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只求一剑,死而无憾
    一直到接近监察院的时候,沉默了大半路的军师才苦笑着开口道:“老板,我觉得还是太急了。”

    秦微白神游物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军师的话,好一会,她才摇了摇头:“现在的时机正好,天澜的身体太过完美,此时虽然重伤,但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趁着他虚弱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解决一切。”

    她的语气普普通通,但却无比的坚决。

    军师的内心愈发苦涩,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李天澜殿下如果不参与最终的决战……”

    秦微白伸手拢了拢耳边的发丝,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脸,柔声道:“他已经做了他可以做的一切,接下来是我的事情。”

    军师沉默不语。

    东欧乱局到了这一步,任何人都无法翻盘,神圣双榜支离破碎,黑暗世界动荡不堪,仅存的几大势力都有着不能退却的理由,轮回宫酝酿了多年的计划中途出现了很多意外,可大势却自始至终都不曾偏离。

    以整个黑暗世界为棋局,如今的杀招尽数都集中在了东欧。

    赢?

    轮回宫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赢。

    这个计划从三年多前的天都决战正式开始,但暗中却已经酝酿了更长的时间,所有的准备,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厮杀目标只有一个。

    不是赢。

    而是自毁。

    从最开始的时候,秦微白就是想拉着轮回宫跟整个黑暗世界同归于尽。

    接下来是轮回宫的事情。

    但也是秦微白一个人的事情。

    军师转头看着秦微白。

    她纤长白嫩的手指点开了车窗。

    傍晚的风吹进车厢,她的发丝轻轻飘舞,幽香浮动,美的如同一场盛大而虚无的梦幻。

    “圣徒近期突破无望,我的伤势有所好转,但也难以发挥全力,核心即便完好,老板又如何能够重现十三重楼?”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轮回十二天王中,他和圣徒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却绝对是最顶尖的战力之一,而且同样是最顶尖的高层,所以他们自然清楚秦微白从多年前就开始酝酿的计划。

    这个计划一开始就可以看到结局。

    所以它有一个无比坚决的名字。

    终结日!

    以一剑之力终结一个时代。

    局势发展到这种程度,轮回宫早已做完了所有的前期准备,接下来甚至不需要在谋划什么。

    终结日计划,最重要的是拉所有黑暗势力下水。

    这一步里隐藏着无数的细节,而如今早已完成。

    所以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剑。

    能够终结整个时代的一剑。

    那自然是天骄之剑。

    而且还是天骄最巅峰时期最强的一剑。

    那会是武道真正的巅峰与终点,自有武道以来最强的一剑,或许有人可以与之并肩,但却完全无法超越的天骄之剑。

    但这个时代却没有天骄。

    想要复制天骄最巅峰的一剑,谈何容易?

    轮回宫的十二天王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在很久之前,秦微白就开始准备十三重楼。

    十三重楼不是剑。

    而是阵。

    甚至可以说是黑暗世界规格最高的剑阵。

    也是那一剑的起手。

    “十三位半步无敌……”

    军师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一开始就将他和圣徒隔绝在外的计划。

    但秦微白要去哪里凑十三位半步无敌境高手组成十三重楼剑阵?

    “秦族有两位是多年前就计划好的。”

    秦微白平静道:“林族可以出三位。”

    “叹息城方面,司徒城主伤势极重,但还有一剑之力。”

    “我们轮回宫这两年秘密培养了两位,虽然同样只有一击之力,但也够用。”

    军师默默计算着数字。

    秦微白的眼眸看着越来越近的监察院,平淡道:“李氏必须借我两位半步无敌,这个阵容,李鸿河拿得出来。”

    “东城家族也有一位。”

    军师皱了皱眉:“还有两位!”

    如果算上他和圣徒,十三位半步无敌,结阵十三重楼。

    一切刚刚好。

    秦微白看了他一眼,平静道:“另外两位出自新教。”

    新教!

    军师浑身微微一震,默默想着,这就要掀开所有底牌了吗?

    “是时候了。”

    秦微白说道。

    军师沉默着点头,又摇了摇头,最终保持了沉默。

    前方已经出现了中洲军队和武警的身影。

    一片有一片迷彩服的颜色在西湖不断穿梭,用最快的速度将西湖完全封锁。

    通往监察院的一条必经之路上,江浙省府的一号车堂而皇之的停在那。

    亲自下令封掉了整座西湖的江浙总督邹远山站在车边,看到军师的车辆,他挥了挥手。

    “停车。”

    秦微白说道。

    黑色的轿车在邹远山身边缓缓停下。

    秦微白和军师走了下来。

    “你好,秦总。”

    邹远山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跟军师握了握手。

    军师认真的看了他两眼,内心服气,昨日夜晚幽州隐而不发的兵变给东城无敌带来的压力简直不可想象,整个豪门集团现在都是一片狂风暴雨,各大集团此时都有对豪门集团痛下杀手的理由,风波之下,以各大集团的胃口,可不是拿下几名将军这么简单的事情。

    邹远山作为豪门集团付出水面的下一代领袖,绝对有可能成为各大集团火力集中的焦点。

    可此时这位总督却依旧满脸春风,二话不说封了西湖,不愧是二十年后最有可能登顶的候选人之一,如此魄力和心性,当真登峰造极了。

    “给姐夫添麻烦了。”

    秦微白轻声笑道:“放心,军师接下来会做点事情,国内问题不会很大。”

    邹远山眼神中的古怪一闪而逝。

    东城秋池是他老婆,东城如是是他小姨子,而他小姨子又是李天澜的未婚妻……

    秦微白又是李天澜的女人。

    李天澜喊他一声姐夫没问题。

    但秦微白这声姐夫一瞬间当真叫的他有些头皮发麻。

    不过邹远山脸色随即又是一送。

    昨晚的风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平息,这件事情由各大集团联手运作,如果操作得当的花,甚至很有可能将东城无敌从现在的位置上掀下来。

    轮回宫如果能做点什么的话,自然再好不过。

    风波之后,豪门集团实力注定会被削弱,但只要能够保住东城无敌的地位,那一切都还不算最糟糕。

    邹远山笑着点点头,轻声道:“秦总来这里是见李老?”

    “只是见李老的话,何必封了西湖?”

    秦微白摇了摇头,看着前方的道路。

    前方的道路笔直而平坦,一路向上,看上去无比幽深。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恍惚。

    她看着远方,像是看着这条路,又像是看着另外一个世界。

    “我想上山。”

    她轻声说道。

    “那就上山。”

    邹远山点点头:“我已经通知了李老,嗯,爷爷也在,坐我的车吧,一起上去。”

    军师点了点头,看了秦微白一眼。

    秦微白依旧看着远方,轻声道:“你们上去等我。”

    邹远山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心想难道这位秦总还有别的事情?

    军师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但下一刻,他所有的话全部被生生咽了回去,眼神剧变。

    逐渐柔和的夕阳带着余晖落在了秦微白身上。

    衬衫,牛仔裤,高跟鞋。

    简单而干净。

    发丝在她脑后轻柔的飞舞着。

    这一刻的秦微白没有清冷,没有高贵,也没有了那种缥缈与梦幻。

    光芒照在她身上,她的身影看上去无比的苍白脆弱。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

    弯腰。

    在邹远山和军师骤然变化的眼神中,她整个人缓缓的跪了下来。

    跪在了山路上。

    “老板,你……”

    军师震惊的声音刚刚响起。

    天地间陡然一震。

    一道无比锋锐的铮鸣声毫无征兆的响彻天地。

    这道声音不知来自何方,但群山与湖水刹那间同时震荡。

    四野无声,一片寂静。

    一种难以形容的凌厉和锋锐似乎一瞬间笼罩了整片西湖。

    秦微白跪在地上,缓缓弯腰,以头触地。

    她今生只有在取悦李天澜的时候在他面前跪下过。

    如今却跪在了茫茫山路上,一脸的卑微与虔诚。

    军师犹豫了下,看着有些呆滞的邹远山,拉了他一把,两人上车,缓缓上山。

    秦微白站起身,前行, 弯腰,屈膝。

    三步一拜,九步一叩。

    坚硬的山路上陡然出现了一片疾风。

    盛夏的傍晚,疾风凛冽。

    漫天树叶被疾风卷到了高空,凌厉如刀。

    一片又一片的落叶冲过了秦微白的身旁。

    她叩首,迈步,弯腰,下跪,一路向前。

    落叶不绝。

    白色的衬衫上开始出现了点点鲜血,殷红如梅。

    整个天地似乎都带着一种清晰的抗拒。

    秦微白静静的走着。

    狂风过境,落叶纷飞。

    如刀的叶片纷乱不绝。

    鲜血从秦微白的身体中流淌出来,染红了她的衣衫,顺着她的手臂低落。

    不知何时,这位自从出现就一直站在黑暗世界巅峰,不曾脆弱,不曾娇柔过,不曾退后的女神已经泪流满面。

    不是痛楚。

    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忏悔与愧疚。

    昆仑的飞雪,幽州的繁华,漫天的剑光,轰鸣的凶兵。

    波澜壮阔,一曲悲歌。

    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路向上。

    鲜血洒落在了地上。

    疾风已经开始变得狂暴。

    她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晃晃,但却走的无比坚决。

    数千米的长路。

    一身素衣,无数次的叩首。

    鲜血与泪水在疾风中留下了无比清晰的痕迹。

    风渐渐小了。

    天色逐渐昏暗。

    唯有夕阳最有一缕余辉还在顽强的挣扎着。

    山顶上方,小路的尽头。

    李鸿河,军师,邹远山,东城寒光,李氏所有人都站在这里,看着越来越近的秦微白。

    被神留在这里的凤凰站在人群最后方,不知为何,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东城寒光看着不断摇晃的秦微白,忍不住出声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李鸿河摇了摇头,这座山是他的地盘。

    但他不觉得秦微白这一切是为了他。

    李鸿河自认自己当不起这样的大礼。

    他看了军师一眼。

    军师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但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夜色彻底暗淡。

    秦微白三拜九叩,终于走上了山路尽头。

    疾风开始消失。

    落叶不在飞扬。

    一切都变得无比死寂。

    秦微白脸色惨白,摇摇晃晃。

    他路过了李鸿河,路过了东城寒光,径自向前。

    前方是一块巨大的青石。

    青石前方是陡峭的山坡。

    山坡下方便是水光潋滟的西子湖。

    秦微白走到了山坡前,对着眼前的西湖缓缓跪了下去。

    双手,双腿,头部……

    五体投地。

    她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无比虚弱,无比轻微。

    “只求一剑,死而无憾。”

    所有的声音彻底消失。

    一片难以言喻的死寂笼罩了整片西湖。

    李鸿河骤然抬起头,看向了湖水。

    视线中一望无际的湖水霎时间完全沸腾。

    将近万米的水域呼啸涌动,似与远方的夜空连成一线。

    秦微白跪在那,一动不动。

    沸腾的湖水陡然亮起了光芒。

    光芒似乎是从万米之外的水域中眼神出来,变成了最纯净的白。

    白光在夜空中飞跃扭曲,划破长空。

    沉寂的夜幕里顿时划过了一片无比绚烂的桥。

    光芒流传,七彩纷呈!

    夜幕之中,水面之上,赫然是一道无比绚烂清晰的彩虹。

    彩虹从远方伸展,直接落在了秦微白身前。

    瞬息之间,李鸿河的身体紧绷到了极限。

    所有人的身体都完全紧绷。

    一片寂静中,彩虹愈发清晰,但沸腾的水面却瞬间平静。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黑暗中不断接近。

    似乎正在有什么东西在夜色之中飞行,越来越近。

    没人看到那是什么,但越来越清楚的危险却笼罩在了每个人心头。

    秦微白一动不动。

    无比清晰的彩虹骤然稳定下来。

    “刷!”

    像是利剑*土地。

    细微的声响中,已经重建了大半的孤山轰然一震。

    密密麻麻的裂缝在地面上疯狂蔓延出来。

    彩虹微微震颤。

    漫天的剑气汹涌爆发,一瞬间撕裂了山上所有的建筑,整个地基在眨眼之间就被无数的裂缝彻底充斥。

    李鸿河终于看懂了眼前的这道彩虹。

    这一道七彩纷呈无比绚烂几乎遮盖了星空的彩虹长达万米。

    这不是天地异象。

    而是一道剑光!

    剑光在这里。

    剑呢?

    秦微白已经直起了身体。

    她的面前空无一物。

    但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察觉到她的面前已经多了什么。

    天地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锋锐,凌厉,冷漠,高傲。

    还有一丝不曾掩饰的愤怒与排斥。

    这就是那把剑的情绪?

    一把有生命的,无敌之剑?!

    李鸿河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死死的顶着秦微白身前,企图看到隐藏在虚无中的那把剑。

    秦微白身前闪过了一道七彩光芒。

    像是一道目光。

    但刹那之间,凝聚到极致的剑气直接倒了李鸿河面前。

    无数道剑光将所有人彻底覆盖。

    东城寒光脸色巨变,下意识的想要防御。

    但下一秒,他却愕然的停手。

    无数的剑气在他们身边穿梭过去。

    不曾伤害他,不曾伤害军师,不曾伤害邹远山,甚至不曾伤害李氏的任何一位老兵。

    所有的剑气汇聚成了一道,直接对准了……

    凤凰!

    天都炼狱的凤凰。

    凤凰的脸色一片雪白。

    那道凌厉的不可思议的剑光逐渐成型。

    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剑气所指,就是她的腹部。

    那里是她的孩子。

    她和神的孩子。

    李鸿河深色巨变,无数的剑气一瞬间在他体内爆发出来。

    七彩剑光汹涌而动,冲进了李鸿河周身的剑气。

    李鸿河早已不复巅峰状态,所有剑气在剑光之下一触即溃,剑光旋转,直接将他扫飞除去。

    但这道剑光也被李鸿河的全力阻挡而削弱,最终被凤凰接了下来。

    凤凰的身体巨震,鲜血从她嘴角流淌出来,她的眼神已经满是惊恐。

    现场一片死寂。

    李氏的人不知道凤凰的来历。

    但却清楚她的实力。

    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是半步无敌境高手!

    而且还是顶尖的半步无敌!

    七彩的光芒微微流转。

    天上的彩虹缓缓汇聚。

    秦微白缓缓站了起来,似乎扶助了面前的什么。

    一道巨大的剑锋在刹那之间露出了一抹阵容,随即再次隐藏与虚空。

    但谁都可以在这一瞬间感受到这把剑的暴怒与冰冷。

    “不用急。”

    秦微白扶住身前那片虚无。

    她的嗓音沙哑,但却带着一丝释然:“都会是我们的。”

    又是一片排斥的情绪掠过天地,这一次却带着些许的犹豫。

    终于,天地逐渐安静下来。

    那道横跨万米组成了彩虹的剑光也开始缓缓消散在天空。

    秦微白满是鲜血的手掌在虚无中拍了拍,轻声道:“我对你有愧,但此生无愧。”

    她的身前响起了一震轻微的嗡鸣,最终一切彻底沉寂。

    “谢谢。”

    秦微白轻声道。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良久,惊魂未定的东城寒光才下意识的问道。

    秦微白转身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自然是剑。”

    “什么剑能这么恐怖?不,应该说这把剑是怎么做出来的?”

    凶兵有灵。

    但灵不代表生命。

    这把剑,分明就是真正的生命。

    “这是无敌之剑。”

    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脸色苍白的李鸿河看着秦微白身后,他苍白的脸色带着一抹红晕:“无敌境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