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一大波敌人正在靠近
    ***************************************************************************************************

    “没关系,看我的。”咳嗽几声,我站了出来,昂首挺胸,目光威凛,做自信哥状。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就得拿出我隐藏已久的第七感了。”

    “第七感?”带着疑问,众人齐声重复道。

    “我们还是想个更靠谱点的办法吧。”

    “对对对,直觉告诉我,新人小弟的那什么第七感很不靠谱。”

    众人相视一眼,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我顿时愤怒了。

    “想让我们相信你也成,先让阿尔托莉雅相信你。”萨绮丽瞄了我一眼,含笑道。

    好家伙,时时刻刻不忘记挑拨我和吾王的关系,不就是在皇宫监牢里欺负了你一下吗?

    我悲愤的瞪了萨绮丽一眼,随即自信的看向吾王。

    你会相信我的,对吧。

    阿尔托莉雅:“……”

    我:“……”

    咻咻,咻咻咻~~~

    阿尔托莉雅:“……”

    我:“……”

    咻咻,咻咻,咻咻咻~~~

    好了好了,别再转了,我知道你现在很为难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所以拜托别再转了。

    看着那根越转越快的金色呆毛,我泪流满面。

    这个连吾王都不相信我的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虽然说,我的第七感的确是【偶尔】会因为闹小孩子脾气而故意误导我,但这真的只是偶尔,偶尔而已,仔细回忆一下过往就知道了,这种几率很小,呃……很小……

    也罢。我就少数服从多数吧。

    “我还有办法。”咳嗽几声,我再次说道。

    “这一次是靠谱的,相信我吧。”

    然后,法宝似的将赫拉迪克方块高举于头顶。

    “铛铛铛。有请这里的主人为我们解惑。”

    “对呀,娜娜不是赫拉迪克族的公主吗?肯定知道一些。”传音符纸响起了拉斐尔的高兴欢呼。

    还真是自来熟的百族公主,只见过一面就把这个让人觉得难为情的名字给叫顺溜了。

    “哔哔哔,感觉到了十分不爽的气氛,根据分析有百分之九十可能性是某只猴子在心里暗中编排我。”

    刚刚出来的万年公主。立刻用她那人工智能般的清脆声音发出警报。

    这碉堡的人工智能……

    自前天以后,方块万年公主就一直被我扔在物品栏里面,倒不是我欺负人,关她小黑屋,而是她自己要求的,说是没事的话待机一下,节约并恢复点能量,在营地,用那副木偶身体东跑西跑,上蹿下跳。还是蛮消耗能量的。

    本来这家伙不缺这点能量,谁让她自作聪明,在赫拉迪克古墓,不断消耗巨大力量创造幻境考验我们,最后还化身督瑞尔和我大战一场,十成能量有九成都消耗在了这里。

    虽说不是我的责任,甚至我也是受害者,不过看在蒂亚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考虑一下回去以后做个更加节能的身体给她吧,现在用着的这副木偶身体。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

    当然,如果能在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族里找到她的那具被吹的巧夺天工,鲁班在世看到了也要吓的回到棺材不敢献丑的机关身躯,那又另当别论了。

    虽然我认为几率渺茫。低的不需要再做妄想,如果当初万年公主的族人,真的把机关身体也藏在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古墓,那么十有**已经被督瑞尔找到,切成一片片喂鱼了。

    “咳咳,娜……那啥。我们说点正事,能不能帮我们看看,应该走哪一条路?”

    “我拒绝。”万年公主十分爽快的拒绝了。

    “为什么,我们这也是为了救你的族人。”我耐心的晓之以理。

    “一个连别人的名字都叫不好的人,我可不指望这样的人能够拯救我的族人,不抱任何希望,驳回,驳回。”

    干瞪眼着,在众人的偷笑注视下,我气愤无奈,结结巴巴的又叫了一句:“娜……娜娜,怎么样,满意了吧!”

    这混蛋公主,绝对是故意的,莫非她会读心术,知道我刚才在心里编排她的名字叫起来难为情,才故意在众人面前这样整我?绝对是这样!

    “嗯哼,对于一只猴子而言,勉勉强强合格。”万年公主也知道见好就收,再调戏我,我就要怒演一出吴十娘怒沉百宝箱了,不对,是吴十爷。

    “神秘避难所的事情,我当年也有所听闻,的确是我们赫拉迪克一族打造出来的没错,不过这里当年只是作为我们的预备逃生通道,具体的资料,我也不是很清楚,到时候指错路了,可怪不了我。”

    万年公主先给我们打了一记预防针,沉思片刻,让我保持着高举赫拉迪克方块的姿势,似乎在发出某种奇怪的电波,向四面八方扩散。

    但愿这不是中二电波,别招惹到外星人。

    我心里暗暗想着,一会儿之后,她示意可以了,然后从我的手上飘浮起来,向其中一条岔路飞去。

    “就是这条?”

    “身为赫拉迪克的灵魂告诉我,这条路的尽头,有灵魂的共鸣。”

    到底是还是不是,别给我说这些假装深奥,似是而非的话,我翻了一个白眼,不过看来万年公主自己也不敢十分确定,就不为难她了。

    “我们也从这条路上感觉到了一些非常奇妙的气息。”身为王牌侦查员的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这时候也站出来附和万年公主的意见。

    “什么奇妙的气息?”

    “解释不清,一种直觉罢了。”

    这样一说,众人点头,竟然就相信了,喂喂,为什么他们的直觉就值得信赖,我的第七感就要遭到无视?

    无视我的抗议目光,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就走这条路!

    ……

    “我说……”

    十分钟的路程后,在一片寂静的脚步声中,图拉科夫忍不住开口。

    “不是说神秘避难所里有很多怪物么?怎么一路走下来,过了那么久还没见着一只?”愣了愣。他似乎想到了答案,兴奋的搔首弄姿:“一定是知道我图拉科夫大爷来了,都吓的躲起来了。”

    “白痴。”萨绮丽毫不犹豫的给了图拉科夫一个差评,鄙视的看着他。

    “辛巴和达迦不是在前面探路么?说不定已经帮我们引开了许多怪物。”

    忽然,走在前面的阿尔托莉雅顿了一顿。脚步停下。

    紧接着,大家也跟着停下来,面色古怪,包含着愤怒的看着图拉科夫。

    “这张乌鸦嘴。”沙希克恨恨的说道。

    刚才还空荡荡的悬浮通道上,现在……也依然是空荡荡。

    但是,在通道外面,那看似无穷无尽的虚空之中,却逐渐的多出了一些犹如繁星般绚丽的光点。

    这些光点一闪一闪,很明显的在朝我们靠近,再靠近。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我靠。”

    就连图拉科夫,看到这些玩意也陡然色变。

    是妖魂,这些繁星点点的玩意,竟然全都是一只只半透明状的妖魂!

    妖魂,鬼魂的二次进化体,最早出现于女伯爵的高塔之中,是一群格外让人头疼的怪物。

    首先,因为是鬼魂特征,它们受到的物理攻击减半。

    看到这里,或许法师要欢呼。物理攻击减半的话,那么按照正常推理,魔法攻击对它们肯定是伤害加倍了。

    很可惜,魔法攻击也减半。回家欢呼去吧你。

    这两种特性,让鬼魂看似脆弱,其实极难杀死,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冒险者还不至于这点耐心都没有。真正恶心的是接下来两种特性。

    其一,吸取法力,没错,和群魔堡垒的厄运施术者一样,这货也能吸取法力,和它们打着打着,你就会发现一个技能也用不了了。

    如果说第一点只是让人恶心,那么第二点就足以让人畏惧了,这些鬼魂一族,因为无形无质,竟然可以丧心病狂的将身体重叠在一起。

    也就是说,你看到一只幻影重重的鬼魂,里面很可能叠了五只,六只,甚至是十几二十只,并不受空间限制,别的近战怪物,就算有成百上千的数量包围着自己,还能稍微淡定一会,因为无论数量再多,真正能攻击到自己的也不过是不到十只,暂时死不了人,鬼魂就不一样了,如果它们成百上千的出现,包围着一个人,那就是悲剧,死定了,上千只鬼魂的攻击,根本无法想象,除非不破防,否则就算是强制扣一点血也要死翘翘。

    而且他喵的,鬼魂似乎很喜欢这种合体举动,喜欢的就像人类对于啪啪啪的喜好一样。

    因此,也难怪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图拉科夫见了,也要脸色大变,因为这些不断靠近的【点点繁星】,哪怕是没有丝毫重叠,那起码也代表了一两百只妖魂。

    你妹的,一上来就是地狱难度吗?

    大家心里骂咧着,眼看妖魂已经逼近,飞快的做好了战斗准备。

    “拉开距离,拉开距离,让辛巴和达迦也回来,将这些妖魂尽量引散。”萨绮丽度过最初的惊愣之后,很快就指挥起来,大家也恍然,连忙各自分开。

    和对付其他怪物不同,对付妖魂,绝对不能聚集到一起,因为这也意味着给妖魂一个聚集在一起的机会,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整个队伍化整为零,各自引走一部分妖魂,减少要面对的妖魂的数量,将妖魂的叠加特性削减到最弱。

    当然,如果只面对一群妖魂的时候,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若是面对一群杂牌军,除了妖魂以外还有其他怪物,这种化整为零的战术,会让冒险者陷入各自为战,无法援助的困境之中。带来极大的风险,正因如此鬼魂一族才格外让人讨厌,虽然它们有着一副美丽如梦幻的外表。

    幸运的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群单一的妖魂。

    在这些从【外太空】飞来偷袭的妖魂。将我们包围以前,大家已经四处散开,各自吸引了一部分妖魂的注意,唯一能称得上好消息的是这些妖魂哪怕是实体,智商也不高。依然是按照本能行动,不然它们若是只盯着一个人,不受吸引,那就危险了。

    我无暇去顾及其他人,将贝安沙护在身后,想了想,选择了妖月狼巫变身。

    因为,看到了这些妖魂的属性。

    实体攻击无效。

    这意味着物理攻击根本拿它们没办法,魔法攻击也要削减一半伤害。

    对此,我只想对上帝竖起一根中指。

    雪白的冰剑化作一道锐利光芒。简单而迅猛的自上而下劈过。

    似乎感应到了危险,离我最近的三只妖魂,忽然像施展了影分身一样,分出十几二十只。

    你妹的,这到底是多少P呀,你们能别这么重口味么?

    我骂咧咧着,因为对方的分散,这一剑下去,只命中了其中两只,剑刃劈在这些妖魂身上。就像是砍在一团水上面,稍稍一滞,便从它们身体穿了过去,毫发未伤。将实体攻击无效的特性演绎到了极致。

    唯有冰剑上的冰冻伤害,让它们的身体变成冰蓝色,受到了不小伤害,速度陡然慢了许多。

    摸清楚这些妖魂的皮实程度后,我不再调戏,妖月狼巫的冰蓝领域碰一声爆发出来。将这些妖魂覆盖到里面,领域对精神灵魂的干扰冻结属性,无疑是这些妖魂的克星,仅仅是被领域包裹在里面,它们就仿佛完全被冻结了一样,在半空中一动不动,那半透明的美丽翅膀,仿佛慢动作般的一点一点扑打着,显得格外凌乱。

    乘着这个机会,我一记小型冰之斩首剑挥下,斩首了数只妖魂之后引爆冰剑,无数比子弹的威力还要强大十倍百倍的冰碎片,将剩余的妖魂射成了筛子,纷纷发出一声怪异鸣叫,半透明的身体蒸发,变成些许粉末碎骨状掉落在地。

    鬼魂一族还有天怒人怨的地方,就是它们的暴率也低的让人发指,像我眼前这些被干掉的家伙,就连其中的头目也没有爆落任何物品,除了一地散发着淡淡余光的灰烬以外,什么都没有。

    借着妖月狼巫对这种纯粹灵魂体的天生压制能力,我最快将眼前的敌人干掉,目光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萨绮丽那边不用担心,死灵法师的单独作战能力可是一流,她正带着一群妖魂放风筝,不断使用手上的石魔和骷髅怪,外加各种诅咒调戏着这些妖魂,虽然输出较低,但却最安全。

    刺客达迦,德鲁伊辛巴,圣骑士沙希克,三人都有着不弱的元素攻击能力,并不是很惧怕妖魂的实体攻击无效属性,只不过同样的,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将这些怪物干掉罢了。

    阿尔托莉雅……好吧,我们不说她好不。

    图拉科夫那边呢?本来,身为野蛮人职业的他缺乏元素攻击技能,应该是众人里面最为狼狈的一个,可是别忘记了他手上那把剑,四颗完美宝石的加持,反而让他变成了队伍里面元素输出最高的一个,颇有点咸鱼翻身,野鸡变凤凰的扬眉吐气。

    这不,这厮着了魔似的,疯狂哈哈大笑着,手中的宝石神剑简直就比我的领域还要克制这些妖魂,竟然是除了我以外,杀的最快的一个,连阿尔托莉雅都被比了下去。

    这些可怜的妖魂,在图拉科夫狰狞疯狂的笑声中,仿佛一跃成了正面角色,在上演一场穷凶极恶的强盗单骑冲入平静村落,残忍的屠杀良民的鲜血惨剧。

    最后的目光,落到塔莫娅身上。

    其他人我都了解,唯独对塔莫娅,虽然在训练场上看了不少场她的战斗,但因从来没有和她交战练习过,所以具体的情报,我还是一知半解。

    她的职业是熊人勇士,根据塔莫娅的说法,在变形系上,和我们德鲁伊是差不多的,但是另外两系,召唤系和元素系却不是熊人勇士的擅长。

    和文武双全,魔武双修的德鲁伊职业不同,熊人勇士的技能体系更接近于野蛮人,同样是近战暴力型,有着诸多的被动技能,让塔莫娅攻防一体,皮粗肉糙攻击高速度快,是除了阿尔托莉雅以外,我见过的最完美的职业,近战方面甚至能力压野蛮人和矮人战士一筹。

    并且,因为变形系的相似,她们比野蛮人还多了一个优势——具备野蛮人并不擅长的元素攻击,比如说焰拳和狂犬病。

    我观察着塔莫娅的战斗,发现她的举动非常奇怪。

    对付这些实体攻击无效的妖魂,她并没有立刻用元素攻击,而是先挥舞着拳头双腿,身影灵活的宛如丛林猎手般,飞快闪过,拳脚并用,在这些妖魂身上各自攻击了数十次。

    十分均匀的,每只妖魂都享受到了武帝大人的攻击。

    这些看似普通的攻击,在我的细心观察中,却有着一点不同。

    落在妖魂身上,这些攻击并不完全和普通的物理攻击一样,发出沉闷的,被化解于无形的声响,里面似乎夹杂着一丝彷如玻璃破碎的轻微啪嚓声。

    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能继续观察下去,然后,就看到塔莫娅大发神威,在完成刚才一连串奇怪举动以后,双拳双足终于燃起了熊熊火焰,一连串的荒咬葵花里百八式飞燕旋风脚……咳咳,我是说焰拳,轰在这些妖魂身上。

    武帝格斗少女!武帝威武霸气!

    最后的结果让我大跌眼镜。

    原本看似塔莫娅这边的进度最慢,连一只妖魂也没干掉,甚至连伤都没怎么伤着。

    但是结果呢?在塔莫娅的一连串攻击下,她周围那群妖魂忽然就变成了弱质纤纤的少女,塔莫娅的每一拳每一脚都让它们受到了莫大伤害。

    最后,塔莫娅反而是续图拉科夫和阿尔托莉雅之后,第四个解决掉敌人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