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终焉之诸天 > 第11章 令人绝望的事实
    “这不可能!”

    罗伯特斩钉截铁的驳斥道:“我捕获过很多感染者,从来没有看出它们有任何社群意识。”

    辛晟双手环抱在胸前提出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罗伯特,恕我直言。”

    “你有多久没有用心观察过夜魔的习性了?”

    “我……”

    罗伯特下意识的想要出言回答,但话到嘴边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病毒爆发之初,立志研究抗体拯救人类的罗伯特确实仔细观察过夜魔的活动规律。

    他对夜魔的刻板印象就是来自那时。

    但随着一次次的实验失败,两年多的孤独生活让罗伯特变得越来越麻木。

    他自己也不清楚有多久没有更新过对夜魔的观察报告了。

    在罗伯特语塞之时,辛晟继续说明:“病毒爆发后,我一直在布鲁克林区活动,我亲眼见证了夜魔的变化,或者说……进化。”

    “现在的夜魔早已不是最初那些毫无理智的感染者,它们已经开始发展出原始的社群意识。”

    “我见过夜魔族群合作狩猎,也见过不同族群的夜魔为争夺地盘和食物相互厮杀。”

    “见过它们为亲人的死亡而悲伤,也见过它们为了而复仇展现出的可怕韧性。”

    “啪~”

    辛晟用手拍在罗伯特的肩上,语重心长的说道:“相信我,现在的夜魔与你记忆之中的感染者已经完全不同。”

    “它们在逐渐进化,逐渐取代人类万灵之长的地位。”

    其实只要了解现状的人,冷静下来仔细思考都能得出相同的结论,只是大部分人不愿意接受这个悲惨的现实。

    柯氏病毒能通过空气传播,当病毒从柯平在纽约建立的实验室扩散开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控制,在极短时间内迅速蔓延至全世界。

    全世界90%以上的人类因病毒感染而死亡,剩下的人中只有1%拥有先天免疫的抗体,其余9%都变异成了夜魔。

    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

    《我是传奇》是2007年的电影,当时的世界总人口还没有突破70亿。

    抛却零头算整数,60亿人口的1%只有6000万,而夜魔的总数至少有5亿。

    6000万有免疫抗体的人群中,还会有不少人死于各种原因。

    比如被夜魔捕杀、意外死亡、接受不了人类文明灭亡的事实,因精神崩溃而自我了结等。

    保守估计,6000万拥有抗体的人类中,如今能有2000万还活着就不错了,其中有多少拥有战斗力还要打一个问号。

    而夜魔一方,就算排除因争夺地盘和资源自相残杀的损耗,夜魔的总数至少也还有2-3亿。

    十倍的数量差距,再加上人类引以为豪的文明和工业体系早已崩溃。

    在没有充足武器和弹药补给的前提下,人数远远不如的人类要如何战胜各方面身体素质都在自己之上的夜魔?

    “不……不不不!”

    罗伯特焦躁不安的在实验室内来回走动:“我们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会继续研究逆转病毒的特效药,一定会将感染者重新变回人类,恢复世界本该有的秩序,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辛晟冷静的追问道:“那么,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研究出解药,人类还剩下多长时间?”

    “我们不知道夜魔什么时候能进化出语言能力,什么时候能像人类一样广泛的制造并使用工具,如果……”

    看到罗伯特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辛晟知趣的转移了话题。

    “算了,这种关系到世代变革的沉重话题以后再说,我们先来聊聊当前可能遭遇的危机。”

    伸手指了指实验床上昏迷的女夜魔,辛晟郑重的提醒道:“如我所言,做好迎接夜魔报复的准备,以防万一,我们要首先巩固基地的防御。”

    “告诉我,你为基地准备了些什么。”

    ……

    “不行,紫外线灯放在广场上完全是白给。”

    得知罗伯特布置的陷阱和防御机制后,辛晟立刻就指出了问题。

    “面对零星的夜魔,这些紫外线灯确实能起到逼退它们的作用。”

    “但一旦夜魔成群结队的发动攻击,只需要付出一部分牺牲就能轻松拆掉这些毫无遮掩的大灯。”

    “我建议。”

    辛晟指了指头顶:“把这些紫外线灯安装在屋外的各个角落,可以防御从各个方向发动攻击的夜魔群,也能避免紫外线灯被夜魔直接攻击到。”

    罗伯特虽然名义上是军人、军官,但他毕竟只是文职研究员,在战斗技巧方面存在严重缺陷。

    辛晟虽然也没有接受过正规军事教育,但他能从一个老练的猎人角度来看待基地的防御体系。

    除了帮助罗伯特改造紫外线大灯,辛晟还利用手边的现成材料和周边环境,制作了不少连环陷阱。

    就算不能完全防住夜魔不要命的集群冲锋,至少也能有效延缓它们的进攻效率,为反击争取足够的时间。

    检查过罗伯特的弹药库后,辛晟有些遗憾:“可惜,没有充足的弹药和重武器。”

    “希望敌人晚一点发现我们的踪迹,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尽可能收集弹药和武器。”

    罗伯特对辛晟的说法依然有些半信半疑,但他认同辛晟改造基地防御体系的建议,也算是未雨绸缪。

    太阳落山,夜魔的主场时间到来。

    罗伯特将宅邸内的所有窗户关闭,发电机也早早熄火,确保室内没有任何吸引夜魔注意的光亮和气味。

    以往这个时候,罗伯特都会抱着德牧萨曼莎躲进浴室中,直到后半夜才返回卧室休息。

    辛晟的存在给罗伯特带来了更多勇气,两人都带着自己的狗子静坐在客厅中。

    无视屋外此起彼伏的鬼吼鬼叫,辛晟在黑暗之中阖上双眼,开始思考下午突然出现的奇特感应。

    ‘那种感应毫无疑问来自罗伯特·奈佛,初步考虑,系统所说的能量模块确实与他有关。’

    ‘但这份感应到底要如何兑现?要怎样才能通过它身上获得目标?’

    入夜前,辛晟旁敲侧击的询问过罗伯特,但罗伯特对辛晟的问题一头雾水,显然他本人对能量模块的存在也一无所知。

    下意识的摸了摸鼻梁,辛晟决定换个角度来考虑。

    ‘穿越这种原本不可能出现的不科学事情都发生了,不能完全按照固有逻辑来推测。’

    ‘感应出现的契机是我射伤了夜魔之王,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罗伯特的既定命运。’

    ‘大胆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我进一步改变罗伯特的命运,是否特殊感应的力度还会继续提升,直到最后指引我找到能量模块?’

    辛晟睁开双眼看向对面沙发上半闭着眼睛的德牧萨曼莎。

    如果他没记错,导致罗伯特彻底精神崩溃的原因就是这只训练得不够专业的工作犬。

    萨曼莎曾经是罗伯特的女儿驯养的宠物。

    在灾难爆发前后,罗伯特的妻子和女儿撤离纽约的直升机不幸坠毁,女儿的宠物就是罗伯特最后的寄托。

    最初奈佛一家根本没打算把它培养成工作犬,耽误了最好的训练期,这才导致萨曼莎的能力有些不上不下。

    原剧情中,罗伯特在惯例外出搜寻幸存者的过程中,发现本该摆放在音像店门前的模特变换了位置,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在精神不稳定的情况下,罗伯特踩中了夜魔之王从他手上学会的绳套陷阱。

    被倒吊起来的罗伯特错过了回家的最佳时机,直接导致萨曼莎为了从夜魔犬手中救下主人而被病毒感染,罗伯特只能悲痛欲绝的亲手处决了它。

    两年多以来一直陪着自己的精神寄托离去,罗伯特的心态彻底爆炸,失去了生存信念的他决心与夜魔拼死战斗到最后一刻。

    ‘如果能改变萨曼莎死亡的命运,罗伯特的命运应该也会随之发生较大的改变。’

    ‘姑且一试吧。’

    “罗伯特,明天我和你一起外出收集资源。”

    “嗯?哦,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