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可战胜的中二少年艾利亚斯
    ********************************************************************************************************

    现在可不是吐槽的时候,谁能告诉我龙妖巫究竟是什么玩意?

    望着昏过去的小亚瑟王,再看了看不能自理的死狗,我陷入了混乱之中,看来我的预感没错,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黑龙艾利亚斯到底还是突破了封印,照小亚瑟王和死狗现在的样子看来,这次的谈判并不怎么成功。

    话说回来,如果我和阿尔托莉雅不跟过来,会出现这种状况吗?出于一颗探究自身悲剧属性的心理,谁能给台时光机我试试看?

    “阿姆露迪娜,你带这小家伙先离开。”

    我将小亚瑟王塞到了阿姆露迪娜怀里,阿尔托莉雅也反应过来,顺手也将死狗递了过去。

    喂喂,那金色小动物就留下来吧,还有用处,等会当成艾利亚斯的诱饵就好了,万一打不赢的话,直接将它一扔,说不定艾利亚斯的某种抖M狗属性发作,就控制不住身体返身跑去叼回来呢?

    不是号称百分百躲闪吗?嗯哼?

    虽然心里颇有微词,但我还是忍住没有说话,天知道这只金毛狗是不是在装死,万一偷偷竖起耳朵听到了我在编排它,还不知道会怎么报复呢。

    “祝陛下和殿下武运昌隆。”

    阿姆露迪娜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面对艾利亚斯只不过是徒添麻烦而已,没有多说,她干脆利落的将小亚瑟王和死狗在怀里搂起,转身一跃走了。

    “接下来……”

    我回头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心有灵犀的,她也正看向我,美丽威仪的面庞上。带着坚定的微笑。

    “似乎,就算我劝你离开,你也不会答应的样子。”我挠了挠头,叹一口气。

    “这就是所谓的……夫妻默契吗?”

    身穿纯白色铠甲。白色礼服点缀的阿尔托莉雅,笑容有点犯规的耀眼和甜美。

    “这时候能以丈夫的身份让你离开吗?”我还是有点不死心。

    “这时候我是女王陛下。”阿尔托莉雅摁着胸口,下巴微微扬起。

    “你的角色转变的可真快!”

    “那是因为凡太爱操心了,老是想一个人努力可不行,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盾】。”

    我:“……”

    是我的错觉吗?什么时候阿尔托莉雅也变得如此伶牙利嘴了。不过,这种夫妻相声也不错呢,偶尔和阿尔托莉雅做一做的话,或许能够成为不错的相声组合?如果再加上小亚瑟王的话,新奇度不会比米迦勒路西法和龙王坐在一起斗地主来的小吧。

    “可千万别逞强。”我伸出手。

    “这句话,我至少要给凡补上十次。”阿尔托莉雅也伸出小手。

    两只手紧紧牵在了一起,很温暖,很安心。

    “凡的手……在颤抖。”

    “那是,害怕【打败世界之力强者的凡长老被反抽了一脸】这样的新闻出现。”我自嘲的笑道。

    说不害怕,那是绝对在骗人的。当初的痛苦蠕虫哈里路,最多最多只能算是刚刚踏入世界之力的新兵蛋子,还不能很好的运用世界之力的能力,而黑龙艾利亚斯可是世界之力巅峰的高手,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客气的说,就跟普通人和冒险者的差距一样。

    岂止是害怕,都快吓尿了,如果身后不是有着数以亿计的精灵,以及自己心爱的妻子妹妹女儿。我恐怕早就掉头跑人了。

    “凡,无论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阿尔托莉雅的温暖小手反握一下,紧了紧。

    虽然不是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出奇的,心里平静了很多。

    就是这时,一股绝强的力量气息,从远处爆发开来,空气之中的重力瞬间就增加了百倍,可以看到气息所过之处。地面崩塌,树木,石头,乃至空间,一切都被压缩成诡异扭曲的形状。

    我和阿尔托莉雅并没有躲闪,如果仅仅是连这股气息都承受不了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也别打了,直接伸长脖子等对方一剑划过更痛快。

    虽然做好了准备,但还是有些低估了这股力量,在被压迫的时候瞬间开启了领域,我和阿尔托莉雅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在这股绝强气息的笼罩之中,身体剧烈晃动,就仿佛被一个巨大的拳头狠狠砸下来,身体一矮,两条腿陷了下去,直至膝盖。

    “情况……好像有点不妙啊。”好不容易适应了这股压力,我艰难的转过头,朝阿尔托莉雅露出一个难看笑容。

    “这就是……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吗?真是难以相信……”或许是第一次面对这样强大的力量,阿尔托莉雅的神色变得凝重无比。

    “说起来,阿尔托莉雅,你知道龙妖巫……究竟是什么东西吗?”我打算说点别的转移一下这股力量带来的心头压力,无论是我还是阿尔托莉雅。

    “我也不大清楚。”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略作沉思。

    “根据书上所说,似乎是在末日之战前后,一名巨龙族高手发明的禁术,将龙族自身强大的**,全部转换为能量形态,借此获得几乎永生的能力。”

    “原来如此,艾利亚斯或许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将自身变成纯能量体,借此得以摆脱封印?”

    我觉得阿尔托莉雅太谦虚了,这不是摆明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么。

    “或许吧,不过没想到,它竟然会选择这种残酷的方式。”

    “莫非龙妖巫是一种禁忌不成?刚才小家伙也说了大逆不道,自甘堕落什么的。”我回忆起小亚瑟王说过的话,不由好奇问道。

    “嗯,没错,龙妖巫是一种绝对的禁忌之术。”这一点阿尔托莉雅到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种禁术,有违自身,有违他人,有违天地。”

    “什么意思?”

    “有违自己。放弃肉身,不仅仅是等于抛弃了自己的血脉,传承,身份。而且过程也十分痛苦,想想看,要主动将自己的**一点一点的转化为能量。”

    “的确……”我试着想了想,立刻就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无法很好的想象出来,但我试着做了一个比较——自己用刀将自己的肉一片一片刮下。然后泡入硫酸之中待其慢慢腐蚀融化,肉切完了后,就是内脏,然后骨头……直至身体的一切部位。

    而且,这切下来的一块块肉和内脏,一根根骨头,还是和灵魂连接着的,在硫酸之中本体也能感受到无尽的腐蚀痛苦,**,以及灵魂上的。

    龙妖巫的转变过程。恐怕比这个还要痛苦上百倍,如此让人受折磨的办法,光是这一点,都绝对可以称之为禁术了,换成是我,就算被封印到死,也绝对不会用这种办法脱困。

    见我打了一个冷战,深刻感受到了第一点的可怕,阿尔托莉雅继续说道。

    “有违他人,意思更简单。刚才阿姆露迪娜也说过了吧,战场上的尸体无缘无故消失。”

    “莫非这个禁术,还要用到大量的生命献祭?”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我点了点头。这还真是简单易懂的禁忌。

    “最后一个,有违天地,其实也很简单,巨龙一族本来就是天赐之子,和天使一族在创始之初就已经出现,并称为创世二种族。是天地之间最强大的种族,已经拥有了那么多的它们,如果还不满足,试图获得永生的话,绝对会为天地所不容,不仅仅是创造使用这个禁术的人,恐怕整个种族都会因此遭到毁灭的惩罚。”

    原来如此。“我表示可以理解,简单来说,上帝的意思就是:尼玛的老子给你盖了最好的房子,给了你大把的钱花,给了你最新鲜的玩具,如今你还不满足,想要逆天而行,拿着棍子捅老子的菊花?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灭了你再说。

    “所以说,龙妖巫的出现是巨龙一族绝对不能容忍的逆鳞,每一次出现,哪怕是倾巢而出,付出无数伤亡代价,巨龙也会将其扼杀。”

    “那岂不是说,艾利亚斯命不久矣了?”我精神一振,看到了新的希望。

    “没错,巨龙一族绝对不会容忍它存活于世。”阿尔托莉雅很肯定的应道,但是神色并不乐观,附耳小声对我说道。

    “现在我们还是先想想看,究竟能不能在艾利亚斯的手上拖延一些时间,等待龙族高手的到来吧。”

    我:“……”

    的确,虽说艾利亚斯的命运已经注定,但是现在还不是拍手庆幸的时候,在它悲剧之前,我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避免被注定要悲剧的人先给悲剧了。

    忽地,散发出恐怖力量的气息高度聚集起来,抬头一看,在让人战栗的气势之中,一道身影正缓缓自半空之中凝聚,由淡淡的影子,逐渐变得凝实起来,最后形成一个高大威武的死神。

    能量凝聚而成,宛若实体的灰色斗篷,熊熊燃烧着来自地狱的黑色火焰,斗篷里面是一团虚无的,仿佛能吸入灵魂的漆黑,只有帽子里面亮起了两道猩红眼睛。

    如果再加上一把巨大的镰刀,眼前这个足足有七八米高的能量体,就是活生生的死神形态无疑。

    “很感谢你的说明,很详细,免去了本大爷一番口舌。”

    灰色的斗篷在风中凛冽吹鼓着,斗篷里面突然发出一声嘶哑阴冷桀骜的笑声,那副口吻,那种气势,就仿佛它是舞台上的主角,正在享受着无数灯光的照耀。

    仿佛验证着我的猜测般,死神斗篷两边突然鼓了起来,就好像里面的人正在自我陶醉的展开双手,高高在上,以天地为舞台。

    死神的造型,本大爷的自称,还有这种自我陶醉的性格,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型重度中二症状患者啊!!!

    不过,却是个拥有着随意草菅人命的力量的中二,这样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

    我苦笑着想道。仅仅是艾利亚斯刚才一个伸展双手的动作,就引起了能量风暴,让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双腿再次陷入地面一分。

    “话说回来,精灵族也太不把本大爷放在眼里了。就派你们这两个小虫子当前锋?”

    自我陶醉完毕以后,那双帽子里的腥红双眼,落到我和阿尔托莉雅身上,不可置信的问道,那种口气和目光。就像是在看疯子傻子一样。

    虽然很让人火大,但光是被这双眼睛注视着,身上的压力就倍增了许多,我只能勉强抬起头,冲艾利亚斯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怎么,不行?对付你,我们两个就已经够了。”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面对本大爷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艾利亚斯不怒反笑的仰头笑道。突然笑声一止,把头一低,目光狰狞的注视着我。

    “为了表示敬意,本大爷就特地留你一条全尸。”

    “那还真是多谢了,但是你这样说,我却连感谢的机会都找不到,貌似,你现在连尸体都没有了,我想留也留不了。”实力不如,口头上的功夫我可不愿意输给对方。

    “你这小虫子。只会呈口舌之利,找死!”

    果然,这个中二少年立刻勃然大怒,一副要出手的样子。不过目光触及到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却突然停下来,似发现什么般,发出一声轻咦。

    “亚瑟……亚瑟王?你怎么变大了?还变成了这副模样。”

    听到艾利亚斯的疑问,我和阿尔托莉雅不由的面面相窥,随即想到什么。明白了艾利亚斯为何有此一问。

    “本王是亚瑟王陛下的传承者,现任精灵女王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上前一步,堂堂正正的说道。

    喂,我说这样自曝身份好吗?

    “不可能……那为什么……我知道了,原来如此。”艾利亚斯却并没有在意阿尔托莉雅的身份,这样喃喃了几句,突然恍然了什么。

    “我知道了,亚瑟王是借助了她的传承者,也就是你的身体和力量,再度复活,所以连模样也变成了你的模样,但是因为你这个继承者太弱小了,导致它连当年的十万分之一实力都没有。”

    我勒个去,这家伙还真是神了,竟然猜了个**不离十。

    我瞪大眼睛看着艾利亚斯,看来,当初小亚瑟王告诉我们,这家伙是巨龙一族的天才,还真没有半点的水分,这家伙,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中二少年。

    “哼哼哼,气势到是有几分像,不愧能获得亚瑟王的传承,但是,太弱了!”艾利亚斯冷笑着,突然之间就出手了。

    只见从斗篷里面的漆黑一团中,突然伸出一只黑色爪子,朝阿尔托莉雅轻轻一指。

    “?!”

    突兀间,阿尔托莉雅的脚步一沉,咬了咬牙,将胜利之剑竖于胸前,打算硬扛下来。

    “小心!不要!!”

    我也反应过来了,见阿尔托莉雅做出这种动作,大惊之下,连忙飞扑过去,将她拦腰抱起来闪到一边。

    以分毫的距离,一股无形恐怖的力量自身后掠过,等抱着阿尔托莉雅站稳,回过头,她刚才所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团漆黑虚空。

    是的,不光是大地,泥土,连承载这些的空间,都已经完全被泯灭了,所以只能用虚空来形容。

    “凡,没事吧。”

    被我抱在怀里的阿尔托莉雅,更清楚的看到了我身后发生的一幕,知道刚才那一击的恐怖,她连忙问道。

    “我没事,还好躲的及时,要不可就惨了。”我脸色有点发白的摇了摇头,随即将冰冷不屑的目光投向艾利亚斯。

    “亏你还是强者,竟然用这种偷袭和卑鄙的小手段。”

    不说突然出手偷袭,刚才阿尔托莉雅明明是想躲开了,却被它使用了一些不入眼的小手段,将阿尔托莉雅陷入泥土之中的双腿一扯,硬生生让她的身形顿了一顿,结果才不得不举剑硬扛,还好我发现的早,不然现在阿尔托莉雅已经受伤了。

    “哼,多管闲事!”

    被我看破,艾利亚斯恼羞成怒的将刚才那只黑色爪子,朝这边猛地一挥。

    来不及出声提醒,我继续将还抱在怀里的阿尔托莉雅搂紧,全力一蹬,闪电般的掠了出去。

    还好,艾利亚斯错估了妖月狼巫的速度,这种攻击根本不可能……

    心里这样侥幸的想着时,突然间,那股明明应该已经闪过去的力量,却横扫在了眼前。

    障眼法?不对,怎么可能,竟然将如此强大的攻击隐藏起来,瞒过我的感知!

    我心里咆哮一声,只来得及举起冰冻之剑,挡在面前。

    “凡,别忘了还有我!”就在这时,怀里的阿尔托莉雅也大喝一声,胜利之剑高高举起。

    双剑合璧,齐齐向艾利亚斯的一击迎了上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相碰。

    “轰————!!!”

    一声撕裂空气的震鸣,两道身影急速弹出,砸落下来,在地面上擦出一条数百米的沟壑,狼狈不已。

    “没事吧,阿尔托莉雅。”

    “我没事,到是凡你承受了大部分的力量……”

    沟壑之中,我连忙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发现她只是纯白色铠甲和礼服弄脏了一些,身上并无大碍,顿时松了一口。

    “我也没事。”迎向阿尔托莉雅的担忧目光,我摇了摇头。

    大概是艾利亚斯这一击过于诡异,以至于在攻击力方面有所欠缺,虽然让我和阿尔托莉雅看起来狼狈不堪,但实际却并没有受伤……(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