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在日本当警部 > 第10章 嫌疑名单
    “抱歉,请允许我打断一下,请问……你们刚才提到的什么溶组织阿米巴之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完了菊田的叙述,还没有完全明白的樱川不由得打断了两人的讨论。

    “溶组织内阿米巴以一种在自然界很常见的寄生虫。广泛存在于不干净的水体里,可以通过口腔进入人体,感染人体内的多种组织。所以在自然水体里游泳者通常是这类疾病的高危人群”

    伊集院医生听到樱川的疑问,便毫不吝啬的做出了解释。

    “可是,主任,您是怎么确定嫌疑人会感染这种病的?难道就是因为对方在打电话时的咳嗽声吗?”

    “并不只是这样!樱川君,之前松村署长提到过那一晚之后,他生了一场大病。我今天有稍微向他打听了一下,据说是得了阿米巴痢疾。对了,你还记得我让你查看一下现场的照片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交付赎金的的地点应该是禁止游泳的。理由很可能就是水体不结的缘故。设想一下,那一夜下起了暴雨,而仅仅只是在当晚参与搜查的松村署长,却因此生了一场大病。如果考虑到嫌疑人在确定了取走赎金的方式之后,有可能不断地在江户川中测试拿走赎金的方法。如此看来,嫌疑人的感染几率,显然是要高于松村署长这些参与过水面搜查的警察的!这样想来,只要我们找到在那段时间里,东京都内曾经得过这一类疾病的的人群,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嫌疑人的下落!”

    “真是太厉害了,菊田桑!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拜托我的啊!!”

    “简直太帅了,主任!现在,只要我们按照名单上的信息,逐一拜访这些在二十年前,在案发时间前后曾经患过病的人,我们就真的有希望找到吉展绑架案的凶手了!”

    搞清楚了菊田的计划。伊集院和樱川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不过菊田此时却看着这份名单,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毕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就算能够找到了嫌疑人,也有可能无法找到让对方认罪的证据了!”

    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眼下原本毫无头绪的吉展绑架案,却因为菊田的突发奇想,终于有了一个大致的搜查范围。事实上,关于溶组织阿米巴这一点,菊田并不是偶然想到的。虽然他上辈子只是个扑街推理作家,但是却研究和学习过fbi的许多破案手法,他十分明白现场环境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参考因素!

    “好了,正事说完了,现在难得又有了新的线索,如果不好好庆祝一下,就太可惜了!所以,今天请你们来这里,正好可以品尝一下好吃的鳗鱼饭!”

    “哈哈,为了庆祝你当上警部吗?菊田桑?”

    “叁塞,听说您好像也刚刚升任了明真大学附属综合病院的副教授呢?看来还是您更值得恭喜啊!”

    “啊……你这家伙对我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吗?难道说……你出院之后,也在偷偷地关心我!”

    “额……咳咳!”

    ……

    炭火上被慢慢烤出油脂的蒲烧鳗鱼,时不时的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而此时的樱川,却还沉浸在刚才上司的推理所带来的震撼中。

    “啊,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啊!真可笑,明明早上还以为主任是怕破不了案,打算去当税金小偷了呢!”

    三个人一起喝了几杯之后,不一会,店家便送上了覆盖着厚厚的蒲烧鳗鱼的鳗鱼饭。

    “我家的鳗鱼全都是当天最新鲜的,用的酱料也是店里秘制的哦!”

    “啊,老板娘,这个季节还能吃的新鲜鳗鱼,恐怕不太容易吧!”

    “哎,谁说不是呢!一到夏天,rb人人都喜欢吃鳗鱼饭!都说夏天的鳗鱼是最好吃的,其实我更推荐的,反倒是现在这个时节的鳗鱼!”

    店家送上了鳗鱼饭之后,一边聊着,一边撤下了桌子上的空盘子。而菊田三人此时早已迫不及待,纷纷拿起筷子双手合十,齐声开动,随后便挑着米饭将鳗鱼大口的送入口中。

    ……

    “今天真是多谢你的款待了,菊田桑!还有樱川君,很高兴认识你哦!”

    “我也是,伊集院叁塞!”

    晚餐过后,伊集院向菊田和樱川道别,随后便坐上计程车离开了。而樱川和菊田,则一起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主任,您好像跟伊集院叁塞很熟的样子!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啊,认识的时间倒算不上久,只不过……当初在医院的时候,受了她不少的照顾!现在出院了,叁塞偶尔也会打电话关心一下我的身体,提醒我按时复诊!”

    “诶,看不出来,伊集院叁塞还真是一位热心的医生啊!”

    “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有了手上的这份名单,我想……我们也应该考虑下一步的计划了!”

    “诶,下一步的计划?我们不是只需要照着名单上记录的信息,把这些人全都拜访一遍就好了吗?”

    “你难道忘了,这些可是二十年前的信息!上面留下的一些地址,眼下只怕已经不存在了!而我们现在还剩下十天零一小时三十分钟!这点时间想要拜访名单上所有的人,实在是有些困难呢!”

    “啊,那……那怎么办?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查到这一步的!”

    “我看……也只能去拜托管理官了!不过这个时候,想要找他寻求帮助,恐怕有些困难呢!”

    “为什么,主任!我们这可是拖了二十年的悬案啊!管理官难道不应该支持我们吗?”

    “线索太少了!而且……无论是嫌疑人得病的事情,或者这份名单,现在都无法直接的和吉展绑架案关联起来。要是时间再充足一点,让我们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就好了!”

    有一种极端的情况,是菊田刚才一直担忧却并没有对樱川说出来的。考虑到当年曾经做过荧光标记的那些钞票一直没有出现过。菊田很担心,嫌疑人会不会因为生病,在没有来得及用掉赎金的情况下就已经死掉了。

    想到了这一点,菊田有一次担忧的拿出手机来,查看了一下剩下的时间。

    距离追溯终止最后期限,还有十天零一小时十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