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玄幻小说 > 归墟 > 第80章 英雄末路
    天际无边,星辰浩瀚。有剑东来,可分天际,可离星辰……这,就是这把离辰剑的由来。

    当然,传说或许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在其中,可是从这一点可以说明离辰剑的威力。事实上,此剑与神兵榜的排名,也位列第八,在魏景龙的那把赤龙之后。

    离辰剑出,西皇林鸿轩的气势猛然大变,他周身似乎演化出浩瀚星辰,脚下踩踏的乃是万古乾坤。他气势骇人,须发乱舞,看上去当真如下凡的天神,又似星空的主宰。

    “天云之上,万古长河”

    伴随着一声可撼苍穹的暴喝,他手中的长剑荡起一片迷离的星辉,带着无尽岁月的沧桑向着雪若离奔袭而去,那刹那间充斥于云雾峰顶的狂暴气息,竟是让周围交战的其他强者身形一震动荡。

    身在半空中的雪若离脸上丝毫没有半点慌张的神色。若是西皇尚在巅峰,或许她万万不是其对手,可是此时对方早已跌落神坛,而她又是烁金在手,此消彼长之下,根本毫无惧意。

    伴随着一声穿金裂石的凤鸣之声,她的身后立刻出现了一对巨大的双翅,那双翅火光缭绕,飞炎四溅,使得云雾峰顶的温度骤然升高。

    可是,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漫天的火光出现之后,那些似是可焚天灭地的火焰表层忽然散发出一种幽蓝的色彩,那色彩和林鸿轩身后的星辰光芒如出一辙。

    幽蓝包裹着烈焰,让雪若离身后的无尽火海刹那间多了一种浩瀚星空的韵味,并且很快的让人难以分辨,她的身后,到底是星空还是火海,又或者……是蕴含火海的星空?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时间仅仅过去三两息而已,紧接着,两片由剑意营造而出奇特空间,相遇了……

    金光乍现,划出一道蜿蜒曲折的轨迹,如惊龙出海,直冲九天。

    星辉旋转,如同搅动了无尽苍穹,让动荡的夜空里星光摇曳,云倾雾泄。

    “轰”

    一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巨响声在云雾峰顶猛然荡开,那浩大的音波竟是让一些人双手猛然捂住了耳朵,面色苍白,目露惊骇。

    那巨响悠长连绵,浩荡不绝,云雾峰顶草木横飞,山石碎裂,一种犹如末日来临的气息不断冲击众人脆弱的神经。

    这,就是天榜至尊之间的战斗!!!

    这,就是极致力量的体现!!

    这也多亏两人交手的战场在半空之中,否则,众人真的担心自己会不会在那散溢的能量中化为灰烬……

    他们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身形,只能看到把空中不断爆裂四散的光芒。金色,幽蓝以及赤红交错在一起,倒也似绚烂的烟火一般,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

    只是这样的风景,很多欣赏之人……却是战战兢兢,心神动荡。

    可是无论如何,再精彩的演出总有谢幕的那一刻……

    在一道嘹亮的凤鸣声中,金色的巨龙身边忽然多出了一道巨大的火凤。虽然那巨龙徒有其型并无齐声,可是这龙凤齐出的景象还是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让人心生敬畏。

    幽蓝包裹着金色,星辉萦绕着烈火……这三种相互交错的能量划过苍穹,竟似是引发了天际的震荡,更是让云雾峰上仰望天际的众人有一种天穹将裂的错觉。

    “轰”

    伴随着一声让众人脑海陷入空白的巨大声响,天穹……真的裂了……

    只是那碎裂的并不是真正的天,而是西皇林鸿轩之前营造的那一片万古星空……

    被幽蓝色包裹的无尽火域成为了主宰,那双翅横展巨大的火凤成为了天空中的唯一!!!

    一道身影快速的向下坠落,不过顷刻之间在地上荡起了一片浩大的烟尘。

    “当……当……当……”

    似是有金属物品与地面不断撞击,带起一片尘土……最终,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落在了背靠背站在一起的殷墨和沐雪儿的脚下。两人定睛一看……正是西皇头顶的玄龙紫金冠!!!

    两人的面色齐齐一僵,呆滞的目光看向了远处那烟尘萦绕的地方……仅仅片刻之后,沐雪儿悲呼一声:“爷爷”

    说罢,她奋力的向着那里冲了过去,殷墨的目光一阵轻颤,不知是担心沐雪儿的安慰还是什么,猛一咬牙,也向着那里冲了过去,不过他却随手抓起了脚下的玄龙紫金冠。

    “掌教!!”

    云雾峰上响起了数十道悲呼,那些西皇山所属有心向着场中奔去,可惜一些主要人物却被那些鬼面黑袍人重点照顾,死死盯住,根本是分身乏术。

    反倒是沐雪儿和殷墨这般青年后辈,无人理会,是而这两人很容易的冲到了西皇的近前。

    “爷爷”

    沐雪儿只看了一眼,便猛然抬起一只玉手掩住了嘴,双目之中的泪水刹那间奔涌而出。即便是殷墨,也彻底睁大了眼睛,目光中一阵剧烈的颤动,握住玄龙紫金冠的那只手也是猛然握紧……

    林鸿轩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血污……最为严重的是……他的左臂已经不见了……肩头也是一片焦黑。

    看到两人前来,林鸿轩眼中闪过一抹异彩……他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挣扎着就要坐起……沐雪儿见状,连忙伸手将他搀扶起来,而殷墨的双手似乎动了动,可是不知为何,最终没有抬起。

    就在这时,雪若离面无表情的向着西皇走了过去,可是忽然间,一只手掌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她眉头一皱,只听身后的地煞语调古怪的说道:

    “别急,生死离别的场景可是最感人的呢!”

    雪若离垂下了手中的剑,重新站回了地煞的身旁,冷眼看着面前这悲惨的一幕

    ……

    与此同时,西皇护山大阵中枢所在的石室之中

    忽然有一个人影踉跄着闯入了石室之中,他刚进入石室,似是再也无一为继,普通一声向前栽倒,彻底没了动静。

    若是有人在此看到此人的相貌定会大吃一惊,他不是别人,正是那须发皆白,手拄龙头拐杖的老者。

    没想到他还活着!

    只是,他来这里干嘛?

    片刻之后,他的身体终于动了动,随即竟屈起了双臂,以掌撑地,似是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可是他努力了半天,除了口中咳出更多的污血之外,却始终未能成功。

    他似乎放弃了,只是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

    可是半响之后,他用行动说明,他似是没有放弃。

    他开始在地上艰难的爬行,向着石室的一角爬去,在他的身后,是一道鲜红的血迹。

    本来只要七八步的距离,他不知爬了多久,甚至中间还休息了两三次,不过无论如何,他来到了石室的墙角,随即,他艰难的抬起一只颤抖的手臂,向着那看起来光滑无比的墙面按去。

    墙面上他手掌落下的地方忽然陷了下去,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墙上竟然有一道暗门打开了。

    透过暗门,可以看到里面乃是一个狭小黑暗的密室,密室的中央有一个石台,石台之上……有一朵迷你的霞云浮在半空之中,霞云之上,散溢着一种奇特无比的气息。

    看到那朵霞云,地上之人眼中异彩忽起,随即他挣扎着,向着那里爬了过去

    ……

    此时的西皇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如同西北沙漠边缘那干裂的黄土,又似大旱时那皲裂的树皮……他再次咳出一口鲜血,艰难的向着沐雪儿说道:

    “雪儿……你……你不……不恨我吗?我……牺牲……了你的……你的幸福”

    沐雪儿闭目摇头,清泪挥洒,却没有开口。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面对如今即将垂死的老人,她如何能说出那个恨字?

    西皇的嘴角艰难的扬一抹笑容,喃喃的说道:“雪儿,你……你是个……善良的……善良的孩子,是……是我……对不起你”

    雪儿依旧不断摇头,可是脸上的痛苦和柔弱令人无比心疼。

    西皇的目光缓缓落在了殷墨的身上,殷墨浑身一震,面露复杂……可是他略作挣扎之后,还是来到了西皇的身边,似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将手中的玄龙紫金冠伸了过去,低着头道:“你的金冠!”

    西皇的嘴角露出了自嘲的笑容,他静静的看着殷墨,目光中满是慈祥和蔼,他嘴唇嗫嚅道:“幼龄……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爷爷吗?”

    殷墨浑身一震,握住玄龙紫金冠的那只手猛然握紧,目光之中满是无法言明的复杂,可是他却始终一语不发。

    西皇一脸希冀的望着殷墨,等了半响,可是……终究没有等到他想要的那两个字,他闭上了浑浊的双目,泪水悄然滑落脸颊……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微不可查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虽然那声音细若蚊呐,可是他还是听清楚了。

    那是殷墨的声音,那是他期盼许久的那两个字:爷爷。

    他的眼中猛然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异彩,竟是犹如回光返照一般猛然坐起,口中连道三个好字,随即他老泪纵横,仰天哈哈大笑,笑声竟是直穿云霄。

    只是那笑声之中,人们听出了悲壮,听出了凄凉,听出了英雄末路……

    就在这时,地煞轻轻的送了耸肩,向着身边的雪若离说道:

    “哎,差不多了,心愿已了,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了”

    雪若离点了点头,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