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直面赫拉森
    ***************************************************************************************************

    萨绮丽一脸的杀气,震惊众人,连辛巴和达迦都噤若寒蝉,低声称好久没见过如此狂暴不羁的营地魔女了。

    想当年她……

    这三个字一出,就被萨绮丽回过头,犹如魔神般的直直盯着,盯的辛巴和达迦两条腿颤个不停,当时就想跪下大叫女王陛下饶命了。

    看不出,萨绮丽还是个有黑历史的人,看来有空得私下找辛巴和达迦谈谈心了。

    我心里不怀好意的笑着,冷不防也被萨绮丽瞪着了一眼,顿时凛然,摆出一副我是乖宝宝的傻笑。

    虽然萨绮丽杀气十足,但是残酷的现实,并不会被她的杀气所镇,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这不,接下来的一条岔路选择,我们就撞了个死胡同。

    出现这种状况的一大原因,也是因为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已经被严令禁止探路了,前面的敌人越来越强,一个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还有赫拉森,谁知道他会不会心血来潮,在附近巡逻一番。

    虽然这些概率都很小,但人命只有一条,我们宁愿多走一些冤枉路,也不希望辛巴和达迦冒这个险。

    另外还有塔莫娅,其实队伍之中,就只有她能睡个安稳的觉,毕竟我可以将她取消召唤,让她回到第一世界去,第二天再召唤回来,说麻烦,那真是一点也不麻烦。

    可是塔莫娅不干,大家都在吃苦。哪有自己一个人闪人享乐的道理,就算让她回去,她也睡不着安稳觉。

    她的这种想法和反应,在我意料之中。也没办法勉强,只能暗道可惜,若是有那万分之一的几率,塔莫娅点头答应的话,我不就可以让她帮我送家书回去了吗?

    如是几天过后。终于,就算不依靠万年公主的指示,我们也能感受到终点在哪个方向了。

    到不是忽然冒出了赫拉迪克之魂,而产生了共鸣,我们能感受到终点的位置,完全是因为赫拉森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那种强大,就宛如一团黑洞,时时刻刻的发出让人颤栗的气势,远远望去,肉眼所不能见到的虚空之中。比黑夜更加黑暗,比死亡更加寂静的一股恐怖力量,静静的蛰伏着,似一头眯着眼的雄狮,哪怕对方正在睡觉,也不妨碍我们感觉到它的强大。

    在这股力量的威慑下,我们默默赶着路,前面的怪物反而变得稀疏起来,一群一群十几个的出现,远不复之前数百数百一拥而上的气势。

    但是。全部都是头目,就没有一个是普通怪物。

    再走了约莫一个下午的时间,空气再次产生变化,仿佛每一寸的空气都充满了静电。每走一步,裸露在外的肌肤都传来轻微的麻痹感,身上的铠甲更是时不时的发出噼啪噼啪的电流轻响。

    “就到这里吧。”萨绮丽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伸手下令停下。

    “再走下去,就会被赫拉森感知到了。”

    众人也不是没见过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如更强的威克森老人。还不至于被眼前的赫拉森吓尿,而且这种见识,也有助于我们做出判断,知道作为一名世界之力中级的强者,赫拉森的大概感知范围,从而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大家点点头,大战将至,身体却不在最佳状态,这可是大忌,怎么说也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觉,吃上一顿,以最充分的精力和体力,迎接这最后最艰难的一战。

    退后,再退后,足足退出数个传送平台,甚至感觉不到赫拉森的存在了,我们才停下脚步,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有辛巴大叔的地图在,我们也不愁退回的太多,找不着路了。

    “把四周围的地方都狠狠巡逻一遍,这一次休息,我可不想再被怪物打扰了。”

    萨绮丽下令,然后我们一群大男人嗷嗷叫着,在辛巴和达迦的带领下,开始在附近扫荡,其余的人则是开始架起篝火,准备煮食,大战之前,当然要做点热乎的食物,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怎么能再吃那些冷冰冰的干粮呢?

    回来的时候,热气腾腾的食物已经做好了,虽然不算丰富,只是在外历练的标准偏上伙食,大家还是吃的很开心,很满足。

    拍了拍填饱的肚子,我伸着懒腰,往后一倒躺了下去,靠在了小雪早就贴心的蜷缩起身子,给我准备好当枕头靠垫的温暖皮毛上。

    “小弟。”不一会儿,萨绮丽领着一只鬼狼,睡在不远处,转过身,明亮有神的美眸盯着我看。

    “绮丽阿姨就不怕阿尔托莉雅误会吃醋?”我朝她眨了眨眼,笑道。

    萨绮丽没有回话,只是冲我晃了晃拳头,想起她之前杀气腾腾的模样,我打了一个寒颤,明智的合上嘴巴。

    露出【算你知道厉害】的明媚笑意,顿了顿,萨绮丽露出认真之色。

    “接下来的战斗,小弟有信心吗?”

    “绮丽阿姨,你现在问是不是稍微有点迟了?”我无一脸的无辜。

    “一点也不迟,我得根据小弟的回答,才知道到时候应该保留几分实力。”得意的轻哼一声,萨绮丽说了一番让我忍不住想要高喊【绮丽阿姨威武雄壮】的豪言壮志。

    虽然看似在开玩笑,但我也不傻,还是能听出其中的弦外之音。

    问这个问题,并不是不信任我,而是萨绮丽想要根据我的答案,在战斗的时候,选择支援程度。

    毕竟她们来也不纯粹是来打酱油的,赫拉森身为召唤者,身边肯定少不了小怪,这些小怪,可就只能全部交给她们去应付了,光一个赫拉森我就有点够呛。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会其他。

    反过来,萨绮丽她们这边,偶尔抽出一两个人来支援我一把,到不是不可以。这说不准,到时候得看看赫拉森身边的怪物到底是何方神圣,数量多少,不过,赫拉森也不过是世界之力中级强者。身边不可能再出现世界之力境界的小弟吧。

    只要不是世界之力境界,哪怕数量稍微多一点,其他人还是能够应付得过来。

    但是,以她们的实力,要在我和赫拉森之间的战斗之中提供支援,可有点不大现实,我从萨绮丽的认真眼神之中,看到了她的决心,也看到了大家的决心。

    若是到了危急时刻,这些人。已经做好了用生命支援我的准备。

    心下感动,我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绮丽阿姨是担心赫拉森的实力,比想象中的要强?”

    “嗯,没错,刚才已经感觉到了,可别小看我们,怎么说,我们也是最常接触到世界之力强者的人,除了世界之力强者自身以外,大概没有其他人能够比得上我们了解世界之力。”

    顿了顿。萨绮丽的神色有些忧心:“刚才,那股气势表明,赫拉森已经是世界之力中期的巅峰实力了,恐怕到达后期。也只是临门一脚的事情,实在强大的出乎意料。”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身为塔拉夏大人的学生,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可是会被看不起的。”我哈哈笑了一声。

    “你到是想得开,就你想得开!”狠狠瞪了我一眼,萨绮丽又开始叹气。

    “而且,刚才接近赫拉森的时候。你也感觉到了,空气之中的异样感,身为法师职业的赫拉森,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表明他对现阶段的力量境界的了解以及运用,也到了一个极深的境界。”

    “这不是一样能够预料到吗?作为……”

    “是是是,作为塔拉夏大人的学生是吧。”她没好气的打断我。

    “正是如此,赫拉森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千多年,就算魔化成怪物,理智有点不清了,怎么说这么长一段时间,总不可能都荒废了吧,肯定会有所长进。”

    “就你想的明白!”见我一副得意洋洋,阔阔而谈的模样,萨绮丽顿时怒目,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颗小石头,一个弹指神通击中我的额头,疼的我抱头打滚,她的双眼才开心的弯起月牙儿。

    “真不知道你们之前是哪来的自信,以为赫拉森好对付。”捂着多了一个红点的额头,我委屈说道。

    “这还不是以为赫拉森被地狱力量侵蚀,魔化成怪物了,希望他能变傻一点,变弱一点。”

    “原来尽往好的方向想去了,哼哼哼,太天真了,这个世界可比你们这些小家伙想象的要残酷多了。”我一副过来人的嚣张口吻,结果又被弹指神通了一记,抱头打滚起来。

    半晌,萨绮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不仅如此,其他人的目光,似乎也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似乎我的下一句话,将影响着接下来的战术,事实上,好像的确也是如此。

    摸着下巴,思索着,我一边开口说道。

    “的确,接下来要面对的敌人,光是顶着一个塔拉夏学生的名头,就已经够吓人了,而且,这家伙竟然还是世界之力中级巅峰的强者,对世界之力的运用,也极为高深。”

    顿了顿,我指着自己,继续说道。

    “我呢,抱歉,不怕告诉大家,最多一个月前,才真正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虽说嘛,自己也莫名其妙的一下子就到达了世界之力中级,但是无论境界还是运用,都远远及不上赫拉森。”

    一个是站在世界之力境界恐怕已经有千年的老牌强者,一个是刚刚突破世界之力境界的菜鸟,一个是世界之力中级巅峰的老牌强者,一个是刚刚到达世界之力中级的菜鸟。

    虽然说,赫拉森在被侵蚀魔化的过程中,可能掉了一点节操——或许还有智商,但这对它的实力影响并不是很大,再说了,就连当初已经完全被侵蚀灵魂,力量不足当年万分之一的衣卒尔,都还能打的我和莎尔娜姐姐以及卡洛斯西雅图克,狼狈不堪。

    对比之下。我似乎毫无胜算的样子。

    “这样一比,好像差距真的很大,没有一点胜算。”我扳着手指头,说完刚才那番话以后。露出剧烈的震惊之色,好像终于发现了豆腐花还能加酱油吃一样。

    “废话。”大家冲着我就是一记白眼,似在说你这笨蛋到现在才发现吗?

    “不过呢,不知为何。”

    微微翻了一个身,抱着小雪的脖子。在它柔软的皮毛上轻轻的,舒服的蹭着,我低声说道。

    “自从感觉到赫拉森的气息那一刻开始,我就没觉得自己会输,是不是很奇怪呢?明明没有一点优势的说。”

    惊愣数秒,大家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笑意。

    “小弟,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被赫拉森揍的四处跑,让我们支援哦。”萨绮丽笑颜如花的指着我,调侃道。

    “喂喂喂。你们还真的相信我的话呀,没有一点事实依据,甚至是违背常理。”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可别抱太大的自信,不是我自夸,当我自信满满的时候,就是即将悲剧的时候,似乎这样的剧本已经发生过不少了,要不然准悲剧帝的光环,你以为是凭空得来的?

    “我相信凡。”阿尔托莉雅在身后很近的地方。将小手伸上来,轻轻的握住我的手。

    回头一看,正对上她那清澈威仪的碧色瞳孔,里面充满着一股几近盲目的信任。

    虽然很感动。但我还是想多啰嗦上一句,能否对我的第七感,也稍微露出一点这样的眼神?我会感激不尽。

    “既然阿尔托莉雅你这样说了,我似乎没办法不好好表现了。”摸了摸鼻子,我苦笑起来。

    想要当配得上吾王这份信任的男人,可真不容易啊。

    “熊塔。安心吧,虽然没办法帮上你的战斗,但是我们会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怪物骚扰到你的战斗。”

    看看,还是武帝大人说的话最实在,我喜欢。

    “哈哈哈哈,放心吧,还有我一个。”图拉科夫的震耳笑声响起。

    马后炮,我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激烈的讨论起来,渐渐的,原本疲惫的队伍,散发出了一股冲天的干劲,自信和战意。

    “这都是你的功劳,凡,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可以带领大家走向胜利的人。”

    阿尔托莉雅温柔的笑着,握着我的手,将掌心贴在她精致柔软的面庞上,轻轻喃道。

    咦,我做了什么吗?

    茫然的看着阿尔托莉雅的举动,我脑袋里不断冒出问号。

    就是活跃个气氛而已,至于吗?莫非阿尔托莉雅其实是忽悠大帝,在用这种方式不断给我增加自信,企图培养出一个凡傲天?

    或许是因为扫荡的功劳,又或许是受到我们的气势所慑,这一夜还真睡得格外安宁,竟然没有一个怪物过来骚扰。

    自打来到神秘避难所那一觉以来,这是我们睡的第二个好觉。

    第二天,吃过早餐,全员待发,一路杀向赫拉森的老巢,因为之前就已经将怪物清理干净,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当时撤退的地方,继续感受到了空气之中,那股无处不在的让人发麻的静电。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但气势已经截然不同,昨天,大家神色凝重,现在,大家战意昂然。

    一路上,遇到的怪物越来越少,到最后,已经是整整路过一个平台,也没有见着怪物,但是空气之中越发压抑的气息,那股越发活跃的静电,却让我们无法为此而庆幸欢呼。

    终于,再次浪费了一颗碎裂宝石,踏入传送门之中,眼前的景色一亮。

    在无穷无尽的虚空空间之中,一条笔直的,百米宽阔的笔直巨大通道,直直通往深处,没有任何岔路。

    大路尽头,一座古希腊式的巨石宫殿,雄伟的耸立在我们面前,那一根根圆形的雕刻石柱,高达百米,足足有上百根,将整个宫殿的顶部牢牢支撑起来,宫殿的正门前,是数量多达数千的石阶,蜿蜒盘上,宛如天梯,让这座庞大的建筑再次拔高,如同竖立在云端之中。

    如此浩瀚,如此宏大,甚至将周围那神秘无尽的虚空,都给抢了风头和视线,眼中变得只有这座巨石宫殿的存在。

    看到这里,我当时就不能淡定了,你妹的,第一世界可没这个范,这到底是赫拉迪克人的杰作,还是赫拉森自己的改造?

    不过形势已经不容我深入想下去,想来……不,赫拉森肯定早就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当我们从传送门穿过,出现在这条巨大通道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轻微的,整齐的脚步声,从那道路尽头,阶梯之上的高耸宫殿上面传出。

    一队妖魂,一队食尸鬼之王,一队地狱一族,排成整齐的队列,缓步庄严的从宫殿正门走出,宛如蚂蚁一样,源源不断。

    初略一数,这三队怪物,每一队都有四五十的数量,加起来也就是一百多。

    我们惊讶了,不是这个数量多,而是太少了一点,平时遇到的怪物队伍,也不止这个数量。

    但是,当我们真正看清楚的时候,更是惊讶。

    这一百多数量的怪物,竟然全都是精英怪物!!!

    难怪我们一路上,遇到的精英寥寥无几,原来都被集中到这里来了,赫拉森这家伙,明明是个强者,竟然还玩这一套,实在是卑鄙无耻。

    想到要面对一百多个精英,这些精英里面不乏领域级的强者,就连阿尔托莉雅也不由自主的紧张握起了胜利之剑的剑柄。

    这一百多个精英,似乎当我们不存在般,并没有立刻扑上来,从宫殿里走出来后,它们向两边散开,整齐排列,似在迎接着什么人出现。

    然后,一抹金蓝色的身影,缓缓自宫殿那黝黑的入口里面,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