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赫拉迪克方块的真正用法
    ********************************************************************************************************

    傍晚,跟随我们一起回到家的项链公主,她的新模样引起了大家的围观。

    当然,此时的项链公主已经穿上了衣服,因为蒂亚身上只有那些野性活力十足的兽皮短衣,所以在外边加穿了一件女性法师袍,等有合适的衣服长裙之后替换回来就是了。

    毕竟,法师袍是法师的象征,眼前的木偶人战斗力依然在五左右,为了避免引起不要的误会,还是穿普通人的衣服比较好。

    除了衣服以外,鞋帽也一应俱全,有蒂亚的,有贝雅的,甚至手上也戴了一副镶边的白丝手套,这样便能完全将她身上那些突兀的关节点遮挡住。

    裸露出来的部分,诸如面庞,颈项,也多加点缀和掩饰,让她看起来更像活人,总而言之,普通人如果不是靠的十分近,仔细观察的话,也看不出这家伙其实内里只是一具腐朽不堪的木偶人就是了。

    维拉丝她们惊叹连连,都为项链公主有了一具能够自由活动的身体而感到高兴,从此以后,罗格营地将会多上一个贵族少女式打扮的漂亮女孩,像死狗一样在无所事事的到处游荡。

    后面这句是我加上去的。

    奇怪,超奇怪的说,为什么这货能够和每一个人好好相处,说话彬彬有礼,虽不像蒂亚那样热情开朗,但也不会以高贵公主的身份自居,那时不时从人工智能到正常少女模式之间的说法方式切换,也让大家觉得十分有意思,愿意和她谈天说地。

    简单来说,项链公主的人缘很好,对大家也是十分坦诚,率直,将每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都当成朋友看待。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是特殊待遇呢?

    按蒂亚的话来说,是因为数万年的孤独,对外界的陌生害怕,所以想找个人表示一下强硬,以发泄内心的恐惧感和压力,我理解,可是现在也差不多应该适应了吧。

    为什么还是将这份毒舌保持下来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瞄了一眼,竟然连傲娇满满的小狐狸露西亚,也能和对方融洽交谈,不断地打听询问数万年前的赫拉迪克族是什么样子。

    为了照顾小黑炭,这只倾国香色,诱人妩媚的小狐狸也留在了营地,和黄段子侍女一起照看,曾经和夜魔一族是死对头的狐人族,对夜魔的记载和了解更加深入,有她在,更增一分保障。

    现在,我要做什么来着?

    赫拉迪克族之行,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反而将一个拖油瓶给带回来了,接下来的话,就是等小黑炭的血脉苏醒,按照小狐狸的猜测,那应该就是在这几天了。

    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哪怕是面对女孩们的强大诱惑,我也要忍住,专注小黑炭100年不动摇。

    一瞬间,父亲的责任感充盈满腔。

    晚饭之后,我带着项链公主去拜访阿卡拉,初来乍到,让这货拜拜山头还是必须的,要知道阿卡拉那可是整个联盟最大的黑帮头头,拥有成员不计其数,是整个人类世界的幕后操纵管理者。

    这样一说的话,忽然觉得连阿卡拉住的那不起眼的小帐篷,都变得高深莫测,金碧辉煌起来了。

    “来自古代的赫拉迪克族公主吗?真是失敬了,吴,你还真是每次都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来到她的小黑店时,她又在忙着捣鼓些什么,听说最近搞了啥子会员制度,经常见到可爱的菜鸟新人们,拎着鼓鼓的钱袋,暴发户般的大步跨进去,出来的时候,捂着空空的钱袋,泪水鼻涕胡了一脸。

    惨就一个字。

    “您不要嫌我老是把麻烦带回来就好了。”我耸了耸肩膀,居心叵测的讽刺了那位木偶人公主一句。

    然后,将这一行的大致收获,和阿卡拉说了一遍,包括这位古代公主殿下的来路,以及那五个部件,也不知道她之前有没有收到撒克隆那边的消息,最近联盟和赫拉迪克一族走的很近,都快成无话不谈的闺蜜了。

    “嗯……这到是个好消息。”听完以后,阿卡拉呵呵一笑,并未表现出震惊之色,果然和撒克隆大长老狼狈为奸了吧,我心里暗暗猜到。

    “赫拉迪克族被困了千年,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如果能得到这五件堪比神器的部件,那也能缓上一口气,对我们将来的计划更有帮助。”

    “计划?什么计划?”我顿时来了精神,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当然是打败地狱一族的计划。”阿卡拉笑眯眯的说道。

    切,老狐狸。

    “承阿卡拉奶奶的美言,但愿这些部件能够找到,并让我们赫拉迪克族获得更大的进步,不过这些可都是娜娜的东西,到时候还得多依仗娜娜才行。”

    蒂亚也十分正经的回应阿卡拉的祝福,这就是传说中的官方对话吗?

    “身为赫拉迪克的公主,让现在的赫拉迪克族复兴,也是吾辈最大的心愿,我自然会鼎力相助,更何况,当年我族的动乱衰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我,为了制作这五个部件,这也算是赎罪。”

    项链……不,现在应该称她为木偶人公主了,木偶人公主端端正正的坐在阿卡拉对面,以晚辈自居,虽然那张木头脸没办法展露出任何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却可以听出一些消沉之意。

    很显然,她将当年赫拉迪克族的动乱,一部分的罪归咎到了自己身上。

    “无论是赎罪,还是心怀复兴的愿望,有了你的加入,我相信赫拉迪克族一定会受益不浅。”阿卡拉用着温暖人心的和蔼语气,安慰了一句,之后总算是结束了严肃的话题,大家闲聊起来。

    “营地这边,最近没有发生什么吧。”

    虽然有黄段子侍女这个专业情报头子,在通报小黑炭的情况之余,也让我对营地最近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了如指掌,但我还是习惯性的询问起来。

    “还算平稳,莱娜能帮的忙越来越多,再加上琳娅,我这副老骨头,看来再过不久就能退下去了。”提起我家的两位女孩,阿卡拉满脸慈爱,脸上乐开了花。

    “哪里,阿卡拉奶奶您还能再战五百年。”我心中自豪,也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尤其是……”啜了一口清神水,阿卡拉的笑意更甚。

    “尤其是卡夏走了以后,鸡毛蒜皮的琐事少了许多,酒吧老板们也不会再找上门来向我告状了,轻松了许多。”

    “说来也是,我家也安静了很多,再也不会有人故意倒在家门口装死蹭饭了,特别是蹭完了后,还恬不知耻的要求维拉丝给她准备好明天一整天的食物。”

    一老一少笑容满面,开始了老酒鬼的批斗大会,总之就一句话,少了老酒鬼,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吃饭倍香,睡觉倍甜。

    估计不止我们,营地的其他人也没少带着笑容讨论这个问题,由此可见老酒鬼在营地的天怒人怨,实在是骇人听闻,罗格最大的害虫就是她了。

    也不知道在第三世界,她还是不是那副德行,以她原本不是世界之力,胜过世界之力的实力,想必在突破心理桎梏以后,实力会突飞猛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吧。

    聊了一会,话题又转移到了我这次赫拉迪克族之行上面,撒克隆知道的并不详细,我刚才也没有仔细说明,阿卡拉似乎对我们这趟经历很感兴趣。

    也好,这一趟行程,并没有解决赫拉迪克方块的谜题,反而又增加了好一些麻烦,我也正想依靠这位老人的经验和智慧,好好帮我梳理一下头绪。

    于是,我从头说起,从蒂亚的一年多准备,到向古墓出发,到经历考验,最后将这位木偶人公主带了回来,更详细的说了一遍。

    反正,大概也没有涉及到不能说出去的秘密,看了一直面带灿烂笑容,托着下巴倾听我的故事,仿佛自己不是其中的主角而表现出新奇专注神色的蒂亚一眼,我确认道。

    “原来如此,这一行虽然收获匪浅,但是并没有能解决赫拉迪克方块的问题。”阿卡拉缓缓点头,那双泛白的眼珠子轻合着,陷入了沉思。

    “蒂亚,能否将项链给我这个老婆子看一看。”

    “当然了,阿卡拉奶奶。”蒂亚连忙从脖子上取下项链,交给阿卡拉。

    “嗯,的确是一条好项链,不愧是当年鼎盛时期的赫拉迪克族,连这种神物也能轻易打造出来。”细细的用苍老的手心,摩挲着手中银色项链,阿卡拉发出感叹,掩饰不住一丝向往。

    要是什么时候,联盟也能做到这种事情,那该有多好啊,这位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联盟强盛起来的老人,心里大概是涌起了这样的心愿。

    “听说撒克隆已经着手第二世界的寻找了,但愿一切顺利。”确认以后,阿卡拉将项链还给蒂亚。

    “也让我看看吧。”我忽然想起来了,自己辛辛苦苦跑一趟,却还没有摸过这串项链。

    看了木偶人公主一眼,她听不出感情的说出【随便】二字。

    那也是应该的,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是谁帮你做的,我咳嗽数声,理直气壮的拿起项链,上下抚摸打量起来。

    外观模样,我已经看过数次了,主要是内涵,内涵。

    看了一眼属性,我立刻惊呆。

    赫拉迪克项链(神器)

    +4所有技能

    -15%精神力消耗

    -15%法力消耗

    灵魂魔法效果加倍

    +5技能点

    (未知)

    我当时就淡定不能了,虽然附加的属性数量不多,但全都是让人眼馋的效果,尤其是【灵魂魔法效果加倍】,虽然让人摸不清它的实用性到底有多大,但是拥有灵魂魔法的我可是知道,这绝对是四条属性之中最珍贵的,或者可以说是灵魂一般的属性。

    就像赫拉迪克方块,最珍贵的并不是它的哪一条属性,而是方块具备所有的炼金公式,能够合成物品这个隐藏能力,不知道的人,永远不明白这些隐藏能力的珍贵性。

    如果赫拉迪克项链没有【灵魂魔法效果加倍】的属性,那么,它最多只能列入准神器的行列。

    “等等,这怎么是灰色的?”我惊叹连连,又看了几遍,忽然发现了可疑之处。

    或许是我的错觉……但是,【灵魂魔法效果加倍】这条属性,比起其他属性,或者可以说,比起所有装备上的属性,看起来颜色都要浅上一些,呈现出一种淡灰的颜色。

    看看蒂亚,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怪不了她,得到这串项链的时间不过是在数日前,经历过一连串的事情,蒂亚根本就没办法静下心来仔细研究项链。

    “那啥……另外一位赫拉迪克公主殿下,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转过头,对着木偶人公主虚心求教。

    不是很想主动把脸凑上去,迎接她的毒舌攻击,我不是抖M,再次申明,我绝对不是抖M。

    可是,我从这里好像找到了一丝灵感,却怎么也抓不住,所以不得不当一回抖M,为了世界和平,我将忍辱负重,无论什么样的毒舌攻击都能承受,放马过来吧!

    “叫我娜娜。”

    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已经完全做好心理准备,就算被骂成是原始赛亚人猴子也会面不改色,却岂不料,得到了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答案。

    “这又是什么讽刺游戏吗?要讽刺就讽刺个够吧,别拐弯抹角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完事了以后,你告诉我答案就行了。”

    我不可置信的咦了一声,然后,把脖子一横,说道,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色狼面前,颤颤发抖的主动脱光衣服的楚楚少女。

    为了部落!!!

    不对,是为了联盟。

    “原来猴子还有这样的性癖,确认,系统记录中,猴子是受虐狂,再次确认,猴子是超级受虐狂,此情报将列为最高级别,也就是说,以后判断猴子的行动,将以【超级受虐狂】作为首要的参考……”

    “等等,别啊!我错了!叫娜娜是吧,叫娜娜就行了吧!”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一把扑上去,紧紧捂着对方的嘴巴。

    却忘记了这货是个木偶人,哪用得着嘴巴说话。

    又得被讽刺了。

    叹了一口气,我认命的准备接受新一波的铺天盖地毒舌攻击。

    “……”

    咦,怎么了,意外的沉默了。

    抬头看了一眼,我发现木偶人公主一动不动,好像在待机。

    “娜……娜娜?”我尝试喊了一声。

    “……”

    糟……糟糕,该不会是刚才在慌乱之中,无意中按下了按钮,导致对方变成这样吧?

    等等,这也太奇怪了吧,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就是这具木偶人的制作者吧,印象之中,我并没有设置什么奇奇怪怪的按钮,而且就算保留了按钮,按照王道的设定,也应该是在【那里】,绝对不是嘴巴这种无聊的地方。

    “警告!警告!”忽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木偶人公主,突兀的发出她那人工智能一样毫无感情的清脆声线,吓了我一跳,连忙闪开,生怕有什么意外。

    “系统发生未知错误,灵魂严重过载发热,原因不明,处理方法不明。”发出这样的警报声,木偶人公主的脸部和头部也在微微冒着白色热气,和机器过载的现象完全一致。

    “怎么回事?”我们都吓了一跳,担忧的看着木偶人公主,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原因不明,但无妨。”片刻之后,木偶人公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大碍,脸部和头部也早停止了冒烟,看起来似乎真的没什么问题。

    “没事就好,娜娜,要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可千万不要瞒着我们哦。”蒂亚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查明原因,坦诚相告。”木偶人公主点点头,应了一句。

    这货……我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念头,肯定会觉得木偶人公主是发生了什么问题,才会变成这副模样,你看,就连阿卡拉也没有怀疑。

    但咱可是穿越者,在原来世界深受机械萌娘的摧残的资深宅呀,想法自然有点不同,再说,她的这具身体是我制造的,我了解的一清二楚,根本没有故障冒烟这种可能。

    所以我猜,这货,这位木偶人公主,这位娜娜公主殿下,刚才的冒烟举动,该不会是……该不会仅仅只是害羞而已吧?

    因为我忽然扑上去,捂住她的嘴巴这个举动。

    连我爸爸都没有这样碰过我……诸如此类的理由。

    想着想着, 我顿时就淡定不能了。

    “咳咳,言归正传,娜……娜娜……那个……咳咳,娜娜公主,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指着项链,继续问道。

    “因为我没在。”对方竟然变得十分乖巧,低着声,轻轻回答了一句。

    噢噢噢,这家伙……竟然有点萌的样子!

    “难道是说,因为你没有在项链里,所以这条属性没办法发挥出来?”想到自己的神器项链的设定,我脱口而出。

    对方点了点头。

    “我想,我已经找到答案了。”我瞬间碇司令附身,低着头,深沉道。

    关于赫拉迪克方块的正确用法……

    ********************************************************************************************************

    感谢bin9314酱的万赏,么么头的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