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想接吻戏啊 > 第11章 恶作剧之吻
    “为什么在我和我的祖国那里徘徊很久?最终选择了恶作剧之吻?”

    “我本人是很想挑战这个角色的!”

    “那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

    “害怕毁角色。张译老师塑造的高远一角,先不说超越,就是与之相当我们这群人都非常难以达到,演的不好就是差,很简单的道理,想要功成名就,得先生存!”

    休息室里,编导面对面的拜访陈启哲,圈内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陈启哲的演技如何,妄想挑战高远一角,说他自大也好狂妄也罢,对节目组来说话题热度才是生存的根本,如若不然也不会邀请小四导演了,论资历论成绩…是吧!

    “小陈好好准备吧,期待你的表演。”

    采访完,今天的录制可以说结束了,但人还不能走,选定剧本有三天的排练时间,三天呈现一段戏的经典片段,难度不可谓不小。

    恶作剧之吻第二个出场,所以排练比较靠前,陈启哲到达排练室的时候,小彩旗已经在背台词了。

    第一天,也没说就要现在开始排练,主要还是记台词,和搭档熟悉的过程。

    “正式认识下,陈启哲,演员。”

    “彩旗,演员。”

    “我对你印象最深的就是春晚转圈,四个小时,你都不晕吗?”

    “不晕啊,嗳你是不是想选高远那个角色?”

    小彩旗特别好奇,几乎所有演员都对高远这个角色敬而远之,只有陈启哲徘徊了很久,虽说最终没有选择,但是纠结的表情骗不了人。

    小彩旗就算穿着增高鞋垫的鞋子,依然矮了陈启哲整整一头,跟他说话都得仰着头,扎着双马尾仰着头,很有少女的感觉。只不过小彩旗的声音不像她的外表那么可爱,反而带着点沙哑。

    “哈哈哈我故意的,我演的逼真吧?”

    陈启哲不想多做解释,选择了就不要再去想,一心一意做好这部戏。

    “你看过这部戏吗?”

    “没有。”

    “我也没看过。”

    陈启哲耸了耸肩,这就有点麻烦了,想要演好一个角色,你必须得先了解他,你所饰演的角色是什么性格?每一场戏的内心活动,单靠这么点剧本,不是不能演,而是演的不够真实。

    “先别记台词了,先看看原版的电视剧吧。”

    陈启哲拽着小彩旗的手往休息室走,小彩旗挣脱开,有些生气的质问道:“你干嘛啊?”

    “了解角色啊,咱们都不了解角色,怎么可能演好角色,就靠这个?”

    陈启哲举起手中只有几页的剧本。

    “导演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好了,三天时间,看完一部电视剧还要演其中一个片段,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听说过一句话吗?不疯魔不成活,你是一个演员,角色就是你的生命,尊重每一次演出机会,尊重每一个角色,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我,陈启哲,必须尽心尽力做到最好,演员不是对着镜头念台词,只会念台词的也不是演员!”

    时间确实紧张,但这不是理由,时间少可以不用全部看完,可以挑一些片段看,看角色关系,看角色感情,而不是在这儿死记硬背一段台词,最好的表演就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的情绪,脱口而出的对白。

    “抱歉,可能我有些粗鲁,请你相信我,你我现在是一组,是搭档,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当然希望我们是最好的,如果因此而唐突了你,我道歉,对不起!”

    小彩旗闭口不言,陈启哲的话给了她极大的震撼,从她签约唐人,再往前一点,用当演员的想法开始,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这些道理谁都懂,但是正面说出来,又是另一番感受。

    “怎么了怎么了?”

    大鹏刚好过来,一看两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劲,询问的同时,将两人隔开,陈启哲的为人略有耳闻,打女生不至于,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别的过分的事来?

    “没事没事,这不是在对戏嘛,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还不错?”

    对峙的状态确实有点剧情中角色的状态,陈启哲冲着小彩旗眨眨眼,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鹏导,急急忙忙的是要下班吗?”

    “鹏到,时间紧迫,我跟陈启哲打算先看看原剧。”

    “啊!挺好挺好,确实该看看,那你们…先去?有事喊我,我会一直在这儿,负责帮你们讲戏。”

    大鹏看的出来两人绝对不只是对戏那么简单,但是人家演员都说没问题了,他也不可能没事找事。

    这次换小彩旗拉走了陈启哲。

    “去你休息室,我可没那么大面子有单独休息室。”

    “哦好的。”

    休息室里徐盼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小彩旗没有多问。

    “我助理,徐盼!”

    “刚才…是我不对,看电视吧。”

    两人用手机观看电视剧,一边看一边记录剧情,讨论角色感情。

    看着看着,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都不自知。

    “停一下。你看,从一开始袁湘琴就是执着的,而江直树是有恃无恐的,回到咱们的剧本,袁湘琴苦恋多年得不到江直树的答复,这里是带着爱极之后的恨意的,接受阿金的约会又拒绝阿金的求婚,潜台词就是袁湘琴还爱着江直树。”

    “剧情很简单,袁湘琴答应阿金的约会,江直树这才发觉内心的情感,冒雨去约会地点寻求答案,这里,我个人感觉,江直树是因为可能的背叛而有了怨气,所以他说他在散步,并且彼此之间故意用语言伤害对方!”

    “照你这么说,后面这一吻很突兀?”

    “不突兀,你想啊,两人彼此相爱,只是在这之前,江直树一直没有想明白,就是因为袁湘琴的约会,江直树差觉到很有可能永远失去心爱的女人,最后这一吻”

    陈启哲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同样是男人,他在考虑,如果他是江直树,那他当时是出自什么心态吻袁湘琴的?

    爱,肯定是爱的,陈启哲觉得不止是爱,应该还有别的,男人的占有欲吗?还是多年感情的宣泄?

    不对。

    是答案,是江直树给袁湘琴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