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七百三十四章 组团刷副本啦!
    ***************************************************************************************************

    看着从传送光芒中出现的法拉,大家陷入久久的无语之中,感觉刚才你争我夺、寸步不让的架势,忽然间变得很傻。

    这些人都忘记了,传送是双向的,在我们这边为第一个传送名额而激烈争夺的时候,另外一边,在教廷山的点,法拉作为世界传送的项目负责人兼技术总监,已经力排众议,当了新开通的世界传送的第一个使用者,以身作则,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亲自打造的世界传送的安全和稳定性。

    只有阿卡拉似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微微一笑,和离开了营地将近两个月的法拉打着招呼。

    “怎么样,教廷山那边没出问题吧?”

    “除了莎尔娜小丫头还有老酒鬼不怎么安分以外,到是没出现预料之外的情况。”

    从地狱世界回到暗黑大陆,以法拉的年龄,竟也免不了有些小激动,吸了几口自己世界的空气后,才悠悠然的捏着稀疏山羊胡子,回答阿卡拉。

    “既然已经测试过,没有问题了,那也该轮到我们了。”大家愣了一愣,虽然世界传送的第一使用者已经被法拉占去,但是第一个前往地狱世界的名额似乎仍值得一争。

    于是乎,以吾王等人为中心,气氛又热烈起来了。

    “你们给我等等,现在还不是实际投入使用的时候。”法拉一听,连忙回头,好说歹说的解释道。

    “虽然传送是开通了,但现在还在测试阶段,我们需要更加准确的数据来证明世界传送的安全性,稳定性以及实用性,所以各位大爷和姑奶奶,算我法拉求你们了,耐着性子再稍微等一等。”

    见平时嘻嘻哈哈的法拉老头一副欲哭的认真表情,众人也都慢慢消停下来,压抑住冲动,朝对方投去一致的疑问目光。

    怎么个测试法,得等多久?

    “拭目以待。”法拉神秘一笑,目光冲世界之石望去。

    等了一会,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世界之石再次亮起白光,这次从里面出现的也是一名法师,当初和法拉一起前往地狱世界的那批。

    这位老法师显然是个研究狂,只是和阿卡拉打了个招呼,就和法拉碰头,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连魔法少女蒂亚也听不懂的技术问题,再过一会儿,世界之石又亮起了光芒,从里面再次走出一名老法师,这次的传送间隔时间比第二次传送要短一点点。

    这会儿,虽然听不懂法拉和那两个老法师的讨论内容,但大家都隐约看出来了,这是在测试世界传送的CD时间。

    世界传送也需要冷却吗?我们不知道,又不是普通的传送阵,传送者一批接着一批,基本上,除去特殊情况,比如说因为某个联盟任务必须频繁在三个世界之间往返,只计算普通冒险者的使用频率,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可能平均三四天才能用上一次,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频率就更低了,一个月能有一个队伍前往第三世界,就算多了。

    不久后,又陆续的从世界之石中走出两名法师,算上法拉的话已经是第五个了,大家的耐心都还不错,连性格急躁的矮人,图矮冬瓜那厮也在拎着酒壶边啜边安静等候,在场的每个人身份都不低,平时打打闹闹的没个正形,但在原则性的问题上谁也不会冲动莽撞。

    除了人称猪突猛进小郎君的本德鲁伊。

    细心的人会发现,后面几次传送的传送间隔时间,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第一次间隔约莫在半个小时左右,第二次间隔少了几分钟,而第三第四次间隔时间几乎相同。

    直到这时,法拉那边才结束天书一样的讨论,向我们走过来,此时,离世界传送开通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

    “让大家久等了,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数据。”

    看了众人一眼,本来想滔滔不绝的深入解释剖析这次测试所包含的高深技术含量,顺便炫耀一下自己的魔法水平的法拉,悻悻然的闭上了嘴。

    众人里面,就连魔法造诣最深的蒂亚都对他们的讨论一知半解,何况是其余的人,对牛弹琴没什么意思。

    高手,真是寂寞如雪啊。

    “咳咳,总而言之,我就长话短说,简单小结一下,从地狱世界到达第二世界的世界传送,虽然还有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就稳定性和安全性而言,已经足以得到保障,有关于世界传送详细的数据报告,这几天我会尽力完成,到时候每人一份,大家自己自行研究,在此之前,现在,我们还需要几名测试者,他们将通过这里到达地狱世界,以便测试逆向传送通道的完整性。”

    “我!”

    “理由我刚才已经说了,应该轮到我了!”

    “是我才对!”

    法拉的话刚落音,原本已经偃旗息鼓的争夺战,再次在吾王几个当中激烈展开。

    “咳咳,在得出准确的数据之前,不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很抱歉,你们几位都不行。”眼看一个精灵族的女王,几个未来的女族长,都争相要当这个测试者,法拉一脸黑线,向阿卡拉投去了求助目光。

    “诸位,冷静一下,我知道你们甘愿冒险,身先士卒的可贵精神,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你们身上的肩负,你们几个代表着各自一族的未来,请在做出决定之前,为自己的族人负责。”

    阿卡拉咳嗽一声,上前阻拦道,不愧是威严的长者,和法拉老头这种早就没了节操和威信的家伙不同,她的话一开口,就连吾王都没办法反驳,乖乖的退了回去。

    最后,经过商议决定,赫拉迪克族,精灵族,以及联盟各自派出一名参与过世界传送开通研究的法师作为测试者。

    虽说法拉老头为这次世界传送开通贡献了大量的宝贵知识和经验,但是没有集结三族的法师资源,光靠他一个人,甚至是光靠联盟自己,都难以玩转这样一次大规模高难度高技术含量的项目,可以说,地狱世界和暗黑大陆的传送开通,可能是千年以来整个大陆规模最大,技术含量最高的一次壮举,比之当年从塔拉夏那得到的简易式远程传送魔法的研究和普及,无论在技术还是意义方面都大了去了。

    至于包括法拉在内,刚才从地狱世界那边回来的五名法师,为什么不干脆继续以身作则,将测试者进行到底,这就是法拉之前所说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了。

    哈洛加斯的心脏虽然被改造成了类似世界之石的功能,但是毕竟和同一本源的三块世界之石的性质还是有些区别,加上技术还不够完善,刚设计出来的新产品,总会有那么一些瑕疵,因此,在经历过一次传送后,法拉他们几个似乎没办法立刻进行第二次传送,简单的说,不单止世界传送有冷却时间,连被传送的人也有,这种从未听说过的情况让我们一脸残念。

    这真是日了蕾奥娜了。

    除此之外,如刚才所见,法拉他们都是一个一个被传送过来的,也就是说每次只能传送一个,没办法打包批量传送。

    嘛,毕竟是新产品,只要安全可靠性得到保障,其他的大小问题以后慢慢再完善也不迟。

    花了一个多小时,挑选出来的三名经验丰富的法师也陆续的去了地狱世界,通过特殊手段,得知他们都安全到达了,本以为终于可以轮到我们打卡上车,让老司机带我装B带我飞,结果法拉老头板着一张脸,一个不行二字,把我们的热情彻底浇熄,有阿卡拉帮他撑腰,这老家伙底气足的很。

    那之后,又从地狱世界那边传送过来几名法师,带来了我们传送过去的那三名法师所收集到的逆向传送数据,和法拉再次展开了高深莫测的技术讨论。

    我终于忍不住了,刚吃了早餐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和女孩们谈谈情,说说爱,也没来得及和宝贝女儿们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深入讨论父嫁的不科学不魔法性质,甚至没来得及牵着尤丽叶在法师公会溜达一圈散散步,听到消息以后,我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一直等到现在,天色都快暗下来了,用一句话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我们今天来的意义何在?”不死心,我哭丧着脸向阿卡拉卖可怜,我可是地狱的魔王,世界的希望,大陆的未来,教廷山的主人,光明的救世主,人称逗比百族亲王,一个个名衔砸出去,吓都吓死人,至少让我一个人上车啊老司机。

    “我似乎只告诉过你们世界传送就要开通了,可没答应让你们立刻就使用吧?”阿卡拉呵呵一笑,顿时就让我们的幼小心灵蒙上了成片的阴影。

    结果直到最后,无论我怎么打滚耍赖,阿卡拉终究还是没让我们靠近世界之石一步,一伙人兴致勃勃的凑过来,败兴而归的耷拉着肩膀回去,脸上凄惨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在讨伐十头猛犸的任务中猫车的猎人。

    吾王阿尔托莉雅的决心不变,竟然没有回精灵族,而是和我一起回了营地,打算明天一早伙同我一起出发,颇有股子不破楼兰誓不还的气势。

    受到她的影响,小狐狸和塔莫娅也跟着一起了,就连图矮冬瓜,假笑王子等人,见我们打算有组织有预谋的做点什么,也纷纷发来组队请求,表达同进同退的意愿。

    结果就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了第一世界罗格营地,打算明天组团刷阿卡拉副本。

    法拉老头他们到是留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打算通宵达旦的研究数据,为世界传送做最后的保驾护航,我姑且再给他点个赞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早早吃了早餐,汇合图矮冬瓜他们,气势汹汹的杀向第二世界,这一次阿卡拉没有借口阻拦我们了吧?

    只不过,和我预料的不大一样,女孩们也跟上来了。

    “你们……该不会也想一起去地狱世界吧?”我警惕的问道,当初不是约定好了,先让我在那扎好根,打出一片天地,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想过来的话才可以过来,怎么今天又变卦了?

    当然,小黑炭例外,她就算不是和我一起出发,过几天也会去,因为那里有她的老师,人称【前】第三世界罗格营地最美丽的花朵萨绮丽大人,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教导。

    所以说有大腿抱外加爸爸还是救一代,就是好,我这个救一代该去抱谁的大腿好呢?

    “当然没有忘记和吴大哥的约定,我们不会现在立刻就跟着一起去。”琳娅这小妮子,小心机耍的飞起,咬重着【现在立刻】几个字眼,言下之意,那就是不会等太久,不久以后也要去了。

    “那不是没有特地跟过来的必要吗?坐世界之石传送可不好受。”

    我皱了皱眉,世界传送完全就是过山车的变态加强版,直至今日,已经坐过不下百次的自己,每次坐完后都还会有微妙的孕吐感。

    “还不是因为放心不下吴大哥,谁知道这一次吴大哥又会出现什么意外,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去。”小妮子忧心忡忡的看着我,好像我已经取代菲妮手握权杖坐上了那悲剧帝的宝座。

    “这次要去的是地狱世界,就算出了什么意外,还能被传送到更加奇怪和危险的地方吗?”眼角抽了抽,你们要不要这样,我还没出发就给我立FLAG。

    “如果是大人的话,就算被传送到更奇怪的地方也不奇怪。”

    连维拉丝你都说这样的话……话说,这句话是不是太失礼了一点,好像我跟奇怪这个字眼相性很合似的。

    没办法,为了让大家安心,我只好让她们都跟上来,莱娜除外,她这娇弱的身子骨,坐个远程传送就已经有点勉强了。

    这样说来,阿卡拉同为【弱不禁风】的预言师,又是如何经受世界传送折腾的呢?我有点好奇的开起了小猜,甚至根据通俗狗血骑士小说剧情恶意的揣摩,该不会深藏不露的阿卡拉才是最终BOSS吧。

    这种剧情,跟最终决战时魔王对勇者说【我是你爸啊】一样,狗血效果拔群。

    哦,貌似我可以和女儿们尝试一下演这样的剧本,广告台词我都已经想好了。

    真人真事,真实身份,绝无虚构,众多重磅级演员倾情演出,打造空前绝后的神诞日盛宴——魔王救世主和勇者美少女,你,值得拥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