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880章 就只有一个她
    米宝儿的心都要在这样的奢华里面融掉了,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梦幻的国度,她用力咬咬嘴唇,让自己疼了一下,才慢慢恢复起自己正常的智商,开始她习惯性的表演。

    她深情款款的看着段鸿飞,深情又羞涩的说:“酒吧里面的事情......谢谢你啊,非常的感谢你,没有你的及时出现,我这辈子都完了了......”

    “保护美女,是我的责任!”段鸿飞对着米宝儿微微一笑,眼角眉梢都舒展开了,散发出动人心魂的光彩,将他那张俊脸脸衬托的越发魅力无边了。

    米宝儿刚刚恢复的神智,瞬间又被段鸿飞的魅力给打散了,她平日里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会耍手段,用心机的,可是一到段鸿飞面前,她就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女孩子,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智商为零或者复数了。

    段鸿飞认真观察了一下米宝儿的表情,从开始的震惊和惊艳,到后来的无法置信的狂喜,还有之前那故作平静和淡然的矜持……

    所有的这些都同那些迷恋上他的贱兮兮的女人一样子,他觉得基本已经搞定了米宝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决定再用一招,他笑着对米宝儿说:“小姐,你身上的衣服都破了,我叫人给你送过来一套衣服!”

    米宝儿恍然如梦的连连摇头,激动的好像要哭了一样的说:“不用了,先生,你已经帮我太多了,谢谢你啊,不用给我买衣服了......”

    段鸿飞的面色如同春风风吹过的湖面,泛起柔情的涟漪,“如果我能早几分到酒吧去,美女就不用受这样的惊吓了,你不用谢我的,都只恨自己去的迟了!”

    艾玛啊,这情话说的也太高级了!

    其实段鸿飞哪里会说什么情话啊,更别提高级了,他这几句话完全是他即兴发挥的,这些年段鸿飞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压根就不知道追求女孩子是什么感觉好吗?

    他一向都是被人家女孩子追的的!

    段鸿飞这辈子只爱过周沫,像萧峰说的那段话一样,“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

    在段鸿飞眼里,周沫就是周沫,就只有一个周沫,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能有一个周沫了!

    他对周沫的爱是自然而然的,是根深蒂固的,是如影随形的,根本不用想要对周沫说什么情话,只是出于本能的对周沫好,根本不用这些花哨的言语,一颗热血赤诚的心就足够了!

    一想到周沫,段鸿飞的的心里不由的平添了几分柔情,嘴边露出的微笑更加炫目迷人了。

    米宝儿的一颗小心脏啊,砰砰的都要跳出来了,她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玄幻过,从来没有这样沉醉过!

    她含羞带笑的半垂下头,把自己最好看的侧面展现在段鸿飞的面前。

    此时此刻,米宝儿已经完全把她心上的恋人盛东跃给忘记了,完全沉浸在段鸿飞超级强大的魅力当中了。

    “小姐,我能问一下你的芳名吗?”段鸿飞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只能老土的问问米宝儿的名字。

    “我,我叫米宝儿。”米宝儿娇滴滴的声音回答着段鸿飞。

    “小姐不但人长的漂亮,名字也是这样好听。”段鸿飞耐着性子又敷衍了米宝儿一句。

    段鸿飞这句话说的无比油腻了,可是听在米宝儿的耳朵里面就是无比的顺耳,动听。

    她真希望自己现在再漂亮一些,再完美一些,这样就可以牢牢吸引住这个令她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男人了!

    段鸿飞看了看手机,见赵国栋还没有打电话过来,不由暗骂赵国栋办事情拖拉,就是让他给米宝儿买一套高级点的衣服,需要这么久吗,弄的他跟米宝儿在车上呆了这么久,他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了。

    他想了想,又问了米宝儿一句,“小姐,你方便告诉我你家住在哪里吗,我等下叫司机送你回家!”

    一听段鸿飞问家住哪里,米宝儿突然从春梦中惊醒过来了,一下子想起来了她现在居住的家,想起了家里的男主人盛东跃了!

    艾玛,她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刚认识了眼前这个天人一样的贵公子,就把她的真正金主盛东跃给忘记了呢!

    虽然米宝儿对段鸿飞一见倾心,被段鸿飞迷惑的神魂颠倒的,但在没有确定段鸿飞的心意之前,还是不敢随便放开盛东跃这棵大树的。

    毕竟,这世上像盛东跃这样的金主是非常少有的。

    米宝儿当然不会让盛东跃知道她认识了段鸿飞,更不想让段鸿飞知道她已经跟了盛东跃,她稍稍想了想,说了一个距离她现在居住地方比较近的小区名字。

    段鸿飞听了后,轻轻的笑了一下,这个女人,果然是狡猾精乖的很啊,怪不得周沫那个二百五会着了她的道啊!

    就在这时,赵国栋的电话终于打来了,说他的车子就在后面,车上有给米宝儿取来的衣服。

    段鸿飞吩咐司机停了车子,叫保镖到赵国栋的车上把送给米宝儿的衣服取过来。

    他亲自把装着衣服的袋子送到米宝儿面前,米宝儿低头一看袋子上面的logo,还有里面裙子的款式,惊的眼睛不由的一下子瞪大了。

    nakar这个牌子是绝壁的奢侈品牌,而且每年推出的衣服都是限量版的,就是有钱还要有人脉才能买得到,米宝儿虽然很喜欢这个牌子的衣服,但她只拥有这个牌子的一条裙子,还是盛东跃提前为她定制的。

    而眼前这个男人,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把nakar这条昂贵的最新款的裙子送到了自己面前。

    这个男人一出手就送自己这么贵重的裙子,他对自己一定是有些心思了!

    米宝儿一想到这个事情,激动的脸都有些发红,欢喜的都想大喊大叫了,这样的狂喜,几乎要将她的心脏炸开了。

    她矜持地犹豫了几秒,把衣服推还给了段鸿飞,装作很清纯的样子说:“先生,谢谢你为我准备的衣服,但我不能收下这衣服。”

    “为什么啊?”段鸿飞故意装作不理解。

    “因为太贵重了,你已经救下了我,我非常感激你,我还没有对你表达我的谢意,我不能随便拿你的东西啊!”米宝儿装做很矜持的说着。

    “哈哈哈,这样的衣服就算贵重了,你放心收下这衣服,这对我来说就跟大街上普通的T恤衫一样!”段鸿飞轻描淡写的说着。

    米宝儿的心不由重重的跳了一下,艾玛啊,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他这是真的有钱人啊,简直是壕无人性了!

    “再者,我为看重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不需要回报的!”段鸿飞看着米宝儿一挑眉。

    米宝儿只觉得眼前一花,心跳加快,这个男人说什么,他看重的人,莫非他真是喜欢自己的啊......

    “小姐,这衣服你放心收下,我绝对不会因为一套衣服,要求你怎么样的!我在前面找个酒店门口停车,叫保镖给你开间房,你进去冲个澡,把衣服换一下吧,我在车上等你!”段鸿飞很是绅士的说。

    米宝儿原本以为段鸿飞会要她在房车上换衣服,段鸿飞也许会趁机偷瞄自己几眼,或者车上有什么监控设备,占自己些便宜。

    她没想到段鸿飞是这样的正人君子,替自己想的如此周到,她心里越发的倾慕段鸿飞了。

    可是米宝儿想起了盛东跃,就不敢轻易去酒店那种地方了,万一被熟悉的人看见,她衣衫不整的披着男人的西服进了酒店,进了一间男人开的房间,那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对段鸿飞笑笑,说:“谢谢你啊,我......我不去酒店换衣服了,我从家里出来的久了,怕家里人会担心,我想还是回家去吧!”

    死女人,这样狡猾,竟然不肯上套啊!

    段鸿飞在心里骂了一句,脸上依然带着笑,对米宝儿点点头,说:“好,我这就要司机送你回家!”

    他原本想叫米宝儿这副模样进了酒店,然后给拍照下来,他等下也去酒店里为米宝儿开的房间,稍稍撩一下米宝儿,让米宝儿对自己投怀送抱一下,把这个录像往盛东跃那边一送,盛东跃保证会让米宝儿滚蛋的,他今天的大戏就算落幕了。

    段鸿飞不是有耐心的人,更不喜欢哄着女人,如果不是为了给周沫报仇,他才懒得亲自出马演戏陪眼前这个恶毒的贱人!

    但是,这个女人还真是奸猾,轻易不肯钻了他的套,段鸿飞没有办法,只能继续演下去,吩咐司机送米宝儿回家,再找机会来撩拔米宝儿。

    米宝儿一见分别在即,心中顿生不舍了,她很想知道段鸿飞的真实身份,小心翼翼的开口问段鸿飞,“先生,非常感谢你今天救了我,并且送我这么贵重都要衣服,还开车送我回家,我能不能知道一下先生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啊,改日也好找机会感谢一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