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881章 心头永远的朱砂痣
    段鸿飞一听米宝儿这么问,很笃定米宝儿是对自己动心了,他对米宝儿露出迷人微笑,简单的回答,“段鸿飞!”

    米宝儿看着段鸿飞一张恍若天神般的俊美脸庞,真真是不舍得与段鸿飞分开,如果段鸿飞想着说要带她走,她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的。

    只是,段小爷的耐心马上要告罄了,陪着这个讨厌的女人半晌,他心里早就无比的厌恶了。

    恰好,米宝儿刚才说的那个是她家是小区到了,司机把车子停下了,段鸿飞亲自下车,为米宝儿打开车门。

    米宝儿下了车子,依依不舍的跟段鸿飞说了再见,站在路边,目送着段鸿飞耀眼奢华的车队离开的。

    段鸿飞坐在车上,侧头看着路边上一直目送他们离开的米宝儿,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车子一拐弯,到了米宝儿看不见的地方,段鸿飞就不耐烦的嚷嚷着,“停车!”

    司机不知道这位小爷又抽什么疯,马上停了车子,段鸿飞撩开长腿,从豪车上下来,直接坐到后面的悍马车上。

    这个豪车上残留着米宝儿身上的气味,让他觉得恶心,一分一秒都仿佛难以忍受了。

    段鸿飞坐到悍马车上,又冷声吩咐前面的保镖,“开车,回酒店!”

    这时,后面车上的赵国栋屁颠颠的跑过来,敲了敲悍马车的车窗,笑嘻嘻的说:“小飞,让我上车坐下啊,我有事情跟你说的......”

    段鸿飞斜睨了一眼车窗外的赵国栋,想着以后还有利用赵国栋的时候,轻哼一声,把车门打开,让赵国栋上了车子。

    赵国栋坐到车里,见段鸿飞脸色不善,他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段鸿飞出师不利啊!

    艾玛啊,这下可坏了,这小子如果在米宝儿那碰了一鼻子灰,他们这些人都会没有好果子吃的!

    赵国栋小心翼翼的问段鸿飞,“怎么样啊?那个女人好对付吗?”

    段鸿飞傲娇的轻哼一声,“这还用问吗?小爷亲自出马,还有摆不平的女人吗!”

    其实,段鸿飞真的不想亲自去勾引米宝儿的,但是,米宝儿身边的盛南平是一绝对的绩优股啊!

    盛东跃家世完美,长相完美,地位完美,米宝儿勾搭上了盛东跃后死死咬着不放口,不然也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祸害周沫了。

    如果派普通人去勾搭米宝儿,那是一点用都没有,就算是赵国栋之流的,也没有办法跟盛东跃那块大肥肉抗衡,更何况赵国栋和米宝儿还见过面的,米宝儿性子狡猾,自然是警觉得很,段鸿飞没有办法,只能亲自出马的。

    赵国栋看着段鸿飞心悦诚服的点点头,夸赞着段鸿飞说:“小飞的魅力自然是无人能够抵挡的,我和燕云深也算是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的,还不是也跌在你的面前了......”

    “你特么的胡咧咧些什么呢!”段鸿飞嘴都要气歪了,一巴掌呼在赵国栋的脸上,他最讨厌的就是被男人喜欢,尤其听见赵国栋亲口说出来,只觉得无比的恶心。

    赵国栋知道自己嘴巴大了,触碰了龙之逆鳞了,他吓得急忙闭上嘴巴,不敢再说话。

    只是,已经晚了,段鸿飞怒了,再次吆喝司机停车,指着赵国栋鼻子骂,“你,马上给我滚蛋!”

    赵国栋真是后悔的要死啊,没有办法,他不敢违抗段鸿飞的命令,只能乖乖的滚蛋下车了。

    要说赵国栋对段鸿飞,那真是赤胆真情,无论段鸿飞对他是打是骂,是好是坏,他对段鸿飞都是一如既往的情深意重啊!

    赵国栋之前一直跟着段鸿飞了,他是和段鸿飞一起到的酒吧,段鸿飞正想寻找机会接近米宝儿呢,正巧曲中邱想要对米宝儿图谋不轨,段鸿飞这个高兴啊,他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来个英雄救美的桥段了。

    在曲中邱为难米宝儿的时候,段鸿飞一直拿着高倍望远镜在旁边看着呢,他心里恨着米宝儿,故意迟迟没有现身救人,就是要米宝儿在曲中邱那多受些羞辱的。

    段鸿飞在望远镜里面都看见了,曲中邱把米宝儿的小内内都拔下来了,真枪实弹的有了肉肉上的接触了,他还把这样的照片拍了下来,以供日后羞辱米宝儿用呢。

    他觉得把米宝儿羞辱的差不多了,在最后的紧要关头现身去救人的。

    段鸿飞去救人的时候,再三警告赵国栋不能露面,因为赵国栋之前在服装店见过米宝儿,还多米宝儿放过恨话,如果让米宝儿知道他们认识,依照那个女人狡猾的性子,一定会起疑心的,段鸿飞可不想再旁生不必要的麻烦了。

    赵国栋在听说段鸿飞准备一个人去救人的时候,就开始担心啊,他真是害怕段鸿飞在帝都这出点什么事情啊。

    今天早晨段鸿飞到了帝都,查秀波的电话就打给了他家老爷子,请求老爷子一定要帮她照顾好段鸿飞。

    查秀波了解段鸿飞,这小子被周沫的病刺激到了,周沫是真的牵着段鸿飞的心,这个时候段鸿飞什么激进的事情都可能做出来,查秀波怕段鸿飞在帝都惹了什么事情,才舍出面子给赵国栋的爸爸打电话。

    赵家老爷子也是个情种,这些年对查秀波就是念念不忘,情深意重的,查秀波一个电话打来,他就如同接到了圣旨,马上给赵国栋下命令,无论动用多大的力量,都要护得段鸿飞周全,让段鸿飞在帝都活的舒坦。

    赵国栋只觉得无比扎心,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遇见个假爸爸!

    老爷子这些年都没有说过任何护着他的话,对段鸿飞却好的没有边了!差点就给段鸿飞做个梯子,让段鸿飞上天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段鸿飞这小子就有这胡作非为的命,走到哪里都有人护着,宠着,无论惹出多大的事情,都有人承担着!

    赵国栋怕段鸿飞出现什么意外,趁着段鸿飞不注意,走到外面给给这家酒吧真正的老大燕云深打电话。

    燕小爷在接到赵国栋电话的时候,正在附近一家会馆里面,在他最喜欢的麻将桌上打牌呢,赵国栋急火火的说:“老燕,别玩了,马上赶到你的酒吧,这里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着火了?还是死人了?就算真出了大事,有你赵爷在那边,还有摆不平的吗!”燕云深很无所谓的说着,还在继续打着他麻将牌,:“三万......飘了......哈哈哈......”

    “你别特么的玩了,小飞来了,在你的酒吧呢,同曲中邱要打起来了......”国栋压低声音吼着。

    “你......你说谁来了......”燕云深的声音都激动有些发抖了。

    “段——鸿——飞——”

    “我日你媳妇的,你怎么不早放屁啊......”燕云深扔下麻将牌就往外面跑,他怎么都没想到,让他念念不忘,魂牵梦萦的段鸿飞竟然来了帝都,还去了他的酒吧了!

    他们这些有钱富少,都是天之骄子,这辈子很少有求之不得的东西,所以越是得不到的人和事物,他们越觉得珍贵,而像段鸿飞这样优质男神,就彻底成为了他们心头朱砂痣,白月光,永生不忘了。

    赵国栋被段鸿飞撵下车子后,直接就坐到后面跟着的燕云深的车子里面,燕云深一看赵国栋哭丧着脸,笑嘻嘻的问,“怎么了?小飞骂你了啊?还是挨揍了?”

    “揍你妹啊,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啊!”赵国栋一脸郁闷的抬手给了燕云深两拳头,随后,靠在椅背上嘿嘿的笑起来了。

    “你这是什么了?见小飞一面,精神咋还不好了呢?笑什么呢?”燕云深咧着嘴,诧异的看着赵国栋。

    “唉,不论如何,小飞终于来帝都了,而且这次还可能在这里住上一段了,他骂我也好,揍我也罢,我总算是又能见到他了!”赵国栋一想到这件事情,心里不由的美啊!

    “是啊,无论如何,只要能见到他一面也是好的啊!”燕云深也很是感慨的说,那种一想起来就天长路远,遥不可及,永不相见的感觉真是太不好过了

    燕云深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问赵国栋,“小飞这次来帝都干什么啊?因为什么事情要住一段啊?”

    赵国栋经他这么一问,一下子想起了生病的周沫了,神情不由凝重起来。

    段鸿飞每次来帝都,当然都是为了周沫啊,如果周沫这次真的熬不过这关,真的去了,恐怕段鸿飞也不会得善终了......

    周沫啊周沫,只求你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着,这样我们大家才能都有好日子过啊!

    周沫此时在郊外跟大家一起烧烤,连着打了喷嚏,盛南平急忙走到她的身边,将外衣脱下来披在周沫的肩膀上,“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我带你回别墅里面歇会吧!”

    “没事的,可能是谁念叨我呢!”周沫对着盛南平摇摇头,她好不容易才跟大家一起出来玩,这里热热闹闹的,她才不舍得回别墅内躺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