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重生长姐种田忙 > 240章 罚跪
    本来陆昱谨还以为唐绾绾中午会回来吃饭呢,哪晓得等了大半天都没有等到她回来。

    倒是等来了,唐绾绾的大伯婶,她是来找唐绾绾求救的。

    “三妹啊,阿绾呢,这次她可得救救我们家啊?”

    唐威看到大伯婶,很是反感,便是出来说话了。“大伯婶,我们家里还有病人,事情很多,根本无暇管你家的事情。请回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看到来人王氏顿时朝她走了过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观察着。

    “哎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威哥儿,”她的视线这会还没离开唐威的腿,脸上的神情极为夸张,大着嗓门道:“我听村上的人说你的腿好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该不会是你真的遇到神医了吧?”

    “那可不,不然我的腿怎么能好。”

    随即王氏又仔细的看来看唐威的腿,发现他的腿和常人无异,更觉得不可思议。嘴里啧啧称奇。“真是太神奇了,一只脚都要踏进棺材了,竟然还嫩给腿治好了。”

    村上有人传唐绾绾就是那个神医,但是王氏对三房的偏心没了边了,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说法,甚至还回了句:“还神医呢,她要是是神医,那么我就是神婆了。

    “大嫂,威儿和陆公子都要休息,你请回吧。”陈娘子看到王氏已经下逐客令了。

    没想到,王氏竟然又想用老套路了。一开始说话就用上了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三妹,你这次真得救救我啊,我本以为月儿和姑爷定了亲。他那未来族长的位置就板上订钉了。不想那唐中秋狼子野心。......”

    若是放在以前,陈娘子肯定又会被她哭心软了。如今她再也不会上当了。

    而且就算陈娘子不赶人,这上门吵吵嚷嚷的婆娘,也让陆昱谨的那两名亲兵不耐烦了。其中一人直接发了飚,还拔了刀:“你这无知村妇吵到我们将军休息了,赶紧滚,再吵吵马上要你的命。”

    若是别人王氏还有些害怕,见他们嘴里的将军竟然就是那个在他们村上长大的陆小子,便是笑着说道:“崩跟我耍威风,说起来你们家将军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咋地,这威风都耍到自己家人门口了。”

    “你说是不是啊陆小子?”

    陆昱谨直接一个手势,“将她拖门外去,再随便骚扰,让她自己掂量着看。”

    “是,将军。”

    陆昱谨这话一说,王氏便是倒霉了。直接拖出去,被丢到外面,让村里人看了笑话。

    王氏那叫一个气急败坏,也不敢上前拍门了,而是一声声的在门外喊道:“三妹,你快开门啊,我有话要说。咱们有话好商量啊。”

    “想当初.....”不得不说,这个王氏真有耐心,喊了这么久,嘴巴也不口渴。

    直到那亲兵又赶了她两次,实在是忍无可忍,准备拿刀赶人的时候,陈娘子出去开门了。

    “大嫂,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三妹我真是想和你好好商量来着,大不了我们同意迁祖坟就是了,但是也是有条件的。”

    陈娘子听她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即问道:“大嫂你这话什么意思?祖坟在那好好的,没听说要迁啊?”王氏没想到陈娘子竟然不知道此事,看样子唐绾绾是翅膀硬了,根本就没有跟她说。这下便来劲了。“阿绾这丫头这么做事不对啊,迁祖坟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以瞒着你呢。”

    “到底怎么回事,还请大嫂告之。”

    “那救我家月儿的事情呢?等阿绾回来我会跟她说,至于她愿不愿意帮忙,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王氏知道唐绾绾上次救下他们一家子,费了那么多力气,此次如果不能让唐思哲顺利接任族长位置,她的心血也会白费,想明白后,她反而没有一开始那般急躁了。

    “一言而定。”

    陈娘子自从见了王氏后,后面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晚饭都没有吃,做好了,自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唐绾绾回来时,就听说王氏又上门来闹了。

    “娘,我大伯婶今日是不是又来闹了,我跟你说,这样的人以后你甭理。”

    “阿绾你进来。”陈娘子没有开灯,屋里说话的声音也是闷闷的。

    “娘,你怎么不开灯啊,我听哥说你晚饭都没有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唐绾绾进门时见屋子里漆黑一片,忙划开火折子,将油灯点着了。

    屋子里有了光亮,顿时变得亮堂许多。屋子里的东西,似乎也多了几分温暖的颜色。

    陈娘子就那么和衣坐在床上,唐绾绾猛地一看,还真的被吓了一跳。忙将手伸了过去,摸她额头,还没触碰到她的手。

    陈娘子直接说道:“跪下!”

    “娘,怎么了?”唐绾绾倒是很少看到娘变得如此严谨,似乎很生气的样子。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下了,然后仰头,看着她问:“娘,我犯下什么错了?最近我做事有很小心,没有犯什么错啊。”

    “你自己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想清楚。”

    “娘,你今日到底怎么了?”

    “快给你爹磕头,寻求他的原谅。”没想到陈娘子话音刚落,那原本点的好好的油灯,自己竟然灭了。

    “咦,这灯怎么自己灭了?”唐绾绾觉得这情形有点像示警似的。还是说,这是她老爹在跟她们传达信息。以前她没有看到阴灵之前是不相信的,不过现在她信了。

    “你跪下别动,我来掌灯。”等陈娘子将灯重新点上。看到唐绾绾老老实实的跪在唐建飞的灵位前,在帮他上香,气才消了点。

    整整跪了一个时辰,陈娘子才让她起来。依旧问道:“阿绾,你可知错了,想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吗。”

    “娘,我的腿疼死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你准备给你爹迁坟?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跟我说,还要一个外人来告诉我,你以为你娘就是那么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吗?”

    唐如月这个大嘴巴,怎么将这事说出去了。

    没记错的话,唐绾绾迁坟的事情就和族长申请过。因为考虑到时机不成熟,暂时没提。没想到王氏她们自己倒是跳出来了,还给提了其他条件,还真将只当成一棵葱了。

    她气死了,所以听陈娘子说起去帮助唐思哲上位的事情,她想都没想,没好气道:“我帮他们个屁。记吃不记打的,我怎么帮他们,他们自己才能长大,才能成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