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情绪失控 > 第190章 转移
    海西城因为下过大雨的关系,这几天天气倒没之前那般闷热。

    从机场出来后,陆江离便带着同行的其他六名成员,马不停蹄的往鲤城市赶。

    这移交失控者的事,宜早不宜迟。

    陆江离是这样想着。

    然后,他便急着带领其他的成员,去了一家海鲜酒楼。

    他一直认为,人吃饱肚子才能卖力气的干活。

    菜上齐后,陆江离直接夹起一块龙虾肉,便大块朵颐起来。

    其他六名成员面面相觑,却不敢多说什么,他们心里都知道,关部长很器重这个陆队长。

    风卷残云般的清扫了桌面的饭菜,陆江离一手捂嘴剔着牙,一手冲着其他队员摆了摆,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这人啊,就应该及时行乐。你瞧瞧咱们,能活八十算高寿了吧?这打从出生起,就不受自己掌控,要读书,要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等到毕业,几岁了?二十多。然后就要步入社会,朝五晚九的上班,拿工资,买房买车娶媳妇生孩子。你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快活,要等到什么时候?六十岁你想去蹦迪,人保安让你进去吗?不让吧?这也就是说,咱们其实真正能够自由自在快活的日子,只有二十五岁到四十岁这短短十五年的时间!”

    “十五年啊,人这一辈子,真的能逍遥自在的时光,何其短暂。”

    “我之前早就听说过鲤城市这家海鲜酒楼味道鲜美,今天来吃,味道还真不错。”

    “该吃吃,该喝喝,费用我出?你们能吃就多吃些?毕竟往后兴许就吃不到了。”

    “这海西城,也没那么多危险级别高的失控者要转移?不是嘛?”

    陆江离说完?便拿着账单往收银台走去。

    其他几名成员看着空荡荡,连汤汁都不剩的盘子?有些无语。

    这,还有啥可吃的啊?盘子?

    “你好?帮我开发票?我需要报销。”

    陆江离结过账后,回头瞥了一下那六名成员,挤出了一丝微笑。

    “走吧,干活去了。”

    ......

    “干啥活?”

    拿着锉刀修理指甲的顾冰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抬。

    尹洋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冷冰冰的枪口对准了顾冰的脑袋。

    这时,戴着耳机的安箐倒是从沙发上麻溜的站起身子,直接道:“走!”

    ......

    “哥们,你让我怎么走,我的双脚可是有两道枷锁的?很重。”

    此时的刘亮,双手双脚都被加了两道特制枷锁?就连针对失控者的药物,都在他身上注射了两针。

    这导致他脑袋浑浑噩噩的?走起路来都有些吃力。

    今天,是他被移交的日子。

    “少说废话?走快点!给你加两道还不是你自找的麻烦?如果不是鉴于你这几天表现良好?我们都会用铁链捆着你!快点!”

    身后两个收容所的工作人员,一直推搡着刘亮。

    交接工作,从目前来看还算顺利。

    毕竟杨海鑫和陈杰龙等人,都在这。

    周围,也有重兵把守。

    陆江离将一应盖过章的文书,全部递给了杨海鑫,再得到对方的盖章后,又收了回来。

    杨海鑫嘬了一口烟,看着慢慢朝这边走来的刘亮,望向陆江离问道:“你们打算走海陆空哪条路嗷?需要我们护送你们出海西城的地界嘛?”

    对于刘亮这段时间的安静,杨海鑫始终觉得有些不安。

    越平静,越说明危险。

    “不用,哪用得着‘烟鬼’护送啊,那我们这一行七个人,可太没面子了不是?”

    “至于前往申城的路线,请恕我不能透露给你,这是有保密等级的。”

    陆江离笑了笑,谢绝了杨海鑫的好意。

    “面子是小,命才是关键嗷,这个刘亮没那么简单,他是青铜树组织的管理者,而且和那家医院也有牵连,很有可能你们回去的路上,不会那么太平。”

    杨海鑫吐出一长串烟雾,冷冷的说到。

    此时,刘亮已经被一路推搡的来到了他们身边,他正巧听到了杨海鑫的话。

    “你放心,不会有人来救我的,一个被人打败导致被收容的管理者,青铜树只会想将我灭口,毕竟在他们眼里,我和叛徒无疑。”

    刘亮刚说完,身旁一名工作人员便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上。

    “谁准你说话的,闭嘴!”

    那名工作人员无视刘亮狠毒的目光,直接冲着杨海鑫敬了个礼道:“报告,编号3578收容犯刘亮已经带到,身份核对无误,请杨队长再度确认一遍。”

    杨海鑫瞄了刘亮一眼,点了点头。

    他重新将目光落在了陆江离的身上:“那他就交给你了嗷,预祝你平安到达。”

    陆江离冲着身旁几名队员使了个眼色,等到那几名队员上前反扣住刘亮的双臂,才笑着回道:“感谢杨队长的好意,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也恭喜杨队长又收获一份大功。”

    望着押送刘亮的汽车远离,郑思明凑了过来:“队长,咱们真的不去跟踪?”

    杨海鑫眯起双眼,冷笑了声:“咋跟踪嗷,我们出于安全考虑去跟踪,那是好意,但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的好意就会变成有心人强加的恶意。”

    他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上边那些臭老头子,成天就知道勾心斗角,早晚会出事嗷。”

    郑思明想了想,又道:“那该不该跟方哲说下这事?”

    “说个屁嗷,让他好好培训!”

    杨海鑫重新点了一根新的香烟,顿了顿,又道:“等刘亮真的被关进申城的收容所里,再说吧。”

    行驶在路上的汽车,似乎是故意在绕弯一样,迟迟没有离开鲤城市的范围。

    转移危险级别较高的失控者,一直都需要如此,严谨,严谨,再严谨。

    特别是对于刘亮这种身份复杂的失控者,更要格外的谨慎。

    绕路,是为了迷惑敌人,接下来他们还会更换汽车,最终再前往码头。

    这一次,陆江离选择走水路前往申城。

    其实他也想杨海鑫来护送,最起码多了一份保障。

    但收容所的规矩就是规矩,转移失控者的路线一直都是保密严格的事,谁都不能透露分毫。

    再说了,这杨海鑫护送,又能护送多远?要是那家伙真的能离开海西城,总部也不至于安排他们过来转移。

    兴许是有些无聊,陆江离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刘亮,突然向身边的队员开口问道:“小张啊,你结婚没?”

    “啊?”

    小张对于陆队长突如其来的关心,有些发愣,他尴尬得笑了笑:“结了。队长,我孩子的满月酒你都来吃过。”

    “噢。那挺好。”

    陆江离笑了笑,又回头问向另外一名队员:“那小许你呢?结婚了没有。”

    “队长,你上次还说要帮我介绍对象呢。。。”

    小许耸了耸肩,有些无奈。

    “啊,抱歉抱歉,没结婚也不错,最起码少了牵挂,像我一样。”

    陆江离依旧笑着,然后将车上的其他队员,挨个问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