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这一家子的日常
    ***************************************************************************************************

    “怎么了?”对于我忽然OTZ的举动,塔莫娅灵敏的一跃而下,蹲在面前,好奇问道。

    “嘎哦……哦……”此时此刻,我处于无尽的悲哀和混乱之中,连熊语都不会说,一张嘴变成了狗语。

    “哦,我明白了。”

    塔莫娅也是聪慧之人,略为一想就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骑熊逛大陆的梦想是吧,熊没骑成反倒被骑了,好像的确是一件蛮受打击的事情。

    “好吧,看到你这副模样,真是没办法。”想了想,塔莫娅站起来,飒爽的将身后长发一撩,向着跪倒在地,呈现灰白之色的布偶熊伸出手。

    “虽说有点难为情,但是就让我来完成你的梦想吧。”

    “嘎姆?”我抬起头,滴溜溜的熊眼不解的看着武帝大人。

    “别看我这样。”塔莫娅挥了挥她那纤细美丽的胳膊。

    “身为熊人一族,最不缺的就是力气了,别说一个你,就算是十个你,我也能举起来。”

    这样说着,她将手臂横着举起,和肩膀形成一条直线。

    “用背的话……难度比较高一点,坐这里如何?安心吧,绝对平稳。”

    我愣愣的看着塔莫娅,又看了看她的肩膀。

    虽然肩膀是很纤细,我的半个熊屁股也坐不下去,但如果是和横举着的胳膊连在一起,形成的直线,那可就能安安稳稳坐在上面了。

    真是考虑周到,我感动的看着塔莫娅。

    盛情难却,那么我就不客气……

    等等。不对呀!

    仔细想一下,一只体态臃肿的布偶熊,坐在一名美少女的肩膀上,被对方扛着回家的情形。

    那可不是卖节操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恐怕接下来半年之内,我都会稳占酒吧新闻头条,连接下来的神诞日趣事都能比下去。

    我惊恐的看着塔莫娅,这家伙,究竟是天然呆呢?还是天然黑呢?竟然给我出那么可怕的主意。

    【免了】无论如何。这是一定要拒绝的。

    “是吗?我以为你真的要坐上来。”塔莫娅看似松了一口气,笑道。

    “那样我也会很难为情。”

    “……”

    我总算明白了,塔莫娅不是天然呆,也不是天然黑,而是聪慧细心的性格,加上她那率直果断的属性,所形成的……聪明黑。

    简单来说,她内心很懂,但因为果断率直的性格,没办法控制自己。总是喜欢勉强自己,这种性格下,当遇到十分难为情的事情的时候,她就会选择以进为退,做出一些让对方知难而退的小举动,兵不血刃的达到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目的。

    当然,如果我刚才真能抛弃节操等等,厚着脸皮坐上她的肩膀,塔莫娅也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这就是她比那些老狐狸之流更讨人喜欢的原因。

    “真的不坐吗?”塔莫娅再次确认。

    “嘎姆……”摇头。拼命摇头,一坐身为男人的某些东西就全没了。

    “嗯,如果你选择坐的话,我想我会鄙视你。”

    塔莫娅很满意的点点头。也很率直的说出内心的想法,她从来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那点小聪明,因为她是堂堂正正的武帝大人。

    看来我是选择了正确的路线,不过一般人都能选对吧,这种选项。

    我擦了擦冷汗,心里想道。

    “既然不愿意坐的话。那么,我能继续坐吗?”

    “嘎姆嘎姆。”下意识的,我点了点头,随后才察觉到不对。

    这时候,塔莫娅已经嘿一声,重新跳到我的肩膀上坐下了。

    我:“……”

    “出发吧,艾莫塔。”武帝大人笑摸熊头。

    我:“……”

    好吧,看来梦想计划得改一下才行。

    被骑熊逛大陆。

    没什么要紧的,只不过是多添加了一个字而已,于最终目的而言,不都是达到了逛大陆的效果吗?至于骑与被骑,像我这种铁血冷酷的忧郁男子汉,从来只看结果,不考虑过程。

    只是……为什么呢?泪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断的从眼眶中涌出,怎么也停止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塔莫娅仿佛调整好了生物闹钟般,和昨天同一时间的拜访了这个小小的白色帐篷。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帐篷,却包罗了整个暗黑大陆一小半的力量,或者说是未来力量,塔莫娅觉得没有什么地方能比从这里了解暗黑大陆的情况更快捷和合适。

    当然,也是因为自己的战斗伙伴也在这里,虽说没办法住在一起有点遗憾,不过相信很快,在彼此不断深入的了解以后,就能同吃同住,生死与共了。

    这是重情义的熊人一族,对一生一世的战斗伙伴的定义,哪怕未来各自结了婚,彼此之间的感情,也会比丈夫(妻子)更加深厚。

    塔莫娅并不讨厌那个德鲁伊,如果是和他组成战斗伙伴的话,感觉还行,没有一点排斥感,尤其是对于对方的熊人变身姿态,更是亲切莫名,那种熟悉感,就好像是从娘胎里开始就在一起的双胞胎。

    不过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对方,而是自己,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与对方并肩作战的实力资格,在离开熊人一族以前,塔莫娅从未考虑过自己竟然会有【实力不足】的一天。

    “塔莫娅殿下,大人已经出去了。”面对熊人公主的到访,维拉丝露出歉意,很奇怪,今天大人起的特别早,连早餐都没有吃就匆匆离开了,一副好像要躲避什么的样子。

    是不是……已经吃腻了自己做的早餐呢?或许该再换点花样了。

    单纯的维拉丝,不由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塔莫娅露出遗憾之色,不过,好在还有其他选择。

    “维拉丝。早餐过后有什么计划吗?”一边吃着维拉丝热情递上来的早餐,塔莫娅一边问道。

    “计划?呃……打算和莎拉一起去市场买点东西,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计划呢?”维拉丝歪头轻点着下巴,娇憨困惑的说道。

    因为接连几天的宴会。她和莎拉几乎天天都得去市场购置食材。

    “当然算,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带上我一起去见识一下。”听到维拉丝这么说,塔莫娅顿时两眼一亮。

    观察大家的日常生活,也是了解暗黑大陆现状的一种极佳方式。

    “没问题。不过我懂的不多,大概没办法像大人和琳娅她们一样,回答你的问题,真的可以吗?”小狗狗露出害羞之色。

    “没问题,我只要一路观察就够了。”

    “那么请稍等,我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对了,早餐一定要吃光,不能浪费哦。”双手轻轻合十温柔一笑,高兴的摇着小狗尾巴的维拉丝。哼着悦耳轻快的小调,就回房间去准备去了。

    不一会儿,她再次出来,说是准备,其实还是那一身朴素的白底蓝套侍女裙,和菲妮身上那种华丽花俏的侍女服比较起来,一个就像是英国传承悠久,有着醇厚风格的古典女佣,一个是霓虹的COSPLAY妹抖。

    当然,就算是纯朴的维拉丝。本质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少女,如果是在大人面前的话……那么稍微打扮的漂亮一点也无所谓吧。

    于是,其实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维拉丝还是换了一套侍女服,她之前在家里穿的那套,点缀了一些看起来不起眼,在整体上却能在朴素之中突出一丝轻飘飘感觉的蕾丝花边,而现在身上穿着出门的这套,却是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朴素侍女服。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是她在老家维塔司村酒吧里的穿着的那套的精简版。

    心细如发的塔莫娅察觉到了这一点变化,不由在心里更加赞叹维拉丝的贤惠内敛。

    很可惜的是,她身边跟着一个莎拉,作为暗黑大陆第一美少女,除非莎拉用黑炭将她那张俏脸抹黑,不然穿什么衣服都是绝对的百分百回头率。

    三无公主这小不点侍女到是聪明,为了不惹人注目,她充分发挥了无存在感气息,有时候甚至维拉丝也会着道,买完东西回来一数,咦,明明买了那几样,到底去哪里了呢?

    然后,三无公主就会漠无表情的从物品栏里,把那些连同她一起被无视掉的东西一件一件掏出来。

    如今,购物三人组增添了一个人,塔莫娅,她那不逊色于昔日罗格三大美女的美丽,更是让这个组合的回头率爆表,所以维拉丝又做了一件事情——给每个人发了一件斗篷穿上。

    一来到交易市场,维拉丝还是被认出来了,不过认出她的人可不是那些散发出满满一股雄性荷尔蒙的男性,而是卖菜的大叔大婶。

    “维拉丝,我这有今年收成的莫莫,都是特地挑选出来,个头又大又圆,给你八折。”

    “小维拉,我这这有新鲜的鱼,都是今早刚刚收网的。”

    “歌姬大人,我这有你家大人最爱吃的……”

    当维拉丝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交易市场都被一股热情的气息所充斥,大家都是真心的喜欢着这位心地善良,温柔害羞,虽然身份崇高却没有一点架子,宛如邻家少女般的歌姬大人,都把自己最好的货物拿出来,希望能够让歌姬大人满意。

    塔莫娅被这股热情吓了一跳,虽然她在熊人族也同样很受欢迎,但是感觉和现在的气氛不一样,那些热情对待她的族人,都带着一丝期望,尊敬,崇拜,而眼前这些人,完全是把对方当成最疼爱的孙女一般对待的淳朴感情,不参杂其他任何一丝味道。

    不过想想维拉丝身上宛若实质一般的温柔光环,塔莫娅也就不觉得奇怪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到能讨厌维拉丝的存在。

    除了维拉丝以外。作为交易市场常客的莎拉也受到大家的喜爱,只不过她那过分的美丽,成为了大家接近她的一道障碍,因此不似维拉丝那样。受到的热情如此直达。

    至于三无公主,偶尔能够感觉到她存在的人们,也会投以柔和目光,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她那漠无表情的模样。加上身为公主难以掩饰的高贵气质,让人心生敬畏,但是通过不断的接触,就算目光再差的人也能察觉到,这只不过是一个不擅长表达感情的普通少女而已。

    如果让大家知道她是禽兽公爵系列的作者,不知道会有何感想呢?

    在众人的热情招呼下,再加上担心接下来还会有宴会,维拉丝三人又是大肆采购了一番,不但负责暗中保护她们的希尔曼雅,又一次被拉出来当储物柜。就连塔莫娅也没有放过。

    嗯,这一次应该足够举办两次宴会了吧。

    心满意足的维拉丝,在将整个市场足足逛了五圈以后,终于停下脚步,准备回家。

    “已经那么晚了,抱歉,塔莫娅殿下,浪费了你宝贵的时间。”抬头一看,维拉丝这才发现,离家的时候才朝阳初升。现在却已经是夕阳日落。

    “哪里,我今天见识了很多东西,受益匪浅。”塔莫娅摇了摇头,诚恳的说道。

    不仅仅见识到了这个善良温柔的少女的声望。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次陪同,回想起市场上那些人类的热情举动,通过这样一个日常的缩影,让塔莫娅感受到了一个事实,或许。经过重重的灾难以后,人类真的不再像以前那么阴险奸诈了。

    虽说以后可能会改变,要知道人类可是最善变的动物,但是至少在现在,而且在将来的一段时间内,在打败地狱一族之前,这样的一群人,将是值得合作的伙伴不是吗?

    塔莫娅从未有过的认真考虑起和联盟结盟的可能性,这也是她这一次出山,身负的最重要任务。

    “唉,大人又没有回去吃午饭,明明已经做好了,在锅里热着,早饭也没吃,真是的。”维拉丝小声悲鸣的嘀咕起来,越发担心大人是不是吃腻了她做的饭菜。

    这样的维拉丝,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的爱唠叨的爱操心的妻子没任何的区别。

    至于为什么她会知道呢?别小看交易市场的情报,大家都认为酒吧是情报最主要的来源之地,当然,也是最不靠谱的情报来源之地,却不知道,其实交易市场也是。

    这里交易的摊主们,来自营地各个地方,甚至是周边的各个村落,通过和其他客人交谈,他们可以轻易的掌握整个营地的日常动向,尤其是像某个身穿着过时斗篷,到哪哪显眼的土掉渣德鲁伊。

    将维拉丝一行视若营地瑰宝的大婶大叔们,知道维拉丝最关心的就是她的大人,只要他们的货物之中有上好的,而且是她的大人爱吃的东西,那么维拉丝有九成九的可能会一口气买下来。

    于是,他们自然也就更加关注她的那位大人的情报,这样才好在维拉丝经过的时候,和她聊上几句话,你家的大人刚才在干嘛干嘛,这样一说,维拉丝肯定会小跑着过来细心聆听,哪怕是重复的情报。

    维拉丝并没有刻意的在监视她的大人在做什么,只是单纯的反射弧举动罢了,就像小狗听到铃声就知道三餐时间到了一样,维拉丝一旦听到她的大人的称呼,也会变得挪不动脚步,若是别人夸她的大人几句,就会乐滋滋的,仿佛有一条小狗尾巴在后面摇啊摇。

    托这个的福,如果维拉丝想知道的话,她完全可以在交易市场那里打听到她的大人,一天上了多少次厕所,是在哪里上的。

    现在,在交易市场兜了一整天的维拉丝,【无意中】知道了她的大人在某个小树林里呆了一个上午,从里面传来削木头的声音,下午又跑到某个地方,不小心【沦陷】在熊孩子大军手中,到现在还未能脱身。

    “我们去接大人吧。”想了想,维拉丝温柔的笑道,在夕阳照耀下,那笑容染着一层金色,看起来格外的柔和美丽。

    莎拉自然是双手赞同,三无公主可以无视,至于塔莫娅嘛,她也想知道【沦陷】于熊孩子大军手中是怎么回事。

    于是一行三人绕了另外一条大路,片刻之后来到了东区平民居住区,在一个熊孩子经常聚集玩闹的空地里,找到了她们的丈夫。

    “熊大人,你的拉链究竟在哪里,告诉我们嘛。”一个熊孩子趴在布偶熊背后,脏兮兮的小手不断摸来摸去。

    【要我说多少次,根本没有拉链这种玩意】布偶熊一边徒劳挣扎着,一边艰难的举起木牌。

    “布偶熊大人,再给我们变几块木牌看看。”对于忽然出现,似乎无穷无尽,而且没看着写上面也会显字,被列入营地九大不可思议之一的【布偶熊大人的木牌】,熊孩子们表示很感兴趣。

    【住手,那是我做了一整个上午的木牌】眼看手中的木牌刚刚拿出来就被抢走,某德鲁伊更是泪流满面。

    “布偶熊大人,背我们出去转一转吧。”熊孩子们又提出新的要求,一个个挂在某德鲁伊身上不肯松手。

    【我可不是随便想骑就能骑的】某德鲁伊认为自己得高贵冷艳一番,好好震一震这些越发无法无天的熊孩子。

    【算了,今天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们表演点绝活吧】为了摆脱熊孩子的纠缠,他决定拿出自己惊世骇俗的杂技表演。

    在掌声中,他得意洋洋的掏出一个半人高的大彩球。

    “什么,又是踩球吗?我们已经看腻了。”排队坐下看杂技的熊孩子们嚷嚷起来。

    哼,愚蠢的人类哟。

    抬头看了一眼夕阳,那双黑滴滴,圆溜溜的玻璃眼睛里面,满是沧桑和不屑。

    本德鲁伊岂是那种会倒在【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没用】这句话脚下的反派角色?今天就让你们看点不同的,更高难度的绝活。

    于是,他在物品栏里掏了掏,隆重的将第二个彩球高高举起。

    今天表演……踩!双!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