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五百三十二章 好女主,卡露洁
    ***************************************************************************************************

    不过,四倍粉碎拳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归根结底这样的绝招还是得强大的力量支撑,我一百次双倍三重焰拳,难道还比不上它十次四倍粉碎拳?

    想到这里,身为伪完美之境的我心里稍微找到了一些平衡感,燃着三重火焰的熊爪重新抱上了鲑鱼剑。

    看到没有,我还有毁灭鲑鱼剑,再加上双倍三重焰拳,这才是为师的绝技的究极体。

    毁灭鲑鱼剑携带着双倍三重焰拳的威力,在半空打了一个圈,狠狠斩向冰冻魔怪,这厮也不怂,早就蓄势待发的四倍大粉碎拳,四个小山一样的拳头凝聚成一个点,狠狠朝着鲑鱼剑轰过来。

    两股力量再次交锋,引发璀璨的冰火爆炸,在爆炸漩涡中心,冰冻魔怪的四只手,牢牢地抓住了毁灭鲑鱼剑,似乎想从COSPLAY熊手中抢过来,先卸了敌人的武器。

    但是,我只能用事实告诉它,这是多么愚蠢的举动。

    毁灭鲑鱼剑,加大输出!

    凝聚了恐怖的四重焰拳威力的毁灭鲑鱼剑,剑身上的深红烈焰更加刺眼,眨眼间,冰冻魔怪握在上面的四只手掌就发出了生煎一般的滋滋作响声,冰冻魔怪发出一声痛苦哀嚎,连忙甩掉毁灭鲑鱼剑,再看看四只手掌,上面的厚重金毛,以及一层皮肉都已经完全消失,被毁灭之力撕咬的渣都不剩,上面裸露出了猩红触目的血肉和血管。

    并且,以其强大的恢复能力,受伤部位竟然没有一点要恢复的迹象。

    好恐怖的毁灭之力,和迪亚波罗大人的是如此相似,如此纯粹!

    冰冻魔怪看着受伤不浅的巴掌,心疼之余,也是吓的不轻,看到冰冻魔怪吃了大亏,我自然是心花怒放,不过反过来一看鲑鱼剑,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可恶,竟然忘记了。

    四重焰拳的威力到是没有消耗多少,但是我却忘记了,冰冻魔怪身上还有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属性,法力燃烧。

    这个属性号称是法师克星,貌似对COSPLAY熊作用不大,但其实还是有的,四重焰拳也是由力量法力所凝聚,上面的毁灭之力固然不惧冰冻魔怪的法力燃烧,但是火焰之力却要受到影响,仅仅是刚才被冰冻魔怪那么一握,凝聚了四重焰拳威力的毁灭鲑鱼剑,上面的火焰之力就被削弱了将近十分之一。

    这是何等恐怖的法力燃烧效果,若是换成一个只有世界高级实力的法师站在冰冻魔怪面前,恐怕用不了十秒钟,身上的法力就会被冰冻魔怪燃烧削弱的一干二净,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啧,难怪感觉三重焰拳的威力弱了一点点,原来也是被它的法力燃烧影响了。

    我狠狠呸了一口,决定继续拿出些压箱底的功夫,不然的话这对双飞侠真不好应付。

    正想乘着冰冻魔怪的手掌一时无法恢复,猛烈进攻多占点便宜,但是,一直在旁窥视的粉碎者显然不会让我轻易得逞。

    凭空忽然出现了数百根冰箭,从四面八方袭来。

    这可是粉碎者用自己的身体所凝聚出来的冰箭,威力不能小看,大概一发冰箭的威力就已经比得上世界之力级法师的暴风雪。

    我不敢硬吃这些冰箭,只好放弃冰冻魔怪,毁灭鲑鱼剑在周围连续挥动,将所有冰箭斩成粉末,消灭的一丝不剩,看你还能从哈洛加斯山摄取多少能量。

    令我失望的是,将这些冰箭粉碎后,粉碎者脸不红气不喘的从远处现身,没有丁点被削弱乏力的意思。

    这家伙,完全把哈洛加斯山当成自己的能量池了,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先想个对付它的法子,至少让它自乱阵脚,无暇再来骚扰我。

    回过头,毁灭鲑鱼剑朝着粉碎者直直刺去,这厮发出嗤笑,似在说,你还打算用这一招对付我?

    可是在鲑鱼剑即将碰触到它的一刹那,却忽然收了回来,在粉碎者的惊愣表情中,COSPLAY熊的另外一只熊爪猛烈拍去。

    三重,撞槌!

    德鲁伊为数不多的控制技能之一,附带眩晕效果的撞槌使出,准确落在疏忽防备的粉碎者身上。

    粉碎者那并没有实质性大脑的元素身躯,抗眩晕效果绝对是一流,但是三重撞槌产生的威力已经不单单是作用于**,连灵魂也能产生些微眩晕,所以粉碎者为它的麻痹大意付出了代价,进入了或许是它这一生中的第一次眩晕状态。

    好机会!

    我将心里早就酝酿好的另外一招施展出来。

    三重——焰拳!

    这一击只是为了开路,真正的杀手锏在这,三重狂犬病!

    三重焰拳先是在粉碎者的冰之铠甲上狠狠开了一个洞,直透心窝,然后抽出,将另外一拳酝酿着的三重狂犬病,狠狠注入到粉碎者破碎的心窝之中,叫啥来着,直捣黄龙。

    本来还想加点什么,无奈冰冻魔怪已经不顾还是血肉模糊的四掌,大吼大叫的冲了上来,我只好回过头去应付它,如果没料错的话,这一记狂犬病已经够粉碎者喝几壶了。

    果然不错,一记三重狂犬病直达心窝,粉碎者的心情也像是三伏天里一坨冰激凌塞到胃里那般,可惜不是爽快,而是过于剧烈的冲突,让全身出现了抽搐,有一种久违的叫疼的东西,深深渗入了它的灵魂里面。

    将整个哈洛加斯山当成餐桌,号称拥有不死之身的粉碎者,无论再怎么强大的攻击也从未惧怕过,就算将它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磨成冰渣,它也能安然无恙的重新站起来,但是这持续性伤害的毒素攻击嘛……

    就像喝了假敌敌畏一样,死不了,但是上吐下泻却免不了走一遭,哪怕是分裂成一粒粒冰晶,那油绿色的毒素也会忠实的跟随着它的身体,将一粒粒冰晶均匀的,公平的染成绿色,绝无幸免,也不会偏袒。

    这边,COSPLAY熊已经和冰冻魔怪再次展开激战,少了粉碎者的控制骚扰,COSPLAY熊在力量上完全占据上风,哪怕冰冻魔怪再长出两条胳膊,也弥补不了实力上的差距,一时间被COSPLAY熊压制的只能谨慎防守。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三重狂犬病的毒素伤害至强至烈,就算是粉碎者想要彻底消化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但是它显然有对付毒素攻击的经验,通过不断舍去身体部位,凝聚新的身体部位,类似新陈代谢一样。

    只不过这新陈代谢有点碉堡,别人的新陈代谢是以细胞为单位,粉碎者的新陈代谢是以一根胳膊,半截小腿为单位。

    如此这般,花费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终于将三重狂犬病的毒素淡化掉了,粉碎者发出怒吼,宣告加入战场,COSPLAY熊的日子又开始不好过了。

    小样,再吃我一记三重狂犬病!

    粉碎者一看COSPLAY熊拳头冒绿,顿时吓的主动四分五裂,不敢再碰。

    你丫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再嚣张给我看看啊?

    我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粉碎者,在它四分五裂之时,躲开冰冻魔怪的猛击,顺势就回过头,张大嘴,一记震波吼出!

    五阶技能震波,和撞槌一样,是德鲁伊唯二的控制技能,大嘴一吼,造成扇形冲击,能使大地震颤,让复数的敌人陷入眩晕状态。

    不过我这一吼,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让粉碎者眩晕,而是想要【震你一下巧克力】的效果,所以并没有附带上重击技巧。

    伴随着震波扇形扩散,以COSPLAY熊为中心的雪地纷纷被震得飞扬而起,包括粉碎者刚刚分裂的身躯在内,全部被震上了半空。

    可惜,冰冻魔怪的攻击接踵而来,让我只来得及对着半空的那些【尸体】碎块追加一记嘴炮,威力只不过是相当于当年的十万星辰破坏炮而已,嗯嗯。

    紧接着就被冰冻魔怪再次纠缠住,无暇顾及粉碎者那边的情况。

    就在我迟疑着粉碎者是不是在酝酿什么新的阴谋,那么久还没有现身的时候,这丫终于再次出现,扮演搅屎棍来恶心我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并没有主意到其中的奥妙,冰冻魔怪和粉碎者这对老基友貌似交流了几个古怪眼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是,有一个人却注意到了。

    当我被粉碎者扰的心烦意乱,再次乘它分裂的时候扭脖子甩了它一记震波的时候,当粉碎者的【尸体】碎块再次飞上半空的时候,远远地,一道青色影子忽然以奔雷之迅刺了过来。

    这道影子出现的一刹那,我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卡露洁你这个笨蛋!不是让你跑路了吗?明明气息已经完美的隐藏起来了,随时可以撤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真想当三流偶像剧里的女主角吗?!

    好吧,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说卡露洁,和两大领主战斗正酣的自己,似乎也忘了一开始的计划,在卡露洁的气息完全隐蔽起来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撤退这两个字,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正因为了解我的性格,卡露洁才没有急着撤离,而是在隐藏起来之后一直静观其变。

    但是,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跑出来啊?!

    “殿下,粉碎者的弱点在空中,由我来牵制住它。”小小侍女卡露洁,对她的主人了解至深,所以在飞奔而来的时候特地解释了一句。

    弱点,半空?

    我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却差点被冰冻魔怪偷袭一拳打脸,然后只见冰冻魔怪急急忙忙的冲向卡露洁。

    有戏!

    看到这一幕,我眼前一亮,冰冻魔怪那么着急,难道不是因为它的好搭档的弱点被卡露洁看穿了?如果不是,它为什么要害怕卡露洁的出现,急着去阻挠她?

    想绕过我去欺负我的小侍女,门都没有!

    嘎姆的大喊一声,COSPLAY熊猛地伸臂抬爪,将从身边掠过并跃起来的冰冻魔怪,牢牢地抓住它的后脚跟,不让它去阻挠卡露洁。

    看清楚点,你的对手是我。

    手臂狠狠一甩,将冰冻魔怪砸在地上,我一个猛扑,将它摁住,拳头抡起就砸,一熊一猿就在雪地上打滚扭打,再次演绎了巴西柔术加王八拳的精髓。

    另外一边,数百米的高空之中,卡露洁的俏脸生寒,散发出让人敬畏的英气和严肃,她的长剑收于胸前,深呼吸一口气,眼睛竟然缓缓合上。

    在青风环绕之中,粉碎者裂开的一块块碎片,清晰的倒影在她脑海之中,每一个方位,每一个角度,丝毫不差。

    被她收于胸口的细剑,终于动了,以肉眼根本无法窥到轨迹的速度,一刺之下,数百道剑光绽放,每一道剑光都准确无误的落在粉碎者的碎块上面,打的砰砰作响。

    “噢————你这该死的人类!”

    开战以来第一次,粉碎者发出痛呼,数百块碎片同时出声,嗡嗡的开口骂道。

    “你不是不死之身吗?让我见识一下吧。”再次将细剑收于胸前,卡露洁严肃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一抹杀意凛然的笑容。

    “别小看我,你以为已经看破我的弱点了吗?还早着呢。”犹如数百人同时说话的嗡嗡声再次响起,漫天飞舞的碎块开始抖动,向附近的碎块靠过来,摆出一副要合体的样子。

    “没那么容易。”卡露洁娇喝一声,细剑再次挥出数百道光芒,准确无误的击打着每一个碎块,将其击飞,粉碎者的合体计划被无情粉碎。

    它看出来了,卡露洁是想凭借手中的细剑,让它无法合体,甚至是在这种情况下——在它无法再获得哈洛加斯山的力量,失去不死之身的状态下,将它干掉。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区区一个魔王初级的小蚂蚁!”

    粉碎者怒了,它真的怒了,被一个人类小不点饶过狗命也就罢了,被一个看似只有世界高级境界却达到将近完美之境的熊样人类小看,这也罢了,但是如今,连一个世界初级的小蝼蚁也想要打它的主意,打它堂堂水晶通道之主,世界巅峰强者粉碎者的主意。

    被这样小看,也真是逊到家了,或许是自己一辈子最大的污点耻辱也说不定。

    但是,我现在就要,将这份耻辱洗刷!!!

    “你以为你的剑很快很准,能阻止得了我吗?愚蠢的家伙。”粉碎者大笑一声,数百块碎块忽然四散开来,远离卡露洁。

    没错,只要散开一点,离卡露洁远一点,卡露洁的剑再快再准,想要阻止自己合体那也是鞭长莫及,答案就是那么简单,真不知道这小蝼蚁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最好祈祷我不能完成合体,否则第一件事就是将你这个卑微的小虫子干掉,我到要看看,你能在我的手上坚持多久!发出嘿嘿嘿的狰狞笑声,粉碎者心里想到。

    “能不能……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一直闭着眼的卡露洁,猛地将双眼睁开,她那双紫色深幽的瞳孔,似化做了一面湖泊,荡漾着盈盈粼光,清澈平静,深不见底。

    收于胸口的青色细剑,在此时高高举起。

    “夕湖,月映。”

    伴随着口中吐露的威凛庄严之语,卡露洁的双眼再次睁大一分,眼眶中的湖泊之瞳,似具现在了现实之中……不,不是好像,就是这样。

    一面诡异而唯美的湖泊,倒影着血月,在半空凭白出现,将卡露洁和粉碎者的碎块全部笼罩在内。

    半空飘浮着的卡露洁,缓缓下落,双足恰好点在湖心的月影之上,荡起波光,这似乎是一个无言的信号,无数水柱从湖面之中嗖嗖嗖窜出,灵蛇般将数百块碎块牢牢捆缚起来。

    殿下,卡露洁会尽己所能的给您拖延时间,祝您武运昌隆!

    看到湖光月色,竟然活生生的倒影在半空,犹如海市蜃楼,我和冰冻魔怪都呆了呆,随即,展开了疯狂攻击。

    冰冻魔怪拼了命的想要支援拍档,我则是拼了命的阻挠它,并乘机狠揍它。

    卡露洁,抱歉,我错怪你了,你不是三流偶像剧里的女主角,你是射雕英雄传里的女主角,

    有你在,这场战斗……说不定能赢!

    但是,就在这时,一阵令人发寒的咯吱咯吱怪异笑声响起。

    伴随着笑声响起的,是剧烈的大地震鸣,仿佛有一辆坦克……不对,是一头巨鲸,在踏着沉重的脚步向这边猛烈冲来。

    “这样的好戏,怎么能少得了我们剥壳凹槽呢?”

    毁歌破坏神那幽冥一样的阴狠嗓音传到耳边,还没等我震怒的回过头大喊一声“嘎(尔)姆(敢)”,巨大的钢铁攻城兽就踏着恐怖脚步,宛如一颗流星般横行无忌的冲撞到战场之中,从后面直接将正在和冰冻魔怪纠缠着的COSPLAY熊撞飞。

    “干的好,剥壳凹槽,这次的情我领了。”冰冻魔怪大吼道,却不急着和剥壳凹槽一起前后夹击COSPLAY熊,而是朝卡露洁直飞而去。

    只要帮粉碎者脱困,到时候就是三打二……不,是四打二……也不对,是四打一才对,因为,我要直接干掉这个胆敢蔑视世界巅峰强者的小虫子。

    金色毛发下的猩红瞳孔紧紧盯着卡露洁的身影,冰冻魔怪嘴巴微微咧开,露出极具残忍嗜杀的笑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外一道威仪之声,再次插入到这个眼花缭乱的混乱战场。

    “誓约————胜利之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