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教练,身份暴露的姿势不对啊!
    ***************************************************************************************************

    莱娜的帐篷就离阿卡拉的小黑店没多远,刚来到营地的时候她还是一直在这里住,后来女孩们天天给她送饭,接触之下,大家越来越亲近了,家里人也越来越喜欢这个狼人女孩。

    为了不麻烦大家跑来跑去,莱娜渐渐的就开始在家里住得多,到最后,这个帐篷反而成了她临时歇息以及学习的地方。

    如今,大家都离开外出历练,为了专心和阿卡拉学习预言术以及处理营地事务,莱娜又暂时搬来了这里,现在既然我回来了,自然不能让她继续在这里住下去,要把她接回去才行。

    没几步就看到了莱娜的小帐篷,以及,三个月不见的罗格女弓箭手克劳迪娅,似乎也察觉到了我急促的脚步声,正好从帐门里迎出来。

    “长老大人,您回来了,维拉丝大人她们也回来了吗?”她行了一礼,面带着亲切笑容,为我们的回来而感到欢喜,同时又不失恭敬的问候道。

    作为莱娜的贴身护卫,莱娜搬到了家里住,克劳迪娅自然也要紧跟上去,如今她也算是半个家里人了,和大家的关系好得很,只是一直还拘谨着自己的身份,没办法把自己放在同等的地位和大家一起相处,在家里和同样有这种心理的希尔曼雅,在同一个房间里住下,以佣人和护卫的身份自居。

    “只有我们这一组回来,维拉丝她们正在外面历练,想赶回来还要再过个一两天。”我冲克劳迪娅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

    “莱娜在里面吗?还在学习吗?”

    “嗯,已经学习了有四个小时了。长老大人回来的正好,一定要劝一劝莱娜大人,让她多休息。”克劳迪娅猛点头。

    “这可不行,这个妹妹。我一旦不在就乱来,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以为自己已经健康活泼了吗?”我一听,顿时虎躯一震,散发出一股熊掌……不对。 是兄长的威严。

    “她的身体还好吗?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出现什么状况,还有按时吃药了吗?”

    虽然迫切想进去见莱娜一面,但是在这之前,我还要和克劳迪娅打听一下她的状况,虽然一直有通信,但是防不住莱娜会为了让我安心而故意隐瞒她的身体状况,我这个妹妹呀,和阿卡拉学习之后,变得越来越狡猾。越来越让我这个哥哥操心了,真是拿她没办法。

    “莱娜大人一切安好,就是想念大家,加上没有维拉丝大人的手艺,大概瘦了一点。”克劳迪娅轻声一笑,这样应答道。

    “瘦了一点?那还得了?本来就已经弱不禁风,像羽毛一样轻了。”我大惊失色,不断摇头,眉毛紧锁,气势深沉。威严十足。

    “不行,我要进去看一看,好好训她一顿。”

    “长老大人进去吧,莱娜大人一定也很想见到您。”

    “嗯。”我重重把头一点。迈着大马金刀的步伐,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帐篷。

    克劳迪娅望着还在晃动的帐门,有些想偷笑。

    别看长老大人现在一副很有气势,打定主意要训斥莱娜大人的样子,只要一见到莱娜大人,他保准立刻心软下来。什么训斥的话都给忘记了,然后,莱娜大人只需要三言两语,就能哄的长老大人开心的不得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离远一点,不打扰这对兄妹团聚。

    莱娜房间的门未关,只是虚掩着,从里面透露出微光,我早已经停下急冲的脚步,放缓声音,静悄悄的来到房门前,见此,没有敲门就轻轻推开了房门,那熟悉的,从未变过的房间景色,宛如画卷一样在视线之中舒展开来。

    仿佛经过了几个轮回,又回到了起点,莱娜依然靠坐在床头,肩上披着一件棉衣,洁白的床单,洁白的窗帘,以及洁白的她,构成了宛如雪一样的美景,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哈洛加斯,想到了她的家乡,想到了和她的第一次相遇。

    或许,只有在那片大雪山里,才能养育出像莱娜这样雪一般纯净无垢的少女。

    推门的力气虽小,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吱呀一声,让莱娜从书中的世界惊醒,那散发淡淡微光,触摸着纸页的雪白指尖,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是克劳迪娅姐姐吗?”听到门声,莱娜下意识就想到了身边的贴身护卫。

    我没有说话,静静走过去,坐在床边,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莱娜雪白的俏脸,那双淡灰色的瞳孔,越发的飘渺和灵动,对于我而言,比小黑炭的鲜红之瞳更具吸引力,更加美丽。

    克劳迪娅猜的一点都没错,某妹控德鲁伊,一旦见到了他的宝贝妹妹,哪还忍心训斥,脑袋里已经全被妹妹两个字给填满了,什么都顾不得了,俗称的脑残粉或许就是指这种人。

    沉默的应对,以及熟悉的气息靠近,让莱娜察觉到了什么,渐渐的,那恬静抿着的樱唇,微微弯起了一抹弧度,放在书上的纤细指尖缓缓抬起,伸了过来,明明看不见,却准确的落在我的脸庞上,温柔的在上面轻抚。

    “哥哥,回来了。”那悦耳婉转,带着无限兄妹情深的声线,仅仅是轻吐四字,却已经让我心中的思念崩溃,忍不住展开双手,将莱娜搂在了怀里。

    “是的,回来了,回来见我的宝贝妹妹了。”

    “哥哥真是的,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见我用这种语气,莱娜轻嗔一声,却是给人无限柔软的感觉。

    “不是小孩子,但永远是我的妹妹。”我亲昵的蹭着莱娜有些冰凉的细腻精致脸蛋,鼻子在她发梢上轻嗅着,熟悉的香味让我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哥哥。有点痒。”似乎感觉到了我的鼻息,莱娜像小猫一样撒娇的往怀里缩。

    “抱歉抱歉,因为莱娜身上有家的气息,想要多闻一闻。”我有些难为情。刚想拉开一分距离,却被莱娜忽然伸手搂住了脖子,变得更加亲密的贴着。

    “既然能让哥哥感受到家的味道,就再多感受一下吧。”以近的几乎让我以为莱娜是在咬着我的耳朵说话这样的距离,耳边传来莱娜恬静柔美的话声。

    “真……真的可以吗?”我反倒有点害羞了。

    “当然了。让从远方回来的哥哥,感受到家的亲切气息,不是每一个妹妹该尽的义务吗?”

    “是这样吗?”我微微沉思,感觉有点道理,但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

    但是随即,这份微薄的疑问就被莱娜身上熟悉的清雪幽香,给驱赶的烟消云散,忍不住的,又把她搂紧一分,鼻子凑在那带着一抹粉色的雪白颈项上。那柔软的发梢上,以及娇小的香肩上,贪婪的嗅着,若不是一分理智尚存,都想舔一舔,咬一口了。

    女孩子的身体为什么会那么香呢?这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迷。

    “嗯哈~~~”大概是我变本加厉的鼻息,刺激到了莱娜,让她发出一声微微低吟。

    “很痒吗?抱歉,我得意忘形了。”我清醒过来,连忙说道。

    “没……没关系。只要能……能让哥哥感受到家的味道,无论……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莱娜都……都愿意去做哦,无论……无论哥哥想做什么……都……都没问题。”

    那软软的冰凉呵气声。往耳朵里轻钻着,有熟悉的恬静,也有陌生的妩媚。

    什……什么都愿意去做?做……做什么都没问题?

    莱娜,不行啊,不能对一个重度妹控发出这样的破隐必杀会心致命一击啊啊啊!!!!!!

    显然,我的悲鸣已经来得太迟。大脑嗡的一声爆响,之后,身体就不受控制,自己动了起来。

    那落在颈项香肩以及发梢上轻嗅的鼻子,终于是挪动了关键的一寸距离,让嘴唇贴了上去,在莱娜微微裸露的香肩上轻含一口,然后顺着修长颈项一直舔上去,从舌尖上传来的味道,比任何的冰激凌都要诱人,甜美,那让人难以置信是从莱娜口中发出的轻声娇吟,也在不断的鼓励,让本来想脱困而出的理智重新淹没。

    最终,嘴唇吻上了莱娜的俏脸,额头,眼眸,俏鼻,但是却迟迟没有碰触那最关键的地方,仿佛一丝理智尚存。

    再然后,不知道是谁先轻轻一挪,两双嘴唇无意一碰,就再也分不开了。

    冰凉透心的感觉,从莱娜嘴唇上不断传来,柔柔的,香香的,让人宁静,却又让人疯狂,两种截然相反的触感,毫不违和的存在于莱娜的娇唇上。

    现在的莱娜,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团温暖清甜的深雪,雪之下长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让我不断想要用嘴唇,用舌头融化这些雪,将埋藏在深处的那抹粉色和娇艳挖掘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从莱娜身上传来的冰透感,即便是在初春的寒冷季节,却也不会让人感到冷澈,反而有一种柔柔的感觉,仿佛是哈洛加斯雪山的化身,将那份养育了无数人的冰雪温柔,逐渐地从紧贴的唇上传递过来,不断蔓延到体内,而被同化。

    是的,不为冰雪所寒冷,而是被同化,化为冰雪的一部分,被圣洁的雪山包容,而后和莱娜合为一体,莱娜给我的感觉差不多就是这样,似乎这样也不足以说明全部,但是没办法,谁让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静谧的房间,像这样的,就连恋人之间也羞于尝试的深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多久,最终,在貌似一道白光闪过之中结束,我缓缓睁开眼,清醒过来,和莱娜拉开了一分距离。

    这……这个……

    下一瞬间,我就蒙了,自己对妹妹做了些什么?

    “哥哥真是的……”

    然而不等我深想下去,莱娜就似不满的轻叹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要责怪我吗?是要责怪我这个禽兽哥哥对妹妹做了这样的事情吗?我感觉一片天昏地暗,宛若世界末日到来。

    “太心急了,我是知道哥哥出去那么久。一定缺少妹之力,需要补充,但是太着急的话,效果反而不好哦。”

    妹……妹之力?

    我大脑又是一蒙,原来……原来还有这种设定。难道我是真的缺了妹之力,才会对莱娜做出这种事情,话说妹之力到底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有一段十分重要的回忆被遗忘掉了?

    “咦?”就在这时,莱娜忽然似察觉到什么,竟然伸出小手往我怀里一摸。

    是想感受哥哥这广阔硬朗的胸膛吗?没问题没问题……咦?

    我也发出了惊咦声。

    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告诉我,莱娜摸到的,明显不是什么平坦广阔的草原胸怀,而是……而是高耸入云的两座雪白山峰。

    顿时,兄妹两人都呆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比妹之力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一下?

    “你……你是……”莱娜忽地一下从我怀里缩开。惊疑不定的问道。

    “我……对了,我是……”我急中生智,忽然就开窍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貌似,大概,好像被莱娜身上来自哈洛加斯的冰凉而温柔的气息,给刺激到了,不知不觉变身成圣月贤狼了。

    “我是你哥哥的朋友。”这种时候果断装女主角准没错。你的哥哥我啊,可是开后宫的人啊哈哈哈哈。

    奇怪,明明是在笑,为什么会有晶莹湿润的液体从眼角里流出呢?

    “骗人。”

    “……”

    一句……一句话就把我灵光一闪。神来一笔的机智回答给粉碎了,不愧是我的妹妹莱娜。

    “虽然身体……身体变了,但还是哥哥的气息,你是哥哥对吧,不过,连妹妹也要欺骗的哥哥。的确已经是不合格的哥哥了,不敢承认的话也没问题哦。”

    “不对!莱娜,我就是你的哥哥啊!如假包换的哥哥,不要抛弃我莱娜!”

    明知道这是莱娜计谋,但是在妹控之魂的刺激下,我还是忍不住惊慌失措,紧紧把莱娜抱住,生怕她不认我这个哥哥了。

    “果然是哥哥没错。”见着我的反应,莱娜就已经十分肯定了,安心的重新往怀里一靠,随即又露出微妙表情。

    “哥哥……这到底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简单来说呢……”我结结巴巴的将圣月贤狼变身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她,反正已经在小狐狸和女儿们面前暴露了,如今也不在乎多一个人知道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是飞翔的荷兰人,我到河北省来,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大连没有家,我在东北玩泥巴,用了金坷垃,亩产一千八……

    “哥哥,振作点。”莱娜用力的摇晃着我,总算把失了魂陷入无限鬼畜洗脑循环崩坏之中的我给摇醒过来。

    “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只不过是变身而已嘛,不是吗?”

    “你……你真的这样想吗?”我声音有些激动颤抖,能够用如此不似作假的冷静口吻,说出这样的话,不愧是我深爱的妹妹啊!!!

    “当然了,哥哥就是哥哥,无论变成什么,也是我的哥哥。”

    “莱……莱娜……太……太感谢了,听到你这样说,我真的好感动,你不知道,那只小狐狸,甚至连西露丝她们,看到我这副模样后,都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我抱着莱娜,感动的抹起了泪花。

    “一定是哥哥出现的太突然了,让她们吓了一跳。”莱娜安慰我道。

    你看看,我的宝贝妹妹,是何等的善良,这时候还要为大家说好话。

    “我这样出现在你面前就不突然吗?”

    “这个嘛……因为立刻感受到了哥哥熟悉的气息,所以算不上突然。”莱娜迟疑了一秒,轻吐香舌调皮的应道。

    原来如此,因为眼睛看不见,感觉变得比其他人要灵敏,所以即便是在突然的变身下,也能立刻感觉到我的气息吗?

    “哥哥~~~”这时候,莱娜撒娇的拉了拉我的衣袖。

    “嗯,怎么了?”

    “我想见一见哥哥现在的模样。”

    “这个……”我顿时犹豫起来。

    “连这种小小的要求也不能满足我吗?”莱娜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为什么非看不可?”我有些纠结。

    “哥哥的声音……变了(变得很好听),所以想看一看模样。”

    “我似乎感觉到有什么心里话差点从你的嘴里冒出来。”

    “一定是哥哥的错觉。”

    “好……好吧,先说好了,只能看一眼。”在莱娜的撒娇攻势下,我只能无奈答应下来。

    虽然她眼睛看不见,但我却能开启视野共享,将自己的所见传达给她,所以这时候需要一面镜子。

    这好办,根本不需要找,圣月贤狼念头一动,一面一人高的冰镜就出现在了眼前。

    然后,我牵住莱娜的温软小手,开启了视野共享。

    莱娜:“……”

    “那个……莱娜,你现在的表情,和小狐狸西露丝她们第一次见到我这副模样的时候,很相似哦?是我的错觉吗?”

    “一定……一定是哥哥的错觉,话说回来,哥哥,我能改口叫你姐姐吗?”

    雅蠛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