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科幻小说 > 星囚 > 第572章 切断神力
    然而秦石马上意识到,自己忽视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蓝风知道这种罕见的黑杜松酒。而且看到猴二的时候,也没有露出惊诧的神色。从这两点,可以辨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蓝风来自星河世界。

    这个世界的土著,不可能知道机甲,更没接触黑杜松酒的机会。然而蓝风并没有想试探秦石身份的意图,给秦石分了一块羊腿,撕下一块肋排扔给了小黑之后,就着秦石给他倒上的黑杜松酒,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喝酒,一边高呼过瘾。

    一只岩羊,很快就被吃得干净。

    蓝风将油乎乎的手往旁边的灌木上一抓,用力一搓,两手的油脂便脱掉。

    “果然好酒,就是少了点……”

    最后蓝风仰起了头,将酒瓶了最后的几滴舔得干净。

    “等我回到朝歌,再给蓝风大哥送上一箱……”

    一顿饭下来,蓝风已经开始跟秦石称兄道弟。

    “很好,很好!”

    蓝风脸上堆起了笑容,秦石自然地跟他提及了朝歌,这等于变相地交代了来处,让他对秦石的好感顿时增加不少。但更多的,还是那一箱黑杜松的功劳。

    蓝风聊聊数句,提及自己年轻时候,在教廷的圣城生活过一段时间,离开之后,就在星河世界流浪,寻找着有意义的事情。

    “新星系的诞生以及老星系的终结瞬间,是星河中最壮阔的风景……只可惜这样的景象,我也只见过三次,而且每一次都十分危险……”

    蓝风也挑着话题跟秦石讲述。

    小黑十分老实地趴在秦石身边,然而它的目光,却始终不敢望向蓝风。

    说了一些星际奇闻之后,蓝风忽然皱起了眉头,低声说道:“那家伙是真的老了……这么菜的东西都抓不住,还让他朝我这边过来……这也好,正好可以试试最新的想法可行不可行……”

    秦石这时候心头也凛然,他忽然就感觉到一股熟悉而凛冽的气息覆盖到他这里。

    “这下麻烦大了……”

    秦石很自然就辨认出来,这是埃兰迪尔的气息。他可没想到,在王青铜的截杀之下,埃兰迪尔竟然还能逃得出来,而且还一路冲着他的方向来了。

    蓝风却是不紧不慢,先是剔了剔牙,呸了一声之后,说道:“小兄弟,你就在此地坐着,我去活络活络筋骨。”

    一边说着,蓝风从放在一边的背包里开始掏家伙。他的背包看起来就像寻常的旅行包一般,并不大。然而他一下子便掏出了一副战甲。战甲拿出之后,便自动悬挂在蓝风身前,他轻轻振手,战甲便附在了他身上,然后将其覆盖其中。

    然后蓝风拔出了一把短剑,一个盾牌。盾牌上,竟然还有着蓝风的头像。

    秦石有些纠结,到底是出自什么心态,才会把自己的头像弄到盾牌上让敌人劈砍的。

    随后,蓝风手一画圈,一道秦石无法感知是什么性质的气息将秦石包围住,连同不远处的猴二,都一起被笼罩其中。

    一道银光从远处呼啸而来。

    秦石很确定,这道气息是冲着他来的。

    他甚至能感知到埃兰迪尔的怒火。他在王青铜身上吃了许多亏。埃兰迪尔可是把自己吃亏的原因归根在了秦石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秦石拿走了他的树心,他怎么会以身涉险去做这样的事情!

    埃兰迪尔猛然收住了身体!

    他忽然发现,在秦石身边,还有着一个存在。

    在对方释放出气息之前,他甚至感知不到对方!

    “怎么可能?!”

    埃兰迪尔心头震惊之余,隐隐又有怒火。无数年来,神国不知下达了多少神谕给星河中的精灵诸国,要求他们不遗余力地镇压人族,不能让人族崛起。

    然而!

    人族不但崛起,而且还诞生了如此众多的强者!光是这小小的地方,他就遭遇到了两个!

    “你是谁?!”

    已经在王青铜身上吃过大亏的埃兰迪尔,已经没有最初降临时的气高趾扬。他落在了蓝风面前,亮出了手中的精灵长刀。

    蓝风盯着埃兰迪尔笑了笑,说道:“王老头也算是够意思了,说最多帮我在你身上留两个纪念,没想到他还送多了一剑……”

    埃兰迪尔脸色一沉。

    蓝风的笑声,深深地刺痛了他的自尊。作为一个神祗,他从来都是被膜拜的对象,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

    而且……从蓝风的话中,刚才对他动手那人,还是受了这人的指示?!他很难相信这一切。然而有一点却很准确无误,刚才那位强者,在他身上留下了三道伤口之后,便扬长而去。

    三道剑罡,此刻还在他的身躯内肆虐着,他只能凭借着沟通本体的力量,耗费了无尽的能量,最终投影了更多的神力支撑,才能让他看起来像没事一般。但战力实际上已经被削弱了不少。

    “呵……卑鄙肮脏的人族……”

    埃兰迪尔咬牙将手中的长刀抽出,一声怒吼:“渎神,是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话一落音,埃兰迪尔便到了蓝风面前。

    “渎神么……这种小事,老子每天都在做呢……不然怎么会设计抓你?!”

    蓝风懒洋洋地回应着对方,盾牌一举,便接下了埃兰迪尔几记劈砍。在神器的劈砍之下,盾牌竟然连一道细纹都没有留下。

    而蓝风的短剑从盾牌后面探出的时候,却每一下都险些击中埃兰迪尔的要害。他攻击地方,并不是埃兰迪尔的身躯,而是他周身一些虚空地方——这却比攻击埃兰迪尔的身躯更让他紧张,躲闪不已。

    埃兰迪尔神色已经开始变化。蓝风没有王青铜攻势那般凌厉,然而在埃兰迪尔严重,蓝风可比王青铜可怕太多。

    蓝风的每一击,都在切割着他与神国的联系。蓝风力量落处,便是将一道道从神国落下的神力切断。

    失去神力的加持,埃兰迪尔的力量至少要掉两阶,到了那时候,想对付蓝风就变成奢望,而受到的伤害,也将难以恢复。

    与王青铜厮杀,受伤虽重,可不管多重的伤势,只要神国的神力还在,他就不会死亡,不会损失太大。

    蓝风仿佛对神国与神祗之间的联系了如指掌,他每一击,都落在神力规则作用的地方。

    埃兰迪尔不禁手忙脚乱。

    “你究竟是什么人?!”

    埃兰迪尔急退数百米,厉声叫了出来。