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莎拉,参上!
    ******************************************************************************************************

    数十分钟后,在小孩子们的带领……哦,不对,是在本德鲁伊英明神武的引路下,这群迷路的可怜精灵孩子,终于被我带到了森林的出口,她们大声哭着拥抱着,发出逃脱升天的喜悦呼唤。

    “亲王殿下……为什么要哭呢?”小精灵布可看着我,好奇问道。

    “小布可长大以后就会明白,大人的世界很复杂。”我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用深沉嘶哑的成熟声音说道。

    “哦,亲王殿下不哭~~~”小布可温柔的伸出小手,帮我擦拭着眼角,那嫩呼呼的柔软掌心,格外的温暖,让我一下子就得到了名为萝莉能量的东西,振作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带着小布可等人,我们终于回到了人群聚集的广场处,小布可她们的父母,早就已经急的团团转,见孩子回来,一个个都快哭出来了。

    “看,以后可别让父母担心了,约定好了哦。”在小布可的父母激动迎过来之时,我轻轻在她耳边说道,然后在她面前晃了晃尾指。

    “嗯,亲王殿下,约定好了,小布可绝对绝对不会违反约定。”小布可娇憨的点了点头,突然凑上来,在我的脸庞上亲了一口。

    “亲王殿下,布可走了,长大以后,一定一定会去找您~~~”从我怀里跳下来,迎向父母的怀抱之中,小布可还不忘记回头朝我招了招手,这样坚定地说道。

    我:“……”

    为什么我总是能遇到这么固执的小萝莉呢?当初的蒂亚也是,话说回来。那时候的蒂亚还能算是萝莉吗?

    在这几位父母千恩万谢的鞠躬中,我点了点头,心头颇为困惑的转身离去。

    “大人~~~”

    本来想去找琳娅她们,可是没等走多远。还在广场处,她们反而先发现我了,这不,琳娅已经在那边挥起了小手。

    也只有她们才能从蚁族一般的众多斗篷冒险者之中,一眼就发现我的存在。

    “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看看不光是琳娅。其他女孩也在,我不由惊讶的问道。

    “在帐篷里呆着无聊,出来走一走,爱丽丝呢?”琳娅娇俏的背着小手,上半身微微压低,将脸蛋靠近过来,好奇的打量着我身边。

    “还不是回去睡了,这懒虫。”我指了指项链笑骂道。

    “哥哥,战斗已经开始了吗?”被克罗蒂亚搀扶着,受到众星拱月待遇的莱娜。上前一步,柔声问道。

    “嗯,已经开始一小会了,不过敌人现在的总体实力远弱于我们,有阿姆露迪娜在指挥,没什么大问题。”

    “阿姆露迪娜骑士的确很优秀,有她在的话,大家都能够松一口气。”莱娜嗯嗯的点着头,一副很老成的样子,在我眼里更显可爱。

    “你呀。担心好自己就行了,小笨蛋。”我忍俊不禁的伸出手,在她雪白柔软的长发上轻抚着。

    “爸爸爸爸,刚才那个小女孩是谁?”我这边才刚刚和莱娜亲昵完。两个小公主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我的斗篷,好奇问道。

    刚才那个女孩……指的是布可吗?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大家。

    “没想到……那枚银币就是她赠给吴大哥的。”大家都对如此神奇的命运安排,纷纷惊叹了起来。

    “那个叫布可的小女孩,和爸爸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没错没错,一直粘着爸爸。”

    两个小公主的注意力却显然不在此。你一言,我一语的问道。

    “这个……因为帮了她的忙,所以才……”我微微感受到了两个小公主吃醋的压迫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爸爸对小女孩的吸引力,还是那么大,是吧,西露丝。”

    “不好好看住爸爸的话,立刻就会被小女孩拐走。”西露丝露出一副无奈而担忧的神色。

    喂喂喂,为什么要咬紧【小女孩】三个字,还有被拐走是怎么回事,我好歹也是怪叔叔吧,怎么可能沦落到被萝莉拐走?

    “你们两个呀~~~都在说些什么?”

    看着双胞胎注视自己的一模一样的明媚乌黑眼睛,脑后笔直漂亮的左右马尾,随着主人着急的情绪而轻微晃动,我伸出手在她们的精致脸蛋上各捏了一把。

    “西露丝和艾柯露一定是吃醋了,害怕那个叫布可的精灵小女孩抢走了她们的爸爸。”看到这副情形,其他女孩不约而同的呵呵笑道。

    脸蛋泛起一阵害羞红晕,但是西露丝和艾柯露并没有反驳,而是紧紧搂住我的两条胳膊,还真是那么回事。

    “就算我想让小布可做我的女儿,她的父母也不会答应吧。”我连连摇着头。

    咦,大家怎么不说话?

    “怎……怎么了,你们到是说话啊!”我慌了,这种谜之沉默是怎么回事,是在表示无言的反对吗?

    “大哥哥的话……还真是难说……”连最最信任我的莎拉,都这样不确定的嘀咕了一声,更是让我沮丧无比,感觉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一样。

    “西露丝和艾柯露相信爸爸。”两个小公主睁大乌黑明亮的眼睛,对我投以信任的目光,让我重拾起了光明。

    呜呜呜,世上果然只有女儿好呀,我差点就没抱着两个小公主委屈感动的嗷嗷大哭起来。

    “西露丝和艾柯露相信爸爸哦,绝对不会随便给我们增加妹妹,对吧。”两个小公主面带着俏丽无比的微笑,用信任的眼神看着我。

    “……”

    一瞬间,我从她们的笑容之中读取到了某种强大的魄力,而不得不艰难的咽着口水,点了点头。

    “当然,和维拉丝妈妈她们生的小宝宝除外。”西露丝和艾柯露想到了什么,补充说了一句。

    “咦……咦咦?!小宝宝……和大人的……小宝宝……”一直站在旁边微笑的看着这场父女剧的维拉丝。表示躺着也能中枪,发出像是突然受到惊吓的小狗狗一样的可爱惊呼声。

    喃喃着【小宝宝】这个让她无力抵抗的词语,似乎联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维拉丝看了看左右一眼。发现大家都在用打趣的目光看着她,俏脸呼的一下就烧红冒烟,身子摇摇晃晃了几下,倒在了希尔曼雅的怀里,昏迷过去。

    这还真是永远都看不腻的剧本啊。从希尔曼雅那里接过维拉丝,捏了捏她昏迷中犹自滚烫的俏脸,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哥哥~~”

    携着动人心扉的香风,小萝莉莎拉凑了上来,那双天使一般纯净璀璨的绯色瞳孔,闪烁着亮晶晶之色,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嘴里发出带着些许恳求的娇甜腻声。

    多年的老夫老妻,让我一下子就猜出了她想要做些什么。

    “让我好好想一想。”手指轻点在莎拉柔软的娇唇上面,阻止了她的话。我闭目沉思起来。

    有我在,有众多高手明里暗里的保护,这种情况的话,应该可以放松一下警惕,给予少许的自由空间让她们磨练一下。

    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在脑海之中过滤一遍,最后,我点了点头。

    “太好了~~~大哥哥最好了。”莎拉喜不自禁的抱上来,在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众多女孩中,也只有她最好战。最渴望变强大。

    “你们跟我来吧。”

    白光一闪,我已经变身了妖月狼巫,从现在开始,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精神力在整个拉鲁拉镇外围的战场上一扫而过。眨眼功夫后,我已经有了选择,领头的迈出脚步。

    一会儿后,我们来到拉鲁拉镇的边缘,城墙脚下。

    如果将阿姆露迪娜率领的精灵队伍,与变异怪物魔兽大军正面对抗的那一边城墙。当做是正面的话,那么这里就是背面,受到的攻击力度最小,那些从凌乱的敌人大军之中脱离四散的变异者,经过两边侧面的城墙洗礼后,才能侥幸来到这里,数量已经不是很多。

    饶是如此,也绝对比在野外历练的难度要强,历练时,遇到大群的无法匹敌的怪物,可以选择悄悄绕过去,战斗乏累了,可以停下来整顿休息,而在这里,却必须和不断涌上来的敌人战斗,根本没有选择躲避和休息的权力。

    “前人止步,这里是战场,无论你们是谁,都请速速离去。”城墙脚下自然也有精灵战士把守,见我们一行到来,估计是没有看清莱娜和希尔曼雅,也不认识我的妖月狼巫形态,所以上前一步制止道。

    “无礼,这可是亲王殿下,还有联盟尊贵的客人们。”希尔曼雅上前一步,大声喝斥道。

    “是……是希尔曼雅队长!真的是很抱歉,没有认出亲王殿下以及各位大人。”

    这名士兵显然认识希尔曼雅,闻言立刻惶恐的低下头。

    “无妨,你做的很好,但愿我们的到来不会给诸位添麻烦。”

    我罢了罢手,在妖月狼巫状态下,只要认认真真的说话,就连自己也能感觉得出,语气之中的确会有一股让人肃然起敬的,类似神官祭祀般的庄严神圣感,这大概也是妖月狼巫这副形态的天生力场和气势。

    可惜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熟悉我的人,从来就把名为【凡长老的气势】之物当做节操一样看待。

    “哪……哪里,亲王殿下的宽宏大量,我等铭记于心,这边请。”精灵士兵们不由的把身体挺得笔直,大声应道,然后引着我们走上城墙。

    “小心点。”

    不用我说,克罗蒂亚已经将莱娜掩在身后,希尔曼雅也将两个小公主保护起来,哪怕是有一只蚊子进入她们的警惕范围,也会遭到毫不留情的绞杀。

    往城墙脚下一看,果然,这里的战斗比起城墙正面。由阿姆露迪娜亲率的精灵大军与敌人正面抗衡的场面相比,连小巫见大巫都不足以形容,只有时不时寥寥的数十数百只变异者从侧面城墙绕过来,身上还多少带着一些伤口。便张牙舞爪的冲上来,试图来个【前后夹击】的战术。

    当然,因为如此,背面城墙守卫的士兵数量也最少,数了数。偌大的城墙脚下只有不到两百名精灵士兵,估摸一个中队的数量。

    虽然数量上还占据了优势,但城墙太宽了,变异者都从一个地方涌上来还好,如果是分散进攻,那么就不得不在战斗之余,还得来回奔走,也是极为考验指挥者的能力。

    在我们站在城墙上观战,没多久后,这些士兵们迎来了一波数量较大的变异者的攻击。

    这群变异的怪物魔兽。在正面冲锋时不小心散的太远了,别说正面城墙,连侧边城墙都没摸到影子,来来回回在森林里兜转了好几圈,最后竟然柳暗花明,让它们误打误撞来到了最薄弱的城墙背面。

    此时,这群数量约莫有三四百,精神饱满,毫发未伤的怪物魔兽部队,察觉到似乎有软柿子可以捏。立刻就狰狞狂叫着从森林里冲出来,形成一小波的集团冲刺。

    一时间,这边的精灵战士都慌了,如果这群敌人是从一个点冲过来。这样还好,虽然在数量上处于劣势,但是大家都有信心,凭着小队之间的默契分配合,完全可以将这些没有丝毫纪律可言的敌人绞杀当场。

    但是这群敌人却是分散的冲过来,让人顾接不暇。

    就连被阿姆露迪娜所信任。将城墙背面的安全完全托付给她的那名精灵指挥官,也露出了愁色。

    这可怎么办才好,莫非自己所守卫的城墙,真的要第一个开启防御魔法阵?这样一来,不但守卫这里的士兵们会感到脸上无光,自己也辜负了阿姆露迪娜大人的期望。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拉鲁拉镇人民的生命安全,比什么都要重要。

    指挥官咬咬牙,举起右手,正要开启防御魔法阵。

    就在这时,一团熊熊的烈焰,落在了她的旁边。

    不,不是一团烈焰,而是一名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的娇小身影,从这道身影上面散发出来的火焰力量实在太凝聚了,宛如太阳一般夺目,以至于让指挥官的脑海之中,下意识的当成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靠近。

    “这里,就交给我吧。”

    斗篷之中,传出了一道少女的悦耳冷澈声音,散发着如此炙热的火焰温度,但是声音气势却冰冷无比,偏偏这种强烈的矛盾感又让人产生不出突兀的感觉,仿佛对于斗篷里面的少女来说,就应该如此才对。

    不等惊讶的指挥官说话,黑色斗篷嘶啦一声被掀开,纳入物品栏之中,伴随着漫天的,被火焰之磷萦绕着的粉红色长发高高飞舞起来,指挥官的嘴巴越张越大。

    这是……这是何等美丽的少女。

    就算用尽精灵族所创造的一切华丽辞藻,也无法完全形容其绝丽的容姿,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哪怕是女王陛下,如果以容貌比之的话,也完全不是对手。

    被火焰所眷顾的少女,在焰火之中娇小却又威风凛凛的身姿,散发出漠然冰冷的气势,将火与冰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仿佛自火中诞生,与火焰共舞,绝美的容貌,在妖艳的火光衬托下,让人忍不住为此美景而窒息。

    一声清脆剑鸣,通红的长剑已经握在少女手中,娇小的身体在轻轻一蹬中自原地消失,眨眼间已经出现在了对面,所过之处,一条直线的焰光从两头叫嚣着的变异刺木魔身上穿过。

    刺木魔的庞大身躯顿时静止下来,几秒过后,焰光划过之处,它们的身体笔直断开,化为四截,忽地熊熊燃烧起来,变成四团巨大火球,直至燃为灰烬。

    “莎拉妹妹的英姿,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着迷啊。”

    还没等指挥官回过神来,另外一道让人感到亲切无比的甜美声音,跟着传了过来,转头一看,又是一名斗篷少女出现,落地之后,将身上的黑色斗篷优雅脱去,露出只比刚才的火之少女略逊一丝半点的绝美容貌,墨绿色的柔顺长发,被一根精致系带于肩胛处的位置束缚起来,是已为人妇的成熟打扮,加上那亲切柔和的笑容,天底下恐怕没有人能够抗拒得了她的魅力。

    手握着金色法杖展开了攻击,这名亲切成熟的美丽少女,战斗的方式虽不像那名火之少女来的威风凛凛,但却让人给有一种智珠在握,如沐春风的睿智,三系魔法信手拈来,不追求一击毙敌,但是每一次攻击,都能准确命中敌方的最薄弱之处,让战场上的局势变得更加明朗起来……

    ******************************************************************************************************

    呼呼呼,这几天……工作累死了,不过再过了明天就是幸福的周末了,小七,你要坚持住啊啊啊!女神赐予我力量!!!(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