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在日本当警部 > 第9章 健康问题
    第二天,当樱川一大早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几乎每天都比自己早到的菊田主任,今天居然还没有来。樱川看着门口菊田义信的姓名牌依旧是昨晚离开时红色的那一面。不由得愣愣的出了神。

    “搞什么,现在只剩下十天的时间了,居然无故旷工!难道说主任到现在还是放弃了吗?真是的,昨晚明明分析的头头是道,我还以为今天会有新的发现呢?”

    樱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在上司没有安排工作的情况下,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不过,一想到再过十天,杀害吉展升一的凶手就将逍遥法外,樱川就感到十分的心急。到时候就算凶手自己站出来承认当年的暴行,警方也不能再拿他怎么样。

    就这样,感到无所适从的樱川拿出手机来,给菊田主任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对方自己现在在办公室里,然后询问主任大人现在在哪儿!紧接着她便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菊田这几天一直研究的白板前,好奇的看着上面的照片和资料。默默地寻找着破案的灵感。

    虽然没有什么破案的思路,但是樱川还是循着昨晚菊田给出的推理,在心里反复推敲着这个案子的细节。她仔细查看了当年嫌疑人每一通电话打来的位置,又反复听了很多遍嫌疑人的电话录音。等到樱川再次抬起头注意到外面的时候,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过了下班的时间。

    “无故旷工的警部大人,根本就是个薪水小偷!难道您就真的打算放弃不管,任由吉展绑架案终止追溯吗?”

    “呜呜……”

    就在樱川拿起一张江户川岸边的现场勘察照片打算再看看的时候,忽然间,他的手边传来了一阵震动声。意识到是有人打来电话的樱川赶忙侧过头去,这才发现,原来是菊田主任打来的电话。

    “额,主任!”

    “樱川君,你现在在办公室吗?”

    “嗨咿!”

    “把当年嫌疑人取走赎金之后,警视厅勘察江户川现场的照片找出来,告诉我上边都有些什么内容”

    “诶?”

    “快一点,随便找一找出来,能看见桥墩和河堤就行,这件事很重要!”

    “啊,好……好的!请您等一下……啊!是铁道桥附近的照片!这上面有桥墩,水面……额还有一些杂草和石滩!”

    “不,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警告或者提示的内容!”

    “诶?”

    “快一点!”

    “啊……请稍等一下!”

    听到菊田在电话里催促的十分紧急。樱川只好拿起手上的照片在仔细端详了起来。很快,他就注意的对面河岸的堤坝上,似乎有什么警告的信息,可是离得太远了,而且只是背景上的内容。照片上并不能清晰的辨认出到底写了些什么!

    “请不要……下河游泳,注意……对不起,后面的实在是看不清了!”

    “看不清了,前面的内容可以确定吗?”

    “嗨咿,虽然有些模糊,不过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那就好,我现在江户川北小岩一代的色川鳗鱼店里,能不能请你现在过来一下!对了,你还没吃晚饭吧!不如一会儿我请你吃鳗鱼饭好了!”

    “鳗……鳗鱼?”

    听到主任说要请客吃鳗鱼,樱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不等她再问一句,对面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声音。放下电话之后,樱川一时间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听菊田在电话里的语气,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于是樱川便赶忙起身,收拾好桌子上的资料,随后离开了办公室。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樱川才火急火燎的赶到了约定的色川鳗鱼店。刚一进店门,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香甜诱人的蒲烧鳗鱼的香气。

    “啊,这边……在这边!”

    看到樱川站在门口四处张望,坐在靠近厨房位置的菊田便举起手来招呼她过去。当樱川落座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对面居然还坐在一位长相清丽,气质优雅的美丽女人。对方见到樱川,便赶忙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啊,这位是之前在医院里一直照顾我的伊集院叁塞!叁塞,这位是我的下属樱川刑事!”

    “啊,想不到您的下属居然会是个可爱的女生呢!我叫伊集院晶,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在下是樱川千夏,以前在田园调布警察署交通课工作,最近才来到主任手下的!“

    ”唉,想不到菊田桑居然还在负责案子啊!我还以为你会去做一些轻松一点的工作呢!你可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别忘了我当初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你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

    “啊……叁塞!这些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还是拜托您先说说我的事情吧!怎么样,那件事……有结果了吗?”

    “嗯,确实像你之前说的那样,二十年前,东京都夏秋交际的那段时间里,的确冒出了许多溶组织阿米巴感染的病例!我今天向后生劳动省的相关部门咨询了一下,拿到了当年感染人员的名单。不过当时因为感染的人数在时间上比较分散,而且人也不多,并且在入秋之后病人数量开始大幅减少。所以厚生劳动省并未向外界公布那场疫情!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诶?”

    听到伊集院医生突然和警部说起了疾病方面的事情,樱川茫然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在谈论什么。

    “那个……请允许我打断一下,主任,你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啊!”

    “哈哈,我也有点好奇呢,菊田警部!今天突然被你拜托这样的事,到底是为什么呢?”

    伊集院将资料交给了菊田之后,也忍不住好奇的追问了起来。

    “樱川君,还记得我们那天拜访松村署长时,对方说过的话吗?”

    “诶?”

    “那天松村署长曾经说过,在交付赎金的那一夜,江户川因为下雨的缘故河水暴涨,当时水流很急,再加上他们是仓促接到的命令,所以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就赶过去参与搜查的工作了。那一夜,松村署长和所有警察一样,顶着暴雨在河里泡了一夜着,回去之后没多久,还生了一场大病!”

    “这……”

    “另外你还记得嫌疑人的那通电话吗?”

    “电话?”

    “嗯,当时那通电话里记录下的声音是这样的摩西?摩西?咳咳,请问……是吉展太太家吗?。听起来,嫌疑人的健康,似乎也出了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