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想接吻戏啊 > 第26章 老板气炸了可还行
    “现在,谈谈你的问题。”

    终于到他了,陈启哲莫名的松了口气,说实话,陈启哲有想过被放弃,自生自灭,即便有系统,陈启哲也并不觉得,没有了大公司的支持,几年内就可以翻身。

    别看这两月顺风顺水的,娱乐圈说到底也是人情世故,没人愿意平白无故得罪大公司,单打独斗试试?真以为导演在剧组说一不二?你当制片人监制投资方一线大牌是摆设?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风流人物啊,别耷拉着脸,就这点事接受不了了?”

    “静花姐~我~我特么的憋屈啊!”

    陈启哲没忍住爆粗口。

    静花姐见他还能爆粗口发泄,反而松了口气,她比陈启哲看的清楚。

    早上打电话没有重视,是因为艺人的个人感情问题,下午鹿寒工作室那一纸公告,才是关键所在。

    其实整个事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拆开了掰碎了,就能清晰的看到本质。

    陈启哲注册斗音账号,这是必然事件,偶然事件,陈启哲与关小彤的恩怨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一六年关小彤以艺考第一的成绩考入北电表演系。

    这一年陈启哲是表演系大三的学长,两人曾经多次在校内合作演出学生作品,当时的陈启哲还不像现在这么成熟稳重,用一个流行词形容,那就是精神小伙。

    一六年关小彤多大?刚刚十八岁,情窦初开啊,两人又经常合作,这一来二去吧,就产生了情愫。

    年轻人嘛,那会顾及那么多,陈启哲年少轻狂,在当时还算出色,没多久两人就在一起了。

    陈启哲大四没毕业,就被前经纪公司看中,那时候的陈启哲那会考虑那么多,直接就从北电退学了,幻想着成为大明星,也许是怕关小彤影响他以后的星路,从不提起他有女朋友,即便被人问起,也绝口否认。

    此后便是长达两年之久,断断续续的地下恋情,对比,关小彤非常不满,两人经常吵架。

    怕关小彤拖累他,陈启哲(前身)便提出了分手,而此时的鹿寒正当红,而关小彤的家室背景也是鹿寒所急需的,长的也漂亮,如此,各怀心思的两人很快公布恋情。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正当红的鹿寒毫无征兆的宣布恋情的原因,于情于理,他鹿寒都不会吃亏,这一年来也确实受到京城娱乐圈照顾了。

    这些事儿陈启哲不清楚,但是对静花姐来说,娱乐圈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只是想不想知道的问题。

    清楚了陈启哲与关小彤的的的恩怨,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关小彤如此,无非是气愤当初陈启哲抛弃她而已,这也能从关小彤发布的斗音里看出来,要不然也不会说‘再也没有理由拒绝她’这句话了。

    其目的,差不多也就是重归于好破镜重圆吧,侧面说明,关小彤对陈启哲感情很深,想来,不可能一心想害陈启哲。

    陈启哲自己就能解决了。

    “别在我这儿卖惨,说到底是你抛弃了小彤,你当初说你一心相当大明星,不想谈恋爱,人家看到你和唐人那个艺人,录个综艺亲出丝还上了热搜,小彤也不过二十出头,小姑娘家家的,能不多想吗?”

    静花姐也是京圈出身,和关小彤的父亲有来往,当初还想着把小彤收入门下呢,只不过人家两代表演世家,算上小彤三代了,有自己的安排。

    “别太担心,这事儿现在和你关系不大了,你只需要说服小彤,鹿寒也不过是别人用来恶心十八的一把枪而已。”

    “我听说小彤约你面谈你没去?明天开公司车,和小彤见一面吧,不管如何一个女孩子放下尊严放弃事业不惜成为全网笑话与你表白,答不答应总得给人家个答案吧?”

    表白?这特娘的是表白?谁愿意要谁要,稀罕啊?监制就是一疯子,不可理喻。

    陈启哲在心里疯狂吐槽,表面上不敢露出一丝不满,笑话,前途不要啦?还敢不满?纵观娱乐圈,有一个算一个,哪家公司遇到这种事儿不是把艺人退出去顶雷?好一点的冷藏几年,绝一点的直接滚蛋自生自灭了。

    又不是一线大牌巨星,一个新人哪有反抗的资格啊。

    “静花姐,不去行不行?公司代表我跟她沟通吧,反正我是不喜欢她。”

    没出这事儿之前要说见一面,陈启哲非常乐意,能发生点绯红事件也不抗拒,出了这事儿吧,陈启哲一万个不愿意。

    你表白我就得跟你和好?你说见面就见面?你谁啊?真把自个儿当公主了?

    静花姐松弛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目光如电,脸色也拉下来了。

    习惯了温和如风的静花姐,差点忘记了,眼前这人,是国内第一的经纪人,曾经差点让兄弟传媒垮台的女强人。

    静花姐的气势压制的陈启哲浑身难受,但是陈启哲心底的那股倔脾气突然就上来了,顶着静花姐严厉的目光,坐直了身体。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凝固了,静花姐也没想到,一个新人竟然敢顶撞她?

    约莫过了五分钟,两人都没说话。

    其实这会儿的陈启哲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静花姐颓然的叹了口气。

    “如果是别人,娱乐圈将再也不会有立足之地。”

    王静花揉着太阳穴。

    “小陈,无关前程,让你去仅仅是想让你给一个喜欢你的女孩,一个答案,一个交代。换作是你,你敢放弃一切吗?敢吗?”

    “敢啊,如果是挚爱的,为什么不敢?”

    陈启哲耿直的回答道。

    王静花差点吐血了,就没见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艺人,不过转念一想,也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倔,性格简直一样一样的。

    “去见见她吧,就当是帮公司了,行不?郭导的大制作硬科幻电影最迟明年开拍,男主设定跟你年龄相仿,把小彤安抚好,不仅这部剧,后面大制作有合适的,我亲自带你去见导演。”

    “可是…”

    “来来来,老板的位置你来坐,我给你当艺人行不行?”

    “那啥,静花姐您别激动啊,我只是…只是不知道她家在哪儿啊!”

    “呼~”

    王静花觉得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附体了,要不然也不会遇到这么个奇葩艺人了,嗯,明天找个大师给看看。

    “国字号艺人我也带了不少,就没见过你这么…这么混蛋的。滚吧,看见你就烦!”

    “那…”

    “滚,立刻,马上,现在,麻溜儿的!”

    “地址?”

    “滚…”

    还没离开的公司的员工哆嗦着,什么时候见过静花姐发这么大的火啊!赶紧开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