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小狐狸回归
    ***************************************************************************************************

    将两个大彩球叠起来,表演了一段精彩绝伦,荡气回肠的踩双球杂技后,我得意洋洋跳落下来,转眼一看,当时就气乐了。

    刚才还围观看的津津有味的熊孩子们,不知何时,已经全部抛弃我的表演,跑到另外一边去了。

    是谁,是谁在抢我的生意!给我出来,无论是谁都必须要承受我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怒火!

    抬眼一看,我立刻怂了,是小狗狗维拉丝啊,我就说嘛,除了我家的罗格歌姬,还有谁能够胜得了我精彩的表演。

    想到这里,我又得意的抬头挺胸起来。

    不过转眼一看,看到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塔莫娅,我又一次怂了。

    糟……糟糕,她怎么和维拉丝在一起了?而且貌似还将我刚才那副熊样由头看到了尾。

    明明一大早脚底抹油,除了要紧急制造库存量不足的木牌以外,也是为了躲一躲这位武帝大人,毕竟昨天受到的打击有点大,我必须要一个独立的空间独自去舔舐内心梦想受挫的伤口。

    最重要的是,艾莫塔和熊塔这样的,让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其与哀木涕和熊吉这两个微妙名字联系到一块的称呼,让我十分的难受,每次被塔莫娅那么叫一起,全身寒毛都要根根颤抖,感觉节操掉了一地。

    怎么办好呢?

    想了想,我只好无奈的逃避现实,不取消变身,假装木牌已经用光了,沉默是金。我现在就要攒金子了。

    比我这个罗格第二受欢迎更受欢迎的罗格歌姬大人,正被熊孩子们众星拱月般的围着,只见维拉丝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兜子糖果,逐一的发着。摸摸头,对孩子们温柔的说些什么,然后这些熊孩子就心满意足的站到一边吃糖去了。

    这差别待遇也太大了点吧,对我到是一点也不客气,对维拉丝却是毕恭毕敬。乖巧听话到了极点。

    我有点小沮丧,迈着有气无力的脚步来到维拉丝身边,看她将糖果发完,然后和熊孩子道别。

    “再见,歌姬姐姐,熊大人!!”挥舞着小手,直到我们一群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这些熊孩子看看天色,才呼啦一声离去,各自回了家。

    “熊塔?”一路见我拉耸着脑袋的样子。塔莫娅好奇的在我头上摸了摸。

    “嘎姆嘎姆~~”镇定,这时候只要假装没牌就行了。

    “熊塔?”维拉丝好奇的看看塔莫娅,又看了看我。

    “怎么样,我给他起的名字,感觉还不错的样子。”塔莫娅很有自信的说道。

    “是吗?”维拉丝眨了眨乌黑眸子,又看了有气无力的我一眼,双手合十轻笑起来。

    “的确是蛮顺口的,很合适大人现在的样子。”

    我说维拉丝,你这么快就将你家的大人给卖了?

    【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熊塔……】三无公主用羽毛笔轻轻戳了我一下,引起我的注意力。回过头去,便看到她向我举着写满了熊塔两个字的一页笔记,密密麻麻的简直就像是诅咒一样。

    吼吼,你这小三无。竟然公然挑衅主人!

    我出离的愤怒了,一把就抓住了准备开溜的三无公主,在她脑袋上轻轻敲几下,然后甩到肩膀上一扛,准备将她当成猎物一样扛回家,羞耻吧。这绝对是羞耻PLAY吧,看到了吗?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喔哈哈哈哈哈!!!

    光顾着笑了,一个不小心,三无公主滑溜的从我肩膀上坐起来,竟然大刺刺的坐在上面不肯离开,还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小手捧着进入喝茶神模式。

    泥垢了!

    我大怒,想要将这无法无天的小公主抓下来,却见莎拉看着我,露出跃跃欲试的目光。

    “嘎姆?”

    虽然是熊语但是和我心心相印的莎拉却能轻易听懂,她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早就想像西露丝和艾柯露那样,坐一坐大哥哥的布偶熊姿态的肩膀了。

    于是,我将莎拉放在了另外一边的肩膀上,这样一来左右肩膀都坐满了,因为个子娇小的原因,即便是莎拉和三无公主都坐在上面,也不会显得违和,就和当年西露丝和艾柯露坐在我的肩膀上的感觉一个样。

    呃……当年啊。

    “嘎姆嘎姆?”我伸出胳膊,向维拉丝示意一眼,告诉她,我的胳膊上面也是能坐人的,这多亏了在昨天得到塔莫娅的启发。

    “不用了不用了。”维拉丝连忙摇头,太羞耻了,连身子娇小,看上去如萝莉一般,显得更合适坐在布偶熊肩膀上的莎拉,都感到害羞,就更别说维拉丝了,她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俏脸通红起来。

    “不过……”那层红晕又浅浅的深了一层,维拉丝害羞的看着我伸上去的手,考虑了片刻,颤抖的,娇羞的将她的小手也探了过来,然后轻轻抓住我的熊爪子。

    如果是这副模样……如果是牵手的话,到是……到是没什么问题。

    “嘎姆。”我冲维拉丝叫了一声,勾住她的小手,大摇大摆的迈出脚步。

    迎着夕阳方向,一只布偶熊,肩膀上坐着两名娇小少女,手中牵着罗格歌姬一枚,走在后面的塔莫娅,默默的看着这些背影,不知道是夕阳晃眼还是什么,她觉得眼前这一幕,这些人的背影,竟然十分的耀眼,温馨到让人产生一种神圣的感觉。

    脚步微微顿了顿,塔莫娅忽然升起了一股淡淡的羡慕感,若是自己也能融入这种温馨之中,一定也会感到很美好吧。

    于是。她那想做就做的果断率直风格,再次发威,没有想太多,就上前几步。抓住了布偶熊剩下的最后一只手。

    “好像蛮有趣的样子,我也一起加入可以吗?”她迎着我们惊讶的目光,展露出不含一丝杂念的无垢温暖笑容。

    “嘎姆。”我点了点头,收回目光继续前进。

    话说回来,武帝大人……您这是要和我们一起回家的节奏么?内塔外塔两兄弟已经完全被遗忘了么?

    ……

    离神诞日也没几天了。我不由的翘首以盼起来,天天都要去传送阵瞅上一眼。

    还能有谁让我这么揪心等待,还不是那只傲娇满满的小狐狸。

    她也真是的,这次可不用进行什么天狐试炼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该不会历练的忘我,忘记了再过几天就是神诞日了吧。

    我焦急在转了几个圈,脚步迈出去了,又收回来,如此不断重复。最后一咬牙。

    决定了,如果小狐狸今天还没回来的话,我就亲自去第二世界一趟,抓也要把她给抓回来。

    至阿尔托莉雅,很可惜,我已经从贝雅丫头那打听到了确切的消息,这一次神诞日她是绝对来不了了。

    这金色呆毛王,最近神神秘秘的到底在搞什么?若是被第二次神器残片试炼难住的话,难道就不会来找我帮忙吗?

    我唉声叹气的摇着头,感到万分惋惜。

    大概是老天见我够可怜了。终于大发慈悲一次,下午时分,在传送阵附近徘徊了十几分钟,正当我准备掉头离去的时候。传送阵的白光忽然闪烁起来。

    因为神诞日的临近,从一个月前开始,传送阵就已经在满荷运转,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来到营地,那闪烁的白光几乎就没怎么停止过。

    但是这一次,我却感觉到了微妙的不同。宛如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一样,我惊喜的猛地回过头。

    一道飞快的身影,宛如乳燕投林一般飞扑过来。

    “凡老大,我想死你了~~~”

    我勒个不去!!!

    我一个庐山百龙霸,当时就将马拉格比满血十割,口吐白沫的KO倒地了。

    然后,才是让我做梦都思念的娇小人影,款款向这边走过来。

    “你这坏蛋,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该不会是在窥视从传送站里出来的漂亮女孩,准备拐骗她们吧。”

    那根漂亮柔顺的棕色狐狸尾巴,那曲线玲珑,柔若无骨的身姿,那倾城魅惑,风情万种的容颜,那两颗骄傲满载的小虎牙,那一双柔软可爱的狐狸耳朵……

    我上上下下打量着小狐狸,嗯嗯点了一下头。

    “你看,本天狐猜的果然没错,你这大色狼,竟然真的在做这种事情。”

    本来嘴角还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笑意的小狐狸,顿时怒发冲冠,那条狐狸尾巴唰一下笔直的竖了起来,上面的根根软毛炸起,冲我瞪着那一双波光流转,妩媚至极的眼眸。

    “啧啧啧,小狐狸,虽然基本上你是猜对了,但是却少说了一个字。”我不断的摇着手指头。

    “什么字?”咧着一双小虎牙,小狐狸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满满一副你不给本天狐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死定了的威胁神色。

    “我的确是专门等在这里,窥视并准备将从传送阵里出来的漂亮女孩拐回家,但是,我准备拐的,是从传送阵里出来的最漂亮的那个女孩,一般的我不要。”

    说着,炯炯目光盯着小狐狸。

    这只凶巴巴的小天狐,微微一愣,然后俏脸顿时绯红起来,慌张害羞的将眼睛挪开,躲开着我的炙热目光。

    “笨……笨蛋,你在说什么呀,本天狐可是一点也听不懂,笨蛋笨蛋,啰嗦啰嗦啰嗦,吵死了,本天狐一点也不明白,一点也不想听你解释。”

    说着,还真捂住耳朵,不断摇头。

    不过,那越发深邃迷人,并且快要从脸蛋蔓延到脖子根上的红晕,却完全出卖了小狐狸。

    “凡老大可真是越来越会骗女孩子了。”库特和白狼从身后走过来,冲我嘿嘿一笑。然后一把捞起倒在地上的马拉格比,飞快闪人。

    “对……说的对!没错,你这家伙,就是在哄骗人对吧。对每个从传送阵里出来的漂亮女孩,都说这样的话对吧。”听到库特的话,小狐狸找到了一个傲娇起来的理由,抬起头,再次凶巴巴的瞪着我。

    “是吗?没办法。看来我只能拿出最有力的证据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感受伤的向小狐狸走过去。

    “干……干什么,想要拿出什么证据,告诉你,本天狐可不会轻易的被忽悠。”微微退后一步,小狐狸又逐渐的脸红起来,尾巴不断的甩来甩去,显示着她现在慌乱喜悦娇羞的心情。

    实在太可爱了,已经完全忍不住了。

    “你的鼻子,不是挺灵敏的吗?”我问道。

    “是……是那又怎么样?”

    “那么可要仔细闻好了。我身上究竟有没有其他【被拐骗的漂亮女孩】的味道。”

    说着,我不由分说,大步往前一迈,就将措手不及的小狐狸搂在了怀中。

    话说回来,完成天狐考验以后敏捷加倍的小狐狸,会措手不及?

    “放……放手啦,坏蛋,大庭广众的你想做什么!”小狐狸微微用力的挣扎起来。

    “我只不过是想让你闻一闻我身上的味道而已。”我无辜的将这只傲娇的小狐狸抱的更紧。

    “变态,大变态,哪有一见面就让别人闻身上味道的人。你这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喂喂喂,能否请天狐阁下您联系一下前面的对话。”

    “我不要,反正你这坏蛋就是变态,而且臭死了。有什么好闻的,一定是那些即将要被你拐骗的漂亮女孩,闻到了你身上的臭味,才被吓跑了。”

    “你这只小狐狸。”我顿时气乐了,将小狐狸往怀里再次用力的一抱。

    “抬起头来。”

    “做……做什么?”虽然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但是闻言的小狐狸还是装作不情不愿的从怀里抬起头。

    然后。那柔软的双唇就被紧紧吻住了。

    怀里的娇躯,似有似无的轻轻挣了几下,就软了下来。

    连着那双棕色狐耳,也软绵绵的贴了下去,显示出无比的温顺。

    好一会儿,我恋恋不舍的放开小狐狸的香唇,咂咂嘴,仔细回味着那股萦绕余香。

    “大色狼,快松手!”从迷离之中清醒过来的小狐狸,终于发现这还是在传送阵附近,还有人不断从里面出来。

    简而言之,就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她不由的害羞挣扎起来,这一次真正用上了点力气,不过还是没挣开。

    “不放,除非你现在和我说一声亲爱的,我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我就放手。”

    “不说,打死本天狐也不说。”一听是这样的羞耻PLAY,小狐狸连忙摇头。

    “那我就不放手。”

    “真的不放?”

    “真的。”

    “本天狐的命令也敢不听?”

    “不听。”

    “我再次警告一遍,你真的不打算放手?”

    “真的不放。”

    面对面的瞪着了一会,忽然,小狐狸的神情柔和妩媚起来。

    “真是的,你这大坏蛋,大白天的就欺负人家。”

    这样说完,还柔情似水的把脸蛋贴在我的胸膛上,一根纤纤玉指在我的后背划着圈圈。

    怎……怎么回事?我的傲娇小狐狸不可能那么软!

    吓了一跳,我连忙定住神,事出蹊跷必有鬼,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阴谋气味。

    抬起头,看了周围几眼,在察觉到无数道目光集中在我们这对【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晒恩爱的狗男女】的同时,我也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到不是说我认识他们,我说的身影很熟悉,是指他们的造型。

    一根狐狸尾巴,两只狐狸耳朵。

    和小狐狸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他们是公的。

    也就是说……狐人族男性?

    大脑当机了几秒,然后想到什么,我浑身一颤,连忙再次望过去。

    毫不掩饰的朝着我投来FFF团的羡慕嫉妒恨目光,那几名狐人族男**头接耳的说了几句,然后有好几名悄悄离开,只留下一个盯着我。

    我去,这是要召唤族人把我绑上火堆里烧死的节奏啊!

    看到这一幕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那就是猪了,低头瞪了咯咯笑着的小狐狸一眼。

    “抓紧了,要逃命了。”

    “放弃挣扎,被我的族人狠狠揍上一顿怎么样?”小狐狸抛了我一记媚眼,在我的脸上捏了捏。

    这个亲昵的动作,更是让那个狐人族男性燃烧起来,恨不得从两眼射出激光将我穿个透心凉。

    “打一顿真的就行了?”我看了看那名狐人男性,又看了看小狐狸。

    “半死就差不多吧,本天狐到时候会大发慈悲,帮你说上几句。”

    “在被揍的半死之前帮我说几句如何?”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不带这样坑人的。

    “没问题。”

    “等等,你打算说什么?”我忽然警惕起来,小狐狸有这么好说话?

    “胆敢在大白天调戏老娘,给老娘往死里揍!”

    “……”你这是要火上添油啊小狐狸童鞋。

    在那几名狐人男性召集到头上绑着FFF团头巾的三百名斯巴达狐人战士之前,我果断抱着小狐狸开溜了,被那些家伙抓住可真不是开玩笑的,绝对会被烧掉一层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