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凶灵秘闻录 > 第四百八十二章:此鬼非彼鬼
    看到毕彼得摇头,下一刻,何飞一脸严肃对其说道:“虽说我们的确是游客,是来香港旅游的,但,我们还有另一层身份,为一群来自大陆的驱魔人!”

    “驱……驱魔人?”

    一听此言,毕彼得兀自愣住,连同一起的,还有周遭执行者。

    没有理会旁人反应,点了点头,何飞话语不停,用更为严肃的表情和语气解释起来:“所谓‘驱魔人’单从字面意思就很好解释,和道士类似,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不穿道袍不拜三清吧,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我们这些人都懂得驱螝辟邪。”

    “彼得先生,从刚刚对话中我发现你对螝神之说深信不疑,而既然你相信世上有螝,那么存在同螝对立的驱魔人亦为理所当然之事,确实,这次来香港我们原本是来旅游的,只不过恰好来到你们酒店,其实从最初进入尖沙咀酒店起我们就察觉到你这酒店阴气颇重,后来也果然从接待员阿斌那得知了事件原委,知晓酒店闹螝一事,于是,经过商议,我们最终决定住宿酒店继而帮你解决螝怪。”

    何飞从头到尾都在用一副极为郑重的语气诉说着,可也恰恰因青年语气太过郑重,太过严肃,这也把毕彼得听得神情呆滞脸孔不断变换,直到何飞解释完毕,直到气氛逐渐沉重,恍然回神,咽了口唾沫,毕彼得才如同想到什么般抬头用疑惑语气询问道:“驱魔人?你们如果真是驱魔人,会白帮我驱螝?”

    (有戏!)

    听罢询问,加之男人面色发白,见状,何飞心中大定,很明显,暂且不谈其他,单从男人这一反应中他就以清楚对方此刻就算仍未全信其心里也隐约信了七八分,其实很好理解,由于毕彼得本就相信世间有螝,那么对这种人而言出现同螝对立的驱魔人亦为理所应当之事,于是,确认己方言论被对方接受,何飞神情肃穆回答道:“首先驱魔人的责任便是驱逐世间螝怪还人世一片安宁,此乃驱魔人使命,至于收费,我们向来都不强求,事后你不付钱我们也不介意,当然了,毕竟驱魔人也要吃饭,如果可以的话你付些钱我们还是感激不尽。”

    诚如上面所言,何飞很会把握人类心理,如果完全不要钱的话对方或许会以为你有其他企图,而一但要钱,对方反倒心安不少,说是这么说,事实也确实如此,果然,听罢青年回答,刚刚还半信半疑的毕彼得这回算彻底相信了,潜意识亦更加认为这群人或许真有驱螝辟邪的本事也说不定,原因很简单,毕竟对方是大陆来的,不料当得知酒店存有一只专杀大陆人的螝后竟依旧没有离开,没有逃离,除非这伙人全是疯子,否则十八九便真如对方所说,他们是驱魔人,是一群懂驱邪辟螝之术的通灵者!

    当然,毕彼得之所以会快速相信,上面这些虽占一定比重,但严格来讲真正起关键作用的则是何飞末尾一段话:

    “彼得先生,现如今你我都已知晓酒店藏着一只螝,而螝则专杀大陆人,不可否你很有应对手段,从而制定了一条禁止大陆人入住规矩,不过……就算酒店不允许大陆人入住能够避免事故再次发生,可对你而言依旧避免不了损失,难道酒店这辈子就不打算赚大陆人的钱了?要真是这样,那损失可就大了啊。”

    对于一名嗜钱如命的商人来说,什么打击最为致命?毫无疑问,断其财路最为致命,减少收入最为致命。

    不出所料,见西装男听罢此言嘴角微微抽搐,摸了摸下巴,何飞继续道:“更何况纸终归包不住火,万一酒店闹螝之事一旦传开你的生意该怎么办?酒店还能继续开下去吗?要是在多死几个人又会是何结果?”

    “如果你始终不相信我们,那我们这就离开酒店。”

    言罢,何飞当真起身欲走。

    “别!别!何先生请等等!等等!”

    果然,见青年作势起身要走,毕彼得顿时大惊,赶忙伸手拦住何飞,旋即用前所未有的恭敬语气朝青年连同所有执行者说道:“何先生,以及各位,我信了,信了!我相信诸位是驱魔人,否则你们也不可能在明知酒店里有螝的情况下如此坦然,所以酒店里的这只螝便拜托各位了!事后必有重谢!”

    (卧槽!这忽悠的,这番忽悠实在是……)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谁更没料到结局会如此顺利,此时此刻,聆听着男人恳求,又见毕彼得正如同看救世主般看着何飞,除早有心里准备的彭虎、程樱以及赵平三人外,其余执行者无不是心中暗惊,没想到,真是万万没想他们这位队长除智慧卓越外竟还是个口才了得的大忽悠!不单睁眼说瞎话还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凭几句话便让对方对方信以为真!

    惊讶之余,某青年道士心中亦不由自主发出感慨。

    (啧啧,还真不能小看任何一名资深者啊,先不说打架凶猛的彭虎,冷漠狠厉的程樱,心狠手辣又极擅说谎的赵平,就连这表面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队长都有两把刷子,忽悠的本事强悍如斯……啧,厉害了,个个都不简单啊。)

    话归正题,客房内,此刻,待确认毕彼得已完全相信了自己胡扯出来的驱魔人身份后,何飞点了点头,而他之所以为己方编造驱魔人身份其真实目亦不难理解,通过早前分析,何飞认为眼前这名为毕彼得的酒店老板极有可能是解决阴阳路灵异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既是关键人物,那执行者就必须要获得对方信任,否则后面的话题无法展开,线索获取更加难如登天,唯有先让对方相信自己才能对接下来的线索获取提供有利帮助,总的来说何飞最终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用最快速度解决灵异事件!哪怕任务时限长达10天,但在那由来已久的危机意识促使下何飞依旧不愿拖得太久。

    (很好,计划第一步顺利完成,现已基本获得毕彼得信任,那么接下来……)

    想到此处,没有理会旁人惊讶目光,没有在意周遭诡异气氛,何飞轻咳两声,随后朝对面恳求连连的毕彼得说道:“彼得先生,如你真想让我们帮你解决这件事,那么我希望你能将那阿婆之详细事告知我等。”

    嗯?阿婆?

    毕彼得听后微微一愣,旋即一拍脑袋出声询问道:“那位阿婆?莫非你是指……”

    何飞神情凝重回答道:“不错,正是戚龙兰!”

    ………

    见何飞提及那位被害阿婆,毕彼得陷入沉默,看到他这个样子,在场执行者大多有所猜测,猜测其中必有隐情,尤其是何飞,心中更进一步猜测事情应该有所曲折,并非像最初接待员阿斌所说那样简单。

    房间,气氛压抑,时间,缓慢流逝。

    沉默间,何飞伸手入兜,拿出香烟递了过去。

    “呼,好烟!”

    足足沉默良久,直到点燃香烟深吸一口,本能称赞了一句,接下来,毕彼得有所反应,宛如下定某种决心似般一边吐出一口烟雾一边用目光扫视起周遭众人,最后将目光重新锁定于落于何飞,说道:“关于此事我想阿斌之前已经对诸位说了,一年前那位叫戚龙兰的阿婆确实是死在尖沙咀酒店里,而我个人也不认识阿婆,甚至从未见过面,但……”

    说道此处,稍稍一顿,男人话锋一转继续道:“上面这些信息却属半真半假,属于在警方乃至旁人面前所说的假话,不错,我隐瞒了一些事,真实情况则是……我本人认识阿婆,而且早就认识。”

    嗯?

    毕彼得此言一出,何飞一愣,在场所有人集体一愣,不过却无人插话询问,因为众人知道对方肯定还有下文。

    至于毕彼得,言罢,略一沉吟,似乎心里正犹豫着什么,当然了,犹豫归犹豫,既然话已开头,那么后面的事情自然就不得不说,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名原电影主角便对众人讲起一件事,一段过往,叙述起他和戚龙兰阿婆之间的过去种种。

    “我和阿婆是在四年前认识的,说实话,我和阿婆的相识很有戏剧性,我虽不知道运气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定数,但却深刻体会到了人一旦倒霉会倒霉到何种程度,记得四年前那一整年里我几乎都很倒霉,用衰运当头形容都不为过,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干任何事也都失败,赌马赔钱,打牌全输,甚至就连撒泡尿都会溅到手上,最后,我买的那几十万股票极速大跌,导致我濒临破产,所以那一段时间我终日酗酒,天天喝的烂醉如泥,整个人几近颓废。”

    “为了让我打起精神,重新振作,我的一位要好哥们琛仔提议一起去旅游散心,我答应了,几天后,我、琛仔以及他女友小珠联同另外两位哥们共计5人坐船前往中岛,而中岛则为一处无人荒岛,按理说这事很简单,无非就是一场小岛旅游而已,然而,让人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当一行人踏上那座荒岛上后竟是接连发生了数起无法解释的恐怖灵异事件,琛仔死了,他的女友死了,另外两位哥们也死了,全部死了,死的莫名其妙,死的诡异离奇,最后仅剩我一个人活着逃离荒岛,饶是如此我也受了不轻的伤。”

    听着毕彼得叙述,何飞本能同两侧几名资深者互相对视几眼,不出所料,对视间众人也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讶,看到了震惊,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

    有些熟悉,或者说从刚刚毕彼得那番叙述中,其所提到的荒岛事件竟和阴阳路原电影里的某个故事极为类似!

    至于毕彼得,男人叙述仍在继续。

    “由于身体受伤,当我驾船逃离荒岛重新返陆地后我便因为伤势加重脑袋发晕,按理说我那时本应赶往医院,可惜我做不到,原因在于登陆地点,登陆地点仍为荒郊野地,四周既没车也没人,仅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杂草荒地,荒地中还散布几块荒坟墓碑,无奈之下,手机遗失的我只好咬牙步行,步行赶往市区方向,然,没走几步,我,发现了人,行走过程中我注意到其中一座坟墓前蹲着个烧纸老阿婆,一名头发花白衣着朴素的阿婆,那位阿婆始终背对着我蹲于坟墓前默默烧纸,见状,我好奇的走了过去,不料却被脚下一块石头绊倒,之前说过,由于当时的我本就有些发晕,所以倒地后我便失去意识,彻底昏厥,晕迷的最后一刻我无意中看到了墓碑,看到墓碑所贴着的一张遗像照片。”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醒来后便发现自己正躺于一张床上,正置身一间阴暗瓦房,床边柜子上还放着个空碗,且整个房间亦散发着一股浓郁草药味,不可否认那时的我有些迷惑,但我还是知道应该就是房子主人救了我,没过多久,随着一阵脚步由远及近,外屋走进一人,直到那人完全来到床前,我才发现对方正是之前那位烧纸阿婆,虽说当初我只看到了对方后背没有看到脸孔,可通过那身装扮以及背影我依旧肯定来人正是那位阿婆,然而……”

    “也正是由于我断定了对方身份之故,所以,当我第一次看清阿婆脸孔相貌时我却险些被吓死。”

    “当初晕倒时我所看到的墓碑照片也就是死者遗像……竟然同眼前这位阿婆一模一样!”

    “通过一番交流,后来我才恍然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原来此阿婆非彼阿婆,阿婆和墓碑死者并非同一人,阿婆名为戚龙兰,而墓碑遗照里的则是其双胞胎妹妹戚龙欣,之前在坟前烧纸亦是烧给自己妹妹。”

    “话归正题,得知事情原委,我虽尴尬但仍不忘第一时间向阿婆道谢,感谢对方搭救之恩,只是,没等我开口,期间一直观察我的阿婆却抢在我之前说出一句话,直接开口说句令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年轻人,你,离死不远了。”

    “阿婆竟说我离死不远了?怀揣着恐惧,夹杂着不解,诧异之余我慌忙询问连连,不可否认阿婆一开始不愿回答,然在我几近崩溃的连番哭求下,叹了口气,许是产生怜悯之心,最终,阿婆解释了一切,说自打她看到我第一眼看起她就知道我被一只讨债螝缠上了,且从我那发青已久的脸色看那螝东西缠了我应该也很久了,讨债螝没有直接杀人的能力但却可以通过时间逐渐削弱活人气运从而导致被缠着衰运连连诸事不顺,直至一无所有,直至家破人亡,而当我彻底家破人亡一无所有之日,便是我本人气运消惨死毙命之时。”

    “我承认这位叫戚龙兰的阿婆虽表面阴气森森沉默寡言,实则是个好人,是一名心地善良的阿婆,戚龙兰一生没结过婚,这么多年来也一直住在这荒无人烟的郊区附近,我在阿婆家养了一星期伤,最后不单伤好了临走前阿婆还为我做了场极为诡异的驱邪法事,说来还真是奇了,自打法事做完,我的运气便不在像之前那样衰了,虽谈不上鸿运当头,可至少以往失去的统统都回来了,我不在倒霉,不在点背,一切重归如常,我,摆脱了衰运,彻底摆脱了衰运,那段时间我可谓开心至极。”

    “后来我便和阿婆成了朋友,我一有空就会驾车去阿婆那坐坐,只不过她却从来不要我的一分钱也不收任何礼品,连我希望她能搬到市区住的邀请都拒绝了,总之阿婆的脾气性格有些古怪,直到去年某一天,我,接到一通电话,一通阿婆打给我的电话。”

    “电话里阿婆说她有件事要来市区办理,从而问我能否帮她找一个住的地方,可想而知,见阿婆有事,当时我二话不说立即亲自驾车将阿婆接至我所经营的尖沙咀酒店,旋即安排了间舒适客房让阿婆居住,期间没有发生什么,唯一让我顿感不解的是阿婆随身携带的某样东西,一个用麻布包着的四方形包袱,当然了,由于深知阿婆脾气,虽是在意但我还是压下好奇没有询问,谁曾想……也恰恰是这番见面竟成了我和阿婆的最后一次见面!”

    说到此处,毕彼得顿了顿,随后整个人情绪低落起来,脸孔露出难过身外,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万万没想到阿婆入住酒店的第三天就被人害死了,被人杀死在了房间,据警方调查,阿婆是被一名大陆人谋财害命,劫匪杀完人后便潜逃大陆,至此再无音讯。”

    “我将阿婆的丧事办完后,期间平静了一段时间,然,没过多久,我这家酒店就开始频繁死人,频频发生大陆住客自杀事件,至于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我后悔,我真的好后悔啊,我当初真不该将阿婆接到我的酒店里,否则阿婆就不会……哎!”

    以上便是整个经过,是眼前男人那懊悔自责的隐瞒过往,叙述完毕,毕彼得深呼一口气,似乎将其隐瞒多年的秘密说出来令其整个人轻松不少。

    至于何飞,至于所有在场执行者……

    待听完毕彼得的过往经历后,此时,房内众人不论是谁皆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惊讶神色。

    别人先不谈,至少待听完对方叙述后何飞就已刹那间明白了,瞬间从毕彼得叙述中获得了四条信息,四条极具价值的重要信息!

    第一,他没想到这名叫戚龙兰的阿婆生前竟是名神婆!所谓神婆,通俗来讲是指懂驱邪避螝之术者,虽其具体能力并不知是什么,但至少已经得知阿婆本领非凡,是位能通灵问米的神婆,而这一点亦是众人听完毕彼得叙述后纷纷露出惊愕表情的主要原因。

    第二,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即,刚刚毕彼得叙述中,何飞得知阿婆虽感觉阴森实则为人善良,即是如此,问题亦随之而来,既然阿婆生前是名懂通灵问米之术的神婆,且为人善良,可为何阿婆死后反倒性情大变继而开始杀害活人了呢?退一步说,就算阿婆螝魂为了报仇一直滞留酒店杀害大陆人,严格来讲仍不符合阿婆本性,按照民间灵异传说,虽不可否认一名枉死之人死后灵魂有很大几率化为只懂杀戮毫无感情又毫无意识的厉螝,可,可这也仅仅只针对普通人而言!假如死者是位生前就具有通灵本领的人呢?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人即使是枉死,那么其死后灵魂也十有八九会保留清醒意识,而这便是何飞目前所最不理解的地方!

    不错,阿婆生前既为人善良又不贪图富贵,甚至连一名素不相识的人都愿尽力搭救,可想而知,像这种既善良又能通灵之人就算死后化螝报仇,那么也一定只会找凶手报仇,而不应滥杀无辜才对。

    道理是这样没错,事实呢?

    事实出乎预料,乃至完全相反。

    阿婆死后不单化为了螝,还化为了一只凶残可怕的厉螝!

    厉螝开始杀人,开始滥杀无辜,不论好快杀死了一切住宿酒店的大陆住客。

    第三点……

    戚龙欣,也就是阿婆那死去多年的妹妹,和阿婆是双胞胎,长相极其相似。

    至于最后一点,则来源于毕彼得叙述末尾所提及过的包袱,一个用麻布包着的正方形包裹。

    连番思考,逐一分析,虽说何飞目前仍无法完全解释阿婆死后为何滥杀无辜,不过,当他将阿婆去世妹妹连同包裹两者放在一起分析后,不知怎么的,一个念头,一个猜测,一个足以令何飞汗毛倒竖的惊人猜测瞬间浮现于脑海。

    其猜测便是……

    这只隐藏酒店又一直滥杀无辜的凶残厉螝,或许……并不是戚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