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速之客,蒂亚之怒
    ********************************************************************************************************

    这个……那个……记得某位伟人,不是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吗?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行窃,赚点小钱。

    当然,像我这么正面的,光明的大人物,肯定是不会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也就是说呢,咳咳,对了,其实我是出来赏月的。

    记得另一位伟人,不是也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去日苦多。

    对对对,没错,我那么晚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嫖……不对!是为了唱首歌,喝口酒,真没什么别的,千万别误会,你看今晚的血月多大……额,下雪了,下雪了不要紧,我最喜欢这种半遮半掩的感觉,只要开启了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功能,就算是那层厚厚的乌云,也能穿透给你看。

    总而言之,说了那么多,我的意思是想说,我并不是特意出来,去附近的什么奇怪的法师塔之类的地方,只不过是沙漠夜景,让人迷恋,如果是不小心路过,到不妨去蒂亚那儿坐坐,就是这么回事。

    当然,作为新时代的三有青年,我心里还怀着另外一个崇高的目的,就是劝蒂亚早点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那具健康活泼,光滑精致,充满弹性,曲线优美,丰满玲珑,高挑热情的身体。我怎么能忍心让其遭受损坏呢?

    嗯?好像有点不对味,反正只要知道我没有动什么不良的居心就是了,哪怕是受到蒂亚的诱惑,我也会义正言辞的喝令。告诉她,这种事情得结了婚之后才能做。

    如果她非要明天就结婚的话……我姑且考虑一下吧。

    这样想着,我正了正色,重重咳嗽几声,踏上了那法师塔的螺旋楼梯。来到蒂亚的房间。

    嗯?

    里面好像有些喧哗声,怎么回事?蒂亚不是说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吗?混蛋,难道说我被骗了?

    不对,我生气什么,应该高兴才对,这样一来,蒂亚就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诱惑我了,毕竟再怎么行动派,也没办法当着别人的面做那种事情吧。

    对,高兴。高兴,摆个笑脸。

    勾着僵硬的嘴角,往两边一拉,往上一勾,我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推开。

    房间里灯光明亮,墙角桌上摆了许多沙漠里不常见到的娇艳鲜花,以及那最显眼的,火红色的,喜庆满满的崭新床单。就差没有在床头上面贴上一个【囍】字了,还有墙壁家具上,也随处可见挂饰缎带,将整个房间点缀的粉红可爱。似乎在散发出独特的暗示诱惑。

    如果关掉灯,点上几根朦胧的蜡烛,毫无疑问,将会让男人产生一种误入少女的秘密花园之中的紧张渴望感,话说这些手段蒂亚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啊混蛋!

    在床边的柜子上,还摆放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置一个精致小巧的酒壶,以及两个杯子,一眼看去,下意识的就会认为,这难道是新婚之夜的交杯酒准备?

    不过明亮的灯光,以及坐在特地准备的柔软大床上喧闹着的身影,却将蒂亚辛辛苦苦布置的气氛,破坏的差不多了。

    我不知道该庆幸好,还是失落才好,如果不是忽然的第三者,在这样的气氛下,我的忍耐力或许真的会败给蒂亚,这小丫头,还真是干劲十足的想要将我逆推啊。

    忽然而来的第三者到底是谁呢?看了一眼,我立刻无语了。

    其实早该想到了,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蒂亚的房间里面,除了她还有谁。

    和蒂亚并称暗黑大陆两大小丫头的精灵族公主贝雅。

    我说早上离开营地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原来就是她呀,这小丫头,若是平时的话,肯定也会凑个 热闹,然后冷嘲热讽的让我快点离开,免得自己的色狼领域污染了整个营地。

    原来如此,这一切都是贝雅的阴谋!

    两个小丫头坐在床上,正玩着一种好像叫赫拉牌的游戏,是赫拉迪克人自己发明的娱乐,一张张牌,上面布满了玄妙的图案和魔法阵,有些像罗塔牌,反正我这样的魔法白痴是一点也看不懂这种只合适法师玩的游戏。

    气氛很热烈,当然,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热烈的气氛是贝雅一头热,自唱独角戏罢了,她的对面,蒂亚可是无奈的很,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满满的失落和沮丧。

    “哼,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笨蛋吴。”

    明明在我进来的一瞬间,就投来了锐利的目光,但是贝雅小丫头却摆出一副到现在才发现我的表情,轻哼了一声。

    “那么晚了还来蒂亚这里,一定是想图谋不轨对吧。”她紧紧的盯着我,美眸之中泛着冷色,像是碇司令看着自己的儿子。

    因为某种意义上的一箭中的,我和蒂亚都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怎……怎么可能呢,对,对了,我只不过是在散步的时候,看到这里的灯还亮着,想上来提醒一下蒂亚该早点睡了,是这样吧,蒂亚。”我连忙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凡凡特地上来提醒我要快点睡觉了。”蒂亚忙不迭的点着头。

    “嗯哼,是吗?”贝雅化身成为死神小学生,那眼神,贼犀利,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尤其是,当她的目光落到床边的那一壶酒,以及两个酒杯的时候,更是露出一种【以爷爷的名义发誓,真相只有一个,我已经看到结局了】诸如此类的目光。

    两个酒杯……骗谁呀,这两个不知廉耻的奸……那……那个什么什么妇,哼!幸好,要是我晚来一天,明天早上才过来的话。说不定……说不定就直接见到这两个不知廉耻的男女,光着身子搂抱着睡在一张床上了!

    贝雅重重的在心里,满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一股无名的怒火冒上心头。

    蒂亚这色狼公主。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笨蛋吴,难道神诞日的时候,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想做出更加出格的举动吗?

    笨蛋吴也是,明知道这腹黑的赫拉迪克公主图谋不轨。却老是傻傻的凑上去,被吃了也不知道。

    现在的贝雅,可不是神诞日时的贝雅了,从某个黄段子侍女的藏书丰富的图书馆里,偷偷得到的某本名字很长的奇怪的书,让她懂得了许多以前从未想过的,那些男女之间不知羞耻的事情。

    当然,仅限于懵懵懂懂的程度,连半吊子,半桶水都还算不上。要不然的话,就不会有上次无意识的足【哔】举动了。

    等等,该不会这酒里面动了手脚吧?

    现在的贝雅疑神疑鬼,看到什么都要怀疑一下,而她没有预料到的是,还真的猜对了。

    床边摆着的酒壶,里面装的酒,就是神诞日那时候,蒂亚用过的东西,写作美酒。读作媚药,是赫拉迪克族秘传的超级版【女儿红】,有了它,新婚夫妇亩产一万八。

    作为蒂亚的敌人兼战友。贝雅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去矫正蒂亚的性格,让她重拾每个女孩都应该有的廉耻,矜持。

    同时,作为阿尔托姐姐的妹妹,吾王的忠实粉丝,贝雅认为自己同样有必要敲醒笨蛋吴。让他的脑袋瓜子聪明些,眼睛擦亮些,识破蒂亚的好色腹黑本性,免得走上那条百族亲王的不归路。

    可恶……虽然不甘心,但是这家伙毕竟是阿尔托姐姐的丈夫,阿尔托姐姐似乎……也真的喜欢上了这笨蛋,所以,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拈花惹草,让阿尔托姐姐伤心呢?

    换做平时,自己才懒得去管这笨蛋吴呢,但是为了蒂亚,更为了阿尔托姐姐,怎么也不能坐视不管,必要的时候,哪怕是让自己来……

    等等等等,我在想什么啊笨蛋笨蛋笨蛋!!!

    看到贝雅忽然满脸通红,然后猛地自敲自的脑袋,我和蒂亚面面相窥,不知道这时而古灵精怪,时而又笨的可以的精灵公主,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哈呼……哈呼……”贝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恨恨的注视着对方。

    果然不愧是色狼笨蛋吴,散发出来的色狼领域,竟然连自己也影响到了,不过也太小看本殿下了,以为……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

    舔了舔忽然有些干燥的嘴唇,贝雅二话不说,端起酒壶和杯子,倒了一杯喝下去。

    “啊……”蒂亚惊呼一声。

    两名少女面对面坐着玩牌,贝雅的位置在床头方向,离床头边的酒壶杯子更近,这一连串的动作下,让对面的蒂亚,做出一副没来得及阻止的模样。

    呃,做出一副……

    “这酒……意外的好喝,比萨克水晶酒也差不了多少。”一杯下去,贝雅露出惊讶的神色,仿佛没办法接受赫拉迪克族竟然能有堪比萨克水晶酒的美酒。

    “有这么好的东西,以前怎么不拿出来招待?”她看了蒂亚一眼,气呼呼的说道。

    “这个……刚刚酿好的。”蒂亚撇过头去,躲开了对方的目光。

    不知为何,在刹那的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将头撇向另外一边的蒂亚,身上散发出浓重的黑暗气息。

    一定是我的错觉,错觉。

    “好吧,姑且相信你的鬼话……”贝雅满满不信的嘀咕着,又倒了一杯,咕噜喝下。

    “呼哈……呼哈……这酒,好像有点……有点……”第二杯下去,贝雅的脸色已经变得酡红一片,晕乎乎的,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这酒这么厉害?”我看着已经迷迷糊糊的贝雅,好奇的凑上去,嗅了嗅。

    这味道……有点熟悉,似曾相识。

    “哈哈……啊哈哈哈,我觉得是贝雅酒量太低了。”蒂亚匆匆的插在我和贝雅之间,挡住了我的视线。

    “凡凡,贝雅已经喝醉了,我们出去吧。”

    我刚想说什么。已经被蒂亚牵着手,拉到外面的过道。

    将门一关,从房间透露出来的明亮光线被牢牢的阻隔在里面,只剩下过道墙壁上的魔法火把。在摇曳的散发出昏光。

    “唉……你到是别急……”话还未落音,当门合上的瞬间,脖子一紧,已经被一双手臂挂了上来,紧接着。蒂亚手臂微微用力,脚尖踮起,那抹美丽的樱唇粘了上来。

    “嗯呜~~”我瞪大眼睛,看着紧紧贴上来的蒂亚,愣了好一会儿。

    果然还是被逆推的节奏吗?

    “蒂亚……贝雅还在里面呢。”好不容易寻到一丝空隙,在唇分喘气的短暂空隙,我连忙说道。

    “没事……贝雅已经喝醉了。”喃喃着,蒂亚根本不给我再说话的机会,立刻又粘了上来,少女的甜美。柔软,芬芳,立刻就让我迷失。

    和贝雅仅隔着一扇门,在这种地方亲昵,那种刺激和紧张感,严重的冲击着我的理智。

    “凡凡……”完全占据了主导权的蒂亚,轻轻分唇,娇媚的在我的耳旁呢喃了一声。

    “凡凡……爱我。”

    大脑轰的一声爆炸,就仿佛有什么断裂掉了般,再也忍受不住**的冲击。我一个转身,反过来将怀里的蒂亚,压在墙壁上,肆意亲吻着。大手也不安分的摸了上去,探入那薄薄的睡衣之中,将她胸前那两团硕大柔软握在手中。

    这丫头……准备的太周到了吧,竟然连内衣也没穿。

    我更加兴奋,紧紧压着蒂亚,一边伸出舌头。尽情的索取,一边加大双手揉搓的力道。

    从蒂亚嘴角漏出的醉人低吟声,似在发出更加激烈的邀请,让我全身燥热起来。

    就在这时,房里忽然传来砰锵一声。

    根据声音估计,应该是喝醉的贝雅不小心将什么东西给弄掉了下去。

    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将我逐渐远去的理智拉回,清醒过来。

    恋恋不舍的在蒂亚那丰满不逊色于小幽灵的酥胸上,再揉捏了一会,我松开紧压着她的力量,将嘴唇挪开。

    蒂亚可怜兮兮的看着我,那樱唇跟随着主人的心意,泛着诱人无比的水光,还想要更多,更多的亲热。

    “乖,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贝雅醉了,可不能放任她一个人,你也不想她将你的房间弄乱吧。”我找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理由,摸了摸蒂亚的脑袋,再次在她唇上点了一下,便匆匆的离开了。

    再不走的话,我怕真的忍不住将蒂亚给推了,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时候,魅力已经变得那么大,让人无法抑制了。

    下意识的闻了闻掌心,上面还残留着那柔软弹性的手感,以及一股淡淡的**,我不由的发出感叹。

    蒂亚小丫头,真的已经长大成熟了。

    另外一边,愣愣的摸着还酥麻敏感的樱唇,呆了一会儿,蒂亚才发出叹息,整理起凌乱的衣服。

    算了,能够和凡凡这样,已经很满足了。

    回到房间,果然,刚才的声音是醉呼呼的贝雅,将一个花瓶给打翻在了床上,又滚到了地上摔碎所发出的声音,瓶里面洒出的水寝湿了大片的床单。

    这些花,这些缎带及饰品,以及大红色的崭新床单,都是她用心准备的,平时,蒂亚的生活十分简朴,房间里哪有这些东西,就算在冰冷的夜晚,她睡的都是木床木枕。

    一切,完美的被贝雅给破坏了。

    蒂亚头疼的捂着额头,往身上掏了掏,寻找媚酒的解药。

    “蒂亚,你这小色女。”醉眼惺惺的看到蒂亚的身影,贝雅不由的愤怒叫嚷起来。

    好歹她也是精灵族的公主殿下,见识不凡,虽说现在醉了七八分,但是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感觉到了酒有问题。

    这种燥热的感觉,浑身酥软,拼命的想要发泄着什么,脑子控制不住的想起那本名字很长的奇怪的书,里面那些不知羞耻的内容,并幻想连连,书里面的那些光着身子的女性,变成了她自己,而将她压在身下肆意玩弄的那个混蛋男人……竟然……竟然是……

    莫非,这酒就是书里面提到的……媚药?

    蒂亚小色女,就打算用这媚药,让笨蛋吴就范?!

    一个激灵,贝雅终于想通了一切。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小色女得逞,笨蛋吴是我……是阿尔托姐姐的丈夫!

    这样想着的贝雅,爆发出了巨大的【正义感】,大脑晕乎乎的她,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将这些酒消灭了,蒂亚不就诱惑不了笨蛋吴了吗?

    于是,贝雅果断的,捧起酒壶,咕噜咕噜,全部喝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蒂亚目瞪口呆。

    莫非贝雅真的以为,把这壶酒喝光了,自己就没有了?

    想当初,那个盼着她早点长大,早点找个好男人,生上一打胖乎乎的孙子孙女的无良爷爷,可是足足给蒂亚埋下了十大坛这样的酒,就算真的全都喝光了,以她赫拉迪克公主的身份,想要弄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这是赫拉迪克人几乎家家户户必备的【女儿红】。

    凡凡老是叫她笨蛋公主,还真有点道理。

    哎呀哎呀,这下子,就算吃了解药也不一定能解得了了……

    ********************************************************************************************************

    感谢马勒葛.彼德酱的【十万元】飘红打赏,摸摸头的说,话说,点娘该不会以愚人节为由,将打赏没收吧。

    PS:标题透剧系列……(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