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卡洛斯的决定
    ***************************************************************************************************

    “哥哥,怎么了?”莱娜的感觉尤为敏锐。

    “没什么。”

    “刚刚那股气息……是卡洛斯先生吧。”

    “嗯,是他。”

    “真少见呢,他这样急匆匆的气势,连哥哥也视若不见。”

    “是啊,真少见。”

    “能让卡洛斯先生如此着急的,也只有卡洁儿了吧。”

    “嗯哼,莱娜你可要知道,女孩子太聪明是嫁不出去的。”

    “【没关系,我只要有哥哥在身边就好】,哥哥是想让我这样说对吧?”

    “就算知道也不能说出来,乖乖满足我这点小小的愿望不就好了?莱娜啊,最近你可是越来越顽皮了,我这个当哥哥的真是伤心难过啊。”我半真半假的抹了一把眼泪。

    “这样就能满足了?”

    “嗯啊,当然了,要问为什么,我可是妹控啊!!!”

    “真是拿哥哥没办法,好吧,莱娜我啊,最最最喜欢哥哥了,怎么样,满足了吧?哇,别哭了,笨蛋哥哥。”

    克劳迪娅落后一步,听着这对兄妹的对话,抿嘴偷笑不已,这两个人的感情可真让人羡慕啊。

    回到家,许久未见的西露丝她们,自然和莱娜有许多话题,我也可以乘机窝在一角,摆出思考者的姿势,考虑着卡洛斯回来后该怎么应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太阳渐渐下山,天色开始昏暗下来。我寻思着卡洛斯应该也差不多从阿卡拉那了解了起因经过,该回来了,果然不到一会儿,他的气息出现。却并没有直奔这里,卡洁儿所在的地方,而是在我的高度关注下,回到了隔着一片森林的他的那个帐篷。

    这家伙,该不会是受打击太大了吧?

    我叹了一口气。和女孩们打过招呼,出了门,慢悠悠的来到他的家门口,掀开帐门进去。

    正对着进入视线的,正是许久未见的卡洛斯,屋子里昏暗的光线,以及下巴淡淡的胡渣,让这位帅的让男人泪奔的圣骑士又增添了几分忧郁感,放在原来世界,一个侧身轮廓大概就可以吸引到无数脑残粉了。

    “是吴师弟吗?坐吧。”知道我要过来。他头也未抬,依然旁靠在那张四四方方的小木桌,不紧不慢的酌着烈酒,哪怕是如此颓废彷徨,他的腰杆也挺得笔直,姿势端正,仿佛是中世纪的骑士礼仪教官。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卡洛斯的帐篷很简单,连炉灶也都是在外面搭一个篝火了事,当然。比起西雅图克又好了不知多少。

    屋子里面,唯有这一套桌椅,一张木床,以及一些必须的日常用品。还有最显眼的,一个和简单布局明显不成比例的巨大沉重珍贵书架,里面装着诸如育儿心得,养女三十六计之类的书籍,为什么我会知道?咳咳咳,因为来借过不少。

    卡洛斯也不吭声。就是把杯子递过来,倒了一杯酒。

    “来一杯吧。”

    这是要借酒消愁的节奏?

    我摇了摇头,一口将酒喝下,也将碧丝酿给自己的酒拿出来,给卡洛斯倒了一杯,还是这酒好,喝不醉,我可不想在快要暴走的卡洛斯面前耍酒疯。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卡洁儿的事情。

    不过,我的耐性终究比不上卡洛斯,不久之后,就没办法忍受这种沉闷的气氛了,又一杯喝下后,乘着倒酒的空挡,我打破沉默说了一句。

    “不去见一见卡洁儿吗?”

    “她……现在还好吗?”卡洛斯举在半空的酒杯顿了顿。

    “现在大概还在睡觉吧,没有任何的异常,平时依然和西露丝她们闹的很欢。”

    “那样便好。”

    “不去见一见她吗?”我又问了一句。

    “不了。”举在半空的酒杯,重新抬起,一口饮尽,似乎有些醉了,卡洛斯的声音微微颤抖。

    “见了,怕被她看到狼狈的样子。”

    “是吗?”我理解卡洛斯的心情,若是换成我是他,我大概也鼓不起这个勇气吧,是的,经过小黑炭的事件,我很明白。

    “阿卡拉奶奶……都和你说了?”

    “嗯,说了。”

    默默喝了几杯后,我低下头。

    “抱歉,卡洛斯师兄,又给你添麻烦了。”

    “若不是吴师弟你,卡洁儿的隐患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怎么能怪你呢,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怪谁才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卡洁儿身上。”

    手中的木质酒杯被握得吱呀吱呀作响,昏暗中,卡洛斯的表情有些狰狞,又有些茫然。

    是的,该怪谁好呢?怪他?怪安洁丽尔大嫂?怪人类?怪天使?怪这个世界?怪上帝?

    看到卡洛斯的表情,我苦笑一声。

    “或许,我的确该迟点让阿卡拉奶奶告诉你。”

    “你要是这样做了,我们这个师兄弟可就当不成了。”卡洛斯再次连续的一杯一杯喝着,总算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是在担心我的境界问题吗?放心吧,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如果说让我放弃力量,可以救卡洁儿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但是,我心里十分清楚,为了卡洁儿,我不但不能放弃,还要变得更强才行。”

    “看来,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略为惊讶的看着卡洛斯,没想到他在如此混乱的状况下,还能找到明确的方向道路,莫非这就是女儿控的力量?

    “是啊,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能不能成,老实说,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那些天使。可不是感情用事的家伙啊。”我也轻叹了一声,无论是我的实力,还是卡洛斯的实力,甚至是整个联盟的实力。都无法撼动天使族,就算拼了命又能怎么样呢?

    “或许,可以迟一点点,等大家的实力再强一点点……”

    “不行!”卡洛斯一口拒绝。

    “卡洁儿毕竟至少还有十年……”

    “但是拖越久,越不利。不是吗?”

    “那到也是。”我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和卡洛斯相比,我的感情道路实在是太一帆风顺了,两者的对比,就如同是治愈文和虐心文。

    “已经下定决心要去试一试了吗?”

    “嗯,明天我会和阿卡拉郑重请求。”卡洛斯用力的点头。

    “我也和你一起去,可别说怕连累我这样的客气话,就算断绝了这份师兄弟的关系,我也是卡洁儿的半个爸爸,这层关系可断不了。”我哼哼唧唧道。

    “你不说我也会求你。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这种时候可不是客气的时候。”卡洛斯难得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

    “那也算上我一个好了。”忽然,外面传来宛如号角一样震耳欲聋的嗡嗡声。

    随即,一座铁塔似的的高大身影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不等我们招呼就径直坐下,直接从桌子上抢过酒坛,仰头大喝起来。

    大概喝了足足有三分之一坛左右吧,他才停下来,砰一声粗鲁的将酒坛放下,抹了一把嘴角。

    “哈~~~是碧丝特地给你酿的酒吧。味道不错,可惜喝着不带劲。”

    “那就别喝。”我心疼的看着只剩下一小半的酒坛,连忙将它拢到自己面前,以防西雅图克这家伙继续糟蹋美酒。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种喝不醉的酒可能少一分劲,对我来说却是重要的道具,可以在关键时刻展现“自己也是一个喝酒豪迈的男子汉”的必备法宝。

    “话说你怎么也回来了?”我瞟了这野蛮人一眼,问道。

    根据阿卡拉的情报,西雅图克似乎和卡洛斯在差不多的时间突破,换句话说。和卡洛斯一样,他也正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玩脱,卡洛斯那是逼不得已,谁让他是个女儿控,西雅图克可就没道理了,就算要帮,至少也等自己境界稳固下来再说。

    “卡洛斯这小子,不声不吭就跑回来了,我也是傍晚才知道,一个好奇就跟回来了。”西雅图克依然是一副大咧咧的样子,仿佛在说着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个好奇?你到是小心被自己的好奇心玩掉境界。”我翻了个白眼。

    “放心放心,我西雅图克是谁?掉境界这种事情,要真发生在我身上,我也干脆别混了,回哈洛加斯当野人算了。”

    “你就吹吧。”对于西雅图克这种性格,我只能无奈叹气。

    “话说回来,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卡洛斯,你这小子也真不讲义气,不告诉我一声就自个跑回来了。”西雅图克转过头,朝卡洛斯抱怨起来。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当然,我可不想一头雾水的跑来找你们,就先去了阿卡拉那里,问了个大概才过来。”这厮抠着鼻孔,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虽然看起来是个粗大个,但却粗中有细,这货不愧是野蛮人里面的天(奇)才(葩)。

    “抱歉,当时听到消息,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知道你会找这样的理由,算了,这次就放过你吧。”西雅图克嘿嘿一笑,把卡洛斯的那坛酒抢了过去,又是大喝几口。

    “喂,吴师弟,碧丝应该还给了你不少其他酒吧?还有萨克水晶酒,也顺便拿出一点来解解馋,反正你是精灵族的亲王,想要随时都能要到吧?”

    “你这酒鬼,到底是回来帮卡洛斯,还是来喝酒的?”我恨得牙根发痒,却也一口气拿出了好几坛酒,无他,碧丝塞给我的酒……嗯,实在有点多。

    “哈哈哈哈,干了这坛酒,明天我们就去揍翻天使族。”西雅图克气势汹汹道,仿佛他才是这次行动的主角和主力。

    “虽然很感激你特地回来帮忙。但是可以的话,在天使面前还是安分点好。”就连老实人卡洛斯也看不下去了,这次的目的主要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实在不行才要尝试武力解决。

    而且。真的沦落到这个地步,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几乎为零了,天使族里可不缺一根指头就能将我们三个按趴下的存在。

    所以说我们这一次的决定,与其说是深思熟虑,倒不如说是猪突猛进。奋力一搏,除此之外别无它法,我们联盟,根本没有一丁点可以让天使族投鼠忌器的东西,相反,天使族还在帮我们抵抗地狱入侵,阿卡拉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卡洁儿和天使闹翻的。

    “总之,这一次谢谢了。”卡洛斯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拍了拍西雅图克的肩膀,眼中满是感激。

    “只要管酒就行了。”西雅图克死性不改的哈哈一笑。

    “别忘了卡洁儿也是我的女儿。”我也笑道。

    “是半个。”这死女儿控骑士立刻一改感激神色。阴森森的盯着我。

    “半个就半个……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在卡洁儿心里战胜我这半个爸爸的分量吧。”我一脸鄙视。

    “别太得意忘形,说到底,血缘这种东西,十分微妙,别看卡洁儿现在不喜欢我,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说不定我们血脉相连的亲情就会爆发出来,她到底更亲谁还是未知之数。”

    关系到卡洁儿,这女儿控骑士再也没有了平时的谦虚冷静,脸红脖子粗的非要和我争个高下。

    “我来做裁判好了。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关键时刻?”西雅图克乘机起哄。

    “这个……”

    “卡洛斯师兄,你的关键时刻不怎么靠谱啊。”

    “胡说八道,我只是不想让卡洁儿为难而已!!!”

    “到底得讨厌到什么程度。才能一脸为难的爆发血脉亲情啊?”

    “吴师弟,你今天是来找茬的对吧,是在找茬对吧。”卡洛斯抡起袖子,准备干架。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差点忘了,我和卡洛斯也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吴师弟。咱们是不是又可以比较比较了?”西雅图克见势,好战狂属性即刻开启。

    “算了,我可不想打击两个境界不稳的可怜虫。”

    “太嚣张了!”大师兄和二师兄表示不能忍。

    帐篷里的沉闷气氛一扫而空,围绕着卡洁儿更亲近谁,以及世界之力境界谁的拳头更大,师兄弟三人激烈的争论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悲哀消沉。

    只是,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这热烈的气氛之中,到底有多少分是强颜欢笑,互相打气,包括插科打诨的西雅图克,也在尽力制造气氛,试图安慰我们这两个一脸血泪的可怜女儿控。

    这样直到深夜。

    足足喝光三坛有多的美酒,西雅图克这厮一身酒气冲天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可怜的四方木桌似乎承受不了他庞大的体型,只是稍微一动就吱呀吱呀的悲鸣起来。

    “这家伙……”

    “待会我送他回去吧,吴师弟,你自个回去,若是卡洁儿醒了,多陪陪她。”

    “知道了。”我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安慰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作为卡洁儿的半个爸爸,我也是受伤者,受伤者之间的互相安慰,这算什么?只是徒增伤痛而已。

    “你的心思我懂,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卡洛斯勉强的笑了笑,大家都是大男人,不懂矫情,我朝他点点头,便大步招手离去。

    回到家,女孩们已经睡下,唯独卡洁儿的房间,却似乎看到一丝亮光亮着。

    我悄悄推门走进去,看到这小天使正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将数十颗纸包的玫瑰糖果摆在面前,数来数去,数去数来。

    “叽?”听到门声,她警觉的立刻回过头,发现是我,便稚嫩娇呼着将眼前的糖果一洒,朝我怀里飞扑过来。

    “哎呀,我的小天使,怎么在这时候醒过来了?”我将这小可爱接在怀里,紧紧抱住,怜爱的在她苹果般圆润精致的脸蛋上亲着。

    “叽叽~~~啪啪,啪啪,叽~~~~”

    “是吗是吗?睡不着吗?真可怜,知道了,爸爸一定会陪你。”我一边笑着,一边点头,家里也就我一个能听懂卡洁儿大概在说些什么了。

    本来小天使的作息时间,已经被我们调整的十分正常,她大多时候是在白天醒来,只是最近,因为一直呆在项链里头,分不清日夜,卡洁儿的睡眠时间有些被打乱了,所以才在这个时候醒过来,西露丝她们都睡着了,我又不在,找不到人的小天使只能自己一个人玩了。

    卡洁儿在天界里,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所以就算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吵闹,只是这样的她更加让我们心疼。

    安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哪怕……哪怕是付出代价去求艾弗利亚,紧紧抱着可爱的小天使,我在心里暗暗发誓。

    “要爸爸给你说故事吗?当然了,也会一起睡,抱着卡洁儿睡,没问题,只要是卡洁儿宝贝的要求,爸爸都答应你。”

    抱着不断撒娇,满脸纯真幸福的小天使,我一步一步回到房间,脚步虽然沉重,但是,却坚定无比。

    若是卡洛斯那边不行,就由我来……放心吧,一定会,一定不会让我的小天使有任何问题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