罗伯特·奈佛同行,但至少获得了前往幸存者营地所需的必要物质。

    “好吧,谢谢你,罗伯特。”

    ……

    当天下午罗伯特就为安娜和伊森准备好了充足的食物和水,并且将自己的其中一辆SUV送给她们。

    明天一早,安娜和伊森就会驾车离开纽约,往东北方向进入佛蒙特州。

    回到罗伯特家后,对美国地理了解不深的辛晟特意找来地图观看。

    原来佛蒙特州就紧邻在纽约州的东北部,驾车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到达。

    ‘这么近还索要补给,安娜到底想干什么?’

    ‘投名状?还是为了收买人心?’

    一场灾难让人类文明彻底崩溃,和平时期的生存规则早已不适用于现在。

    不管安娜想做什么都与辛晟没有直接性的联系,反正明天一早她们就会离开,他只需要紧跟在罗伯特身边就好。

    安娜和伊森出现之前,辛晟一度考虑过暂时留下她们,等到罗伯特的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再一同出发。

    毕竟人多力量大,在这个人类已经成为稀有生物的时代,多一个人就能多一份安全保障。

    但现在看来,鬼心思不少的安娜最好还是早点送走,以免引来更多意外。

    入夜后,还在成长期的伊森早早的睡去,罗伯特将他安置到自己的女儿曾经居住的房间。

    研究进入最关键的阶段,罗伯特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取得成果。

    但这个难以突破的瓶颈让罗伯特挠破头都想不出办法。

    辛晟的血液经过病毒学家罗伯特的药物混合处理后,可以有效的抑制病毒扩散,甚至拥有反攻病毒的潜力。

    但想要彻底逆转夜魔被柯氏病毒改写的基因,光靠药物本身是不够的。

    困扰罗伯特的最大问题是柯氏病毒那惊人的活性化能力,如果不能减弱病毒的活力,一切反制措施都只是空谈。

    辛晟已经习惯了窗外此起彼伏的吼叫声,他正在漆黑的客厅内更换箭头,将白天用来训练的圆头箭换成实战用的利箭。

    在木质地板上走路会发出比较明显的声音,趴在主人身旁的大黄在黑暗之中抬起头,竖得笔直的双耳微微抖动。

    大黄接受过辛晟的训练,非必要情况下不会在夜晚发出声音,但它的动作引起了辛晟的主意。

    “哒~哒~”

    过了几秒钟,辛晟的耳中才捕捉到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明亮的双眼在漆黑的环境下微微眯起。

    从来人的轮廓来判断,辛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有事?”

    “呃~”

    对方没想到辛晟隔得老远就能发现自己,有些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我……我想为下午的过激言论道歉,如果冒犯了你的信仰……”

    “我没有信仰。”

    辛晟打断了安娜的尬谈:“就算有,我的信仰也是我自己。”

    “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最值得信任的。”

    “所以?”

    辛晟意味深长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一步远的安娜,提前熟悉了昏暗环境的双眼已经能看到安娜脸上略显尴尬的笑容。

    “女人,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答案很简单,安娜想获得辛晟的支持,陪她一同前往幸存者营地。

    虽然罗伯特和辛晟的组合中看似是由罗伯特拿主意,但那只是辛晟故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将罗伯特顶上台前。

    在末世之中摸爬滚打两年多的安娜自认看人的眼光还算准。

    罗伯特虽然体格不错,但他毕竟是文职出身,身上始终带着一种学院派的书生气。

    罗伯特对陌生幸存者过于和善的态度让安娜不太看好。

    善良固然是美德,但在如今这种弱肉强食的环境中,罗伯特的善良可能会在某一天害了他自己。

    相比之下,话不多的辛晟在安娜看来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这位手握猎弓的强壮亚裔男子从见面开始就没有放松过对她和伊森的警惕,这才是在当前世界该有的态度。

    虽然没亲眼见过辛晟出手,但敢在身体条件变态的夜魔威胁下玩弓这种冷兵器,安娜不认为辛晟只是单纯的装逼。

    他肯定是有真材实料的。

    安娜倒也没什么坏心,不管假借上帝名义还是现在尝试笼络辛晟,都只是她为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而为自己准备的保护伞。

    “我……”

    “嘘!”

    还不等安娜回答,原本蹲在地上的大黄突然蹦了起来。

    它的动作把安娜吓了一跳,也让辛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呜呜呜!”

    大黄咧开嘴角发出的低吼声让辛晟深吸了一口气:“有话等会儿再说,我们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