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言情小说 > 画魂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缘起41
    听见天帝包裹着浑厚神力传来的一声“众仙家免礼”,霜染衣这才抬起头来朝中央看去,结果这一看却是把她给愣住了——她竟然看见天帝的身边站着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子,并且这个男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无论怎么看都是如此的完美。

    不仅仅是霜染衣,方才在场的宾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察觉到身边有人行礼才匆匆低下头以示恭敬,莫说是苍妄,就连天帝的模样他们都还没来得及瞧上一眼。

    所以当他们行完礼抬起头来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被天帝身边的那个男子给吸引住了所有的注意力。

    霜染衣就这么愣愣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她能看见天帝的双唇一张一翕的在说着什么,可是具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内容,霜染衣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时候,是她终于想到了那个男子的来历——原来,他就是那个在传闻之中拥有着无上勇力和倾世容颜的修罗王。

    天帝作为东道主将那些客套的宴席开场前的陈词给说完了之后,小天孙的百日宴正式开始,一群身姿曼妙的仙娥从天而降,一时间仙音环绕,轻纱缈缈。

    一曲舞罢,四下皆是赞叹叫好之声,天帝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命人将这次宴席的主角——也就是他的孙儿给带了过来,于是周围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只不过这份热闹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这个被人抱在怀里还什么都不懂的婴孩,实际上则是为了坐在天帝身边的那个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比天帝更有王者风范的修罗之王。

    不多时,便有女子借着想要一睹小天孙真容的借口走上了近前,嘴里一面说着些赞美之词,目光却频频瞥向苍妄,其眼里的爱慕之意,就是瞎子都能看见了。

    有人带了头,又见天帝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于是很快便拥上来第二个、第三个……

    待到风湮和空离两人不紧不慢的真的迈着信步从澜琅天池的西侧走到东侧宴席某一角落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霜染衣坐在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张桌子旁边,一脸鄙夷又无奈的盯着中央的某处。而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那个地方竟是被许多宾客包围着,只能隐约看见中间有一个男子正抬手仰头,那动作明显是在喝酒。

    风湮的目光微微一凝,她知道那个被围在中间的男子就是修罗王苍妄。这一瞬,她的心头不知怎的就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她忽然很想看清楚,那个男子究竟长的什么模样。

    眼见着苍妄将杯中酒水喝完,那遮挡住他面容的手肘就要垂放下来的时候,他身边有个女子却在此刻歪了歪身子,又将他的脸给挡住了。

    风湮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竟然微微蹙起了眉头,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悦。

    “呀,你们可算是回来了!”霜染衣愤愤然的扭过头来,却是瞧见了距离自己不太远的风湮和空离。

    风湮收回了目光,迈步走到了霜染衣的身边坐了下来,一言不发的端起桌上的香茗便喝了起来。

    霜染衣瞧着风湮似乎和平常有些不同,正想开口询问,却听空离开口道:“想来被围着的那位,应该就是修罗王苍妄吧?”

    一听见这个名头,霜染衣立刻来了精神,她可是坐在这里瞧了半天了,越瞧心里越窝火,正愁没处倾吐一下自己的愤懑呢。

    “可不就是他吗,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这些宾客都是来给他过寿辰的呢!”霜染衣撇着嘴没好气的说道。

    空离下意识的又扫了人堆一眼,淡淡问道:“怎么?他得罪你了?”

    “那倒没有,像他这种大人物,我可还没逮着机会跟他套近乎呢。”霜染衣双手一摊,语气有些讥讽。

    “就身份而言,他算是和天君平起平坐;就实力而言,天君恐怕不是他的对手。高高在上的一界之主屈尊降贵来参加一个奶娃娃的百日宴,会引起众宾客这么大的反应也不足为奇。”风湮忽然淡淡的开口说道。

    霜染衣瘪了瘪嘴,嘟哝道:“话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女子主动贴上去想要引起他注意的模样,好像我们天界没有实力强悍的美男子似的。再说了,他也不就是长得比……”

    话到此处,霜染衣忽然发现好像以苍妄的容貌而言确实找不到个合适拿来比对的目标,思索之际眼珠一转看见了自己的哥哥,于是也顾不得会不会扫了这位大司命的颜面,脱口而出道:“比我哥好看那么一点点嘛!”

    听见自己妹妹的这般评价,空离是破天荒的微微挑了一下眉头,“你为何不说,他的实力也比我强一点点?”

    “你们又没打过,我怎么知道他那所谓的‘三界至高勇力’是不是被夸大的啊!”霜染衣吐了吐舌头道。

    风湮听着二人这几句对话,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铁共山上那一袭月白长袍的男子的身影。那张萦绕在心头六百多年不散的面容,似乎也完全符合霜染衣口中的“比空离好看那么一点点”的评价。

    莫非,那个男子就是此时近在咫尺的修罗王?

    ——修罗……修?他说过他姓修,难道当初的那个“修”姓代表的就是他身为修罗王的身份?

    风湮心中猛然一惊,心脏也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灵光一闪而剧烈的跳动起来,手中茶盏一抖,险些将没喝完的茶水给抖了出来。

    她猛的再一次转过头去,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人群簇拥的地方,想要穿越过一切阻碍,看一眼那个男子的真容。

    就在这个时候,天帝不知开口对周围的人说了些什么,那一众莺莺燕燕发出了一声略显幽怨的叹息,然后竟是颇有几分不甘的三三两两的散了开来,往她们各自原本的座位上走去。

    犹如拨云见日一般,在那些宾客散开时交错的身影之间的空档,苍妄那张带着一丝淡淡笑意的俊美无双的容颜终于是完完整整的落入了风湮的眼帘。

    ——是他?!当真是他!

    风湮只觉得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心潮澎湃的感觉在胸腔内翻涌,这一刻她所有的感官都被那一张比六百年前初见时更加邪魅了几分的面容所占据,周围的一切她都看不见听不见,她的世界在这一刻只剩下了苍妄的一颦一笑。

    她无需再做进一步的了解,就这一眼她便能确定,这位修罗王就是当年她在铁共山上遇见的那个男子。尽管他不再是身着一袭月白长袍,尽管他的眼眸变成了一副深幽的紫色,尽管他周身的法力波动比那时候强大了无数倍,但是她没有丝毫疑虑,这个男子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要与她一番痴缠之人。

    “多谢天君替本王解围了,再这么喝下去,本王就是不因美酒而醉,也要被美人们的热情给灌醉了。”风湮看见苍妄扭过头去,笑盈盈的对天帝如是说。

    天帝也笑得一脸和煦,“修罗王太过自谦了,谁不知道修罗界美女如云,本君还怕我天界的仙子入不了修罗王的眼呢!”

    “梅兰竹菊,各有千秋,美人有千万种,怎可一概而论?”苍妄说着,又举起杯子一口饮尽杯中酒。

    天帝的眸子微微闪了闪,试探着问道:“那不知修罗王最喜欢的是哪一种?”

    苍妄挑了挑眉,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向天帝,“怎么,天君这是打算抢月老的饭碗?”

    “哈哈哈哈……”天帝闻言朗笑出声,“修罗王说笑了,不过若是修罗王有意,本君当然是乐意成人之美。”

    “哦?”苍妄等的就是天帝这句话,“既然天君这么说,那今次本王若是看上哪位仙子可就直接带回烈阳宫了,只希望天君到时候可别找上我修罗界要人啊!”

    “姻缘大事,岂可儿戏?只要修罗王中意的仙子没有意见,本君绝无二话!”天帝允诺得豪迈至极。

    先前看这个男子一副表面上来者不拒,实际上毫无兴趣的模样,天帝还担心自己安排的这一出是不是适得其反了,毕竟据他所知这个男子统领修罗界这么多年,却始终是孑然一身。

    现在看来,这个男子也不是传闻中的那般不近女色嘛!至少他会说出“看上哪位仙子就直接带回烈阳宫”这样的话来,就说明他并不排斥修罗界与天界的联姻。

    没错,在天帝看来,这种跨越一界的姻缘就是联姻,不管是不是有真感情,两人截然不同的出身就注定了他们想要结合就得先蒙上一层不一样的色彩。并且他相信,身为修罗界的王,苍妄心中定然也是十分清楚这一点的。

    只可惜天帝还是不了解这个男子,苍妄就算是明白这一点,也不会真的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这天底下只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属于他的,一种是与他无关的,而联姻什么的,就与他无关。他要的只是那个让他动了心的女子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