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科幻小说 > 助鬼为乐系统 > 第二五四章 可怕的牵连
    天煞孤星?

    听到陈浩的话,徐香巧愣住,而老太太却是面色微变,惊奇的看向陈浩。

    深深的看了一眼老太太身上那缭绕的黑气,陈浩开口道:“徐小姐,你最好是不要接近你母亲,否则我怕你承受不了她身上的死气。”

    徐香巧大惊,急忙问道:“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天煞孤星?”

    陈浩道:“所谓天煞孤星,就是一种受到上天诅咒的人,这种人身上,天生附带一种死气,这死气克制六亲,注定孤老,连神鬼都怕,遇到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否则被死气沾染,据说连神仙都逃不过劫数。”

    徐香巧目瞪口呆。

    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可是它的母亲,根本就是一个普通妇女啊,怎么会克制六亲?怎么会被上天诅咒?

    “妈?他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是……”徐香巧看向老太太,语气颤抖的询问。

    老太太努力撑起身体,苦涩道:“巧儿,这位大师说的没错,我就是天煞孤星,我出生时,母亲就血崩而死,三岁时,父亲也被我克死,而且随着我越长越大,我的亲戚家,几乎年年都有人死亡,于是他们害怕了,就把才十几岁的我远嫁给了你那未见过面的父亲,结果结婚当晚,你父亲就喝多喝死了,之后不到一年,一大家子人,就只剩下我一个。”

    说到这里,老太太叹息道:“本来我也绝望了,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一个错误,我想寻死,但是不论我怎么死,都死不了,我上吊,绳子断裂,我跳河,被冲到岸边,我不吃不喝,都别人送去医院打吊水救回来,反而害的人家医院失火。这样,我连死都放弃了。本来我打算,就这么单独过一辈子,但是遇到了你。”

    说着老太太看向徐香巧道:“巧儿,你不是我亲生的,你应该早就知道了,但是你是谁家的,我从来没告诉你。今天你这样……,我就不瞒你了,你是李神婆给我送来的,当时她神色慌张,说自己得罪了可怕的凶物,命不久矣,但是你是她唯一的孙女,不能跟着她一起死,就把你送到我这里来。还交给了我一块铜符,说这铜符能够避免我身上的死气对你的影响,而我身上的死气更是天下所有生灵的克星,一旦和我沾染上因果关系,必然会被死气影响,能够庇护你长大成人。本来我很担心,怕害了你,但是带着铜符的你,却真的在我身边长大,没有受到影响,我很开心,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照顾你长大,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这里,老太太表情痛苦,老泪滴落。

    徐香巧也捂住了嘴,阴气转化的泪水不断流淌。

    “妈妈,不怪你,不是你克的我,是我自己做的孽,而且,那铜符也被余文耀……”说到这里,徐香巧不说了,只是不停的流泪。

    看着这一幕,陈浩暗暗叹息。

    天煞孤星的可怕,那是看到介绍信息后,陈浩都胆战心惊的。

    天煞孤星的死气,专克六亲,只要沾染上关系,那绝壁是上了死亡名单。

    不仅如此,天煞孤星还是上天注定,能克死亲人,自身却无法横死,只能自然终老,一旦天煞孤星死亡,她身上的死气才会散去。

    而在天煞孤星没有死之前,谋害了和天煞孤星有了关系的亲人,呵呵,那就等着被天煞孤星的死气克吧,和天煞孤星有关系的人,只能天煞孤星来克死,谁敢代劳,那就是作死啊。

    此刻,陈浩明白了徐香巧死亡的真相,也有些感觉到,那水猴子只怕也有这死气的功劳,毕竟是修炼了百多年,而且被那么多鬼婴保护,自身也是修炼了鬼道神通,哪有这么容易被干掉,之前的道门修士还不是只能封禁,最后还把自己给耗死了,而自己却辣么容易就弄死它,这就是它抢天煞孤星死气工作的报复啊!

    “咳咳,那啥,既然你母亲能看到你,那这事儿就不用我代劳了,这银行卡放在这里,有啥事你们自己商量,我……”

    叮咚:“烧死鬼徐香巧,一天冤魂,死愿完成,一年道行扣除。”

    陈浩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声音响起,然后陈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道行少了一年。

    他现在法力耗尽,还没恢复,扣的自然不是法力,而是道行的上限。

    也就是说,陈浩即便恢复法力,也要比之前少一年了。

    感受到这种变化,陈浩僵住了,看了看自己放在病床上的卡,有些懵逼。

    大佬,我已经放弃了啊?为毛突然就给我说完成了?

    难道就因为我把卡带来了,然后放在了病床上,这就算完成了?

    卧槽,大佬你不人性化啊,我能不能拿起来,再送去别墅哪里?

    陈浩有些欲哭无泪。

    曾几何时,为了一年道行,自己连夜奔波,穿省做任务。

    这下倒好,就送张卡,一年道行没了?

    这就是天煞孤星的威力吗?我特么就是一个意外牵连的路人啊,我和你没因果啊!

    表情古怪的看了一眼老太太,陈浩转身就走。

    惹不起啊惹不起,难怪整个医院的鬼物都不见了,尼玛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在,谁特么敢靠近,沾染一下就要血命。

    “大……”

    “别叫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管。”

    “不是……”

    “没有不是,我没见过你,你也不认识我,求你放过我吧。”

    吧字一落,陈浩就出了病房,快步飞跑。

    马勒戈壁,不能留,这县城都感觉不安全了,走,连夜走,走的远远的,这辈子都不要来这里了。

    出了医院,陈浩开车,连开的房都不要了,带着几小,连夜离开县城。

    几小留在车上,刚才没跟随,看着陈浩这样的情况,都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白露好奇的问道:“大师,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就走?”

    陈浩一脸晦气的说道:“别提了,差点被坑,这县城太危险了,不能留。”

    喵呜!

    听到陈浩说危险,黑猫叫了一声,满眼不服。

    陈浩道:“别闹,这危险不是来自敌人,是来自上天,咱们得罪不……。”

    话未说完,陈浩突然色变,只见前方的路上,突然冒出一辆电瓶车。

    陈浩急忙一个转弯,砰的一下撞在了路边护栏上,车鸣响起。

    陈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