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吾王来援
    ***************************************************************************************************

    真红色的光芒,宛如一柄劈开大地的王者之剑,从卡露洁和冰冻魔怪之间穿过,拦住了冰冻魔怪的脚步的同时,这把真红之剑的目标直直指向还想乘我着急拦阻冰冻魔怪而干点阴谋诡计的剥壳凹槽。

    “这不公平,我只是支援!”

    剥壳凹槽万万没想到自己只是来打个【酱油】,却被重点照顾,变成了攻击的主要目标,它尖叫一声,攻城兽庞大的的钢铁身躯收缩成一面盾牌形状,迎接这把撕裂大地的王者之剑。

    没有剧烈的爆炸,似每一分每一丝的力量,都鼓足了劲的从钢铁上钻进去,攻城兽那三十多米的庞大身躯擦着雪地一退再退,足足退了数百米远,胜利之剑的威力才被完全抵消。

    它的身体依然一动不动,保持着收缩防御形态,从正面接触胜利之剑的钢甲上面,忽然传来轻微的啪嚓一声,两米厚的钢甲破开一条笔直裂痕,从里面喷射出大量血液。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你这家伙竟然伤害了我的拍档,竟然把我给拍档辛辛苦苦打造的钢甲给弄破了。”背篮子上的恶魔妖精气的上蹿下跳,忽然高举它那细长干瘦的双手,凝聚出一把数十米长的火焰之锤,狠狠砸落到胜利之剑射来的方向。

    火焰之锤浓缩着十倍百倍的地狱烈焰,落到那雪白的地面上,在爆炸中砸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熔浆池,看起来极为恐怖。

    就在此时,一道绯红的身影从熔浆池侧面闪电般突袭过来,划破长空的一剑却是指向冰冻魔怪。

    “自不量力的小虫子!”冰冻魔怪一而再再而三被来人所阻,不由大怒,回过头一记粉碎拳蓄势待发,要将这抹红色的剑光拍成粉碎。

    “嘎姆!”说谁自不量力来着?来来来,有种来单挑!

    我怎么能忍这傻不拉几的金毛猿王欺负我家吾王,闻言顿时怒不可收,跟着红色剑光一拳头冲了上去,两道攻击交错,同时指向冰冻魔怪。

    “再来两个我也不怕!”倍感压力的冰冻魔怪举起四座小山般的拳头,全身金色毛发随着肌肉的剧烈鼓胀而高高飞扬,活像一团金色人形毛球。

    但是,绯红之影却在中途一个毫无预兆的转折,直指剥壳凹槽,因为这货又想去骚扰卡露洁了,我立刻窜到冰冻魔怪面前,举起拳头。

    对付你,我一个就绰绰有余了!

    左手一个三重焰拳,外加右手毁灭鲑鱼剑,交叉同时朝冰冻魔怪的脑袋狠狠砸下。

    另外一边,剥壳凹槽的连续几道巨大火焰锤都被剑光斩断,但绯红之影的势头也慢了下来,攻城兽乘机施展出战争践踏,大地猛地抖了几下,连空气都剧烈震荡,化为絮乱的风暴,彻底逼停了对方。

    我则是和冰冻魔怪互换了几记大招,最后乘着这货换气的功夫,猛地一脚踹去,将它远远踹离卡露洁,侧身挡着道路,露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被攻城兽的战争践踏逼回来的绯红身影,在半空打了几个转,稳稳落在COSPLAY熊的肩膀上。

    “嘎姆。”我先和老婆打个招呼再说。

    “凡,辛苦了,我来了,但是形势不大妙,得速战速决。”

    耳边传来吾王变得更加霸道,却又带着丝丝温柔的声线,目光斜斜的一撇,现在大概只有自己的指甲那么大的吾王,一身凛冽的红色裙铠,散发出的气势热情而妖娆,犹如雪原上的罂粟花,让人不敢直视。

    不过,她身上却带着不少的伤痕,好像在我和两大领主战斗的时候,她那边也进行着一样激烈,甚至是更加凶险的战斗。

    察觉到我的目光,处于第三形态的绯红热忱之骑士王阿尔托莉雅,目不斜视,紧盯着敌方一举一动之余,高贵不可侵犯的樱唇微微颤动,出声道。

    “刚刚在水晶通道里,和粉碎者的手下打了一场,没能把它们干掉,只好设法把通道堵住,让它们暂时没办法出来,不过恐怕挡不了多久。”

    吾王这样一解释,我就懂了。

    首先,她果然是在水晶通道里面,并没有离去,再然后,我和冰冻魔怪以及粉碎者的战斗如此激烈,她不可能察觉不到,怎么没有立刻赶过来,原因就在这里,她帮我挡住了粉碎者的小弟们,那些为数众多的喽啰。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喽啰,比如说我和卡露洁之前联手干掉的月之王,加上它的手下,综合实力就有世界高级,要是再来多三五个这样的组合,就足以在这场世界巅峰强者之间的战斗中,贡献一定的力量,让战局更加不利。

    阿尔托莉雅挡住了那些喽啰,其实已经是在变相的支援我这边了,我就说,战斗也有一会儿了,粉碎者的小弟们怎么就还没有出现,就算来摇旗呐喊,拍老大一个马屁也好啊。

    “水晶通道那边支持不了多久,有不少强者,加起来恐怕抵得上半个粉碎者,卡露洁那边也支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阿尔托莉雅重复将速战速决又说了一遍,可见她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现在的局势真的是很不乐观,能够在水晶通道里阻挡半个粉碎者的力量,光看她现在身上的战斗痕迹就可以知道有多么不容易了。

    不过没关系,包在我身上,有吾王妻子大人在,我能爆发出百分之二百的力量!

    “嘎姆!!!”发出一声大吼,我猛地朝冰冻魔怪冲撞过去,六十多米高的小山体型,身上燃着毁灭之力,就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巨兽……喂喂喂,这形容不对吧,我可是正义的救世主啊,从天堂上面掉下来的圣兽如何?

    面对还要比它高过一个头的COSPLAY熊的蛮牛冲撞,就算是一直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的冰冻魔怪也有些怂了,微微侧身一让,斗牛士气派十足,准备给COSPLAY熊一个技巧性的摔跤。

    可惜,我不是公牛,对方也不是斗牛士,藏在身后的毁灭鲑鱼剑,在冰冻魔怪侧身躲避的时候露出了锋利獠牙。

    阿尔托莉雅不是说要速战速决吗?吾王有令,就别怪我开大了!

    抓过一次毁灭鲑鱼剑,吃过亏的冰冻魔怪,可不会上第二次当,它一个矮身,躲过鲑鱼剑的挥扫,正想俯冲将COSPLAY熊扑倒来个德式拱桥摔什么的,忽然间,啪嗒一声,毁灭鲑鱼剑竟然掉了下来,落在它的脚下。

    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头傻熊挥力太猛,一个没握稳将鲑鱼剑甩脱手了?那也不对呀,就算是这样,鲑鱼剑也不可能掉在自己的脚下。

    冰冻魔怪察觉到了一股阴谋气息,全身金毛忍不住根根哆嗦抖动,危险,而且是可能危及自己的生命的巨大危险正在降临。

    它不顾一切想要远离这把鲑鱼剑,但是这一来一去,转瞬间的思考功夫,却已经被COSPLAY熊充分利用,在放下鲑鱼剑的时候就已经跳起来的COSPLAY熊,对着冰冻魔怪弯下的腰狠狠一踹,借力飞离,可怜的冰冻魔怪不但没能逃离现场,反而被COSPLAY熊这恶意满满的一脚踹的趴了下去,大脸正好给地面上躺着的毁灭鲑鱼剑来了个亲切拥吻。

    下一刻,毁灭鲑鱼剑红光爆发,哪怕是完美之境的强者也要为之战栗的恐怖能量,从鲑鱼剑身上一股脑的倾泻出来,变成一个黑红色的毁灭能量球,将冰冻魔怪包裹在里面,从中透露出来的恐怖威力,就连那边战场上的双方都停了下来,愣愣地看过来。

    “完蛋了,冰冻魔怪那家伙完蛋了,我真是个蠢货,为什么要摸上来占便宜,我也要完蛋了。”剥壳凹槽喃喃自语,一头白发无精打采的垂落,从披头士变成了落魄乞丐。

    四重焰拳的威力,可是连完美之境强者的绝招都不一定能比得上,虽说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消耗了一些,但应该还有七八成在,如今逮到那么好的机会,我当然毫不犹豫的将它全部释放出来,一口气将冰冻魔怪炸成灰再说。

    这种感觉,就像是将冰冻魔怪推到茅坑里,再往里面扔进一捆冲天炮般,爽透了。

    无声无息的毁灭之球,维持了约莫十秒的时间,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雪地之上,出现了一个并不算很大的坑,从金毛猿王变成黑毛猿王的冰冻魔怪,静静躺在大坑里面,一动不动,连气息都几乎感觉不到。

    用脸吃了一记大招,也难怪会变成这样,纵使它看起来像是防高血厚的坦克。

    正好乘它病要它命,干掉一个世界巅峰强者,不知道会连升几级呢?不知道会爆落什么好东西呢?

    我浮想翩翩,一步一步的走向冰冻魔怪,准备了结它的残生。

    就在这时,天空上方却传来一声哗啦巨响,没等我抬起头,倾盆大水就浇了下来,将浑身熊毛淋了个湿漉漉,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以COSPLAY熊的巨大体型……这难道是一个湖泊的水洒下来吗?

    抬起头一看,还真是,卡露洁已经支撑不住了,青风缭绕的娇躯从天而降,似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直直掉下来。

    我连忙放弃冰冻魔怪,大脚一踏,几步上去伸出熊爪,将她接了下来。

    “殿……殿下,抱歉,卡露洁……只能……”躺在毛茸茸湿漉漉的熊爪之中的卡露洁,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偏过头看着我,露出满是歉意的目光。

    “嘎姆。”没事的,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看,我已经将冰冻魔怪送到了火葬场门口,就差一步了,它蹦跶不到哪去,接下来只要将粉碎者和剥壳凹槽干掉就行了。

    但问题是,卡露洁放到哪里好呢?她现在的虚弱状态,就算来个领域怪物可能都会对她造成威胁,我得防着敌人鱼死网破,想要拖个人一起下水的心理。

    想了又想,我张开嘴,一口将卡露洁吃下去……呃,当然是不可能了,是将她放在嘴巴里面,以COSPLAY熊现在的体型,别说往嘴里放一个卡露洁,就算放一个小甲都绝无问题,唯一区别的是如果放的是小甲,我可能会不小心轻轻一咽,让它在胃液里滚一滚,当然,绝对会吐出来的,妈妈从小就告诉我不能乱吃脏东西,会拉肚子的。

    确保了卡露洁的安全后,我抬起头,恰好看到粉碎者的水晶身躯从天而降,准备给我一记如来神……脚。

    毁灭鲑鱼剑没了,又只剩下一副可怜的鱼骨架,导致COSPLAY熊的攻击打个折扣,想要重新凝聚四重焰拳不是不可能,问题是敌人已经见识过毁灭鲑鱼剑的威力,还肯不肯让我再这样做,这可是得花费差不多十秒时间,你去将粉碎者的网线拔了让它掉线十秒啊?

    我干脆将鱼骨剑放回后背,我可是熊,学人用什么武器,有这双熊掌就够了。

    粉碎者携带冲天怒气的凌空一脚,我可不愿意接,接下来了,说不定它又玩个自爆什么的,这家伙就一恐怖分子。

    躲开这一脚,它并没有追过来,而是转头看向冰冻魔怪,瞳孔越发血红。

    “卑鄙渺小的虫子,竟然将我的拍档……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好机会,您老再看多几眼,我搓个大螺旋丸……哦不,是四重焰拳先。

    结果才刚刚把深红之爪凝聚出来,粉碎者就一个猛回头,死死盯着我,得了,这年头敌人都不兴酝酿抒发一下内心的愤怒感情,最好来个回忆杀什么的,还让主角玩毛线?

    “去死吧!”粉碎者忽然一拳头击出,手臂像面条似的拉长,拳头变成一根尖刺,直直朝着千米开外的我捅过来。

    危险!

    我连忙侧身躲开,冷不防从身边插过去的尖刺又变成一把刀刃,横扫而来。

    谁说粉碎者只是个控制辅佐,近战能力不强来着?好像没人说过吧,好,我认栽了。

    锋利的冰蓝刀刃从胸口划过,割破了厚实的熊皮,带起一抹飞溅血迹,可是占了便宜就想跑?门都没有!

    我双臂一抱,将粉碎者的刀刃手臂牢牢箍住,深红之爪乘机向对面袭去。

    结果粉碎者十分干脆,肩膀处咔嚓一声,就把自己被抓着的手臂断开了,我下意识低头看了怀里的冰蓝手臂一眼,上面正冒着璀璨蓝光,然后BOOM一声爆炸。

    爆炸冰雾之中,COSPLAY熊仿佛中了风的老人,连连咳嗽的跑出来,身上已经被冻结了小半。

    这家伙……难道说比冰冻魔怪还要难缠?

    “我要用你们这些小虫子的性命来祭奠拍档,受死吧!”粉碎者疯狂大吼大叫,断裂的手臂不知何时又长出来了,它再次气势汹汹的冲上来。

    喂,等等,冰冻魔怪还没死啊,你就这样诅咒它?

    我也拼出了真火,有种堂堂正正战个痛,依靠那些小伎俩算什么本事,你啊,差冰冻魔怪十万八千里了。

    二重,震……呃呜!

    刚想张大嘴,却猛然记起小侍女还躺在舌头上,我这一吼子震波使出来,估计她就直接飞出去了。

    可恶,其实对付粉碎者,还是范围类的攻击比较有效。

    震波没办法使出来,我还有其他,四根手臂交错在一起,然后猛烈划出。

    双倍,三重空间能量斩!

    “啊啊啊啊啊——————!!!”冲上来的粉碎者将双臂抬起,拳头完全化做了机关枪,噗噗噗的将一连串的冰刺射过来,接连爆炸,不断冲击着空间能量斩。

    在这样的冲击下,向来不可阻挡的空间能量斩速度竟然缓慢下来,巨大的吸力似乎被冰冻气息填满了,变得十分微弱。

    还能这样破解?

    在我惊讶时,粉碎者高高一跃,双手双脚齐齐变成尖刺,凌空狠狠刺下,一副要在COSPLAY熊身上开四个洞的气势。

    但是,太天真了,COSPLAY熊可是刚好有四根手臂啊!

    双臂抬起,加上深红之爪,瞄准粉碎者呼啸落下的四肢,狠狠一抓,COSPLAY熊占尽优势的力量和力气,稳稳将粉碎者抓住了。

    咔嚓断裂声连连响起,又想玩人肉炸弹的伎俩吗?门都没有。

    粉碎者的四肢刚刚断开,就被毁灭之力严严实实包裹了起来,吞噬的一干二净。

    甩了甩手,我冲只剩下一个躯壳的粉碎者咧嘴笑了笑,深红之爪抱紧一个重拳,狠狠将它击飞,这厮死性不改,竟然又四分五裂,企图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足够的时间再次从哈洛加斯山上吸取力量满血复活。

    但是,有了卡露洁之前的示范,我怎么可能再让它如此惬意?刚才那一拳就是刻意将它向上空击飞。

    目光锁定那些四分五裂的冰块,COSPLAY熊的四根手臂抬高,狂舞挥动,不断向天空挥出一道道月牙型的空间能量斩。

    数百道空间能量斩起飞,看起来像烟花升空,煞是壮观,但粉碎者却不这么认为。

    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空间能量斩,分明就是遵循一定的规律,一边阻止它合体,一边将它分裂四散的碎片吸回来,吸到一条直线上,然后……它不敢想下去了,心里充满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傻,要自曝弱点呢?

    虽然比起卡露洁充满唯美感觉的夕湖月映,自己的手段毫无技术含量可言,消耗不知多了几倍,但是没关系,COSPLAY熊啥都缺就是不缺恢复能力,只要能做到一样的效果,就算多花一百倍的消耗我也认了。

    眼看就要给粉碎者一次深刻教训的时候,忽然,吾王那边又传来了危机状况!

    剥壳凹槽这对双飞侠组合,虽然单个实力不是很强,但是凭着默契的配合,战斗力也不会比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弱到哪去,要让阿尔托莉雅单独顶住来自它的压力,实在太勉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