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691 方舟
    皎白的大地被如墨的夜空完全染成了黑色,漂浮在虚空中的一枚枚符文也随之渐渐显现,原本即将扑至段青近前的那些野兽狰狞遍布的身影也随着这些符文的升起而出现了退缩的迹象,似乎从这些凭空笼罩下来的黑夜中察觉到了几分不妙的感觉:“你们的速度真是有够缓慢,都已经告诉了你们运转的流程,居然还要耽误这么久的时间。”

    最新章节在  biqukan。co?  上更新

    “别说了,说得我的自卑心又变重了一些。”回答着这道声音的段青则是在万千野兽的包围中露出了一抹苦笑:“面对那些根本就看不懂的魔法运转方式,能够做到这一步就已经很不错了。”

    “算了,迫使你们用这么快的速度理解这个世界的法则运行似乎并不是什么容易之事。”轻盈的身影随着属于娜希娅声线的完全清晰而浮现在了段青的头顶,与之同时显现的还有那笼罩在白袍之间宛如谪仙一样的身姿:“我早就说过,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知识需要学习呢,我的学徒。”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代表着年轻与生命活力的黑色长发在身后高高地飘扬着,这位面色严肃起来的女人随后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手臂:“首先——”

    “先把场面清理一下吧。”

    四溢在空中的符文在扩散开来的无尽长夜的笼罩中骤然散开,宛如陨落的流星雨一样沿着娜希娅指落的手臂齐齐落下,无数紫色的射线也连带着迸发的能量而取代了原本的那些符文,径直穿过了那些四散奔逃却又无数躲藏的那些野兽的身体。站在一瞬间四溅开来的鲜血与野兽们此起彼伏的惨嚎联合组成的地狱般景象中,披着灰色魔法袍的段青随后也紧紧地抱住了神情略显苍白的雪灵幻冰的身体,直到那一直占据了他们眼前的视野很久的那些黑压压的潮水尽数倒下、被万千紫色的光芒割麦子一样全部扫过一遍之后,他才将自己同样显得有些苍白的声音再度展现出来:“虽然之前的时候就见识过紫罗兰法阵的威力,不过这无法用数量计算的兽群,在这些魔光齐射的符文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啊。”

    “因为这些符文借用了神使的力量。”摇晃着自己的手指,白裙随风摇摆的娜希娅漂浮在空中的身体也跟着那些四散符文的升起和消失而降落在了段青的面前:“神山传承的力量中蕴含着无尽的摧毁力,我只是借用了紫罗兰组合法阵将其分解到了每一个符文的构成当中而已。”

    “所有的兽群都被干掉了吗?”再度发问的是雪灵幻冰,那紧抓着段青臂膀的双手此时也依旧隐约颤抖着:“虽然曾经是死敌,但看到它们如此简单地就灰飞烟灭,心里实在不知应该作何想法呢。”

    “并不是所有的兽群都灭亡了,毕竟我的法阵领域只分布在了我所布置的这片区域之内。”指了指彼此脚下已经呈现出雪白色的土地,娜希娅声音淡然地回答道:“而且我们与它们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死敌。”

    “呼伦族与它们才是。”

    她说着这样的话,那降临的目光也重新落在了段青等人先前所面对的那片土崖的崖顶,目击着这一整个过程的呼莫卑此时此刻也收起了自己眼中的震惊之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恍然而又阴沉的表情:“所以说,我们亲爱的神使大人终于还是站在了另一边,是么?”

    “哦?看你们这过去一系列的表现和你刚才所展现的态度,我还以为你们已经下定决心与神山对立了呢。”回答出声的娜希娅却是依旧保持着轻松的表情:“看到了强大的存在之后又反悔了?别让我看不起你们啊,呼伦族。”

    “哼。”重重地冷哼了一声,举起了手臂的呼莫卑用冷笑回应着娜希娅的挑衅:“不必你来提醒,我们也一定会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这可不仅仅是我和我背后的族人的愿望,也是传承了我族长久以来留下的遗产上保留的尊严。”

    “不要妄自尊大,小家伙。”用教训的口吻低笑出声,娜希娅的手指也在一众玩家和族人们的面前不停地拂动着:“你的那些所谓的尊严未必是你的祖先的愿望,就算他们真的希望你们部族强大,他们也不会赞同你们的这种破坏地脉、破坏自然的方式。”

    “眼前的兽潮就是你们过度破坏所招致的报应证明。”

    她指了指位于黑夜与白土国度范围外还在嘶吼的兽潮和还在逼近的那些兽群的首领,教训与讽刺的语气也完全暴露无疑,被说得略显语噎得呼莫卑随后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原本显得有些憋红的面庞舒缓了过来:“这算是神山对我们的批评和指责吗?”

    “唔,尽管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说,你就姑且当作是如此好了。”娜希娅再度缓缓漂浮而起:“过了今日,你们的所作所为大概也会在整个风之大陆传扬开来,个中功过,也可以留给风之大陆上的其他部族自己来判断。”

    “这就是神山,每次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来评价我们。”呼莫卑冷冷地指着娜希娅的脸:“不要以为所有部族都会听从你们的意愿和安排,我们呼伦族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和表率,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占据在那个至高的位置上。”

    “想要成为另一个神山?”娜希娅的表情上显现出来的讽刺意味却是变得越来越深了:“你们似乎没有这个资格如此说吧,别忘了——”

    “在你们想要选择‘崛起’之前,你们还妄想着把我身后的那两个部族当作替罪羊呢。”

    哗啦啦的箭雨随着娜希娅这句话音的落下而突然出现在了半空当中,比刚才的紫色流星雨更加密集的箭雨也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居高临下地向着段青他们所在的位置覆盖了下来,一道道波纹状的涟漪也随着那些落箭与黑白交织领域的分界线的接触,荡开在了段青等人眼前的半球形范围之内:“啧啧啧啧,怎么,被说中了痛处恼羞成怒了?”

    “少废话!既然已经成为了势不两立的存在,那还说那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大吼一声阻止了部族战士们继续使用弓箭攻击的动作,呼莫卑那凌厉的神色也转化成为一声大吼:“风轮炮!”

    “喂喂不是吧?你们居然真的准备——”

    “不用担心。”

    用一声叹息打断了段青脱口而出的话,漂浮到众人前方的娜希娅低笑着安慰道:“你们不用再为此事担心过多,因为这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些等级的人之间的较量。”

    “而论魔法与能量的应用能力,我有自信不会输给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人。”

    白皙的手指停止了拂动,漂浮在空中的她伸开的双臂在空中开始毫无规律地摇摆了起来,一个个完全令人无法理解的符文线条也随着她的这番举动而开始在那道姣好的纤细身影旁边形成,相互组合成符文的紫色折线与曲线也一点点地扩散到了自己身后的那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投影上:“法伊拉,瑞普,德瓦,沃里德——”

    “以薇尔莉特之名。”

    翠色的风暴开始在山崖上方的深处逐渐凝聚形成,驱散阴沉天空的一道巨大的风柱也开始在段青和其他位于山脚下的无数双视线里升腾显现,面对着这道异象的娜希娅不断念动着什么的嘴角也逐渐流露出一抹微笑,与她身后同样正在环绕形成的一道由紫色符文所组成的巨大环形渐渐联合在了一起:“粗糙,毫无美感,如此简单的魔法能量运用方式——”

    “怎么可能抵得过虚空的吞噬?”

    翠色的光柱自上而下,化作奔腾的光芒向着段青所在位置轰然降临的光芒也与娜希娅勾勒形成的巨大立柱上浮起的紫色符文魔法阵正面撞在了一起,双手牵引着那些符文流转的娜希娅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变得越来越明显,那高举的手臂也仿佛被交织的黑夜染上了一层同样的漆黑:“虚空转换!”

    嗖。

    令人胸口一窒的强烈能量波动随着那些紫色能量的流转而在段青的眼前显现,即将膨胀和燃烧起来的巨大能量压迫也在近在咫尺的那层魔法符文的作用下停在了他的眉前,原本可以波及大片土地范围的能量轰炸此时也在符文法阵所展开的某种奇异的能量作用下骤然收束,如同落入了安装漏斗的吸尘器一般消失到了法阵中心深不可测的漆黑之间:“——真是有够美味呢。”

    “好像吃得有些太多了。”一只手在自己的面前优雅地扇动着自己的嘴巴,娜希娅半睁着眼睛向前一挥:“那就还给你们一些吧。”

    “准备防御!”

    骤然升起的警告声与防御声开始在山崖的高层上方传递,紧随而至的则是一股比之前的地动山摇不遑多让的震颤,顺着娜希娅那挥出的手而向前延伸的魔法符文中也显现出了一道巨大的虚空裂隙,将先前刚刚没入其中的一部分风色能量束向着前方喷发开来。似乎完全没有控制这道能量束的意思,打着哈欠的娜希娅任由这些散开的混乱光芒径直击打在了山崖的表面,炸裂的土石与漫天飞舞的碎屑也随着迅速蔓延的裂痕与簌簌落下的泥土,向着整个山崖的一侧纷飞开来:“这样一来——嗯?”

    “原来如此。”

    想象中的一整片陆地倒塌的壮观景象并未上演在面前,取而代之的则是被剥落的土石之下渐渐显现清晰的那些如同钢铁一般的表层,它们相互延伸支撑在了呼伦族刚刚升起的大片领地之下,镶嵌在其中的一些风之石此时甚至还在风色能量的冲击下散发着晦涩的光芒:“这才是你们准备了这么久时间的真面目么?”

    “我们将它命名为土默达布。”

    由剧烈的摇晃中爬起了身,呼莫卑那掩藏在混乱之下的回答声音也跟着扬起:“我们也问过一些路过此地的外族人,他们似乎更喜欢用‘方舟’两个字来形容这样的存在,意为可以在绝境中拯救所有族人的唯一安全之土。”

    “看来你们对你们的所作所为还是有所觉悟的嘛。”将能量耗尽的虚空裂缝挥散到了烧灼气息未尽的漆黑夜空当中,掌绕着无数流转符文的娜希娅低笑着嘲讽道:“你们似乎也早早地做好了离开这个地方的准备,不是么?”

    “无论你们怎么说,你们都不可能阻止我们部族酝酿已久的计划。”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呼莫卑回答的声音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与从容:“这座方舟大陆不仅会将兽潮拒之千里,也没有容纳你们的空间,还请你们自生自灭去吧。”

    “到了这种时候还在妄自尊大。”娜希娅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了少许:“你不会真的以为靠着有风之石保护的这块铁疙瘩,就能挡得住我的紫罗兰法阵吧?”

    “虽然不知道神使的力量究竟深不可测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我们自然也不会就此认输低头。”一排排的战士如临大敌般并排站在呼莫卑身边的景象中,属于这名年轻长老的严肃神色也再度昂首在了那片剥落了土石伪装的金属高台边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我们会用我们的全族之力还以颜色。”

    “先别急着置气,神使大人。”伸手拉住了娜希娅想要再度举起的手臂,一直站在身后没有出声的段青此时却是忽然出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创造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为了替这片土地报复呼伦族的。”

    “啊,也对。”点了点自己的头,撇了撇嘴巴的娜希娅随后也发出了一声轻笑:“说起来,他们的这份计划的全貌得确也足以成为与我们一较高下的参照物了。”

    “咳咳——那么,身为继承的神使,也让我稍微贡献一下我自己的力量吧。”不再理会眼前严阵以待的庞然大物,她向着自己的身后打了一个响指:“你们有拯救你们族人的‘方舟’……”

    “我们也有拯救我所庇护之人的‘方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