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送客
    ********************************************************************************************************

    醒了,其实是醒了吧?

    我疑心大起,等小幽灵梦呓松口的时候,紧紧盯着她的睡脸,观察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沮丧的发现,她是真的还在熟睡中。

    这也太妖孽了,那位宫廷裁缝大师错了,小幽灵何止是目光如炬,简直就是敏锐如妖,连熟睡的时候都能察觉到我的不怀好意,快成睡神了。

    看起来,似乎没办法乘她睡觉的时候进行过火的欺负了。

    但是啪啪啪的话,似乎又没有问题,我以前试过,这到底是一只什么品种的幽灵啊,却真让人搞不懂。

    思及深处,我不由的陷入了一大波的沉思之中。

    怀里抱着香喷喷软乎乎的小圣女,半躺在床,一边时不时用下巴蹭着她的月色长发,一边随手捧着本书瞧瞧,这种感觉似乎也挺不错,比红袖添香更胜一筹。

    只不过,我该恨德鲁伊太过灵敏的耳朵吗?隔着老远距离以及一扇厚实的木门,厅外的谈话声依然能隐隐约约的传入耳中。

    话题一直以那个蜜拉丝为中心围绕着。

    没办法,你想想看,她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拥有世间最优秀的歌技,可以和同为联盟歌姬的维拉丝交流心得。

    琳娅继承了拉斐尔的舞技,只可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你懂的)没办法登台表演,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舞技的热爱,和同样拥有着即使是在精灵族十大歌姬里,舞技也是排在前列的蜜拉丝,有着共同语言。

    莎拉喜欢战斗。这对蜜拉丝而言自然是小事一桩,虽然卡露洁说过,蜜拉丝因为太热衷于舞姬的职业,导致自身的实力落下了一点。但我也不会凭着这句话,就认为蜜拉丝很弱,你看排行垫底的黄段子侍女,都有着伪领域巅峰,并且最近隐隐要突破到领域境界的实力。

    两个小公主想和蜜拉丝学习舞技。大概是看了她在精灵祭上的第一舞,被深深吸引住了吧,虽说琳娅的舞技也不差,但一来她没有在大家面前表演过,没有勾起小公主的学习兴趣,二来,两个小公主也是最近才有这个闲时间去学其他东西,不必再去牧师训练营,蜜拉丝可谓是一个契机。

    同理,蜜拉丝和莱娜的话题也有很多。别忘记蜜拉丝在管理方面的才能,整个精灵祭由她一手组织操办,而精灵祭的盛大,一点也不逊色于神诞日,由此可见,她在管理方面,甚至比现在的莱娜和琳娅更加经验丰富。

    至于三无公主……无视她就好了,大多时候她都只是沉默的在一边倾听,不过要是涉及到她的兴趣爱好,就会变得滔滔不绝。

    这家伙。还真是可怕。

    我现在才发现,蜜拉丝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似乎没有任何的弱点,就连吾王偶尔也会钻牛角尖。或者表现出一些常识上的呆萌缺乏。

    而偏偏这个蜜拉丝,又是我不想去面对的人,真有一种刚刚出新手村就遇到了魔王的赶脚。

    我叹了一口气,收回心神,继续沉浸到书的世界之中。

    话说,这是禽兽公爵第几系列来着?貌似我的身边。平均隔上个一月半月就会莫名其妙的忽然多出一本,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打哪里来的,三无公主你也该给我适可而止一些了吧。

    抱着圣女看黄书,书里的主角还是我自己,做男人做到这个境界,大概就连上帝看到都得掩面叹气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怀里熟睡的小幽灵轻轻一颤,接着,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犹如睡梦中忽然遭遇敌袭的士兵一样,猛地从我怀里一蹦而起。

    于是,我放在她头上磨蹭着的下巴就遭殃了,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摸着发麻的下巴,我瞪大眼睛怒视小幽灵,不知道她做什么连起个床都如此的轰轰烈烈。

    没有平时刚刚睡醒后的迷糊表情,这小圣女如同机警的松鼠一般,瞬间从梦中清醒过来,那双荡漾着梦幻银光的眸子,死死盯着房门位置。

    我这时才恍然过来,是有人接近,触动了她的圣女警戒系统。

    如果是维拉丝她们的话,小幽灵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这么看来,来人只可能是她了。

    蜜拉丝。

    果不出我的所料,不到片刻,外面便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门没锁,进来吧。”我把书收好,发现怕生的小幽灵,这次并没有回到项链里,而是半躲在我身后,用警惕的目光盯着门口处。

    这样也好,外面的蜜拉丝应该已经察觉到里面有两个人了,要是小幽灵忽然消失,还指不定会怀疑我们两个在房间里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呢。

    很有礼貌的顿了大概一两秒的时间,门才被轻轻推开,光彩夺目,妩媚艳丽的歌姬走了进来,目光不经意间在小幽灵身上掠过后,向我恭敬的行了一礼。

    “打扰了,殿下,蜜拉丝前来向殿下告辞。”

    “哦,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吗?不如留下吃过晚饭再说吧,维拉丝她们的厨艺可是一流的。”我客套的挽留道。

    “维拉丝大人的厨艺,我已经见识过了,实在是天下少有,只可惜蜜拉丝还有些许事情需要处理,不得不强咽下这份遗憾。”

    “如此,我也就不挽留你了,以后常来便是。”我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寻思,反正也不会在精灵族呆上太久了。

    不对不对,不是答应过阿尔托莉雅,要努力和她相处,接受认同她吗?

    我拍了拍额头,看着恭顺低头的蜜拉丝,犹豫片刻。

    “难得我在家。你来了一趟,却没能尽到地主之谊,作为补偿,至少让我送一送客人吧。”

    “殿下……”

    那双眸子总是被一层妩媚湿润的水气笼罩着。看起来朦朦胧胧,似乎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蜜拉丝,终于露出一丝惊色。

    稍稍惊讶一番后,她立刻露出喜悦笑容:“殿下的一番心意,蜜拉丝就却之不恭了。”

    连客套也不打算客套了么?看来。蜜拉丝似乎很期待这一次的机会。

    再次行礼之后,蜜拉丝先一步出去了。

    “小凡,那个女人是谁,脸上的笑容就像那只骚狐狸一样,真讨厌。”蜜拉丝走后,小幽灵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对将她从最最最重要的睡梦中惊醒的蜜拉丝发表恶感。

    “十二骑士之一,冰雾之花骑士的传承者,名字叫蜜拉丝。”我随口应道。

    “哼,我不喜欢这家伙。”小幽灵哼声道。

    “反正只要和小狐狸粘上一点气息的人。你都不喜欢就是了,对吧,我的圣女大人。”我溺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是又怎么样,区区佣人,少用了不起的口气和本圣女说话。”小幽灵抗议的将我的手抓住,在手指上轻轻含咬了一口。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在外面?”顿了顿,小幽灵似乎终于察觉到了,我在她睡觉的时候擅自将她抖出来的举动。

    “这个嘛……你看,大概是你睡相太差了。转啊转啊转,不小心就从项链里面转出来了。”我摸了摸鼻子,漫天胡扯道。

    “小凡大骗子,本圣女的睡相才没有那么差。”小幽灵大怒。俏目瞪着我。

    “一定又是擅自把我抖出来对吧,老实说,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什么是奇怪的事情?”我一脸的装傻。

    “还有胆问,你这个笨蛋骑士,色狼仆人,自己说说。究竟有多少次前科了,乘着本圣女睡觉的时候睡连……呜呜呜~~~”

    察觉到某个敏感词即将脱口而出,在小幽灵还没来得及说完的时候,我就赶紧的捂住了她的小嘴。

    不就是有过那么两三次的前科吗?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这只彪悍的幽灵圣女,性格究竟是向谁学来的。

    “咳咳,时间不早了,你刚刚也看到了,我现在要去送客,难得醒来了,先去和维拉丝她们打声招呼,晚饭也一起吃吧,可别再睡过去了。”

    将小幽灵抱着往床上一放,往头上摸了摸,在她不满的目光注视中,我落荒而逃。

    蜜拉丝就在门外不远处,像站岗的士兵一样笔直挺着娇躯,等着我出来。

    “蜜拉,没有必要那么拘谨,又没有旁人看着。”

    “真的可以吗?”蜜拉丝眨了眨眼,若有深意的笑道。

    “我觉得还是随便一点比较好。”率先迈出脚步,我轻声咳嗽道。

    老实说,无论是客客气气的蜜拉丝,或者是原形毕露的蜜拉丝,都让人吃不消。

    “那我就不客气了,殿下,要一直保持这样还真有点累,就像在舞台下面也要穿着舞服。”

    立刻,原本像一丝不苟的骑士般,巍然正步的蜜拉丝,步伐就变得轻松随意起来,跟着举起双手,伸了一个懒腰,将她那凹凸有致,成熟丰满的娇躯尽情舒展开来。

    我的目光有点不知道该往哪放,眼前这具娇躯所散发出来的诱人气息,或许仅次于那只小狐狸。

    “殿下,蜜拉丝有一个问题,早就想问一问殿下。”舒展身姿后,蜜拉丝的口吻也变得更加轻快和富有感情。

    “哦,有什么问题?”

    “殿下……是不是一直在避着我,不愿意见我?”

    “咳咳咳——!!”我被一口口水给呛着了,咳嗽了好几声。

    竟然直接就奔向主题,放松下来的蜜拉丝,好像变得更加可怕了。

    “抱歉,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蜜拉丝看着我,微笑着眯起了双眼,脸上可没有一丝抱歉的意思,似乎打定了注意,要在现在问个清楚,弄个明白。

    沉默片刻,想起和阿尔托莉雅的承诺,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直视着蜜拉丝静静凝视着我的目光,微微一笑。

    “被看出来了吗?也是,虽说你忙于精灵祭,我在巡察边境,似乎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因素,但是如果不是一直避着的话,也不可能到今天才见面。”

    “殿下能够坦诚,蜜拉丝十分高兴。”

    大概是见我如此爽快的承认了,蜜拉丝微笑眯着的眼眸,睁大了一些,连带着瞳孔之中那层厚厚的水雾,似乎也散开了许多,变得更加清澈明媚。

    “原因,你能猜得到吗?”既然把话说开了,心知躲不过,我便主动的问道。

    “猜到了几种,还是请殿下直接解释吧。”轻点下巴,摆了一个思考的姿势后,蜜拉丝十分狡猾的避开了我的问题,并且做出反击。

    “其实,或许你已经猜到了。”我并不打算和蜜拉丝斗嘴,玩文字游戏,既然她这样问了,那我就直说吧。

    “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取代雪莉尓的存在。”

    得到我的答案,蜜拉丝沉默了好一会儿,黄昏宁静的路上,只剩下我们的脚步在轻轻发出声音。

    “殿下……应该是这个世上唯一见过雪莉尓大人的人吧。”许久,蜜拉丝才低声柔柔的问道。

    “应该说,是唯一见过她的灵魂的人才对。”

    “果然如此。”不仅没有因为我的回答而生气,相反,蜜拉丝露出了灿烂笑容。

    “雪莉尓大人果然厉害,现在的我还远远比不过。”她这样说道,没有一丝沮丧,那双朦胧柔和的美目,反而闪烁着好奇,兴奋,自信的色彩。

    这一刻,我为蜜拉丝身上散发出来的美丽光芒而失神。

    那是只有伟大之人,或者未来注定要成为伟大之人,才能拥有的人格和灵魂的闪耀光芒。

    我忽然明白了。

    和阿尔托莉雅一样,蜜拉丝并不满足于传承者这个身份,她不想输给人妻骑士,或者说,想要超越对方。

    无论将来能不能做到,至少这份勇气,以及不服输的,勇往直前的精神,值得尊敬佩服,拥有这种灵魂的人,怪不得阿尔托莉雅说我会很快认同和接受蜜拉丝。

    ********************************************************************************************************

    呃,喜闻乐见的周末松懈系列,玩游戏玩过头了,把自己给玩坏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