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天骄战纪 > 第2405章 无法无天
    帝境六重,名唤通虚。

    有被叫做“无法无天”境。

    臻至此地步,修道者本命帝界自成一种本源力量,再不受天地力量的钳制。

    只要本命帝界不灭,就能够将天地间各种力量炼化为精纯的道行,令得自身力量源源不绝!

    搁在以前,修道者修炼时,需要借助洞天福地、需要参悟天地万象,需要御用山河之力。

    在星空古道上,固然可以呼风唤雨,移山填海。

    可若离开星空古道,进入陌生的宙宇世界,在陌生的大道法则中,一身道行极可能会受到压制,只能靠自身所拥有的法力支撑。

    就像下界、古荒域、星空古道……不同的世界位面,所覆盖的天地法则就不相同。

    但无论下界、古荒域、皆隶属于星空古道,所覆盖的天地法则差别并不大。

    可一旦离开星空古道,进入全新的宙宇位面,也就意味着要面对全新的大道规则和秩序力量。

    “外来者”原本所掌控的道行,极可能会遭受到压制,甚至是被排斥。

    这也是为何,帝境之下的修道者,几乎很少有机会前往异域的一个原因。

    因为唯有帝境人物,才能够在不同的宙宇世界,不同的大道规则中穿梭。

    可同样的,帝境人物或许可以横渡不同宙宇世界,但同样也会遭受到陌生大道力量的排斥,让得他们很难去御用那等陌生的大道力量。

    像林寻之前一路跋涉横移,若不是一身道行足够强大,仅仅是那不同宙宇世界所覆盖的大道法则,都能给他造成极大的压力。

    可只要臻至帝境六重,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谓“无法无天”,意思就是,不管是在哪个宙宇位面,不管是面对什么天地大道规则,皆可无视之!

    其核心就在于,本命帝境所产生的蜕变,帝境通虚,可无法无天,炼化一切力量为己用。

    纵然是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大道规则,也可为我所用。

    眼下,林寻即将迎来的,就是迈入通虚境的一场大劫。

    ……

    荒芜的星体上,林寻盘膝而坐,神色枯寂,宛如古井不波,一身的道行皆被内敛到极尽,全都容纳在本命帝境中。

    而本命帝境就像一个蓄积多年即将爆发的火山,产生犹如惊雷般的轰鸣律动之音。

    整个巨大的星体,都随之产生奇异的共振。

    这是一片崩坏的宙宇深处,大道枯竭,灾难频发。

    不过,也正因如此,林寻才会选择在此渡劫,一来大道力量不存,二来此地荒无人烟,不惧被打扰到。

    三天后。

    林寻浑身再无一丝气息外露,浑身被灰尘覆盖,枯寂如木,就和附近岩石尘土般,没有生命迹象。

    可在他身下的巨大星体,却在不断产生共振和律动,犹如一呼一吸。

    在他体内本命帝境中,更是如同极尽燃烧般,有着一种沸腾、喷薄般的迹象。

    无声无息地,那天穹深处,涌现出滚滚黑云,劫难的气息如若洪流般,瞬间将林寻头顶天穹覆盖。

    漆黑如永夜。

    那压抑而可怖的劫难之气,简直能让一般的帝境人物都绝望和崩溃,过于强大了。

    而这样的景象,足足持续了一天。

    这巨大的星体四周,都被浓郁雄厚的黑色劫云完全笼罩,黑沉沉的,透发出磅礴无边的毁灭气息。

    死一般的寂静中,蓦地产生一道巨响。

    犹如开天辟地时的第一道雷音。

    这片崩坏枯竭的星空,都猛地震颤了一下,无数荒芜的大星轰隆隆炸开,化作粉末。

    喀嚓!

    林寻身下的巨大星体,也产生龟裂,承受不住那等巨响轰震,骤然间爆碎。

    也就在此时,一直枯寂不动的林寻悄然睁开眼睛,长身而起。

    而随着他这起身的动作,早已压缩到极致,沸腾到极致的本命帝界,犹如火山般彻底爆发了。

    轰!

    一股恐怖无边的大道威势从林寻身上扩散而开,隐约间仿佛有一口大渊浮现,大渊内涌现出一座炉鼎,炉鼎四周,则衍化出一方煌煌无量的宙宇世界,日月星辰、天经地纬、山河万象……皆化作异象纷飞。

    直至后来,一株混沌树拔地而起,释放混沌,倏尔之间,将所有异象全部都覆盖其中,混混沌沌,莫可名状。

    林寻还是林寻,只是此刻浑身释放出的威势,却是强横到一瞬间而已,便将头顶那厚厚的黑色劫云撕裂。

    轰隆隆

    劫云深处,雷芒流窜,电光狂舞,宛如被激怒,无尽雷霆犹如天河奔腾,倾泻而下。

    每一道雷霆所释放出的力量,皆可怕到无法想象,寥寥一缕,便足以抹杀世间帝境人物。

    此时若天河决堤,宣泄而下,那等一幕,甚至能让帝祖都心悸胆寒。

    无可置疑,这绝对是一场旷世浩劫!

    而身处其下的林寻,不闪不避,反倒是迎冲而上,双臂张开,峻拔的身影宛如一道横亘而出的大渊,释放出无匹的吞噬磨灭力量。

    瞬间,他整个人被无尽雷电洪流淹没,明晃晃的闪电密集流窜,惊天动地的雷音隆隆响彻。

    一下子,上演出一副末日灾劫般的景象。

    但仅仅须臾。

    就见那滚滚劫雷洪流,犹如被一口巨大的漩涡席卷般,不断被吞没,不断被磨灭。

    直至后来,天地间,劫雷不见,只剩林寻那如渊般的伟岸身影屹立,释放出无量大光明。

    仔细看,他躯体毛孔兀自流淌着残存的劫雷电弧,可他却毫发无损,气势甚至愈发强盛。

    “开胃菜而已,再来。”

    林寻抬眼,望向天穹深处,眸子深处隐隐有火焰般的斗志在燃烧。

    轰!

    宛如被彻底激怒,劫云翻滚,涌现出诸般末日景象,紧跟着,一道道雷霆衍化为神魔般的虚影,成千上万,咆哮着,杀向林寻。

    犹如神魔大军出征!

    林寻淡然一笑,冲身而上,演绎自身道与法,一举一动,无不释放出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就见那神魔大军成片成片地被击溃,化作漫天雷电光雨,而后被林寻的身影毫不客气地吞没。

    他势如破竹,驰骋杀伐,所向披靡。

    不等神魔大军被击杀一空,劫云深处,再度冲来各式各样的诡异景象。

    有染着黑血的炼狱世界凝聚,覆盖而下。

    有璀璨发光的星河,汇聚亿万星辰而至。

    有古老的祭坛、神秘的宝塔、奇异的道场、恢弘的神宫、巍峨的道山……接踵而至。

    那一幕幕,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场帝道大劫能够显现出的力量!

    即便是林寻,都不禁怔了怔,而后大笑一声,纵身而上。

    他彻底释放自我,演绎极尽之力,脑海中什么也不想,什么念头也没有,唯有心中战意如若燃烧,肆意挥洒。

    轰隆隆!

    这片星空完全被无尽的毁灭劫难气息覆盖,各种雷霆异象频发,惊世骇俗。

    林寻身影征伐其中,没多久就负伤累累,或被碾压、或被轰击、或被撕扯、或被鞭挞……

    可他兀自征伐不止,犹如不知痛苦,不知生死,那伟岸、强悍的身影,竟是一直不曾被击垮。

    许久。

    这一重劫雷才渐渐溃散。

    场中,林寻只剩下残缺破碎的身影。

    可他一身精气神依旧沸腾,那无匹的斗志依旧强盛,一身之意志,万古不移!

    这一场大劫,远比他想象中更可怕,甚至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但此时此刻,林寻无路可退。

    也从不曾想过要退缩!

    他这一生,自少年崛起时至今,历经过的天劫不知凡几,每一次都简直如同在生死之间搏命,凶险到极致,也恐怖到极致,远远不是一般修道者能够体会。

    可他从不曾有过一次的退缩。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同样,没有人比林寻更清楚,当历经那一场场堪称诡异,甚至变态的旷世大劫后,所得到的好处,也超乎想象的大。

    没有给林寻太多喘息的机会,又一重雷劫汇聚而成。

    轰!

    一道道伟岸无匹的雷电身影,犹如古之君王巡弋人间,从劫雷深处冲出,每一个焕发出的威势,竟都有完全不弱于林寻的气息,就如一群绝巅大帝!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身影有男有女,模样不同,有的身披道袍,骑着青麒麟,执掌玉尺。

    有的手握黄金战戟,头戴帝冕,披着染血战甲。

    有的身影修长,光雨朦胧,仪态如仙,托着一尊玉瓶。

    有的凶悍如魔神,操纵风火雷电,脚踏炼狱血海。

    每一个,皆有着绝巅无量之威!

    林寻瞳孔收缩,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一个念头:

    “难道,这天劫所衍化的,乃是古今岁月中,曾于绝巅之路上大放异彩的帝境人物?”

    这等大劫,还是林寻修行至今第一次遇到,也显得诡异可怕之极。

    还不等林寻多想。

    轰!

    那些可怖的身影已踏着虚空,朝林寻杀来,顿时间就让林寻陷入被围困的处境中。

    这些身影虽非真正的绝巅大帝,可那一身的威能却不逞多让,施展出的道法和宝物威力,皆强横到极致,是真真正正的绝巅帝境之力!

    ——

    PS:第二更会有点晚,今天我的那个她生日,陪着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