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一百五十五章 莱娜: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

    圣月贤狼的身份迟早要暴露,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先暴露给莱娜知道。

    按照正常的暴露姿势,应该是女孩们先知道,进而也没办法单独瞒住莱娜一个,让她得知,然后让她看到圣月贤狼的羞耻姿态。

    若是奇葩一点的姿势,我想了想,大概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莱娜作为联盟大长老的候补接班人,这个身份平民皆知,于是堕落联盟或者是哪个新的反派角色,密谋商量SOLO联盟一波,五人开雾抱团游走,打算断了联盟的后。

    于是阴谋开始了,数十个敌人埋伏在丛林里,忽然高喊一声德玛西亚蹦出来,出现在莱娜面前,砍斧大刀长剑匕首一摞子上,眼看就要刀剑临身,就在这时,莱娜的哥哥,我,宛如天神下凡,腰间挎着的魔法扩音器播放着高昂的BGM,白衣飘飘,白衣胜雪,白而不群,白到不能再白的潇洒出现。

    “尔等小贼,也敢伤害吾妹,今天孤就要替月行道,惩恶除奸。”手捻兰花指……不对,是手捻剑指,我正义凛然的指着贼子们发出喝斥,正欲变身美少女战士服形态的COSPLAY熊,却见对方哈哈一笑。

    “愚蠢的德鲁伊,我们既然敢来刺杀你的妹妹,怎么可能不防着你这重度妹控出现,看好了,我们有对付你的特别技巧。”

    说着,十多个人分散开来,团团将我包围。窸窸窣窣的开始布置起来,而这时候,这时候我在做什么呢?没错,我掉线了。正如90%的反派角色死于话多,主角陷入回忆杀时绝对不能动手等诸如此类的固定剧本,为了在午餐的饭盒里多加一个鸡腿,我只好假装自己在掉线的四处看风景,敌人也绝对想不到这时候干脆放弃布置直接上前刺杀莱娜会更加好这种设定。

    摸摸索索的半个小时过后。敌人终于把魔法阵布置好了,这时候我再假装重新连接上来,放眼一看,顿时虎躯一震,大惊失色的失声道。

    “竟然是封印我的熊人变身技能,让我无法变身的魔法阵!!!”

    “你怎么知道的,我们还没开启呢?”对方头领困惑问道。

    这时候远处的导演喊了一声“卡”,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剧情需要”这三个字,然后数十人围着这个蠢萌的群众演员一阵拳打脚踢,等拍摄再次开始的时候。观众们震惊的发现,战斗明明还未打响,敌人的首领就已经先鼻青脸肿了,再次衬托出了我的高深莫测实力,可以伤人于无形无色之间。

    没办法,熊人变身被封印了,已经拿不出手了(群众演员:喂喂,我们这边还没有开启魔法阵哦,现在变身还来得及哦),只能用那一招了。回头看了一眼莱娜,我的宝贝妹妹,我握紧拳头,心里暗下决心。

    放心吧。我最爱的妹妹哟,哥哥就算是舍弃节操,也要保护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群众演员:其实不舍弃也能保护,你只是单纯想抛售节操而已吧)。

    “圣月贤狼——变身!”

    腰间的魔法扩音器换了一首BGM,同时,那十多名敌人也不忘记任劳任怨的撤到背后。布置粉红背景以及制造彩色泡沫和华丽多变的霞光。

    嗯……大致的剧本就是这样……这样你妹啊!!!

    狠狠将手中不存在的剧本甩在桌面上,我觉得自己的吐槽境界在不知不觉中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哥……哥哥?”莱娜轻飘飘的柔软声线,在这时候钻入耳朵,把我从吐槽的世界中拉了回来,清醒过来。

    “抱歉,我不该开这样的玩笑,惹哥哥生气。”莱娜似乎觉得我刚才的愣神举动,完全是因为她一声“姐姐”所引起,所以神色不安的出声道歉。

    “笨蛋,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呢?”看着莱娜,妹控之魂再次爆发,让我的表情无比温柔,就算莱娜看不见,也应该能感受得到吧。

    “如果不是因为生气的话,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呢?”

    “这……”我难道要解释刚是在自我吐槽?

    “如果不是生气的话……果然还是因为缺少妹之力,而在无精打采对吧。”

    “嗯……嗯啊?”我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还未反应过来,莱娜那带着一抹娇艳粉色的俏脸,就已经害羞而果断的凑了上来,然后“啾~”的一声。

    四唇再次如胶似漆的贴在一起,分不开来。

    “嗯~~~嗯~~~”莱娜发出的生涩娇憨鼻音,更是让我欲罢不能,不知不觉就伸手重新将她搂住,双腿也慢慢挪上了床,以一副完完全全的侵略姿势,将莱娜娇弱不堪的身体压在床边,不断索取深吻。

    虽然内心还存在一分理智,但是……但是不知为何,大概……难道是因为圣月贤狼的关系?总觉得……总有一种……在这种状况下和莱娜做这种事情,罪恶感变轻了很多的感觉。

    小小的洁白的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皎洁月光,宛如月神降临的白袍少女,将似初雪一样洁白,娇弱让人怜爱的狼人少女,稍微有些霸道的轻轻挤压在床边,将对方的下巴捏着抬起,肆意的索吻。

    便是初春的寒意悄悄钻入里面,也压抑不住春意盎然的温暖,仿佛在这股温暖的滋润下,有无数的百合花怒绽开来……

    双唇分分合合,许久许久,久的连我都不知过了多久,似永不知腻味般,我和莱娜举行着妹之力的中级补充仪式,直到再次分开,余光发现莱娜的娇唇已经微微浮肿的时候,我才一脸歉意的猛然惊醒过来。

    “莱娜。没事吧。”伸手轻轻在莱娜的樱唇上抚摸着,我心疼问道。

    “没……没事哦,能给……给哥哥补充……补充妹之力,莱娜觉得……很幸福。”莱娜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断断续续的用诱人的娇喘开口应答道,俏脸上洋溢的幸福微笑没有丝毫作假。

    “真是傻孩子,你看都成这样了,该早说。”我忍不住在莱娜鼻子上轻轻一撇,更多的却是自责。怪自己太贪心。

    “都说没事了,哥哥真是的,太爱操心的话,可是娶不到妻子的哦。”

    “胡说,你帮我数数有多少个了?”我忍不住又气又好笑。

    “是啊,只能换个说法了,太爱操心的话,可是哄不了妹妹的哦。”莱娜狡黠一笑,这样说道。

    “这到是致命打击呢,妹妹只有一个。”我抱头苦恼起来。引得莱娜娇笑不断。

    这妹妹,平时人前一副很稳重的样子,满满的联盟未来接班人的大家风范,私底下却是那么的调皮和爱撒娇,连哥哥也要调侃。

    “哥哥,我想再看一看你的样子。”

    “不行,还有,维拉丝她们还不知道,不许告诉她们哦。”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处境,立刻取消了圣月贤狼变身。然后苦恼起来。

    “我,露西亚姐姐,还有西露丝她们都知道了,瞒着维拉丝她们。是不是太可怜了?”莱娜到是帮其他女孩心软起来了。

    “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可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再等等,再等等,你也知道,哥哥我要维持一家之主的威严。得确保在这个前提下,才能透露变身。”

    “噗!是的,我知道了,就帮哥哥保密吧。”

    “你……刚才在偷笑吧,偷笑了吧,对我的一家之主威严有什么疑问吗?”我顿时虎躯一震,打算让莱娜见识到我威严的一面。

    “当然没有疑问,哥哥在家里,可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一家之主。”

    “嗯,没错,我是一家之主,说一不二。”

    我顿时眉开眼笑,不断点头,只觉得自己的威严已经深入人心,潜移默化了,或许正因为如此,诸如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那等嚣张之徒,平时才感觉不到,肆意的对我这个主人进行调侃吐槽,我也是大丈夫不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屡屡展现宽广的胸怀原谅她们,要是真正将体内隐藏了三十多年的威严爆发出来,别说她们,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听克劳迪娅说,你又不顾自己的身体拼命学习了。”

    回过神,我这才想起在帐篷外面的对话,于是摆出兄长的姿态,本来想将话说的严厉一点点,但是看到莱娜楚楚柔弱的身姿,顿时就不忍心了。

    “克劳迪娅姐姐真是的,已经和她说过了不要和哥哥说,没想到还是出卖了我。”莱娜却是不知悔改的抱怨起来。

    “你还敢说。”我翻了一个白眼,将莱娜拉到怀里抱着。

    “总之,我现在回来了,就不会允许你再这么做,知道吗?”

    “是的,一家之主哥哥。”

    “总感觉好敷衍。”

    “才不是敷衍,我可是在乖乖的听哥哥的话。”

    “一旦我这个哥哥不在你身边,你就变得不听话了是吧。”我又翻了一记白眼。

    “那是因为……听不到哥哥的话了。”莱娜顿了顿,抿嘴轻笑道。

    这句话让我沉默良久,轻柔抚摸着莱娜的樱唇,凝视着她微微上仰,和我直面着的可爱俏脸,心中越发怜爱。

    “笨蛋,疼吗?”

    “不疼。”莱娜轻轻摇头。

    “撒谎。”抚摸着樱唇的手指,在上面轻轻一点,换来莱娜下意识的眉头微蹙,我心疼极了,下意识的,未经大脑考虑的,就将嘴唇凑了上去,轻轻含住那两片有着少许浮肿的樱唇,就像是将受伤出血的手指,含在嘴里那般的轻柔对待。

    然后,舌尖微伸,在樱唇上缓缓舔舐,宛若害怕这冰凉娇弱的樱唇忽然在嘴里融化掉般的,以最轻最温柔的动作舔舐着。

    莱娜发出一声舒服妩媚的鼻音,俏脸微微再上仰一分,享受着我的抚慰。灵巧香舌时不时的探出来,调皮的和我的舌尖碰一下,又迅速缩回去,像一只害羞而又喜欢玩闹的小狗。

    虽然没有刚才深吻那般激烈。浓厚,但是那股淡淡的,慢慢自唇上,自舌尖,自心中扩散开来的温馨甜美。却让我觉得这样更加美好。

    片刻之后,我恋恋不舍的挪开嘴唇,这时候,莱娜樱唇上的淡淡浮肿已经消失不见。

    “咦?好了。”莱娜有些惊讶。

    “嗯哼,你的哥哥厉害吧,可是一流的医师。”

    “哥哥用了治疗术吧。”

    “咳咳咳,这就是对待把你治好的医师的态度吗?”

    “是的,对不起,我错了,医师大人。”

    “这才像话。”我骄傲的把头一抬。目光却是有些复杂。

    自己好像在不经意之间,跨过了原本许多没办法忽视的障碍,这样真的好吗?我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结果无论是什么都不要紧,我只希望不要伤害到莱娜。

    “乖,和我一起回去吧。”在莱娜脸上温柔的抚摸着,我用不容反对的语气说道。

    “嗯。”莱娜恢复了平时的恬静,轻轻把头一点,然后把双手向我伸了上来。

    如同演练了千百遍。当莱娜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我已经从床边站起,弯下腰,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她伸出的双手也顺势挽在了我的脖子上。

    抱着莱娜,将她放在轮椅上,然后帮她扣上棉衣的扣子,再脱下身上的斗篷,往她娇小的身子上一卷,宽大的斗篷。足够在她身上卷个两层,然后再把斗篷帽子掀起,帮她戴上,过大的帽子,也几乎将她整个脑袋遮盖起来。

    “这样感觉好像犯人。”莱娜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想象自己现在被包裹成粽子的模样。

    “外面冷,要不我帮你再穿多几件衣服?”

    “不用了,这样就行了。”轻摇着头,莱娜紧紧拥抱着将自己牢牢裹起的斗篷,娇俏可爱的鼻子在上面不断轻嗅。

    有哥哥的味道,这样就完美了,不需要再多了。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我摇头晃脑的说道。

    “若是哥哥能搞懂,说不定已经是全大陆少女的梦中情人了。”

    “说的好像你的心思在全大陆少女中最复杂似的。”我傻乎乎的挠起了头,表示无法理解。

    “嘻嘻,说不定真的是那样哦。”

    “胡说,我的莱娜明明那么纯洁。”我当然不肯相信。

    “……”面对这样的答案,莱娜心里一片温暖,幸福,她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让因为过于幸福而沸腾起来的大脑冷静下来。

    抱歉了,哥哥,我说不定真的是心思最复杂的女孩哦,至少……在喜欢你的女孩当中一定是这样。

    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因为想要攻略哥哥,想要获得哥哥的承认,想要成为哥哥的妻子,想要哥哥更多的爱,所以,哥哥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吧。

    隐藏在宽大斗篷帽子之中的少女俏颜,露出了丝丝害羞,又丝丝得意的表情,因为今天又成功的迈出了一大步,少女轻轻在斗篷之内握拳:哥哥,要小心了,很快你就会沦陷哦。

    出了外面,一阵冷风迎面袭来,让我立刻又取出一件斗篷帮莱娜披上,反正自己身上啥不多,就斗篷最多。

    看看天色,竟然已经是下午时分,离我从阿卡拉的小黑店出来,足足过了三个小时有多,没想到,完全没想到,也就是说,我竟然和莱娜……和莱娜一直不停的吻了差不多三个小时?

    我有些发愣,脚步呆呆的顿住。

    “哥哥,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们回家吧。”摇了摇头,我偷偷苦笑一声,重新迈出了脚步。

    不一会儿,前面出现了克劳迪娅的身影,身为莱娜的贴身护卫,她当然要紧随其后,以前这名经验丰富的罗格弓箭手比较喜欢隐藏在暗处保护,在莱娜抗议了好几次后,才由暗转明。

    “克劳迪娅,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哪里,这是我的分内事情。”

    三人关系已经是极为熟络,一路聊着,分别了三个月,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就在我们快要回到法师公会时,忽然,前方一道强大气息涌现,我抬起头,直直看了过去。

    就在这时,忽地,一抹魅影,宛如存在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直接从我们身边掠过,根本不做停留。

    “刚才,是我眼花了吗?”实力不足的克劳迪娅,揉了揉眼,一脸震惊。

    “不,没有眼花。”我放下了正欲打招呼的手,轻叹一声,硬生生的将“卡洛斯师兄,你回来了”这一声问候,给憋了回去。

    刚才从身边掠过,直接把我们无视掉的人,绝对是卡洛斯没错,我也不怪他回来连个招呼都不打,因为他肯定是得到了阿卡拉的消息,换做是我,大概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要不要去阿卡拉那一趟呢?我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

    比起我,阿卡拉的语言艺术不知要高深多少倍,还是由她说明比较合适,换成是我,面对已经被卡洁儿的安危占据了整个大脑的暴走卡洛斯,还不知道要挨他多少拳头,才能把整个事件解释清楚。

    抱歉,阿卡拉奶奶,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也只有你能控制住暴走的卡洛斯的情绪。

    轻摇着头,推着莱娜继续往家里走,我的心里却是开始寻思,等卡洛斯从阿卡拉那里回来后,该和他说些什么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