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六百五十五章 魔神无笨蛋?我救世主第一个不服!
    ****************************************************************************************

    呔,贼子休跑!

    愣愣的眨了几下眼,我才反应过来,身体下意识动弹起来,想要追上去,以我的速度,别说巴罗格魔神,就算是蜘蛛魔神也跑不掉。

    前提是我能锁定它的具体位置。

    刚有所动作,两对洁白羽翼挡在了面前。

    “吴凡长老,冷静点。”

    “那么好的机会,不追一追么?”我愕然看着挡在面前的乌格尔。

    “可能是机会,也可能是陷阱。”

    “不会吧,刚才蜘蛛魔神连我带巴罗格魔神一起偷袭,它们现在一定是内讧,我觉得是个好机会。”

    “你认为蜘蛛真的想要杀了扭头吗?”

    “这个嘛……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从它刚才的举动来看,难道不是这样吗?”

    “那么我换一种问法,如果刚才蜘蛛的偷袭得手,你和牛头会死吗?”

    “那肯定不会呀,至少我没那么脆。”

    “牛头也不会,对吧。”

    琢磨着乌格尔的话,我回味过来:“那为什么它要这么做?”

    “我不是蜘蛛,没法确认它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按照正常思路来看,目的无非有二,其一是打断你和牛头之间的战斗。”

    “用得着这样打断么?”我一脸黑线。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乌格尔指了指我和巴罗格魔神刚才的战场,顺着一看,视觉上是挺惨烈的。

    “你和牛头都打疯了,不用点特殊手段怎么可能让你们停下来?”

    “错觉而已,错觉而已。”我尴尬一笑:“就是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对手,有些上头罢了,其实理智还是有的。”

    “不管怎么说,蜘蛛毕竟成功阻止了你和牛头的战斗。”

    “好端端的它为啥也要阻止呢?”

    “呃……”乌格尔一拍额头,对我的智商颇为无语,我这不是刚刚从激烈战斗中冷却下来,思考回路还没办法运转么。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吗?如果牛头受伤太重,七巨头就有可能捡便宜。”

    “记得了,记得了。”我连忙点头。

    “那么第二个目的呢?”

    “第二个目的,就是让觉得它们之间会起内讧,兴冲冲的追杀上去,然后给你一记埋伏。”

    “不……不会吧。”

    “能成就魔神实力和地位,里面可没有笨蛋,牛头很快就会想到这一点,第二个目的或许是顺势而为,但如果你真的追上去,那将是它们的意外收获。”

    谁说的?谁说魔神级强者里面没有笨蛋的?我第一个不服!小师妹第二个不服!

    “不是还有乌格尔大人么,如果你能帮我牵制住蜘蛛魔神,或许……”

    “或许你就能干掉牛头了?”乌格尔反问一句。

    “我可没这么想过……”挠了挠头,巴罗格魔神的实力比四不像魔神还要强一些,我也就勉勉强强和它四六开的样子,想要干掉什么的,完全是天方夜谭。

    “我的意思说,我拼了命和巴罗格魔神以伤换伤,等巴罗格魔神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忌惮于七巨头的威胁,说不定它们会选择提前撤退。”

    “嗯……这种想法到也站得住脚。”

    对吧,是吧,我就说了我不是笨蛋!至少不是魔神级强者里唯二的笨蛋!

    “只不过……换一种说法,你刚才和牛头大战一场,感觉如何?我是说互相之间的伤势。”

    “伤势?”我扭了扭胳膊。

    “还行吧,虽然看着惨烈,但都只是皮外伤,反倒是蜘蛛魔神那一下比较狠。”

    没错,我和巴罗格虽然看着打的你死我活,但拼的都是普通招数,对于皮粗肉糙的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你确认你追上去,能对牛头造成多大伤害?”

    “情况不同,我刚才招式技能都没有使用上。”

    “牛头也没有使用上,你知道为什么吗?”

    “它和我一样莽呗,都想用最原始和野蛮的招式力量压制住对方。”我呼咻呼咻的挥了挥拳头,对刚才的战斗尚且有些回味。

    “我看它不是比你莽,而是比你聪明。”

    “……”是错觉么,最近乌格尔老大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

    见我一脸无语的样子,乌格尔大佬似乎也意识到了他刚才的语气和【说话超好听】属性不大符合,轻咳几声后放缓调子。

    “当然,在深渊魔神当中,牛头的性格算是最鲁莽的其中之一了,不过我刚才也说了,能成为魔神,绝对不可能是笨蛋,刚才的战斗里,我看牛头就表现的比你更加理智。”

    我咋就没看出来呢,不是和我一样莽……不,主动放弃武器选择手撕战,看起来不是比我更莽么?

    想了想,我有些明白乌格尔想表达什么了:“你的意思是说,巴罗格魔神是故意引导我进入这样的战斗方式?”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你也知道七巨头在虎视眈眈,它们暂时不敢拿你怎么样,所以无论你受多重的伤,它们都只能干瞪眼,牛头却不一样,它看似鲁莽,却不敢真刀实枪的和你以伤换伤,所以才选择这种看似鲁莽,实则对它伤害最小的战斗方式。”

    “原来如此。”乌格尔大佬这么一分析,我顿时恍然,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可不是么?主动放弃武器选择拳脚扭打撕咬的,就是它!

    原来这货外强中干,看着莽的一逼,实则怂的一逼。

    我不禁有些鄙视,原本还以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对手,没想到也是条滑不溜丢的泥鳅。

    不过,其实我也没有资格鄙视别人就是了,如果是一心想要苟命的话,还是巴罗格魔神这样的家伙活的更长,更滋润些,像我,若是没有主角光环,或是主角爸爸的光环,主角配偶的光环在,恐怕早就莽死了。

    算了,下次见到这家伙不要多想,五重拳六重拳什么的,往死里打就对了。

    “我还是觉得,想要快点赶跑这两个家伙,得利用一下七巨头的危险,想将其中一个重伤,蜘蛛魔神是不可能了,突破点应该在巴罗格魔神。”

    “有道理,不过也不急于一时,就算是想重伤对方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吴凡长老,该心急的是对方才对,我们只要稳扎稳打,就不会出错。”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好想回教廷山见到女孩们,而不是在这里流浪。

    “你说,蜘蛛魔神会不会偷偷摸摸去寻找教廷山去了?”

    “暂时不需要有这方面的担心,它的实力虽强,但也做不到一边应付我们,一边还要去搜寻教廷山,不过往后可就难说了,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必定要使用一些阴谋诡计,才能对我们造成威胁,想必这一点对方心里也十分清楚。”

    “如此一来,我们还要继续流浪下去,或是在这里干等?”

    “以此为防线,将它们拒之门外,对教廷山而言最为安全,不过……”乌格尔摸了摸下巴,目光忽然多了几分险恶。

    “不过,我现在到有一个好主意,或许我们可以跟上去,尝试一下主动出击。”

    “不是说可能有埋伏么?”惊了,乌格尔大佬,你刚才还说要稳,怎么忽然就猪突猛进了?

    “刚才可能有埋伏,现在未必有了,蜘蛛知道有我在,我们上当的可能性不大,不会花太多心思和精力在这上面,这正是我们追击的好机会。”

    “那还等什么?”我早就不爽,想找回场子了,无论是蜘蛛魔神还巴罗格魔神,一个阴险狡诈,背后放枪,一个表面憨厚,实则奸诈。

    更何况这里可是我的主场,如今却只能被动接战,说出去怕人笑话。

    “吴凡长老,记着,不要急,不要想着短时间内给对方造成重创,你就当是从深渊来了两个陪练,机会难得,当然要多挽留一段时间,不是吗?”

    我冲乌格尔竖了竖大拇指,老哥,还是你稳。

    接下来我和乌格尔隐藏气息,悄悄摸了上去,蜘蛛魔神和巴罗格魔神临走的时候并未刻意隐藏行踪,很容易就被我们跟上,果然如乌格尔所猜,我们并没有遭遇到埋伏。

    只不过,有蜘蛛魔神这个八百里爆头的神仙在,比头发还要细一百倍,无形无色,无处不在的警戒蛛丝,让我们刚刚靠近就暴露了。

    第三次较量发生在原罪结界附近,巴罗格魔神这怂货,大概是猜到了我很有可能看破了它外强中干的实质,竟然闷头就往乌格尔那边冲,我刚想凑上去换人,被蜘蛛魔神一对忽然窜出的镰足给拦截下来。

    或许是想用实际行动让我的大脑冷却一下,乌格尔并未配合我,假装没看到我的换人手势,闷头就和巴罗格魔神玩起了东北二人转,扭秧歌小蛮腰舞的飞起。

    回过头,再次躲过两次神出鬼没的镰足偷袭,我低头看了一眼在地下不断爬动的蜘蛛虚影,仿佛百分之百躲闪的敌人在自己面前做反复横跳运动,一肚子的郁闷和委屈。

    天底下怎么会有蜘蛛魔神这么滑不溜丢的对手呢?

    心里暗暗发狠,等哪一天我有了五爷的实力,我他喵也要打断这货的八条腿!锤爆它的肚子!拧下它的脑袋!抠掉它的眼珠!

    怪不得乌格尔这样的老好人都恨之入骨,太恶心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