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想接吻戏啊 > 第27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盼盼,小陈呢?”

    不放心的王静花,一大早亲自驱车到陈启哲的宿舍下,准备与陈启哲一同前往关小彤家。

    一来解决这两天的破事,二来,看看关老爷子,当然,也是怕陈启哲和关老爷子闹出不愉快。

    “我下来的时候陈哥正在洗漱,应该快下来了吧?”

    徐盼可没有陈启哲的胆量,独自面对大老板,还是挺发怵的。

    “我上去催催?”

    “等等吧。”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小时,就在王静花快忍耐不住的时候,陈启哲不情不愿磨磨蹭蹭的出现了。

    “大男人怎么这么磨叽?赶紧上车。”

    “静花姐,我自己去吧?您看您大老板,就没必要去吧?”

    要不是静花姐亲自过来,陈启哲真有打算磨叽但下午再去。

    “你还知道我是老板?你眼里有我这个老板吗?别磨蹭了,上车!闭上嘴,有什么话到了再说,现在,立刻马上上车。”

    真实气死个人,对自己儿子都没这么上心过,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这位小祖宗的。

    王静花都快忘记上次让她这么心塞是什么时候了。

    她是个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手底下老一辈的实力派艺人一大堆,新生代却没什么建树,一直都是她的心病,而她觉得,陈启哲就是心病的良药。

    这良药能不能医好心病不知道,知道的是这良药很苦,苦到她心肌梗塞的程度。

    “一会儿到了你们俩好好谈,态度放好点,知道没?”

    车上,王静花不放心的叮嘱着。

    “别以为是人家欠你的,记住了,是你欠人家的,你是去认错,不是去当大爷的。坐好…”

    王静花看了一眼后视镜,陈启哲有气无力歪七扭八的坐在后排,瞬间给她气的一佛升天,没忍住火气,厉声训斥了一句。

    陈启哲虽然不想去,但也知道静花姐是真的为他好,乖乖坐好坐直。

    谁欠她的了。

    小生嘀咕了一句,发现静花姐通过后视镜注视着自己,陈启哲讪笑一声,乖巧的闭上嘴巴。

    “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安排我都要亲自过目,小徐,把他给我看紧看牢看死了,一切直面观众的东西,都必须经过我过目。”

    如果不是对陈启哲知根知底,王静花觉得,陈启哲一定是对手派来的卧底,太不省心了,关键还特不听话。

    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底气。

    汽车驶入一片LC区的巷子口,再往里车子会挡住别人的去路,三人在巷子口下车,徐盼把准备的礼物一一拿出来。

    这一片往巷子里走不远,几乎每个门口都贴了文物建筑请勿破坏的牌子,看门口停的车子,显然里面还住着人。

    关小彤家是一个晚清时期的贵族府邸,三人走的是后门,几乎没有人来往,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到了门口,徐盼正眼敲门,王静花阻止了她,看向陈启哲,眼皮狂跳,总觉得会出事儿。

    “小陈,就当姐求你了,进去了别任性,好好说,行吗?”

    陈启哲不可解京圈,她还不了解吗?出了岔子,别说陈启哲扛不扛得住,就是公司能不能经营下去都是问题。

    王静花突然哀求的语气吓的陈启哲肝颤,他再怎么任性,此时也明白了严重性,赶忙点了点头。

    “静花姐,您别这样,我害怕!”

    王静花翻着白眼,怕?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哪儿怕了?只求不出岔子就烧高香了。

    徐盼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有人应声了,门一开,是关小彤家的保姆,显然是认识王静花的。

    “王小姐您来了?关老先生和关小姐在前院等你们呢,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王静花点了点头,示意徐盼把礼物直接交给保姆,只保留给陈启哲准备的那一份。

    进了门,内部建筑并不豪华,却处处透着种古老的韵味,也是,毕竟是一百多年的古建筑了。

    前院关小彤一身清凉装扮,戴着耳机注视着手机,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

    关老爷子坐在屋檐下,一股茶一台收音机,一曲京剧,悠闲自在。

    王静花领着陈启哲进了前院,当下心中就是一松,看样子关老爷子并没有生气的迹象。

    “关老?”

    “静花来了啊,有些日子没见了。”

    关老爷子四十多岁才有的关小彤,年龄上比静花姐大了一轮,民间名气虽不及静花姐,但是关老爷子是国字号演员,享受国家津贴。

    关老爷子站起来打量了一番陈启哲,莫名的叹了口气。

    “小陈,这位是小彤的父亲,你…”

    “他认识。”

    炎炎夏日,关小彤一身短袖短裤,面色如水,乌黑长发随风飘扬。

    一双大长腿尤为醒目。

    直勾勾的看着陈启哲。

    关父点了点头,拍了拍陈启哲的肩膀。

    “你和小彤的事,我不会介入,只是希望你能做到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无论如何,我希望以后你不再是小彤的心结。去吧。”

    关父说完这些话,一下子仿佛老了几十岁。

    如果不是爱女心切,岂能容忍这等事情发生?

    如果不是爱女心切,陈启哲怎有机会踏入关家大门?

    陈启哲看到关父,看到关小彤,看到脚边那只撒欢的小猫小狗的时候,所有有关关小彤的记忆涌上心头。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闪过,陈启哲迷失了,迷失在前身营造的感情世界里。

    “汪~”

    “关小胖?元宝?”

    一猫一狗,小猫叫元宝,小狗叫关小胖,是当初陈启哲买的,两人分手后,陈启哲就不管关小胖了,关小彤就把关小胖带回家了。

    “汪~汪汪~”

    关小胖是一只柴犬,跟着陈启哲的时候还没这么胖,这几年被关小彤照料的很好,不仔细看,你说它是柯基都有人信。

    “你还记得它们?我就知道,你不是绝情的人。”

    陈启哲能叫出两只宠物的名字,给了关小彤很大的勇气。

    之前一直在剧组拍戏,前几天刚刚结束,陈启哲注册斗音账号之前,关小彤和剧组的新朋友聊天,提起热搜吻戏的事儿。

    这位朋友并不清楚两人的纠葛,只当茶余饭后的闲聊,她说最近有位新人挺有意思的,拍了一部戏一档综艺节目,都是靠吻戏上的热搜。

    起初关小彤并未在意,然而听到名字之后不淡定了。

    那天晚上关小彤一遍遍看着陈启哲与小彩旗的吻戏片段,越想越气,最终疯狂压倒了理智,本就和鹿寒没感情,有和平分手的打算,现在好了不用了。

    被爱情和妒火冲昏头脑的关小彤不顾一切,与鹿寒撇清关系,直接宣告陈启哲,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回到你身边。

    当然,关小彤第二天就后悔了,但是她吧,看着柔柔弱弱的,性格却和陈启哲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是死倔不低头认错,要不然也不会近两年不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