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都市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八百零四章:齐磊的抉择
    黄文义被齐家长老这一阻终究是有了效果,对方也不是吃干饭的,这一击的力道消散了过半,也给了齐南州喘息的时机。

    齐南州屏息凝气面对黄文义突如其来的一击,相比其他人没有丝毫的意外,或者说黄文义没这么做他才会吃惊。

    他与黄文义打了一辈子的交到,对方的品性又岂会不知?

    “哈哈哈,我早就料到你又这一手,当年你不是我对手,如今你依然不是!”齐南州狂笑不止,同时爆发出了一股更加惊人的气势,瞬间在气势上压倒了黄文义。

    齐南州在毒性爆发的瞬间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强行压下在体内沸腾翻滚的毒素,面对黄文义来势汹汹的一击不闪不避,反而是选择了更加刚烈的方式。

    以攻对攻!对方想要趁着自己虚弱将自己,但是自己何尝不想在这个关头将老伙计带走呢?中了这个毒的自己,只怕是命不久矣了……

    再看齐南州眼中寒光大盛,整个人一反常态的精神了起来,哪里还有方才的萎靡之色?

    砰!

    黄文义强行避开这一击,同时转攻为守不敢和齐南州搏命,在他看来齐南州已经是个死人!不但身中剧毒,更是用了这等强行提升功力的秘法,光是反噬就会取其性命!

    可是齐南州更是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见到黄文义退让攻势更加狂放起来。

    如此一来,黄文义更加被动,更可恨的是此时齐南州的内力仿佛源源不断,自己偷袭在先和对方拉的太近,甚至连同伴都没有,心中直欲发狂:“该死!你这个老匹夫,你是故意的?该死,你他妈疯了?”

    此时黄文义哪里还不明白?齐南州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此时更是动用了秘法,瞬间将铸体巅峰的境界再度提升,已经无限逼近金身期!

    这是算计好了,要和他同归于尽啊,妈的活着不好吗?非要自己找死!

    “黄文义你名叫文义,可惜你这个人却和名字半点也不沾,黄泉路上有你作伴我开心的很!”

    话落齐南州同时大喊:“黄文义视我齐家无人,何惧之有?齐家子嗣随我一同将此獠击毙,以证我齐家的门威!”

    黄文义头皮顿时发麻高喊道:“快救我!着老匹夫用了秘法,他毒伤未愈时间一道必死无疑!”

    瞬间齐家和黄家便在黄家大院内打了起来,场面极度混乱,黄文义没有想到齐南州刚烈至此,明摆要拉他下水,顿时吃了大亏。

    要知道,这是齐家的底盘,他们还能占到便宜?一时间只能采取防守,唯一的依仗便是齐南州自己撑不住,到时候无人压制他时非要灭这齐家满门,将那个不知好歹的丫头抓来当妾室不可!

    外面的打斗声直接传入了后宅,此时也正是黄风和齐玉剑拔弩张之际,外界的打斗声瞬间刺激了双方,尤其是齐磊和齐叶更是面色巨变!

    这情况明显是对齐南州不利,不利透顶!在看向黄风的眼光都充满了杀机,齐磊更是声色俱厉道:“黄家欺人太甚!二叔,事已至此何须多言?将他们擒下再说!”

    看这个眼神那中年人就知道不好,这可不是计划好的了事情啊,谁特么有病会在对方大本营开战!

    必然是齐南州的挑起的战事!麻烦了。

    他是要和黄家拼个两败俱伤啊!好一个齐南州将死之际也能将黄家逼入如此窘境,不愧是一个人支撑了家族的家伙!

    “哈哈,你真的准备好和我黄家彻底撕破脸?齐叶!你是长辈,千万要想好了,你现在答应婚约,咱们就是亲家,没必要拼死拼活,做事也会留着一线余地,他齐磊气盛,想不明白,二爷总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中年人冷笑道:“齐南州如今必败无疑,就算你们撑过这一关也要元气大伤,最后便宜了李家,何苦来哉?齐黄两家结成姻亲,统一青林镇岂不美哉?我家老爷可志不在此!是要迈出这个小地方的!”

    此言一出,瞬间让齐叶犹豫了起来,齐磊见状心中一沉顿时低喝道:“擒下黄风!再说事不宜迟啊!上!”

    可齐家众人还未行动,齐叶便出声制止。

    “且慢!”齐叶脸色阴沉不定,显然是意动了。

    “二叔!”齐磊沉重的低喝起来:“你真要信他的鬼话?”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齐叶之前已经让哪位当地有名的医生确认过了,对方说自己不懂丹术,想要治好齐南州非得精通医术的四品以上丹师才行,他做不到。

    就如同安神丹,对方也只知道方子,药物,但是不会炼制。

    这是何等要求?四品丹师是常人难忘其背的存在,医师想要精通更是难上加难,其不可测性甚至更甚丹师!丹药又一个衡量标准,但是医师却只能以病人为准则,谁能治好,谁不能难以定论。

    如此,齐家的靠山一垮又要怎么办?所以齐叶怕了,因为他清楚就算这次黄家被人质逼退,那么下次呢?以后呢?

    林涛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真是有意思,堂堂家主居然连个主意都不能定,火烧屁股还在哪里从长计议,一群大男人,居然还没有齐玉这个女儿家果断,真是笑话!”

    黄家能做大不是黄家多强,而是这些对手太蠢了,蠢得林涛简直无法直视……

    “你个黄口小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资格?说起来今日之事皆因你而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齐叶顿时大怒起来,他的身份在齐家辈分极高,实力也是强横,所以就算是齐磊也往往要给他面子,更何况一个外人林涛?

    “爹爹,你才是家主!”齐玉深深的看了齐叶一眼,随即才悠悠叹道:“此时齐家蒙难,哪里能让昏了头的二叔做决定?若是他真有那个本事,当初就不会在继任之时连提名都没有他!”

    齐叶勃然大怒,简直是怒发冲冠才对,这一点当初的确是事实,但是从来没有人这么想过,更没人敢这么说过!但这是事实,他在当初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齐玉!你大胆!”

    这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丫头为何会变成这个模样,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二叔,到了现在你还在乎这种小事?你还真是不成器!不知轻重,优柔寡断,呵……”

    齐玉神情平静的说了这番话,齐磊却是豁然做了决定:“玉儿说的没错,我才是家主!给我拿下!”

    “齐磊,你居然听这个小丫头的几句话就做了这个决定?你齐家的香火能否延续就寄托在这个小丫头一句话上?简直是笑话!”

    “你黄家欺我齐家至此,哪里还有善罢的余地?二叔,你就自便吧。”齐磊说的斩钉截铁,再无半点犹豫了,齐玉的话和齐叶的态度居然让齐磊想清楚了。

    又或许是舔犊之情?谁知道呢。

    可是情况却对黄风等人极为不妙,那中年人更是勃然色变,情况再度恶劣起来要知道,在他看来齐家其他人都是优柔寡断之人,几乎可以任其拿捏。

    可是哪里想到,齐家的这个小丫头居然不知发了什么神经,她之前分明是一个性格柔弱,唯唯诺诺的傻丫头,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容不得他想得更多,此时状况急转直下,随着齐磊一声令下,齐家内部的阵法也被第一并激活,齐家之人全部获得了加持境界隐隐提升了一个台阶,而黄家的众人皆被压制这一加一减,差距顿时拉开了一大截。

    “不要慌,保护好少爷,等着老爷救援,齐磊你会后悔的!”

    齐磊率先攻向了对方,看着局面瞬间变成这般模样,齐叶面对如此惊变居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没想到一向孝顺谦逊的齐磊会如此强硬,居然不顾家族未来?

    “二爷爷,你之前顾虑的无非是齐家未来,如今局势已定你还犹豫什么?你若真是为了家族好,此时便应该拿下黄风,别无选择!”

    “好,你是真又本事了!好得很啊!”

    齐玉的声音清冷身姿傲然,今天的齐玉如同一个陌生人,不仅仅是言谈,连精神气都截然不同了起来!但是这番话终究是让齐叶反应了过来。

    他最后恨恨的瞪了齐玉一眼,跺了跺脚,在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当即便冲着黄风冲了过去,因为他知道齐玉的话没错,事已至此若是为了齐家只有这一条路可选!

    但他心中的滋味可谓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别扭。

    而那中年人此时正在勉力招架,虽然他境界远胜齐磊,齐叶加入虽然黄家众人看似岌岌可危但仍又抵抗余力,显然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

    而一直旁观的林涛却是清楚,真正的胜负不在于此,而是内院之外齐南州和黄文义的对决处,此处若想发挥效力,必须率先拿下黄家不可,不过看样子是有些难了!

    黄家毕竟不是泛泛之辈,攻守有度,久经战阵。在经验一点上远胜齐家。

    此时站在林涛身前的齐玉,却是蓦然转身冲着林涛淡然一笑,却是非常俏皮的眨了眨眼笑道:“林公子可否助我齐家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